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3:1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異能手鏈
  4. 第二章:異變

第二章:異變

更新于:2018-03-18 21:01:33 字數:2128

  “悅悅,醒醒悅悅!”楊美麗輕輕的點了點莫菱悅,生怕弄疼莫菱悅。緩緩睜開眼睛的莫菱悅接過楊美麗的濕巾擦了擦臉。這時的莫菱悅嘴唇比以往更紅,但不是抹的口紅而是不自然的火紅色,為她增添了幾分妖艷敢。然而這并不是什么好事準確的說莫菱悅生病了。昨天有節體育課流了汗又停了水,因為熱就打開空調,沒曾想忘記關了。可憐的悅悅本來就體質弱最終的結果就是體溫升到了40度。幸好楊美麗上廁所時看到她臉色不好這才知道莫菱悅發燒了。“咚咚咚!”突然傳來了一聲敲門聲。莫菱悅撥了撥額頭上的秀發,“這么晚了,是誰在敲門啊?”“是我!美麗說你生病我就趕過來了!”看著莫菱悅那發燙的臉胡濤皺起了眉毛。“我沒事的胡濤哥哥,睡一晚就行了”“天吶!我的傻悅悅啊!睡覺能治病那要醫生干嘛啊!”看著說話都有些虛弱的莫菱悅楊大美女無語了。胡濤看了看時間說:“美麗你先到樓下打車,等下我帶悅悅去醫院”“嗯!好的!”楊美麗三步并做兩步往樓下跑去。胡濤伸出手摸了下莫菱悅額頭“悅悅!我抱你下去吧!”。莫菱悅搖了搖頭“不用了胡濤哥哥,你扶著我就好了”本來還想說什么的胡濤,看到了她手腕上的手表便住了嘴。輕輕的扶著莫菱悅走向樓下,心里卻在想:如果不是龍天宇的闖入,悅悅怎么會突然間對我那么冷淡呢。可以說現在的胡濤對龍天宇的恨意,因為莫菱悅的緣故已經到了一種變態的程度!

  “哥,你的眼睛又痛了嗎?”在一個十分普通的出租房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正緊張得看著坐在床上的青年。那青年正是龍天宇,而站在他身邊的少女則是她的妹妹夏雪。夏雪其實跟龍天宇并沒有血緣關系,她是龍天宇師傅的女兒,龍天宇的師傅因為一場意外死了!夏雪有沒有其他親人,只好和龍天宇住在一起了。

  “哥,我打電話給趙強哥”說著夏雪掏出手機撥打趙強的號碼。趙強是一家小店鋪的老板,也是龍天宇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可夏雪call了好幾次,還是沒人接,就有些著急了“怎么辦哪?哥哥,一直沒有人接啊!”此時的龍天宇雙目通紅猙獰十分“雪兒,扶我起來,到樓下打車”……

  “胡濤哥哥,你先回去吧!美麗在這陪我就好了”莫菱悅躺在病床上頭發有點亂。“沒事,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我去給你打些熱水來,很快就回來啦!”胡濤殷勤的看著莫菱悅。“可是……”本來還想說些什么的莫菱悅,卻被隔壁病房的一聲嘶吼聲,打斷了。她愣住了,驚訝,疑惑!驚訝的是這吼聲很像龍天宇的聲音,疑惑的是他怎么會在醫院里!看見莫菱悅有些呆滯,胡濤以為她是嚇到了“沒事的,那只是隔壁的病人,我很快就回來了”

  莫菱悅微笑了一下“你去吧!等下美麗交了錢就過來了。”

  其實莫菱悅沒有猜錯,在他隔壁的的確是龍天宇。他現在的模樣有些瘆人,任誰看了都會后怕。龍天宇臉色帶著紫色,眼睛也變得煞白。“吼吼!”痛,龍天宇的頭發也緩緩變成白色,汗流了一臉,他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幸好他的四肢被拷在了病床四角,“咔噠!”突然門開了,開門的是個女孩,她不是夏雪而是莫菱悅。本來莫菱悅是想去上廁所的,實在受不了心中的好奇感這才推開了門,誰知門內的場景著實嚇了她一跳。看著近處的龍天宇,莫菱悅有些不是滋味兒。忍住心中的恐懼感一步步向著病床走去。

  “你……你是天宇嗎?你怎么了?”莫菱悅緊張的看著龍天宇“你是得了什么病嗎?”

  “吼吼吼!”話沒說完龍天宇便雙手狠狠的揪著床頭的護欄,痛苦的吼道“悅悅快走,快走啊!”“可是,天宇你……”

  “你是誰?”剛進來的夏雪吃驚的看著莫菱悅。“我是……”莫菱悅正想解釋,卻被一聲怪叫打斷。“雪兒快帶悅悅離開,我快控制不住了,快走啊!”龍天宇喊道說著夏雪會意的拉著莫菱悅朝門外走去

  兩女剛走,異變突發。只見龍天宇雙臂青筋暴露,其狂野張顯無遺。“嘩啦”鎖鏈斷開,龍天宇掃視了眼病房,跳躍而起,一拳擊碎窗戶上的鋼化玻璃。沒有任何征兆的向窗外躍去。這并不代表龍天宇在自殺,盡管他現在處于意識薄弱的狀態。更籠統的說,此時的龍天宇就好比一頭野獸。雖然沒有智慧,但還是有一些本能的判斷力的。

  話說夏雪拉著莫菱悅一直走一直走,單純的雪兒少女這才想起,她將莫菱悅帶回了自己家。“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什么人了吧!為什么會出現在我哥的房間里?”夏雪嘟著嘴吧問道看著眼前的小蘿莉生氣的模樣心想:這小丫頭再過幾年,不知道要美成什么樣呢!“呃!我是你哥的同學,見他生病了想看看他”再次提起龍天宇莫菱悅心中有些糾結。“等等!他哥哥,天宇是他哥哥。可我怎么從來沒有聽他說過,他還有個妹妹。還有,白天還見他好好的,怎么到了晚上就成了那樣,為什么?為什么?”許多謎團圍繞著莫菱悅。就在這時一輛灰白色面包車聽在兩女身前,下車的是一名灰色皮衣男子,20出頭,鉤鷹鼻身高在1米75左右微顯消瘦。此人正是龍天宇的摯友趙強;緊接著又從車上下來3人,有黎川黎叔,年過半百但卻沒有一根百發,任然老當益壯。另外兩人分別是廖勁松和葛青,都是龍天宇的校友兼兄弟。走到夏雪身前的黎叔皺著濃眉問道“小雪,這么晚了,打電話給強子是小宇出什么事了嗎?”

  “嗯!哥哥他有頭痛了,這次似乎比前幾次還要嚴重的多”夏雪秀目發紅,就快要落淚,加上白色連衣裙的襯托,讓人忍不住升起欲要保護的激動。

  “小雪莫急,天宇不會有事的”直到趙強插話,夏雪這才沒有掉下眼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