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0: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禁聲
  4. 第三章 大龍、二將、小寶兒

第三章 大龍、二將、小寶兒

更新于:2018-03-16 20:22:53 字數:3404

字體: 字號:
  “我這有”兩個身影慢顯,邁著步提身走來。“二將,你能不能行?又受傷了,打不過提前說話,咱下次換換。”其中一個黝黑精瘦的男子戲謔道“哪次都不行嗎?”一邊看著二將,一邊把手中的火機遞向蔣正濤“二濤,怎么樣,刺激不?”

  二濤接過火機,點上煙,沉了一下回道“到底怎么了?為什么以前我不知道?怎么這兩天會發生這么多事?是挺刺激的,刺激的差點見了閻王!”蔣正濤心現在才算放了下來,吸了口煙看著另一個男子“寶哥咱能不能別這么不靠譜?你讓我10點前過來,我來了,我給你打電話你手機怎么提示關機?我估計要是沒有二將,我就真見不著你了。那蝙蝠妖竟然想吃了我。”蔣正濤眼睛突突的看著小寶,小寶一愣。

  “咳,那個二將你沒跟二濤解釋?”小寶扭頭轉向二將,尷尬的拽了拽自己身上的坎肩。

  “有啥好解釋的,二濤自己發生的事等一會彥杰來了咱回去在說,你說你為啥沒過來?這有啥解釋的,二濤也知道,你不就是因為怕小芳嗎,上次逞強受的傷沒好,小芳不讓出來唄。”二將笑道“哎人那,一輩子也就那樣了,抬不起頭來嘍。”

  “呦喝,你還說我呢,可不是誰在網上找了個,面都沒見到,天天給人膩味一起,‘老婆老婆’叫著,你天天攢的那點零花錢都砸她身上了,別哪天人跑了還不知道呢。視頻的東西能相信嗎?”小寶突然看著二將,叫囂著“大龍,你說是不?”

  大龍嘴一咧順時也給自己點了一顆煙,望向小寶“你也來根?你倆就別氣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連手都沒跟別人牽過。”

  “我不抽了,一會彥杰就到了,回去在說吧。”小寶打著哈欠“你們困不?我都困了...”

  二濤從長椅上跳下來抖了抖身子對著二將笑道“我不困,就是有點冷,鑫哥借點火啊。”

  遠處的車聲打亂了這里的對話,幾個人懶懶的站了起來。小寶順時把自己坎肩的拉鏈拉個上去,隨手揮手輕輕拍打了側后的二濤“你哥來了。”回頭對著二將笑道“你要是不服氣呢,咱倆可以比試比試,敢不敢?一頓火鍋。”小寶搖著頭笑道“別看你有異能,但是我可以照樣虐你。”

  “沒意思,我不喜歡,你要想讓我請你吃飯直接說,別磨磨唧唧的,跟個姑娘似的。”二將也轉過身去背著小寶看向二濤“我們今天來,都是你哥安排的,一會上車我休息,讓你寶哥告訴你以后的人生真諦。”二將說完,轉過頭朝著小寶一笑。

  車燈晃過,只見一輛白色途觀停在他們身前的公路上。玻璃漸漸低下,車窗內的人探出頭里微笑道“哥幾個辛苦了,我們先回去吧。這大晚上的都沒累著吧,啟東這邊的應該能清凈幾天了。”視線落在二濤身上關心到“沒事吧?”二濤嘴一咧,把剩下的一口煙掐去對著傻樂到“還行,大哥你怎么剛來啊,冷著呢。”一邊招呼,一邊拉著車門跳了進去。在說笑中幾人分分上車,駛離了這里。

  蔣正濤,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畢業后一直在啟東區的一家廣告公司上班。普通的人生,每天面對普通的工作、朋友。他從來沒有想過以后的人生會像今天一樣經歷那么多,他從來沒有想過經常跟他一起喝酒吃飯,唱歌跳舞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們,會是一群只能在書上、電視電影中才能看到的“超人、異能。”他好奇,因為他隱約感覺到自己已經不一樣了,只是還說不上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但是他知道自己變了,會踏入一個他不曾幻想,也不敢幻想的世界。他好奇他以后的人生會經歷什么。

  夜空散落的星星,由稀薄的霧氣從下面罩籠,讓夜晚顯得更為深寂。偶爾有風滑過,卻只悄悄的在薄霧中留下些許蕩痕。夜晚高樓的燈火,好像從天空折射下的星星,點綴著、攜伴著靜靜的黑夜。

  “你之所以能看見一些你以前看不見的東西,是因為你已經覺醒了,和我們一樣,以后會有一種能力。這種能力以后會慢慢表現出來,什么能力要看你自己是什么屬性了,從你目前來看應該不會太久。我們幾人小寶是唯一一個覺醒了,但是不帶能力的能力者。”大龍說完,看看旁邊沙發上瞇著眼睛的小寶。繼續說道“但是你別小看你寶哥,他不一樣。嗯”

  “你寶哥屬畜生的,你以后會知道的”二將在床上閉著眼回答到。“也有人管我們這種能力者稱作是修真者,區域不一樣,叫法也就不一樣,其實叫什么都無所謂,你知道就好,世界上還有好多像我們一樣的人,我們這種人覺醒后就有種職責。你像咱們就是管啟程區的四個大區。料理一些人們常說卻不曾看到的神鬼之類各種類似事件。”

  二濤瞇著眼睛細細問道“那我為什么會覺醒?”

  彥杰看著二濤說道“我感覺是你上次車禍造成的原因,導致覺醒。其實覺醒了也沒什么不好的,你可以另一種不曾有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你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雖然有時危險點,但是自己認真點,對付些小魔小妖還是挺輕松的,而且還有錢拿,別跟二將似的就行,耍帥,結果就不帥了。”

  “我那不是耍帥,好不好,是不小心,大意了點。”二將從床上做了起來,晃著腦袋為自己辯解道“那個蝙蝠妖可是筑基后期的強者,大我一個等級。要是算的話,我可是筑基中期,我這算越級絞殺。”

  “嗯嗯,你比較厲害,你也知道我們蔣家鎮出來的能力者,多少和他們修真者有些不同。”大龍看著二濤繼續說道“你寶哥就好像修真者,他們都是修煉為幾個階段,練氣、筑基、結丹、元嬰、出竅、大乘。每個階段都分為前期、中期、后期。我們也可以用修真的等級劃分我們自己,我呢是筑基后期,二將是中期,你哥是后期,小寶是初期。我們的區別在與修真者沒有我們這種特殊的本命源能力,比如你今天看見二將的黑色火焰,他就是二將天生的本命源能力。我們修煉不需要太多的內功心法和秘技。主要是注重修煉我們的本命源就可以了。”

  二將聽了笑道“哪個修真者也不能向小寶那樣吧?那樣修真的都太變態了唄?妖魔都要哭嘍。”二將繼續看了看小寶嘲笑到“你怎么還不回去,躺在沙發上裝睡也不敢回家,怕你家芳卸了你唄?沒事,你回去吧,網吧我們看著呢。”

  小寶沒有睜眼,回嘲到“你信不信我先拆了你,陪我一起做個伴?”

  彥杰尷尬的對著小寶笑了笑“我前幾天出去,不知道你受傷了,不然也不會叫你了,讓小芳擔心你了。”

  “沒事,這些都是應該的。在說我身子硬,不會被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穿個窟窿,浪費自己的本命源。上次不過是因為試了試自己到底能有多大能耐,要不也不會傷那么重。不過殺了一個結丹期的惡鬼也算值得了。”

  “還不是逞能?你那是作死呢。反正我不會做那傻事。那種結丹期的自然有別人除掉,干嘛非得自己動手。”

  “那你今天受傷也是應該的唄?要不是惡鬼的那顆內丹,今天怎么能一次掃掉六只筑基期的老妖呢。”

  “哼!別顯擺你殺了幾個好不好,你厲害好不好。”二將刻意的翻過身去背對著小寶。

  二濤點了一顆煙說道“還有抽煙的沒,還有三顆啊,先到先得。”抓著煙盒對著小寶說道“那寶哥你怎么非要我10點在那等你啊?電話也還關機,你們要是早告訴我,我也不至于嚇得跟孫子似的吧?”小寶睜開眼睛,歉意的看著二濤,剛要說話,彥杰插說道“是我安排的,你現在也知道我們的職責了,主要是對啟程區神秘事件的控制,我們是啟程區的代理人,主要是掃除結丹期以下的妖魔,能讓人們生活的安穩,如出現結丹以上的妖魔,我們必須上報,不會妄動,等上面來人。今天主要是針對筑基以下的妖怪的圍捕,他們吞噬我們的本命源,會增加自己的功法。而你是剛覺醒,實力弱,對他們來說好獵殺。拿你做了誘餌,引誘哪些修為筑基期想要結丹的老妖們,來一個反獵殺,10點是你寶哥定的,人少而且,你小芳姐那時候應該睡了。”二濤黑著臉吸了口煙,嘆氣問道“你們就不怕引來你們控制不了的?”

  “一般結丹期的老妖對你不會感興趣的,他們需要的不是我們這種低級的源,而是更高級的源。結丹,算是修真者的一個轉折期,結丹之前雖然有些特殊的功法和本事,但是跟結丹后算是有區別的。區別還是相當大的,好比一個在天一個在地。而且結丹,對我們來說是個很渺茫的事情。結丹期的妖魔也是一樣。其實結丹后才算是修真者的真正開始,以前算是剛入門,初來乍練。”

  “在啟程區哪有那么好遇到一個結丹期的老妖魔,上次你寶哥不知道是倒霉還是幸運。憑筑基期的修士來擊殺結丹期。癡人說夢!哎,上次那個惡鬼是個殘廢,被人給虐到了筑基期后期,你寶哥撿個剩,要不你寶哥厲害也不可能以一個筑基初期修為去斬殺掉一個結丹初期的惡鬼啊,還翻天了呢!十條命都不夠賠的。哼!”二將在一旁翹著嘴悠哉道。“多在小芳有先見之明,這才沒讓你寶哥渡了那惡鬼的同時也飛升了自己。”

  小寶微瞇著眼睛看向二將的后腰。同時右腳驟然抬起,宛若流星般的撞在了二將的后腰上,將二將搭在床上的雙腿蹬踹到了地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