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1: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歲月往事
  4. 第二章 歲月往事

第二章 歲月往事

更新于:2018-03-18 20:08:32 字數:3121

字體: 字號:
  第二章歲月往事

  算算日子,回家一個多月了,這段時間里,不是跟兄弟們出去上網喝酒,就是見見老同學,吹吹牛。有幾個原來初中的同學著實讓寒錚郁悶了一把,記得讀初中的時候,那幾個傻鳥成績不咋樣,屬于被老師遺忘的族群,后來高中一畢業,他們沒去讀高中,注意,是沒去讀高中,不是沒考上,這年頭只要你給學費,本科,隨便你讀,最恐怖的居然還有什么專本連讀,好像文憑在這年代,已經不值錢了。

  那幾個家伙初中一畢業,就在社會上闖蕩,有的做生意,有的外出打工,現如今都混得人模狗樣,一見面啥也不說,劈頭遞過來一張名片,上面的頭銜嚇死你,不是經理就是老板,手機,座機,傳真號碼全在上面,恨得寒錚咬牙切齒。在心里發誓,總有一天,哥們還給你一張A4,16開的純金名片,讓你拿根口袋裝回去!

  坦白講,寒錚的家世并不好,父母年近五十,都還在外打工,雖然衣食無憂,不過離小康還有一段差距。他讀中專,父母都供得緊巴巴的,正是花錢的時候。好在中專就快畢業了,寒錚琢磨著出生社會以后,不要挑三揀四,先弄個經理什么的干干,給父母減輕點壓力。

  這天,寒錚起了個大早,換上剛買的新襯衫,黑西褲,再往短發上噴了半瓶者哩水,把頭發一根一根全梳翹起來,本來還想偷偷去把外公的領帶弄一條來系上,這樣才像IT界人士嘛。

  可后來一想還是算了,大熱的天兒系上那玩意兒是找罪受呢。有句古話怎么說來著,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這男人其實也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極。你當寒錚吃飽了飯沒事做,在這兒窮開心呢。今天對他來說是個大日子,整整一年沒見的女朋友約在今天出來,你瞧那小子的樣兒,對著鏡子左看右看,還時不時沖鏡子里的自己媚笑,變幻著各種表情。

  難怪啊,五年的感情,這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更不用說一年了。

  “她現在是不是更漂亮了?可能會穿什么衣服出來呢?待會兒我見了她,第一句話該說什么呢?……”諸如此類的問題在寒錚腦中不斷的閃現。

  “外公,外婆,我出去一趟,中午就不回來吃飯了。”走進客廳,張少宇小聲說道。外公正在看報紙,一聽他這話,把老花鏡一取,皺著眉頭問道:“去干什么?又不回來吃飯?你外婆還專門給你買了五花肉蒸燒白呢。”寒錚一剎那在腦袋里閃過數十個借口,可一個也沒有說出來,因為全用過了。

  “沒事兒,我給你留著,晚上回來再吃。去吧,早去早回。”外婆在一旁幫腔,寒錚趕忙點了點頭,逃跑似的奔了出去。一出小區大門,他松了口氣,拿出手機看了看,剛好十點,正是時候,不知道寒雨那小子起床了沒有,要是今天敢遲到,非把這小子閹了不可。叫過一輛出租車,他直奔公園口的“麗莎”而去。那是一家美式快餐店,他本來對那些洋垃圾不感興趣,可沒辦法,女孩子都喜歡那里的情調,浪漫。

  還沒下車,他就看見寒雨正無精打采的站在快餐店門口左右張望。

  “來了?”寒雨稍微精神了一些,迎了上來。

  寒雨點了點頭,問道:“小米來了嗎?”

  寒雨搖了搖頭,寒錚心里納悶,不對啊,是約好十點在這里見面的,她一向很守時,今兒怎么遲到了?

  “不管了,先進去吧。”寒錚說道。兩個人進了店,小縣城的快餐店倒也算是五臟俱全,一樓設著十來付座頭,不過沒什么人,不過服務員小姐還是沖他們禮貌的一笑,說了聲“歡迎光臨”,寒錚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微笑著對人家說了句:“Thankyou!youarebeautful!”

  看著其他三三兩兩的情侶寒錚心里一頓著急啊,寒雨他們身邊的女人換了一個又一個。唯獨寒錚苦苦等了2年,不一會兒小米來了,寒錚興奮的說道:“小米來了,小米,嗯了一聲。寒錚剛想在說什么。”小米說話了:“寒錚,一會兒我就走,還有事情呢。”寒錚和寒雨一聽,臉色立馬變了。寒錚道:怎么了小米?發生什么事了嗎?寒錚,你想過我們之間的事情么?我們將來該怎么辦?”寒錚一聽這話心里就犯虛,他最怕小米問這個,一般說來,女人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多半是想,結婚!不會吧,哥們才二十出頭,風華正茂,江山等著咱去打,大把的鈔票等著咱去賺,可不能這么早就娶個老婆把自己管著,想到這里,他嘻皮笑臉的回答道:“湊合著過唄,還能離啊?”

  張莉笑著點了點頭,張少宇覺得她的笑容有些怪異。

  “寒錚,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情想對你說。”

  寒錚嗯了一聲,抱著雙手等待著她的下文,他心里已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了。

  “我們,分手吧。”小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感覺心里像是被人扎了一刀,痛得厲害,“不瞞你說,我在我們學校里,已經有一個男朋友了,他對我很好。”

  寒錚的臉上看不出來任何錯愕,或者吃驚的神情,招牌似捉摸不透的笑容又掛在了臉上,點點頭說道:“嗯,分手都得有一個理由,你的理由是什么?”

  “寒錚,你是個好人,跟你在一起我很快樂,可作為男人,你缺少最重要的一樣東西,上進心。”

  寒錚眼睛向上望著天花板,念道:“嗯,上進心……好,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說完,打了個響指叫過服務生。

  “寒錚,你難道就沒有什么話想對我說么?”小米有些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他。

  寒錚笑了笑,一邊掏出錢放在服務生的盤子里,一邊對她說道:“都分手了,還有什么好說的,你該不會想讓我說希望你過得比我好這之類的話吧,我是那樣的俗人么?”說完,起身就走,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留下小米一個人坐在那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寒濤,我敢跟你打賭,寒錚一定跟小米分手了。”

  你猜寒錚心里現在是個什么感覺?告訴你,就一個感覺,痛!痛入骨髓,痛徹心扉,三年的感情,就這么打水漂了,而且理由是那么的荒唐可笑,換成是誰都會無法接受。可你要是想從他臉上看出來,那你就錯了。寒雨等人和寒錚這么多年兄弟,自然了解這一點,盡管寒錚絲毫沒有表露出來,可他們還是膽戰心驚的跟在后面,一句話也不敢多問。

  寒錚走得很快,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問了一句讓所有人莫名其妙的話:“上進心是什么東西?”

  這個時候干什么最合適?當然是喝酒了。寒錚沒有多說什么,領頭走進了一家火鍋店。這種小型的火鍋店在縣城里滿街都是,白天基本上沒什么生意,老板一見有人來,自然是熱情的招待。可沒過一會兒,他察覺到,自己的熱情是多余的。因為這幾個小伙子,壓根就沒理過他,個個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包間并不大,剛好容得下一張桌子,外加幾根板凳。屋子里充滿了油膩的氣味兒,讓人聞著很不舒服。大熱的天兒,若不是墻壁上那臺正嗡嗡作響的破空調,只怕這里早成蒸籠了。

  酒桌子上,大家都默不作聲,以他們對寒錚的了解來看,寒錚鐵定是跟小米之間出了什么事情。盡管看起來,他仍舊在談笑風生,東拉西扯。

  小焦手里端著酒杯,怎么也喝不下去,他平時話不多,可他感覺得到,寒錚不對頭。再三思考之后,他開口了:“寒錚,出啥事兒了?給哥說。”這也正是寒雨和寒濤想問的,一時間,他都看向了寒錚。

  寒錚正舉著大玻杯要勸酒,聽小焦這么一句,奇怪的笑道:“能出啥事兒啊?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

  盡管已經知道了答案,可寒濤還不死心,應該不會吧,三年的感情啊。于是,他不理會寒濤的眼色,又問道:“到底怎么了?”

  “廢話嘛,分手了唄。”寒錚說得輕巧至極。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心里一緊,像是有人握著他的心臟,狠狠擰了一把。

  大家都沉默了,寒錚他們兩口子,是大家看著走過來的,本來以為小兩口子一定會有個結果,搞不好一畢業就喊喝喜酒了,可誰想到,在快畢業這個節骨眼兒上,出了這檔子事兒。至于原因,那根本不用問了,人家想分手,還會找不出來理由么?女人啊,真是無常啊。

  小焦就是小焦,平時話不多,關鍵時候語出驚人:“大丈夫何患無妻!”一句話,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寒雨倒上一杯酒,輕輕在他杯子上碰了碰,小心的問道:“哥們,你不會也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