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9: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宵暗之夜
  4. 第二章 武器的煞氣不見了?

第二章 武器的煞氣不見了?

更新于:2018-03-17 17:03:07 字數:2412

  本來還掛著笑容的蔣言一愣,一瞬間便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看著葉莫,雜亂的煞氣沒有絲毫掩蓋就散發出來,緊緊逼迫著葉莫。

  葉莫卻好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拿起那把寬刀,仔細地打量起來,眼神十分專注。

  “給我兩個小時,都搞定給你。”

  蔣言沒有答話,那股煞氣卻是稍稍收斂起來,默默地坐在一邊,靜靜看著。

  蔣言這次很仔細地看著,他是擔心這名鐵匠做出些奇怪的事情。要知道,自己可是正在被通緝中的。

  長達兩個小時的沉默,終于是熬過去了。那名收錢的姑娘似是已經打烊了,早已在一旁等候著,看到葉莫工作完畢,默默遞過去了毛巾和溫水。

  “哦,你的武器。”葉莫招呼了一聲,蔣言這才上前拿起武器,好好琢磨一番,似是沒做什么手腳。而當他把做好的武器拿在手上的時候,才真實地感覺到,眼前這名鐵匠的手藝不是一般的好,這幾把武器都做得非常好,從平常的角度來講,無可挑剔。

  蔣言點點頭,轉身想離開此地,卻是被葉莫叫住了。

  “哎,去哪呢,不是說要吃飯嗎?”葉莫連忙叫道。

  這話一出,蔣言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已經見過了我手中滿是煞氣的武器,為什么這家伙還要留我吃飯,難道這家伙剛才用了種我沒能察覺到的方法,通知了官府嗎?難道是剛才那姑娘遞水遞毛巾的時候收到了暗號了嗎?

  蔣言一下子警覺起來,使勁地打量起了四周,擔心哪個地方就翻墻跑出來了幾十個管制者,把自己圍堵住。當然,他是完全不怕會被抓住,但是這樣在一個小鎮鬧起來,恐怕只是徒增無辜的犧牲,難道這家伙也是算到了這點嗎?但是既然看出我刀上滿是煞氣,那應該知道我不是把人命看得很重,難道說,這家伙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怎么了?”葉莫有點納悶,見到蔣言的表情變化得十分豐富,就那么幾個瞬間,估計都能拿去說書說上好幾天了。

  “出來吧!”蔣言冷冷地大聲呼喝,并且緊緊握住手中的短刀。

  但是周圍仍是只有些許路人的吆喝聲,并沒有想象中的幾十個管制者。

  正想繼續大叫的蔣言,卻是被葉莫打斷了。

  “喂喂,干啥呢,我又沒報官。”葉莫似是有點明白了蔣言在想什么,連忙說道。

  蔣言聽到這話,冷冷掃了葉莫一眼,道:“哼,那只得改日再來打擾了。”

  “那,好啊,恭候你的大駕。”葉莫笑笑,沒有挽留。

  蔣言冷哼一聲,沒有多話,轉身便走掉了。

  目送蔣言離開,葉莫淡淡一笑,輕輕說:“你總會回來的。”忽地感覺自己的衣袖被輕輕扯著,轉頭望向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姑娘,笑道:“恩,知道了,吃飯吧,不怕,我把他那份吃掉就可以了。”

  姑娘神情很是平靜,也沒有說話,只是狠狠瞪了葉莫一眼,葉莫抬頭望天,訕訕地干笑幾聲。

  蔣言回到客棧后已是傍晚,約七點了。

  “我靠,水水水我要水!”蔣言推門進來就是大喝特喝,被女人白了幾眼,卻毫不自知,發出一聲滿足而悠長的**。

  “武器怎么樣了?”成熟男人問道。

  “好了好了都好了。”蔣言連忙打開包袱,拿出了那三把武器。

  “咦,這次的鐵匠手藝不錯嘛!”女人拿起長劍,也是有點驚奇,發出嘖嘖的贊嘆聲。

  “額……是挺不錯的。”蔣言拿著自己的新短刀,也是十分滿意。從手藝上來說,葉莫也是無可挑剔。

  兩人贊嘆之余,忽然發現他們老大的神情有些奇怪,定睛一看,看到他們老大臉上陰晴不定,嚇了一大跳。

  “魏……魏老大,你怎么了?這寬刀你不滿意嗎?”蔣言結結巴巴地問道,如果真是出了問題,自己一定會被訓得很慘。

  被稱為魏老大的男人,全名叫魏橫江,此時,他已經收拾好自己的表情,嘆了一口氣,緩緩道:“算了,不怪你,遇上這種鐵匠,也不知是好還是壞。”

  “怎么了?魏老大,我看這武器都弄得不錯啊。”見到魏橫江平靜下來,女人也是敢說話了,忙問道。

  “木玲玲,從表面看來是這樣,但是,你們不覺得刀變鈍了嗎?”

  “鈍?不覺得啊……”木玲玲試著對空揮舞了幾下,并沒有覺得有什么鈍,不如說是比以前更鋒利了不少。

  “到殺生的時候,你就會知道的。”魏橫江嘆道。

  木玲玲和蔣言都是神色一變,沉聲說:“魏老大,你是說……”

  “沒錯,這個鐵匠把我們的刀上的煞氣都去除了,我們殺人能刀刀致命,就是靠這千錘百煉的煞氣,現在大概又要從零開始了。”魏橫江摸摸自己的寬刀,小心翼翼地放下了,并沒有一絲嫌棄的意味。

  蔣言和木玲玲兩人大眼瞪小眼,他們雖然不像魏橫江那樣能敏銳地感知到煞氣,但是也深知一股煞氣對自己是多么的有利。氣勢,煞氣本來就是一股氣勢,有甚者更是一刀揮下,便有千萬鬼神襲來一般,讓人聞風喪膽。魏橫江三人的武器隨沒有這么逆天,但是在戰斗中也是能提升不少戰力。現在一下子沒有了一股煞氣,就感覺是開打的時候自己亮出了一個娃娃一樣,幼稚,天真。

  “這世界上還有能去除煞氣的人啊……”木玲玲倒是對這個鐵匠有了不少興趣,但是對煞氣的去除,也是十分惋惜。

  “世界上是有不少能人的,去除煞氣倒是還在理解范疇之內,有一類人,卻是有著超自然的力量。”魏橫江抱著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

  一聽到這話,木玲玲就來勁了,忙問:“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啊?”

  魏橫江放下茶杯,思索了一會,嘆道:“其實我也不是太了解,不過聽前輩說就是呼風喚雨,或者是取人命于千里外,這些我們常識外的事情。”

  蔣言聽著,一言不發,但忽然似是做了什么決定一樣,嗖的一聲站了起來。

  “我去找這個鐵匠,或許有什么方法可以復原。”蔣言認真地說道。

  “沒用的。”魏橫江直視著他,說:“煞氣不是寵物,驅則去,喚則來,這是不可能的。況且遇到這種事,也算是一種機緣,就是不知道是福是禍,放心吧,不會有什么事的。大不了獵殺幾個野獸,也算是見見血。”

  這種事,蔣言又何嘗不知,但是這件事也是因他而起,如果之后的什么任務的失敗,就是因為自己這次的過錯造成的,那自己怎么能容忍?

  “沒事,我去去就來。”蔣言沒有聽魏橫江的話,如風一般離開了房間。

  “這孩子,就是太死心眼。”魏橫江搖搖頭,不住地嘆息。木玲玲在一旁,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默默地看著蔣言的背影遠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