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9:0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廣陵滄海笑
  4. 第一章 風起

第一章 風起

更新于:2018-03-18 18:03:52 字數:2065

  江南的月色也跟江南一樣,那么的柔美,月光如水,映照在山林清泉間顯得格外的幽靜。正值中秋,一輪圓月掛在枝頭,光影重重間,一個人影閃動。身影略顯佝僂,手持一把舊竹帚,一晃一晃的打掃著周圍的落葉。周圍是一個巨大的墳頭包,四下里除了眼前的身影,再無他物,氛圍格外的詭異。

  夜漸漸的深了,遠處傳來陣陣的鐘聲,意味著又一天的結束,也告知著新一天的開始。

  “叮咚!懲罰結束,九星輪效果消失,正在登錄第二個角色,正在重置角色,重置完畢,載入中...”隨著心中的這聲提示音的到來,吳明環顧四周,長嘆一聲。將手中的舊竹帚放下,整個人被一層光暈包裹,一如佛經中的佛陀降世,又如神話中的羽化登仙。光暈漸漸散去,吳明的身影也從佝僂慢慢的直立起來,然后漸漸變小,臉上的皮膚也一塊一塊的往下散落,滲是駭人。

  “載入完畢,新的征程開始。”隨著一聲提示音的結束,那個佝僂的中年吳明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清秀面龐的少年郎。吳明環顧四周,束手喃喃道“十八年就已經過去了嗎?”像是在問自己,又像是在問別人。

  “叮!VIP禮包已經發放,祝您游戲愉快!”一聲清脆的提示音劃過吳明的心中,將他從迷茫中拉了回來。吳明本是22世紀的一名普通人,因為一次見義勇為不幸來到了這個世界,當然,穿越者都自帶金手指,他當然也是有的,也算是見義勇為的獎勵。不要以為是個人就是主角,有個金手指就可以叱咤江湖,吳明第一次殺人時,吐了整整三日,整個人都虛脫了。每個人心中都曾想過當一名大俠,行俠仗義,笑傲江湖,吳明當然也不例外。他認為縱橫江湖一個響亮的名號很重要,于是化名燕北庭開始了他的大俠生涯。身兼主角模板,一路順風順水的吳明很快就在江湖上打響了名號,這有了名,投奔他的人也就多了,吳明便在江南最繁盛之地揚州府買了一座莊子,江湖號“北庭府”,雪球越滾越大,莊子也越建越大,隨著攤子的漸漸鋪開,禍根也漸漸的埋下。所謂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吳明的手下也是三教九流無所不有,吳明自詡一代大俠,當然行的大俠事,鋤的不平路。有時候一件事太過順利也不一定是好事,吳明也就因為做大俠做的太穩當,以至于落得如此下場。

  榮華東流水,萬事皆波瀾,十八年風雨間吳明于此地做了十八年的守墓人,守的是自己的墓,時光沉淀的不僅僅是物,還有人。歷史的車輪滾滾而去,往昔的傳奇也已經不在,現在有的,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翩翩少年郎。

  “上一世”的經歷讓吳明明白,人在江湖,有些事情就算你不去想不去問,它還是會發生的,江湖也有它鐵一般的法則,弱肉強食。雖然現在吳明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但好在他還有大江湖系統,前前世吳明就是歸去在買大江湖的正版游戲光盤的路上,因為他始終,支持正版,所以當他開啟系統時,居然發現自己是VIP等級,可能因為所有的正版,都是VIP吧。正版有正版的好處,一份豐厚的VIP禮包在游戲中能助人快人一步,而在這,這個真實的江湖中,更是你安身立命的法寶。

  “打開VIP禮包。”吳明一聲令下,視網膜中浮過幾行字樣,“叮,獲得衍武盤*1,初級木樁人*1,金瘡藥*3,淬體丹*3,白銀100兩,聲望100點。”這就是禮包中的全部,木樁人丹藥之類的不提,這個禮包中最有價值的當屬衍武盤跟那100點聲望,衍武盤,大衍五十,其用四十九,每次開啟都可以獲得其中50份獎勵中的一份,當然有一份是空的,每七日可開啟一次,上至武功秘籍,下至丹藥雜物,無所不有,而100點聲望則可以用來在系統的商城中兌換物品,雖然不多,但關鍵時候還能派的上一點用場。

  “開啟第一次衍武盤。”心念一動,吳明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光幕,衍武盤赫然其上,一陣滾動后,跳出一本線訂書籍。“叮,獲得奔雷手秘籍”吳明從背包里拿出秘籍一拍,秘籍化作點點光點融入吳明體內,吳明也擁有了這一世的第一門武學奔雷手。跟常人不同,不管是不是內功心法,吳明只要把一門武學練到出神入化境界,也就是將熟練度堆到第9級,他就能從中獲得一定的內力點,獲得內力點的多少視功法而定,這也是上一世他能這么快將內力甄至絕頂的原因。但這并不代表吳明就不練內功心法了,因為要將一門武學練至大成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內力這種事情還是要循序漸進的為上。

  今夜雖月明人靜,但吳明卻精神振奮,吳明在山崖上隨手擺了一個奔雷手的起手式,開始演練起新到手的武學來。奔雷手只是一門下乘的掌法,吳明這具“新”的身體屬性好的出奇,哪怕只是初出茅廬,但有上一世的經驗加上好身體的加成,奔雷手也打的像模像樣,揮手間氣勢十足,破空聲不絕于耳。月光下,吳明的身影映照在地上,交相輝映,于山林間演武,舉手投足間頗具風范。打了倆趟,吳明感覺周身氣血上涌,便停下手來,他知道習武不可過量,特別是他剛剛習武,身子骨再結實也可能會吃不消。

  迎著晚風,吳明回到自己的住處,一個山洞之中。躺在雜草鋪就的床上,吳明有些心緒不寧,明天他就要開始新的征程了,當年他也是這樣,懷揣著一代大俠的夢想,仗劍縱橫八萬里,結果夢碎人滅。為自己守墓十八年,磨去了他的棱角,告別了過去的自己,不知前路如何的他,今夜躺在這雜草間,久久不能入睡。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