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0: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指中仙
  4. 第一章 醉酒

第一章 醉酒

更新于:2018-03-17 17:30:56 字數:3910

字體: 字號:
  沈林楓,今年24歲,現居湖南,特愛吃辣,常常出去吃飯都要點辣死人不償命的菜,因此也鬧下了嚴重的胃病,由于父母移民美國,不愿意移民的他卻一個人留在了國內,只是每逢節假日都會趕過去跟爸媽團個圓。

  話說每個男人都需要一個女人,這話一點都不假,沈林楓一個人住的時候,那是臭襪子滿天飛,天天胃痛的在地上滾也懶得下去買瓶藥吃,痛完了又繼續吃辣,根本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

  自從認識了同事小惠后,沈林楓這才知道了什么叫妻管嚴,每天必須按時吃藥不說,小惠還隔三差五的就去他家搞檢查,什么臭襪子沒洗拉衣服又亂放啦,那他就逃不過一頓臭罵。

  并不是沈林楓怕女人,而是他實實在在覺得這小惠對自己是真的好,所以事事都聽話,都盡量讓著她,并打算在過一陣子就帶她去美國見爸媽,把這事給定了,畢竟現在這社會,四條腿的蛤蟆好找,但要找個長的又漂亮,對自己又好的女人實在不容易,既然現在有,那就別錯過了。

  沈林楓是個比較自戀的人,當然,自戀也得有自戀的資本,他長的還真挺帥的,只是因為皮膚太白,偏瘦,又有些儒雅的氣質,往往會讓別人產生錯覺,以為他是小白臉,甚至覺得他有點“娘。”

  但他個人還是覺得自己挺MAN的,經常愛現現自己那小蝦米似的肌肉,同時他也算個富二代,爸爸是個華裔,中國人但有美國國籍,這也是為了做生意少交點稅。

  而媽媽以前則是一位明星,風頭正勁時突然退出娛樂圈嫁給了沈林楓的爸爸,成了賢妻良母,兩人生下小林楓不到一年就移民美國,在那邊搞了個證劵公司,天天坐在家里等錢收。

  沈林楓是在美國長大的,但天生的中國血統卻一直都在作怪,他從小就喜歡中國文化,天天看電視都要點中國電視臺。

  自從沈林楓懂事以來,每天都想著回國,回到自己的國家,因此也跟父母鬧了不少矛盾,終于在沈林楓22歲的時候,父母拗不過他,同時也覺得孩子大了應該尊重他的想法。

  就這樣,22歲的沈林楓帶著對故土的熱愛,和心中美好的幻想毅然收拾行裝回到了中國,并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養活自己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2011年2月14的晚上8點,沈林楓捧著一束鮮紅的玫瑰花站在市中心一咖啡店門前,臉上滿是笑意,但因為天氣冷,他站在那很不老實的又蹦又跳,活脫脫一大頑童。

  “我的小心肝啊,你怎么還不來呢,冷死我了。”沈林楓一邊哆嗦一邊自言自語道。

  就在沈林楓等的有點不耐煩,打算先進咖啡店坐坐時,只見一輛綠色的出租車停在了自己身旁,一位身材高挑且打扮的很時尚的美貌女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沈林楓一看,心道長沙出租不都是紅色小轎車么,怎么還有綠色的,真不吉利,可當看見有名熟女下車,沈林楓頓時喜笑顏開道:“親愛的,我等你好久了,今天裝畫的真美。”邊說還邊把手上的花遞給了這名女子。

  熟女接過鮮花,臉色有些難看,唯唯諾諾的道:“林楓,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沈林楓似乎沒發現對方臉上的異樣,拉著她的手就往咖啡店里走:“我也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來,外面冷,我在里面訂了位子,咱們進去慢慢說。”

  女子一甩手道:“咱們別進去了,就在這把話說完吧。”沈林楓被這突如其來的一甩手搞的有點蒙:“小惠,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生我氣了?咋手都不讓我牽了?”

  小惠表情尷尬,把手中的鮮花又遞回了過去道:“林楓,這花,我不能要。”沈林楓見了一愣,這才發現小惠有些異樣道:“小惠,你怎么了?今天情人節,別給我慪氣啊。”

  小惠用手揉了揉有些濕潤的眼眶道:“林楓,我們分手吧。”

  沈林楓聽了這話,身子一震道:“什么,你說什么?我沒聽清楚。”“我們分手吧。”小惠見對方這么問,繼續肯定道。

  “為什么啊,這是問什么啊,告訴我個原因啊。”沈林楓見對方突然要分手,急的跟個猴樣,忙迫切的問道。小惠聽了把頭一甩,不敢再與對方那熱切的眼光對視,很小聲的道了一句:“沒有為什么。”

  沈林楓急的直跳腳道:“沒有為什么那干嘛要分手,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們分手吧,沒有為什么了。”小惠淡淡道。

  “給我一個理由好嗎?”沈林楓仿佛不能接受這個現實,雖然他都24了,可這小惠卻是他的初戀,初戀是最珍貴,最快樂的,同時也是最痛苦的。

  小惠好似對沈林楓不罷休的追問很是反感,忍不住吼了一句道:“沒有為什么,都說分手了,既然都要分手了,那什么都不重要了!”說完轉身便要走。

  沈林楓一把拿住她,依舊不依不饒的問道:“小惠,為什么要分手,我哪做錯了?你給我個理由啊。”小惠一把甩開沈林楓道:“你真想知道為什么?”

  “恩!”沈林楓重重的一點頭,小惠見對方如此執著,撕破臉狠心道:“那好,我告訴你,你要理由我就給你理由!你太孩子氣,什么都做不好,我要的男人是來照顧我的!我要的不是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小屁孩。”

  沈林楓聽了急道:“是!是我孩子氣,我不會照顧我自己,我改!我改還不行嗎?我不要分手!”小惠很不耐煩道:“滾開啊,我要的是男朋友,不是兒子!”

  從來沒見小惠發過這么大火的沈林楓有點不知所措,只知道一個勁的說道:“我改!我改,有什么錯我都改,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你不能離開我。”

  小惠見這男的這么說不通,有點發毛的道:“改你妹啊!現在說什么都晚了,都晚了!知道嗎!”沈林楓剛還想說點什么,只聽的一陣排氣管的轟鳴聲。

  一輛很拉風的賽車摩托停在了兩人身前,車上一名長發男子很是英俊,但此時他看到沈林楓卻是一臉厭惡。

  只見男子一坐在摩托車上氣勢洶洶的沖過來,假裝就要撞沈林楓,嚇的沈林楓忙向旁邊一閃罵道:“沒長眼睛啊!”

  坐在摩托車上的男子吐了一口唾沫道:“你才瞎了眼!我女人你也敢拉拉扯扯!”沈林楓聽了一愣,望了望眼前的小惠又看了眼騎摩托車的男子道:“你女人?”

  小惠此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跳上摩托車的后座,一把抱住摩托車男子道:“你怎么來了?不是叫你別來嗎?我自己會解決。”

  摩托車男子曖昧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惠道:“我這不是不放心嘛。”沈林楓見這二人如此曖昧,這才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而小惠見對方都知道了,也不再裝,徹底的撕破臉露出本來面目道:“沒錯,就是你看見的這樣,我要的是男人,不是男孩!”

  “你給我帶綠帽子!”此刻的沈林楓話里除了傷心之外還增添了不少憤怒,小惠則是滿臉不在意的道:“是又怎么樣,反正談戀愛不是你劈腿就是我劈腿,很正常,至于我,反正都這樣了,隨便你怎么想。”沈林楓把手中的花隨意的一扔,點了點頭道:“好吧,我懂了,我答應你分手。”

  其實沈林楓此刻的心中就想百萬條蟲子在噬咬一般,疼的不能呼吸,可樹要皮人要臉,他故意裝的這么瀟灑,只是想給自己留點尊嚴,愛不用你還了,只求你給我點尊嚴。

  小惠見對方終于答應了,摟了摟長發男子的腰道:“老公,我們走吧,現在我是你一個人的了。”長發男子聽了嘿嘿一笑,很是得意,再次發動起摩托車,瞪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沈林楓道:“小子,今天算你識相,下次給我小心點!”說罷便載著小惠跟開推土機似的揚長而去。

  沈林楓見兩人走遠,再也忍不住心中郁悶,對著路邊的垃圾桶就是一腳,破口大罵道:“騙子!都是騙子!還說什么要跟我一輩子,現在竟然當著我的面叫別人老公,還叫我小心點,小心你媽啊!下次看見你頭都打斷你的!”

  沈林楓心里五味雜陳,很是難受,失戀了,被欺騙了,還被別人給**了,心里又難過又生氣,但仔細想想,這樣的女的不愛才好,不要我是你的損失,找男人找男人,等下那男的把你給賣了你都不知道。

  這樣一想,沈林楓心里才好過了點,但仍舊忘不了曾經跟小惠開開心心過的每一天,身體仿佛被掏空,腦袋嗡嗡作響,腳也一抖一抖的不聽使喚。

  沈林楓遭受如此打擊,也沒回家,而是像個游魂一般在街上到處亂逛,直到走到一間酒紅燈綠的酒吧門前,從來不喝酒的沈林楓好似想到了什么,一頭栽了進去。

  古人不是說過一杯解千愁嗎?我今天就買醉一次,看看是不是真像他們說的那么神奇!

  走進酒吧,繞過群魔亂舞的舞池,沈林楓徑直來到吧臺,服務員見有客人入座,忙笑著打招呼道:“先生要點什么?”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的沈林楓也不知道要點什么好,于是想了想道:“我要烈酒,喝死人的那種!越烈越好!”

  服務員見了一愣道:“我們這烈酒有很多種,不知道先生要哪個?”沈林楓見這服務員這么羅嗦,掏出口袋里的銀行卡往桌上一拍道:“怕哥哥沒錢么?這里的酒只要是烈的,一樣給我來一杯!”

  服務員一見那張銀行金卡就知道這是個財主,忙笑呵呵的接過卡道:“先生您要的酒馬上到,我這就去幫您刷卡付錢。”沈林楓不爽道:“快點就是了,我今天要喝死!”

  其實沈林楓那張卡是他爸爸給的,上面存款不知道有多少,總之刷不完,但沈林楓也是個很有骨氣的男生,獨自在中國這兩年沒用過父母一分錢,全是靠自己養活自己,也因為這樣,他在所有人眼里都只是個窮小子,國內也基本沒人知道他是真正的財神爺富二代。

  而跑去刷卡的服務員看到卡里面的存款時都傻眼了,忙報告經理有大客戶到,同時也給沈林楓上了店里最好最貴的各種名酒,沈林楓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就喝,一頓牛飲,完全償不出味道,通通一口悶,甚至有些太猛的酒,嗆的他眼淚鼻涕直流。

  可沈林楓絲毫不停,拿著就喝,這么瘋狂的舉動,引來不少人圍觀,就連酒吧的經理看見這位財神爺這么不要命的牛飲,都忙跟個奴才一樣在邊上叫道:“先生,慢點!慢點喝。”

  不到十分鐘,沈林楓就干掉二十幾杯烈酒,而他自己也是腦袋一蒙栽在吧臺桌子上睡死過去,這時候經理忙叫來幾名服務生,讓他們抬著這位老爺到里面包廂好好休息。

  本來酒吧是不接受客人留宿的,但有錢能使鬼推磨,鬼都會心動,何況人呢,就這樣,沈林楓躺在了酒吧最高級的包廂沙發上,沉沉的睡了,除了眼角流下的兩行清淚,一切都是那么安靜。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