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2:1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世醫皇
  4. 第二章,騎著哈雷離家了

第二章,騎著哈雷離家了

更新于:2018-03-16 14:21:14 字數:2099

  天剛剛亮,張明從昏迷中醒過來回憶起昨天晚上吃藥后那預先魚絲(和諧大神)的感覺,感覺簡直不要太爽,發誓以后再也不要受傷了。打開門,慢慢走出柴房,看著明亮的太陽忍不住閉了閉眼睛。

  “你看,我們的廢物二少爺居然出來了,前天大少爺居然沒把他打死啊?”張明聽著耳邊那些家丁和丫鬟傳來的低語,想起他現在的處境嘴角忍不住發出一絲苦笑。

  張明現在是一個小縣城的張家二少爺,張家是樂仙縣的一個大家族,族中人口幾百人。張明是現任族長的二兒子,張明母親以前是一個賣身進去張府的丫鬟,長得普普通通。張明是因為張明父親因為酗酒亂芯而出生的二少爺,他母親剛剛生下張明不久便因為營養不良導致得病去世。所以張明從小便不被張府任何人喜愛。

  “喲,張少爺你還有心情散步啊?還不去整理藥材?”張明剛剛走出沒幾部便被一個充滿嘲諷聲音的女聲叫住,張明慢慢轉過頭。看著他身后以為雍容富貴的中年女子,這女子大約四十多歲,滿是胭脂的臉上嘴角有一顆黑色的痣,看起來充滿尖酸刻薄。

  “大娘早上好。”張明看著張氏禮貌的敬了下禮便快步走向藥閣。張氏便是張府的正夫人,從張明出生張氏便不待見張明,覺得張明是張家的恥辱,所以才有張明大哥打傷張明的事情發生。

  張明快步走向藥閣,沿途的家丁和丫鬟都當作沒看見張明一樣,張明走過的時候他們還嫌棄的往旁邊挪挪。張府的家丁和丫鬟都覺得張明母親是走了狗食運才被老爺青睞,所以張明母親死后仆人們都處處排擠張明,根本談不上一絲對少爺的尊敬。

  過了片刻張明來到一處大門前,問著周圍傳來的熟悉藥味,看著上面寫著充滿古樸氣息的三個大字——藥物閣。張明遲疑了片刻便推開門走了進去,來到柜臺前默默的觀察他這一世的父親——張燁,如果說張府有一個人是真心對張明好的人那可能就是張燁了吧。張燁看著是一個渾身透著書生氣息的男子,經過歲月雕刻都沒有改變太多的英俊臉上可能因為在思考一些事情卻有一絲愁容。

  “父親大人早安,父親大人是不是有什么為難的事情?”張明看著眼前這個真心待他的父親彎了彎腰。

  “明兒來了啊?哎,為父就是覺得虧欠你們母子,張氏他們怎么對你為父其實一直都知道,但是為父確實沒有什么好的辦法,畢竟張氏父親。。。哎!”張燁看著眼前這個仿佛和他一個骨子里面刻出來的張明忍不住嘆息。

  “父親大人不必難過,孩兒從來沒有怪罪過父親大人的意思。”張明想著從小到大他父親每次偷偷幫他擦藥的情景忍不住眼中出現一絲淚珠。

  “哎,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子,但是明兒啊,你還是出去闖蕩一下吧,留在這個家你真的是受苦了。我有一個老朋友他是鈺安郡下面安樂縣的縣長,我已經跟他聯絡過了,讓他多多照顧你,你去那邊開一個醫館吧,缺什么你就跟安縣長吱一聲,為父已經打過招呼了。你從小便聰明伶俐,學什么都快,為父這點醫術已經教不了你什么了,去吧,孩子。”張燁從抽屜中拿出一個盒子,里面裝著一些白銀和一封推薦信。

  “謝謝父親大人。”張燁看著面前父親偷偷存下來的銀子,雙目中慢慢流出眼淚。

  “沒事你就下去吧,最好晚上天一黑就走,不用給為父告別了,出去吧。”張燁慢慢轉過身子,揮了揮手下逐客令。

  張明轉身走出藥閣,快步回到自己的小窩中,迫不及待的叫出了小療,進入到召喚別墅。

  “哈嘍,你好主人,小療很高興為您服務。”小療站在張明身前,抬起腦袋看著張明,臉上還是笑嘻嘻的樣子。

  “小療,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終于可以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了,但是晚上怎么走?這個世界又沒有路燈,而且我還不認識路。”張明想著將要面臨的問題就忍不住頭大。

  “主人請跟我來,主人難道忘記了兌換系統了嗎?”小療蹦蹦跳跳的走向后面的兌換中心。

  “有什么能幫助我的東西?”

  “主人請看,地球界2225年出產的哈雷超級摩托,全自動導航,超舒適座墊,還有防雨功能哦。”小雷站在一架比她還高的摩托車旁高興的推銷。

  “這利馬?還有這種摩托車?看著是豪華,但是這里沒有汽油啊?你讓我怎么玩?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張明看著這車額頭出現一個大大的井字。

  “主人請放心,2225年出產的車都不需要燃燒汽油發動了,那時候的車子都是太陽能發動了,主人真笨,而且兌換過來的車子都被系統植入了這個世界的地圖的。”小療可愛的嘟了嘟嘴巴。

  “好吧,多少積分?”

  “不貴,才90積分而已,嘻嘻。”

  “你怎么不搶?兌換吧。能不能晚上再給我兌換出來?“

  “好的,主人。”

  ----------------------------

  “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最牛的人。”張明站在街道上,看了一眼身后的張府提起行李慢慢得向城外走去,步子透著堅定。但是他此時卻沒注意到在他的另一邊一個充滿書生氣息的男子在為他送行,心里默默的為他加油,或許是因為風吹痛了眼吧,那男子忍不住提起手揉了揉眼睛。

  “小療,給我兌換出來吧。哇哦,這燈光不錯哦,看著就拉風,再見,張府。”張明看著身前這拉風的座駕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便翻身騎了上去。聽著耳邊傳來的陣陣風聲,張明覺得現在感覺美極了,但是得意忘形不好。

  “嘶,好疼。”張明從地上慢慢爬起來,“是誰?是誰在用石頭丟我。”

  張明沿著燈光看去,前面黑暗處慢慢走出來一個男子。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