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14:11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三道爭霸
  4. 第一章 三人奇遇,兄弟結拜

第一章 三人奇遇,兄弟結拜

更新于:2018-03-10 10:08:33 字數:5388

字體: 字號:
  在粵西有個前不著縣城后不著海洋的小村莊叫牛頭村,這里的人生活看似富裕實則貧窮,能從這里走出去的人沒有幾個,已經走出去的人也從來沒有回來過。常常有人說這里是動物的天堂,同時也是人的噩夢。1999年4月1日的下午14點30分,就在這個牛頭村的某家農田里發生了一場群毆事件:6人群毆1男孩,這個小男孩不是別人,正是程家唯一的兒子----程仁,今年14歲,體型偏胖,是個膽小怕事卻頗有愛心之人。他看著周圍的暴徒,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神情異常慌張,心中的恐懼早已寫在了臉上,雙腿不停的顫抖著,短促的呼吸聲和雷鳴的心跳聲掩蓋了周圍的一切動靜,他不知所措,于是跪在地上,說:“各位大哥,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真的沒錢,真的沒錢,真的。。。”

  剛說完,只聽當中一個高個子說:“死胖子,沒錢?沒錢也敢露面?大哥現在餓了,多少都應該獻點什么嘗嘗。”

  程仁害怕到了極致,感覺自己的末日就要來臨了,他知道自己無論怎樣也打不過眼前的任何一個,更何況現在是六個,除了就地求饒以外別無選擇,他說:“沒有,真的什么都沒有,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高個子聽后眉毛一豎,怒發沖冠,大步走上前拉著程仁的衣領,大聲喊道:“什么?還敢說沒錢?給我打!”其余的聽后,對著程仁淫淫大笑,說:“小胖子,我來給你松松骨頭,哈哈哈。。。”說完對程仁拳打腳踢。程仁很害怕,雙手抱著頭,臥倒在地上哭了,心里除了恐懼還是恐懼,他很想還手,但是他始終不敢,任由他們暴打。

  突然從不遠的地方傳來一句喊叫聲:“你們在干什么!住手!”話音剛落,所有人都回過頭往來聲處望了望,只見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沖過來,長相異常高大魁梧,肌肉異常結實,后面還跟著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小伙子,長相平平。此時的程仁望著兩個陌生的人影越走越近,仿佛遇到了救星,猶如黑夜里的一縷陽關,充滿了希望,緊張的氣息開始慢慢平緩了下來。暴徒們看到這黑衣男子,嚇得魂飛魄散,腦子一片空白,眼珠都快掉下來了,高個子頓時發話:“快跑,快跑。”其余的聽后,都拔腿就跑,四處奔逃。

  黑衣男子沖著暴徒們邊跑邊大聲喊道:“站住!別跑!有種就別跑,嘗嘗老子的厲害!”他不久便跑到程仁身旁,蹲下身子,伸出雙手輕輕地扶起程仁,問:“小兄弟,你怎么了?沒事吧?”

  程仁聽后,異常歡喜,帶著短促的氣息答:“我沒事,謝謝大哥。”

  話音剛落,后面跟上來的白衣男子也到了,他看著程仁,說:“小兄弟,你沒事吧?”

  程仁答:“沒事,謝謝兩位大哥,謝謝你們,謝謝。”說完露出感激的笑容。

  白衣男子說:“沒事就好,不用謝,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程仁聽后,又忍著疼痛,笑了笑。

  兩人扶程仁站了起來,程仁帶著感激的眼神對著眼前既陌生又救了自己一命的黑白兩人問:“請問兩位大哥怎么稱呼啊?”

  白衣男子笑了笑,爽快的回答:“他叫陳豪,我叫羅一國。”

  程仁說:“兩位大哥好,我叫程仁。”陳豪和羅一國聽后,相互對視,笑著說:“好,陳小弟,哈哈哈。。。”

  兩人扶著程仁邊走邊聊,周圍的氣氛也從緊張當中慢慢開始愉悅起來了。

  羅一國問程仁:“那幫是什么人?為什么打你啊?”

  程仁答:“那些人每次一見到我就問我要錢,說是收保護費。”說完左手摸摸胸膛,又摸摸嘴角,疼得他“噓”了一聲,往地上吐了吐口水,水中帶點血跡。

  陳豪聽完,生氣的說:“這幫混蛋,什么保護費,分明是搶劫!別怕,下次再讓我碰到,我非打得他們滿地找牙不可!”

  羅一國接著陳豪的話繼續說:“沒錯,這種人就應該收拾,下次再碰到,告訴我們,我們替你收拾他們。”

  程仁說:“謝謝兩位大哥。”

  羅一國說:“哎,別老是大哥大哥的,聽得都不知道叫誰,小兄弟,你今年多大?”

  程仁答:“我14。”

  羅一國說:“不如我們結拜吧,陳豪18,年齡最大,就叫大哥吧,我16,就叫我二哥吧,怎么樣?”

  程仁答:“好。”

  說完三人都笑了,一起走到河邊,用泥沙堆起了一座小山頭,山頭前疊放著三塊石頭,三人并排跪在石頭前,共同舉起右手,對天立誓:“蒼天在上,天地為證,古有桃園結義,管鮑之交,今有我們陳豪、羅一國、程仁三人在此,結為兄弟,從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肝膽相照,如若有叛,五雷轟頂,不得好死,人神共鑒。”接著三人共拜天地,隨后相互朝拜,禮成。宣誓完畢后,三人坐在地上,開始聊天,一直聊到太陽下山,美麗的夕陽帶著這個小村莊一起走進了黃昏時分。

  陳豪拍著兩人的肩膀說:“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要回家做飯了,兄弟們,明天見。”說完就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和衣服。

  羅一國說:“好,我也該回去了,不然爸媽又要羅里吧嗦了,呵呵。。。”說完也站了起來。

  程仁站起來,恭敬地說:“大哥,二哥,再見。”說完相互碰了碰拳頭,就各自回家了。

  程仁哼著小調搖著手中的小草一路往家走,心里非常開心,畢竟今天認識了兩位大哥,還結拜了兄弟,對于他來說,確實是個非常特殊的日子。到家門口時,天已經黑了,看著屋里的燈火,他害怕了,害怕自己晚歸讓爸媽生氣,更怕爸媽知道今天挨打的事情后傷心。他輕輕推開家門,伸頭進去望了望,發現沒人,心里暗藏歡喜,但還是有點緊張,接著又輕輕地關上門。程仁的家是個泥土瓦房,地方不大,但是格局還算分明,有廚房、大廳、臥室、衛生間,是個名副其實的三房一廳。

  他腳步輕輕的走進大廳,看見老爸坐在大廳里抽著煙,老媽在廚房里忙著做飯,他終于松了一口氣,對著老爸說:“爸。”

  程爸邊點頭邊“嗯”了一聲,繼續抽煙。

  程仁接著說:“我去幫媽做飯。”說完便走進廚房,對忙碌中的老媽說:“媽。”

  程媽也應了一聲:“誒。”

  程仁說:“媽,我來幫你洗菜。”

  程媽笑著說:“好好好。”說完便轉過頭,看了一眼程仁。突然看到程仁的嘴角腫了一塊,驚呆了,放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的問:“兒子,你怎么了?你的嘴角怎么腫了一塊,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程仁害怕了,小聲的答:“沒有。”

  程媽著急的說:“都腫成這樣了,還說沒有,快說,到底是誰?我明天找他算賬去!”說完便拉著程仁來到程爸面前:“孩子他爸,你看,兒子被人打了!”

  程爸看狀,把一根還在嘴里點著還沒抽完的香煙往地上一扔,生氣的問:“兒子,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說!是誰?我宰了他!”

  程仁更是害怕了,但依然沒有說出事實,小聲的說:“我沒有打架,是我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撞傷的。”

  程媽心急如焚,說:“還說沒有,你看看你,撞傷能撞成這樣嗎?分明是拳頭打的。”

  程仁說:“真的不是,真的是我。。。”

  話還沒說完,程媽用大拇指摸了摸程仁嘴角的傷口說:“你啊你,就是膽小如鼠,再這么下去肯定要受欺負的,還疼嗎?”

  隨著手指碰到傷口處,程仁“哎喲”一聲,答:“不疼。”

  程媽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兒子,心疼的要命,眼睛一陣通紅,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程爸看著自己的兒子備受欺凌,可兒子又不敢說出真相,頓時火冒三丈,順手拿著鋤頭正想出門挨家挨戶的找。程媽見狀,趕緊跑上去拉住程爸,說:“兒子不敢說,你上哪找人去啊,算了算了,這樣冒冒失失的只會得罪人,還是先吃飯吧。”程爸聽后,“哎”的一聲,把鋤頭往外一扔,轉過身指著程仁,說:“我們家怎么就生出你這么一個膽小如鼠的人啊,真是報應。”說完甩開程媽,走近大廳,點起了香煙,大口大口的抽著。程媽看著程爸離開,心里也特別難受,無語地走到程仁身邊,拉著程仁進了房間,扶程仁坐在床邊上,自己從堆放在墻角的藥箱里翻出一瓶萬花油和鐵打酒,給程仁的傷口上藥。

  程媽說:“兒子啊,以后要堅強,不能輕易讓別人欺負,爸媽終會有老的一天,將來你還是像現在這樣受欺負,該怎么辦啊?”說完眼淚又在眼眶里打滾了。

  程仁說:“媽,別怕,以后不會有人再敢欺負我了。”

  程媽疑惑的問:“為什么?”

  程仁說:“因為我今天認識了兩位大哥,還結拜為兄弟,爸媽,他們兩個是好人,今天還幫我打跑了那些打我的人。”

  程媽說:“兄弟?結拜?”

  程仁“嗯”了一聲,接著說:“我們就在俺家的農田邊上的小河結拜的兄弟。”

  程媽說:“兒子啊,出門在外,千萬要小心,特別是結交朋友,結交到壞人,那會毀了自己一生的。”

  程仁說:“媽,你就放心吧,他們不是壞人,是好人。”

  程媽也不多問了,繼續給程仁的傷口上藥,剛上完藥,就說:“好好好,自己小心點就行,你先休息,等飯菜做好了,我給你盛進來。”程仁聽完也隨之“嗯”了一聲。程媽接著轉身回廚房做飯去了。

  程仁望著老媽走出去的背影,心里的緊張和恐懼漸漸消亡,一時覺得無聊,躺在床邊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情節又在程仁的腦海里浮現。。。

  第二天清晨,天氣晴朗,萬里飄云,太陽慢慢升起,帶著牛頭村慢慢走進光明。陽關對于牛頭村所有的人來說,它就是神,每一次太陽的升起都代表著不同的神在輪流看護,守衛這座村莊的同時,也給予每一個人新的氣息和新的希望,當然神有好惡之分,所以帶給村莊里的人每天都會遇到不同的好事和遭遇。

  程仁還是像往常一樣生活著,手里拿著一本《三國演義》,躺在自家的農田里看著入了神。突然感覺自己身邊有幾個人影,他坐了起來,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面孔非常熟悉,沒錯,正是往常欺負自己的那幾個暴徒,他們把程仁圍了起來,程仁驚呆了,嚇得全身無力,雙手發抖,書從大拇指和食指之間順勢滑落,心中的恐懼感又來了,他不知所措,只能就地求饒:“各位大哥,饒命啊,放過我吧,我真的什么也沒有啊。。。”

  高個子說:“放過你?哼!昨天說沒有,不可能今天還是沒有吧?”

  程仁:“沒有,真的沒有。。。”

  高個子說:“看來昨天給你按摩按得不夠,還想按按是吧?”

  程仁:“不是,我真的沒有什么可以給你們的,各位大哥饒命啊。。。”說完就坐在田地上“嘩啦啦”的哭了起來。

  高個子嘆了一口氣,咬緊牙關狠狠的說:“那就怪不得我了,你個死胖子,給我打!”

  其余5人抽起衣袖,準備動手。正在此時,只見一腿從程仁的左側邊飛過,兩人被踢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叫。高個子愣了一下,說:“又是你,你個好小子,敢壞老子的好事,想找死啊!”

  陳豪咬牙切齒的說:“不是我想找死,而是你們想找死,敢動我的兄弟。”

  高個子說:“嘿,膽子不小啊,那就看看你有沒有本事了,弟兄們!操家伙,給我上!”說完,三人從口袋里掏出水果刀,直奔陳豪捅去,頓時3把剪尖刀同時向陳豪飛來,陳豪往下一蹲躲開水果刀,手握拳頭向位居中間的暴徒一拳飛去,只聽那暴徒“啊”的一聲,臉色發青,刀掉地上,無力還手。陳豪順勢將其往身后一拉,接著只身縱然飛起,一腳成半圓形飛出,“啪啪”兩聲擊中兩人下巴,雙雙往后倒下。高個子見狀,嚇得臉色發白。

  陳豪說:“怎么樣啊?SB,是誰想找死啊?”說完“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高個子看著同伙都倒在地上,氣憤的拿起刀,兇猛的往陳豪捅去。陳豪一動不動,神情詭異的笑了笑。高個子的刀離陳豪胸膛僅剩半尺之遠時,突然旁邊一腳飛來,踢到高個子的肩上,高個子被側面踢飛,倒在地上無力站起來。他轉過身,盡全身的力氣大聲的叫道:“誰,是誰踢我?”

  羅一國答:“是你爺爺我,怎么樣?還舒服嗎?快叫一聲爺爺,好讓我饒了你,呵呵呵。。。”說完走向前拉起高個子的衣領,拍著他的臉蛋,說:“乖孫子,快叫爺爺啊。。。記住了,我叫羅一國,程仁是我兄弟,你要再敢欺負他,小心你的小弟弟,知道不?”

  高個子答:“誒,知道了,兩位大哥,高抬貴手,小弟下次不敢了。。。”

  陳豪說:“少跟這種人啰嗦,讓我來廢了他。”

  羅一國說:“算了算了,這次就當給他一次教訓,量他以后也不敢了。”然后松開手喊道:“滾!”

  高個子聽著就害怕了,心里再怎么氣憤也不敢繼續對抗了,只好畏畏縮縮的帶著手下的人負傷逃逸。羅一國和陳豪看著他們匆忙逃跑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陳豪說:“三弟,你怎么樣了?沒嚇著你吧?”

  羅一國接著說:“是啊,有沒有受傷啊?”

  程仁說:“沒有,謝謝大哥二哥。”

  羅一國笑著說:“都是兄弟,不用謝,來,看看你有沒有嚇得尿褲子。”說完便用手扯了扯程仁的褲子。程仁慌慌忙忙的制止,委屈得不知該說些什么。陳豪和羅一國看著程仁的表情,都“哈哈哈”的笑了。

  兩人順勢也坐了下來,三人背靠著背,肩并著肩,開始聊天了。

  程仁說:“大哥,二哥,原來你們會功夫啊?教教我吧,我學會了以后就沒人敢欺負我了。”

  羅一國說:“我那哪叫功夫啊,大哥的才叫功夫,要學讓大哥教你,呵呵呵。。。”

  程仁看了看陳豪仰望天空的眼神,仿佛胸有大志,只聽陳豪謙虛的說:“我的也不叫功夫,就平時閑得沒事干,瞎練練出來的,嚇唬一些跟屁蟲還可以,若真正遇到對手啊,我也是拔腿就跑。”說完就笑了。

  程仁聽著也笑了,但是他心里清楚,陳豪一定不簡單。

  羅一國突然留意到了那本《三國演義》,問程仁:“這本書是你的嗎?”

  程仁答:“是的。”

  羅一國說:“沒想到你也喜歡看這本書啊,我也有一本,也經常看,大哥也有一本,這本書不錯,你這書是從哪來的?”

  程仁答:“是我老爸給我的。”

  羅一國聽著“哦”了一聲,關于書的話題就沒再繼續聊下去了。

  牛頭村的生活還是照樣如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唯一發生巨大變化的只有程仁從此再也沒有受到過類似的欺負,牛頭村三兄弟和這個村莊就這么平靜的一起度過了一個春秋。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