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3:4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途之棄道成魔
  4. 第一章:彌山循法

第一章:彌山循法

更新于:2018-03-16 09:57:18 字數:5087

字體: 字號:
  天地間,梅花突綻,飛雪漫人間,寒風凜冽,侵襲著被一場焚天業火摧殘過的云家村。

  一名穿著單薄布衣,拖著草芒鞋的十六歲少年跪在雪地間,向著殘破的云家村三拜后,背起行囊,踏上了他坎坷的命運旅途。

  “爹,娘,你們放心!魔宗所為之事,將來孩兒定百倍奉還,以慰藉你們在天之靈!”少年雙眸透露著堅毅,回想起兩天前發生的事情,仿佛依舊歷歷在目。

  兩天前……

  云成恰從山上隨父親狩獵歸來,卻看到村子中大火四起,一群魔兵突然闖入村落,火光見證了他們的嗜殺,每一道刀光閃過,伴隨的便是村里人凄厲的哀嚎。

  云成父親,將云成藏于山間一樹洞中,并神情嚴峻的叮囑道:“成兒,魔兵突然殺來,我去救你娘,你好好躲在這里,記住,不要出來!”

  “可是,爹,我要和你一起去找娘!”云成聲音哽咽的說道。

  “聽話,如果我兩天內沒有帶你娘來找你,你就去彌山,持此物找爹曾經的師傅空塵子,拜入他的門下,好好修煉!”云成父親從袖中摸出一枚劍型玉佩,塞入云成手心,牢牢握緊。

  “爹!”

  “記住,不管你將來是成仙亦或是成魔,都不可殺一個無辜百姓——”

  ……

  咕~~咕

  云成摸了摸干癟的肚皮,強忍著餓意,走出了云家村。

  彌山相距云家村有千里之遙,傳聞山上有仙宗存在,而云成的父親曾經便是門派中的一名不知什么原因而被驅逐的內門弟子。

  云成懷著報仇的執念,在風雪中,步伐蹣跚,咬牙堅持的踏出了一步又一步,對他來說,他將是云家村唯一的希望。

  “我,我還要報仇,絕不能倒!”云成心底暗暗發誓。

  風雪終于停了,云成捂著鬧情緒的肚子,來到一片林子中,本想靠父親所教的狩獵技術捕些鳥獸,但寒冬季節哪還有什么鳥獸,愣是沒有看到半只。

  “好餓啊!這彌山到底還有多遠?!”云成嘟囔著,腳下也越走越慢。

  突然林中不遠處,傳來陣陣哭聲,云成瞬間來了精神,向聲源處尋去。

  有聲音就說明有人,那我便可以問問路,省得如無頭蒼蠅亂闖,耽誤時間!云成暗暗想到。

  “娘!娘!你怎么了?你不要丟下子姍啊!”

  云成隨聲音找來,見到一個比自己小三,四歲的女孩正抱著一個雙眼緊閉,瘦骨磷徇的老婦人痛哭。

  “小妹妹,你,你們這是?”云成看母女穿著竟然比自己還要單薄,甚至滿是補丁的衣服尚有不少破洞,不禁內心一揪,凝重的問道。

  “大哥哥,我娘她把最后一塊餅給了我,可是她,卻暈過去了,嗚嗚~~我該怎么辦?”女孩見有人來了,急忙求助,哽咽的說道。

  云成走上前,伸手探了探老婦人鼻息,突然張了張嘴,只是很快便沉默了。

  “大哥哥,我娘她餓暈過去了,是不是只要有吃的她就會醒啊?”小女孩眼眶含淚,盯著云成,小臉似乎有些蒼白,身子搖搖欲墜,仿佛隨時就會倒下。

  云成眼眶一紅,沉聲道:“小妹妹,你娘她,餓倒了,睡著了,只要有吃的,她會醒來的。”

  “真的嗎?”小女孩抽泣著,小臉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云成努力微笑道:“真的!不過小妹妹,首先你得自己要撐住,不然你娘她醒來看不到你,也會心慌的。”

  小女孩連連點頭,對早已死去的老婦人說道:“娘,你放心,子姍帶你去找吃的。”

  說罷,就要扶起老婦人,可是哪怕老婦人在削瘦,也不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可以背起來的,至今她搖晃著身子,咬牙拉起老婦人,但很快便一起跌倒下去了。

  云成急忙上前扶起女孩,說道:“你也太累了,還是我來吧。”

  云成從小隨父親狩獵,哪怕在餓,但身子骨還算硬朗,也能勉強背起老婦人。

  “走吧,聽聞彌山上有仙人居住,咱們去那里,或許能讓你娘醒來!”云成背著老婦人,一手牽著女孩的手,一步步挪著腳步往前走去。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握著云成寬厚溫暖的手掌,內心感受到一絲溫暖,不由問道。

  “我啊!我叫云成,你呢?”云成微笑道。

  “我叫周子姍,是隨我娘逃荒出來的,只是路上跟其他村人走散了。”子姍嘟著小嘴,小腦袋低垂著,輕聲說道。

  “哦!”

  天色漸黑,夜色微涼,子姍身子輕顫,躲在云成身后,嘴唇哆嗦道:“哥哥,我……我好……好餓,好……冷啊!”

  云成一把摟過女孩,抱緊她說道:“沒事的,子姍,你娘還在等你給她找到吃的呢,你可千萬不能倒下啊!”

  云成摸了摸子姍的額頭,驚嘆道好燙。看著懷著瑟瑟發抖的女孩,云成干脆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

  “大哥哥,你不冷嗎?”子姍看著只有一件背心的云成,神志不清的模糊問道。

  “不……不冷!啊切!”云成打了個噴嚏,訕笑道。

  “你騙人,都抖成這樣了。”女孩趴在云成懷著迷迷糊糊的說道。

  “子姍,沒事,你睡吧,大哥哥給你守夜,明天咱們應該就能到了。”云成輕撫子姍的髻發,柔聲道。

  “恩。”子姍輕哼一聲,便在冷餓的折磨下,沉睡了過去。

  唉!云成靠在樹,看著漫天繁星,輕輕嘆氣。

  “爹,娘,你們在天之靈,保佑孩兒早日學成歸來,為你們報仇!”云成內心暗暗禱告。

  呱~~呱

  一只黑鴉從樹梢飛過,天已放亮,樹林中水汽重,此時薄霧朦朧,子姍悠然醒來。

  “大哥哥,你沒被子姍壓疼嗎?”子姍似乎也知道自己整夜趴在云成懷中,小臉緋紅,羞澀的說道。

  云成頂著黑眼圈,勉強露出笑容,說道:“哦,你呀!太瘦,對我來說不是問題,就算子姍趴哥哥懷中一直睡,哥哥也不會感到痛,呵呵。”

  “咕~~”子姍摸著自己的小肚皮,可是她卻知道自己不能再要求云成為她做什么,只好沉默不語。

  可是云成卻知道小丫頭餓了兩天了,再不吃就撐不下去了。

  “幸好,以前跟父親學過一些生存技巧,而且這林子里,竹子什么的也多。”云成咧嘴笑道,從一旁的樹枝上取下一只折騰了一夜才弄好的竹筒,經過一晚的積淀,竹筒中已慢慢裝滿了清澈的水。

  “來,喝些水,喝完咱們就走!”說完,將竹筒交到女孩手中,自己也從另一顆樹上取下一個竹筒。

  “恩!”子姍笑出兩顆可愛的兔牙,這是她第一次從父母身上之外感受到的溫暖。

  彌山。

  座落在大楚王朝邊緣,是中原最高的山,其中有六十四峰,據說山顛有仙門,每年慕名而來求仙的人不計其數。

  這天,云成背著老婦人,抱著早已餓得無力在走的子姍,拖著磨破的草鞋,來到彌山腳下。

  云成嘴唇干裂,臉色蒼白的可怕,抬頭看著刺眼的陽光下照耀著披上神圣光輝的彌山,終于笑了起來。

  “子姍,撐住,咱們,咱們到了!”云成不斷喘著氣,咽著口水,艱難的往山上爬去。

  ……

  “喲!老頭,你沒錢還想進我們劍玉門?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

  “哈哈哈,你也不看看他那窮酸樣,老頭,你還是趕緊走吧,我們這里不歡迎你!”

  云成走到最后一臺石階,卻看到三名青衫持劍少年在欺負一個老人。

  老人跪倒在地,老淚縱橫,不斷磕求道:“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我兒子重病,大夫們都說沒救了,可是我知道上仙們一定有辦法,求你們讓我進去,賜我一顆丹藥吧——”

  “呵呵,真好笑,本門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顆續命丹最起碼要三千兩白銀,可是你有嗎?沒有我們憑什么給你?這不是虧本買賣嗎?”其中一名少年一腳踹開抱著他大腿的老人,譏諷道。

  “李道君師兄,我看這老頭一直擋在山門前,影響不好,不如我們——”李道君身后的一名弟子,看著老頭,臉色一沉,做出喀嚓的手勢。

  李道君略一遲疑,輕輕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此事便交由你來!”

  那名弟子得到應允,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拔出身后負劍,來到老人身前,居高臨下的說道:“老東西,怪只怪你,擋著我們的財路!”

  “你,你要做什么?你們是仙人,怎么能這么欺負我一個老人家啊?!我要告訴你們宗主!”老人神情驚慌,聲音打顫著說道。

  “哼,李道君師兄可是劍玉門大長老之孫,你說,掌門會因為你而與大長老起沖突嗎?”那名弟子嗤笑道。

  “青城,你還跟他廢什么話,趕緊解決,畢竟咱們今天可是偷跑出來玩的,別耽誤太久!”李道君不耐煩的說道。

  “是,師兄!”青城應道。

  “你,你不能——”老人驚呼道。

  “去死吧!”長劍橫劈而下,死亡的腳步早已走近。

  “住手——”

  一聲大喝,卻沒能阻止長劍下落的趨勢。

  噗~~血灑石階,一顆頭顱拋落懸崖。

  云成神情怔怔,凝望著眼前的一切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為什么,為什么你們還要這樣做?為什么要對一個老人下手?!”云成怒吼道。

  李道君嗤笑一聲,打量著渾身破舊穿著的云成,不屑道:“劍玉門乃仙門圣地,凡人免進,否則只有死!”

  云成張了張嘴,看到一旁的收費臺,瞬間醒悟,道:“你所謂的凡人是指——”

  “沒錯!既然知道,你還要來嗎?”李道君打了個響指,盯著云成問道。

  “我,我只是想來要些吃的,我妹妹她快撐不住了。”云成聲音漸漸低沉,沙啞的嗓音略帶些哀求。

  “哈哈哈!”李道君大笑起來。

  身后一群弟子也隨之大笑,仿佛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

  “李師兄,咱們劍玉門是不是立威不夠啊!沒想到一個死乞丐也敢跑來要飯。”李道君身后的那名弟子冷笑道。

  李道君嘴角一撇,弩嘴對身后那弟子示意到。

  那名弟子瞬間明白,二人相視一眼,均冷笑起來。

  “既然李師兄今日不想沾血,那就讓我們為其清理門外。”眾弟子紛紛磨拳擦掌,獰笑著包圍住云成。

  “哥~哥,子姍害怕!”周子姍趴在云成懷中,突然被一陣嘈雜聲驚醒,迷迷糊糊間就看到自己身旁圍住了一幫人。

  云成抱緊周子姍,輕聲安慰道:“別怕,哥哥在呢。”

  “兄弟們,給我打,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沒有資本就沒資格入我仙門。”青城狂笑著一拳搗來。

  云成拼命躲閃,奈何手中抱著子姍,又背著子姍的娘,根本無法還手,躲閃了片刻,便被一名弟子絆倒在地。

  嘭!嘭!

  拳拳到肉的聲音交加起伏,有人覺得拳頭打不過癮,直接以腳代手。

  “噗!咳咳!”云成將子姍和她娘護在身下,忍受著身上的疼痛,緊咬著早已干裂的嘴唇。

  嘴唇干裂,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滴落,周子姍努力睜開乏力的眼皮,看著滴落在自己唇邊的血,小小的心早已被震撼住了。

  “哥哥,子姍害怕!嗚嗚~~你們不要打哥哥了……”年幼的子姍大哭了起來。

  云成強撐著疲憊不堪的身體,擦拭著子姍的眼角,柔聲說道:“子姍別怕!哥哥,噗!”

  又是一口鮮血吐出,此刻,耳朵,鼻子滲出血來,身上早無完好的地方。

  “小子,今日我廢你天門,讓你知道什么叫天不亡你,你自取滅亡,哈哈哈。”李道君猙獰大笑,一掌拍在云成天靈蓋。

  相傳,人體有天,地,鬼三門,此三門以天門為修煉天分之根本,地門為經絡精骨支撐之根本,鬼門為五臟元氣容納之根本。

  天門被廢,輕則斷靈根,失去修煉天分,重則七竅流血,身死道消。但很顯然,李道君下手并沒多重,他明顯沒想讓云成就這樣死掉。

  吱噶~~骨裂之聲徹響,將正在毆打云成的弟子也給震懾住了。

  “師兄,打幾下就夠了,這廢去天門,他不就——”其中一名弟子吱吱唔唔的說道。

  “怎么?你可憐他?”李道君斜眼凝視,那弟子瞬間閉口沉默。

  “妹~~妹,哥哥我,咳咳!保護不了你了~”云成雙眼漸漸模糊,一片黑暗籠罩在他四周,于是他不堪重負的身體倒下去了。

  “哥哥,你別離開子姍啊!哥哥,我不要吃的了,子姍不要吃的了,哥哥你帶子姍離開好不好?!嗚嗚~~”小女孩凄厲的哭叫,穿透了每個人的心。

  “小丫頭,你哥哥已經廢了,不如你也去陪他好了。”李道君內心扭曲,連小女孩竟也不準備放過。

  一旁的青城看不下去,雖然他殺了老人,可是如此可愛的女孩,他多少還有些同情心。

  “咦!李師兄,你看此女是不是師傅常常念叨的靈體?若是的話,大功一件,咱們帶回門中交由師傅,師兄你必定深得器重。”青城細細打量著女孩,突然開口道。

  “哦?你確定?那就帶回師門給師傅看看吧。”李道君停止手中的動作,臉上露出一絲狂喜,只是配上沾染的血液,顯得猙獰可怖。

  “那這三具尸體怎么辦?”青城看著早已死去的子姍的娘和另兩人詢問道。

  “怎么辦?青城你是第一天跟我混的嗎?按照慣例,扔懸崖下喂野狗。”李道君如獲珍寶一般,帶著暈厥過去的周子姍走進石門內。

  “唉!也不知道咱們這樣做是對是錯!”青城漸漸感覺自己的所作所為已經偏離了自己的本心。

  當初他辛辛苦苦前來修仙,只為斬妖除魔,守護中庸大地,只是如今,初衷早已不再單純。

  云成置身黑暗世界中,看著眼前一點亮光,伸手想去觸摸,卻突然感覺自己在下墜,離亮光越來越遠。

  “不要——”大喊一聲,云成猛然坐起,渾身大汗淋漓,衣服早已濕透。

  “這是哪里?”

  環顧四周宏山瀑布,仙鶴從遠處飛過,一縷琴音飄然入耳。

  云成猛吸一口氣,頓覺得心神俱爽,渾身不在疼痛,反而充滿了力量。

  云成從草地上站起,尋著那縷琴音而去,來到了一大湖旁,看著湖間小亭中撫琴老人,眼眸中閃過一絲詫色。

  “怎么會是他?”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