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6:0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虐殺救贖
  4. 第一章 郊外之夜

第一章 郊外之夜

更新于:2018-03-17 13:28:01 字數:2532

字體: 字號:
  今夜的月光很是美麗,皎潔的月光灑在BJ郊外的一片湖泊中,一陣陣的秋波蕩漾早湖面上,微風吹拂在不遠處的小樹林,發出“粼—粼—“的聲音。

  嗡!嗡!

  小樹林外的高速公路上出來一陣急促而又沉悶的引擎聲,不一會由五輛大貨車和三輛黑色悍馬組成的車隊駛向小湖,車隊停在小湖旁,車上的人也不見下來似是在等什么人。

  隨后從車隊的對面傳來一陣陣引擎聲,比前者的車隊聲音還大,一道強烈的白色車燈打過來,只見由十幾輛奧迪Q7的車隊停在三輛悍馬的對面。

  砰!

  這時悍馬里的人也出來了,一共出來十個人,為首的是一名中年人,一頭顯眼的金發,大晚上的還戴著墨鏡,面貌普通,身高不到一米八,身材有點發福,上身穿著黑格子襯衫,下身一條黑色西褲,身后跟著九個西裝革履的壯碩漢子,面容冷峻,一聲不吭的跟在中年人后面,十個人走到奧迪Q7車隊的面前。

  而后奧迪車內也下來不下三十個人,清一色黑色西服,白色襯衣,為首的人是一名不上三十歲的青年,青年身高不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很是壯碩,肌肉把西服微微撐了起來,面容略顯英俊,最顯眼的是青年西服里沒穿白襯衫,西服紐扣也沒系,敞開大大的,露出紋著黑色老虎的刺青和健碩的腹肌。

  三十多人每人腰間鼓鼓的很顯然每人腰上都套有“家伙”青年用右手小指挖了挖鼻子對中年人說:

  “金蜈!廢話不多說!貨帶來了嗎?”

  中年人沒理睬青年人的無理,淡淡的對他說:“帶來了!錢打入賬戶了嗎?

  青年不說話,向旁邊的一名小弟點頭示意。小弟點了一下頭,轉頭從車內取出一個手提電腦,麻利的打開一陣操作之后遞給青年。

  青年懶洋洋得把電腦界面對著名為金蜈的中年人,金蜈看了一眼對青年說:“可以了。”

  然后金蜈向三輛貨車上的三名司機揮了揮手,司機點頭示意,把車廂打了開來。

  咔!嘣!

  車廂發出兩聲響聲,慢慢的打開,月光照在車廂內,泛起一陣黑光,只見三輛貨車車廂內裝著滿滿的武器,AK—47、AWP、還有五挺火神加林特機槍、十幾大箱手榴彈,十幾把榴彈發射器,好大的手筆!這些人難道不知道販賣這些武器的后果嗎?

  三名知趣的貨車司機麻溜的下了車,走到金蜈的面前唯唯諾諾的說:“金爺!…我們的…工錢?”

  金蜈笑了笑說:“不會虧待你們的!”

  砰!砰!砰!卻見他右手一揮,三聲槍響,三名司機眉心出現一個血洞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那青年人則派三個人把貨車控制住,對金蜈說:“跟聰明人做生意就是舒服!這次生意圓滿成功!”金蜈不可否認的笑了笑。

  就在這時異象突變,一聲“噗”聲,只見青年旁邊的一名小弟額頭爆出一朵血花倒在地上,“怎么回事!?”青年人和金蜈心中同時間想到。

  “唔——”高亢而又尖銳的警笛聲傳到兩人的耳朵里,“什么!”“警察怎么會!”兩人失聲喊道。

  刷!刷!一股巨大的風頓時籠罩兩人,兩人連忙向天空看去,只見三架直9警用直升機在兩人上空盤旋,直升機上的探照燈打在兩人的臉上。

  “他媽的!怎么會是這樣!”中年人氣急敗壞的罵道。

  青年人看了看四周指著車廂里的武器喊道:“這里有現成的武器!兄弟們!跟著我沖出去!”說完連忙拿上一把AK—47和幾顆手榴彈往外沖。

  中年人也不含糊,對身后的九個人說:“你們快拿上武器!”說完也拿上一把AK—47緊隨青年。

  這時,從樹林外也涌進來一波波身穿黑色特戰服的的特警,頓時,場面大亂,砰!!!!槍聲大作,AK—47慣有的槍聲,還有幾聲沉悶巨大地AWP的聲音。

  啊!!!慘叫連連,不一會警察和青年人還有金蜈的手下各有損傷,青年人冷靜的把AK—47搭在肩上,果斷的扣下扳機,砰!!!一條火舌襲向一名特警,噗!厄!那名特警向后躺下,兩名特警抓住那名死去的特警向后退去。

  “媽的!這樣也不是辦法呀!”金蜈喊道。

  青年人又干掉一個特警后看了看天上的直升機說:“必須干掉那三架直升機,不然我們跑到哪都會被發現的。”說完向自己的幾名小弟說:“你們幾個用機槍把天上的鳥給我弄下來!”幾名小弟連忙搬起控制住火神加林特轉輪機槍,“給我打!”青年對著小弟喊道。

  “嗡——”火神加林特獨有的聲音響徹整個樹林,突!!!!!叮叮!!威力巨大的機槍子彈打在直升機上發出清脆的響聲,轟!!!!一架直9被火神加林特打斷螺旋翼,發出一聲轟鳴聲,爆發出一大團火球,燃燒的直升機掉落在地上發出“砰”的響聲。

  “干得好!”青年喊道。

  這時,從天邊閃出五個黑影,“草!不會吧!”金蜈和青年看著天上的五個龐然大物,漆黑機身,寬大的螺旋翼,機身兩側各有一支重機槍,還有六枚X—80導彈,“軍用直10!”金蜈和青年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里看出絕望。

  “我們……草!”青年話還沒說完,一架直10對著僅剩十幾個人的歹徒發出了導彈,“丟——嗖!”巨大聲響的破空聲響起,X—80導彈發出怒吼向青年和金蜈等襲來,轟!!一個小型蘑菇云升起,煙霧四起,氣浪把青年和金蜈掀起到半空之中,噗!厄!兩人掉落在地嘴里噴出一口鮮血,威力巨大的導彈把眾人打散,煙霧散去,只見斷臂和內臟散落一地,還有破碎和燒焦的人頭,“嘔—”一名特警忍受不了這樣的場面勾著腰大吐特吐。

  十幾名特警迅速圍住金蜈和青年,“厄!噗!青年又吐了一口血,金蜈虛弱的說:“沒想到為了我們,連直10都派了出來,真是榮幸啊!”

  “當然了!為了你我可是大費周章啊!”從一名特警身后傳來一聲宏厚的男生,兩名特警慢慢的讓開,只見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和一名身著迷彩服頭戴貝雷帽的中年軍官走到金蜈和青年兩人面前,“把他們倆扶起來!”那名中年警官對旁邊的兩名特警說。那兩名特警麻利的扶起兩人。

  中年軍官笑了笑對那名中年警官說:“老吳!你欠我一個人情啊!”名為老吳的警官擺擺手說:“都是為了國家,你也是分內的事!還講什么人情?”“哎!哎!你可不能反悔啊!要不然你以后可不要想讓幫你。”中年軍官急了,連忙說道。

  老吳笑了笑說:“好了,我知道了,不就是兩瓶茅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中年軍官聽了這話才喜笑顏開說:“這才對嘛!”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誰也沒看見被人攙扶的金蜈雙眼露出一絲兇意,啊!金蜈大吼一聲,擺脫兩名特警的手,從腰間抽出一柄匕首,向那名老吳警官,誰也沒反應過來,連一幫特警都沒反應過來,眾人眼睜睜看著金蜈拿著匕首扎向老吳。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