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30:2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水貨鬼師
  4. 第二章 活著走入了地獄

第二章 活著走入了地獄

更新于:2018-03-16 17:26:34 字數:3120

字體: 字號:
  這時,我聽見了師傅叫我的聲音,但我不敢回答,因為它會比我師傅先找到我。我很確定。

  “你被選中,作為魔的撲奴,你將會迎接魔的到來,”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很小卻很清楚,我大聲的尖叫,希望遠處的師傅能夠聽到,只是!在下一秒,一雙冰冷的手搭在了我肩上,我的聲音凍住了,連我自己都聽不到。我只能感覺到背上的疼痛,然后!我眼前黑了下來,什么也看不見了。甚至下一刻,我感覺不到了風的存在,我的觸覺也完全的喪失,自此。我的身體不再只屬于我,

  我睜開眼睛,強烈的光照進了房間里,窗臺邊上有一個人影。很寬的肩膀,略微消瘦的身體,

  “爸。”我微弱的喊道,果然他轉過了身來,爸爸的背影我永遠會記得,爸爸回過頭來,連忙跑到床邊,看得出來他很高興,

  “終于醒來了,小命真大,楊師傅說你摔下了懸崖時我還不相信呢,這么久昏迷不醒我還認為摔成白癡了呢。”我艱難的擠出一個微笑,爸爸任何時候都會裝出一副輕松的樣子,但他心里有多擔心,我很清楚。他在那窗前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很快媽媽也沖了進來。滿臉的淚水,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媽媽哭。我一直認為她很堅強的。爸爸拉著我的手問:“你怎么摔下去的,我看你身上也沒什么掛上,就是背上有個血洞,我都懷疑你是打架弄傷的,”

  我搖了搖頭,我不想把那種事告訴父母,這樣只能讓他們白白的擔心,仔細了解后才知道原來我已經昏迷過去了將近半個月,這期間發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媽媽給我在恒裁高中報了名,我又得回到校園了,那種日子并不是我想過的,雖然這次出去碰上了這種事,但我是不會放棄反抗學校的,

  “媽媽,你也知道我不想讀書,我只想幫家里出一份力,而不是拖累家里,別人家都奔小康了,我們還在吃老糠。”

  媽媽沒有抬頭看我,還是認真的織著她的毛衣“反正名已經報了,錢已經交了。你已經拖累了。”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交了多少學費,能退嗎?”

  “七千多,是個私立學校,不能退。”

  我再次嘆了一口氣,就知道是這個結果,開什么玩笑,媽媽怎么會給我留后路。她一心想把我往學校逼。為此我沒少被揍過。

  高中是在縣城里,而我是個鄉下娃娃,進城之前多少有些準備,例如看看地圖,了解城里人的生活習慣,我可不想被人說鄉巴佬,沒見過世面。要是我心情好也就過了,心情不好我準扭下他的頭。

  看到學校那一刻我心真的涼了,很亂,圍墻上滿是涂鴉,就連門牌也是粉筆寫的。我連忙找了個公話打到村里,

  “媽,我的學校地址是在新秀路嗎?”

  “嗯。對啊”

  “是51號?”

  “嗯。是的”

  我頓時氣得想砸了電話,這他媽像學費七千的學校嗎?簡直是坑人。媽媽大概也猜出了我的想法,氣著罵道“你個臭小子,五科加起來才一百多分,你想讀書多好的學校?人家考慮收留你就已經不錯了。去拜佛謝謝吧。”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我撓了撓頭,怎么可能只考了一百多分,雖然我沒去查分數,雖然我都是猜的題,但我運氣也沒有這么差吧!再次回到校門口,也只能苦笑了。

  “喂,鄉巴佬,你是接新生的吧?來給我拿拿東西。”一個小個頭指著我道。梳了個中分還敢叫人鄉巴佬。我心里本來就氣,這下終于找到發泄口了。不過看他皮膚挺白,真怕給他打皺了,于是暗自記住了他的摸樣。秋后算賬。

  “喂,你聽到沒有?”他提高了一下嗓門。

  “我不是接新生的,我是新生。”我不賴煩的說道,

  “你什么也沒拿?幫幫我啦,不想被揍的話,我表哥可是在這里讀大二。”小個頭一副調戲的摸樣,看得我拳頭直癢癢。不過我可是很能忍的,誰也別想激怒我。在我不愿意的情況下。

  “喂,鄉巴佬,在不來幫忙,我可要生氣了哦。”

  “嘭。”

  我向著寢室方向走去,后面留下了個滿地找牙的人,開什么玩笑,這種小個頭也敢這么猖狂。后背隱隱傳來一陣冷意,我隔著衣服摸了摸背上的傷。這是在深林里留下的,只記得當時那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就暈了了過去,這個傷也不知道是怎么留下的了。但奇怪的是傷疤附近的皮膚總是冰涼的,我知道那件事還沒過去。只能祈禱我的預感是錯的!

  寢室里已經來了一些人,我最喜歡的門邊也已經被捷足先登了,于是我選擇了個相對較暗的角落,鋪了條毯子。表示此床位已有主人。

  “哥們,我叫楊虎,你叫什么名字?”對面床位的高個子問我道,他生得很結實,看起來力氣很大,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王天,大家可以叫我門。”我大聲的說道,希望這個寢室的每一個人都聽到。并且記住我的名字。

  “我知道,是man對嗎?男人的意思。”一個帶著眼鏡的小子說道。我看過去,真不知道帶那么個眼鏡為什么還考了這么所垃圾的高中。我很不愿意和他說話,但有些事情我必須解釋清楚。

  “是大門的門,因為我喜歡站在門邊,所以高中的兄弟們都這么叫我。”

  “嘭”

  突然一聲巨響,寢室門連門帶框飛了起來,小個子眼鏡被嚇得一哆嗦,外面站著一個大個子,強壯的肌肉相當刺眼,而他的身后,則是剛才我在校門口揍了的中分頭,看來這是尋仇來了,只是竟然來得這么快,我和寢室的室友都還沒聊熟。還不算我的場子便來砸了。

  楊虎苦著臉罵道“什么狗屁學校,質量也太差了吧。竟然一腳門就被踢壞了。”

  門外的大個子指著楊虎問道“小立,是他打了你?”

  楊虎連忙搖了搖頭,而那個叫小立的中分頭也搖了搖頭,并且指了指我。我苦笑了一下,竟然被認出來了!當時打了也沒考慮道善后的問題,現在竟然被找上門來了,早知道先威脅一番的,

  “膽汁夠多的啊!才來學校報道,也想去閻王殿報個名是吧。那里可不收學費的。”話未說完拳頭已到近前,只是兩步便從寢室門外跨到了我的面前。看來是想給我個下馬威。不過提到學費,想是也對學費的事耿耿于懷,想拿我出氣吧。我側身避過拳風,一步跨到了他身后的中分頭面前,直接一巴掌便往他臉上蓋了下去。他本身就是小個子,這一巴掌直接將他砸翻在地上,我打架從來都是先挑弱的,這叫做避其鋒芒。大個頭一看頓時氣得雙手直發抖,不過他轉身可是需要時間的,我又一腳踩在了中分頭的頭上。

  “老子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鄉巴佬的發型。”踩完后我便想校外跑去,我并不在確定我打得過那個大個子,還在走為上策,我就不信他會一直守在我們寢室。

  要說打架我可能不是很行,但要說逃跑我相信很少有人追得上我。學校外面是自由的,只要走出校門,我頓時感覺身體輕松了很多,此時校園里響起了廣播

  “親們,在這個溫暖的校園里,我們有緣才聚在一起,今天是最后一天新生報到,所以現在請各位新生道操場上舉行開學典禮。”我搖了搖頭,什么時代了,還搞開學典禮,簡直是荒唐。

  “同學,開學典禮了呢,你怎么往外走?”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心里想到,誰多管閑事呢,這學校不好,事到不少,但當我轉身那一刻,剛冒到嘴邊的話有咽了回去,汗水瞬間在額頭凝聚,劃過眼角。“這。這。哦我,我正要去參加呢。走錯了方向。”

  面前的女孩明顯一愣“你好笨哦,這樣都會迷路啊?我們一起去廣場吧。”我諾諾的點了點頭,女孩名叫蕓,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學,她大約一米六左右,并著肩走時多半能到我的耳朵,不過我都只走她后面,

  “你怎么啦?臉那么紅,是生病了嗎?”她回過頭來甜甜的問道,我慌忙的搖了搖頭,

  “沒,沒。”我慌張的回答道“怎么可能,我身體好著呢,在那個不久前啊,我從一千多米的懸崖上掉下去都沒摔死。”

  蕓笑了笑,默不作聲,我撓了撓頭,這一聽可真像假話,可是爸爸就是給我這么說的,當時是師父送我回來的,但當我問道吳航時爸爸只是搖了搖頭,女孩走得很慢,像是特意等我,我可是很不想去搞什么開學典禮的,就是校長主任團支書的長篇大論罷了,升旗都是輔助的,國歌不過是給他們打氣的音樂而已!

  “你,你倒是走快點啊,都快遲到了。”蕓埋怨的說道。

  我埋著頭看著蕓的腳后跟,跟著她。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