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6:14
  1. 愛閱小說
  2. 體育
  3. 游戲籃球
  4. 第一章 頹 廢

第一章 頹 廢

更新于:2018-03-15 20:46:27 字數:3179

字體: 字號:
  第一章頹廢

  “It‘sjustthetimetosaygood-bye,ahahtimetosaygood-bye……”妖嬈迷茫的男音從只剩一只的手掌般大小的黑色小喇叭中傳出,在這只喇叭旁邊,那座黑色液晶顯示器的左側,睡著一只同樣大小的倒在一張NBA球星海報上的黑色喇叭。斷斷續續的鼓點從這只喇叭中傳來,“咚咚吱……吱……咚咚……”,那聲音仿佛聲線沙啞的老頭,有一聲沒一聲的和著它隔壁的隔壁的那個兄弟。

  顯示器前面擺著一個銀色的金屬煙灰缸,那上面布滿污垢,半只已經滅掉的香煙慵懶的搭在上面,煙嘴已經被噙得皺了。煙灰缸前橫擺著的黑色鍵盤上的方向鍵上,懶洋洋的搭著一只黃色皮膚的手,它用三個指頭掌控著整個方向鍵位,時不時的輕點幾下,好像一只進食的鳥類,用自己的喙向眼前的食物發起進攻。順著手臂向上,一個男人橫睡在電腦桌前的床上,他頭發凌亂,嘴上濃密的黑胡子都發青了,他此刻正用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注視著眼前的顯示屏。不過也不能就這么肯定,因為他雖然看的是顯示屏的那個方向,但卻的眼神渙散,使人無法分清他究竟是把視線集中在了那一點,而且他的面無表情,顯示器的光照在他那瘦弱的臉上,看上去仿佛是一幅素描般,看到這里,再回去看他那搭在鍵盤上的手,那操控著電腦的動作,竟然也變得機械起來。好像他已經停止了思考,而它,則是用一堆高度精密的儀器組裝起來的假肢,那敲擊鍵盤的動作卻是正在執行著某個早已設定好的程序。

  在這個十來平方米的昏暗房間中,只有顯示器那螢火般的光亮照耀著他觸手可及的一小塊地方,四周空氣混濁,讓人無法想象他在這種糟糕的壞境里呆了多久。

  顯示器上的內容無非是一些小說什么的,這樣的東西受到宅男們的普遍喜愛,內容偏離現實,許多在生活中脆弱的人,都被小說中那些奇異的能力與天馬行空的想象所捕獲。而深陷其中的人往往都能得到精神上的暫時放松,從而對這無聊的生活燃起一點點的希望。只是,在每個清晨,人們被莫名其妙的寒意驚醒時,生活又回到了那些過往的模式。

  當小說翻到最后一頁的時候,他撐著他那瘦弱的身體坐起來,頂著凌亂的頭發的腦袋左右搖了搖,“啊啊……恩!”,打了長長的哈欠,又伸了個懶腰,接著他又伸手進金屬煙灰缸里拿出那半根皺巴巴的煙,叼在嘴上,揉了揉干澀的眼睛,關掉顯示器,在妖嬈且迷茫的歌聲中,梭下了床,套上搭在床尾的黑色長褲,提著褲腰,來到土黃房門前面,打開了那扇仿佛關閉了一個世紀的房間門。

  泛黃的燈光在洗手間的天花板上無神的照亮整個洗手間,他把嘴上的那一小半截皺巴巴的煙拿下來,放在他身前半米寬半米長的鏡子下的碧綠色玻璃臺上,扭開玻璃臺下方四十厘米處那座銹跡斑斑的銀色水龍頭。他伸出雙手接住水龍頭里流出的水,直到清涼的水流盛滿了他黃色的雙手并且如春se中的鮮花般不住的往外冒時,他才懶洋洋的俯身將手中的涼水捂上臉頰,直到清涼的水充滿他臉頰上的每一個細胞并且帶著細胞中的疲憊和死氣沉沉的氣息順著指縫間流失時,他才慢慢的抬起頭,看著鏡子中那個勉強有了一些精神的自己甩包袱般的呼出一口濁氣,接著在“嘩啦嘩啦”的流水聲中伸手取下毛巾,把自己的雙手、整個臉部上的水漬擦干。

  “呈幾何時我也是一個帥哥啊,怎么會變得這樣頹廢?”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喃喃自語,他用那無神的雙眼來回掃視鏡中的男子,仿佛要在鏡子中找回那過往的時光,但鏡中的人卻用自己的模樣完美的顯示了時光便是如鏡子下面那銹跡斑斑的水龍頭里流下的水一樣一去不返。那些年少輕狂的時光、那些只為夢想而活的時光,都在兩年前他被國家隊排除大名單后止步于自己的幻想中,從那時起他的一切驕傲都被徹底擊碎,他的一切缺點都被無限放大、一切努力都成笑談。于是,在“嘩啦嘩啦”的水流聲中、泛黃的燈光下,他失神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仿佛一個輪回之后,他從失神中漸漸清醒,搖搖有些沉重的腦袋,撿起碧綠色玻璃臺上那半只皺巴巴的煙隨意的叼在嘴上,系好灰色的褲腰帶,又伸手關掉水龍頭,然后“嘩啦嘩啦”的水流聲便在他手里戛然而止。

  他從洗手間出來,嘴里叼著煙,在昏暗的房子里來回渡步,最后在肚子的“咕咕”聲中他打開了那扇同往外界的門。

  穿透窗戶的曙光透過又窄又長的走廊,照在剛剛打開房門的他的臉上,惹得他的眼睛一陣刺痛,隨即下意識的伸手擋在眼皮上方,然后便帶著有些凌亂步伐的快速穿過這條好像看不見出路的狹長走廊。他在曙光照射不到的樓梯中間停了下來,靠在白色瓷磚鋪成的墻上,右手伸進褲兜里,摸索了一會,掏出一個小巧的打火機,點燃叼在嘴上的半截香煙,緩緩吸進一口煙,吐出時表情古怪,那樣子卻是讓人覺得他抽得不香。

  下了一段陰暗的樓梯,當他從樓梯口的大門走出時,更多的曙光已不可避免的照耀他的全身,在大樓下那陽光明媚的小道中,他仍是用手擋住陽光,用渾身顫抖的瘦弱身軀,亦步亦趨隨著陽光照射的方向走入大樓拐角。而他頭頂的陽光的勢頭仿佛無人能擋般的,穿透了他住的那棟大樓,照向大樓拐角外的大馬路上,照在馬路旁的早點攤上。

  “趙叔,豆漿、油條老三樣。”沙啞的聲音從他嘴里發出,聽上去仿佛好久都沒有講話了一樣生硬。

  “誒!先坐到,小風啊,又熬夜啊?”朝氣蓬勃的聲音從四十多歲但看上去精神十足的趙叔嘴里發出。

  “是啊。”他繼續用他生硬的聲音回應。

  “呵呵,年輕小伙一點朝氣都沒得,萎兮兮嘞,咋個要得?少熬點夜。”還是那朝氣蓬勃的聲音,趙叔說話的同時還露出那口潔白的牙齒,直讓人感覺說不出的親切。

  “嘿嘿,沒事,我還年輕著得住,恩,我會注意的。”一如既往的沙啞。

  “算了、算了。”趙叔苦笑著搖頭,把做好的早點抬到他坐的桌子上。“吃吧,新發的面,新磨的豆漿,嘗一下。”

  他把油條拿起,吹了一會,咬下第一口,又把它放入盛豆漿的青花大碗里。在他吞下嘴里的油條時直說:“好吃!”

  “呵呵呵,你先吃到,慢慢嘞!”得到肯定的趙叔,臉上更是笑的開了花,陽光在他臉上包裹上一層明亮的光輝。

  隨著早餐的攝入,他的身體漸漸有了暖意,四周的空氣已不在讓他渾身顫抖,特別是腹部,暖洋洋的,好像整個人躺在熱水里。頭上的太陽仿佛一下子溫度升高了好多。

  “呼,好熱,趙叔,來,給你錢。”他的聲音好像一下子活過來了,說話聽上去都有了底氣。

  “好嘞,下次再來啊。”一如既往的朝氣。

  “嗝!好!嗝!”

  “哈哈哈!”看著眼前的年輕人趙叔笑得很是開懷,陽光透過空氣照在他臉上、潔白的牙齒上,讓人覺得溫暖舒心。之后趙叔看他走出小攤便轉身把錢放入面板下的小盒子,接著在面板上揉起面來。

  走出小攤,他抱著有些漲的肚子,打著飽嗝,看著街對面的小鋪,那里的冰柜里擺滿了汽水、冰激凌,他摸摸褲兜,感覺到里面的富足,于是便邁開腳步,在灑滿陽光的街道上橫穿而過。

  他踩在道路兩岸樹蔭鋪成的影子上,太陽透過白白的云、綠綠的樹葉的隙縫化成一縷縷柔和的光線,投在他的身上,好像它正在救贖一個失落的靈魂。于是,在這條叫不出名字的大街上靈魂在溫暖的陽光中緩慢的重歸站在馬路中央的他的身軀,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化成永恒。他看到眼前的景色,感受到身體的充實感,終于感到滿足,那是他失去了很久的一種感覺,沒想到在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時刻給他找了回來。眼前的一切突然清晰,耳朵中的聲音也變得明確,于是他在滿心歡喜中放慢了步子,在微風的細語聲中,樹葉的搖曳聲中帶著一臉滿足的微笑,走向街對面。

  陽光突然膨脹了數倍,連樹葉也當不住這光亮,微風也帶不走這片溫暖,他就這么注視著陽光在樹葉隙縫和空氣中折射出的一片祥和,一點也沒聽到離他僅有不到一米的那兩白色大卡車發出的警鳴!也未曾察覺那輛白色大卡車是什么時候駛近他的身側!

  ……

  昏暗的房間中,依然回蕩著那首妖嬈且迷茫的歌聲。

  “It‘sjustthetimetosaygood-bye,ahahtimetosaygood-bye……”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