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1:5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夢神學院
  4. 第三章,神秘女子!!

第三章,神秘女子!!

更新于:2018-03-17 19:37:44 字數:2412

  “哎呀師傅啊,你叫我來救人,可是人在那呢?我根本沒看到人啊!”

  一名并沒有打傘但雨水并沒有淋濕她的衣服和頭發,在雨水剛要滴在她身上的時候卻自動向兩旁滑落,這位年輕漂亮的女子正打著電話四處張望著,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而電話另一邊卻傳來一種蒼老且無奈的聲音,“唉,你啊你,我是叫你來救人的不是叫你來玩的,認真點,他就在小溪附近,我現在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了,你要是在不快點他可就真死了,掛了,你快點找吧,記得我交待給你的事情。”

  女子聽完電話吐了吐舌頭,對著電話做了一個鬼臉就順著小溪上流繼續尋找。

  在走了不遠處的小溪中女子發現了溪水中的異樣,“咦,前面小溪里好像有一個人躺在那,是不是師傅叫我來找的那個人呢?算了還是過去看看吧。”那女子心里暗暗的想著,但還是向那個方向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在小溪中看見了一個渾身發臭,身上除了血還是血甚至連沖下的小溪水中都帶有血水的流淌的一名男子。

  女子微微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走上去把這名男子拖到岸上,于是慢慢的蹲下身子用力的把他拖到了一顆大樹底下讓他背靠著大樹。蹲在這名男子面前,女子微微嘆了口氣,女子皺著眉頭盤膝坐在這名男子的正面,輕輕的抬起手掌,突然手掌中仿佛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股如同月色般的氣流,只見女子把手掌對準男子的胸口,一道道隱隱約約的氣流進入男子的體內。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面前這位男子的氣色終于有了一點點的好轉,突然男子一口淤血毫無預兆的從口中噴出。

  “你這人怎么這樣啊,本姑娘救了你,你還想噴我一身血啊,真是的,還好我躲得快。”女子很是生氣的雙手插腰對著男子一頓臭罵。

  女子剛剛說完,一個虛弱的聲響起。“咳咳咳、、、對不起啊,剛剛沒忍住,我真不是故意的,謝謝你救了我!”

  女子根本沒聽近去或許也并不在意這點小事,女子緊接著說道;“你的內傷已經勉強可以自己運氣疏通筋脈了,你自己試試吧。”

  男子虛弱且無奈的說;“我連電話都沒有怎么叫人來接我?”

  女子很是無語,但卻無法反駁“這樣吧,你給我說一個號碼我幫你打吧。”

  聽到女子讓他出一個電話號碼,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但在不知不覺中腦海里卻出現了一個人的電話號碼,雖然實在是不好意思給這個人打電話,但也實在是想不起其他人的號碼了,忍著身體上的疼痛對著女子說出了一串數字。那位神秘女子二話不說按照男子所說出的數字用手機撥了出去。

  “嘟,嘟,嘟,嘟,嘟。。。。。”睡眼朦朧的南宮沫突然聽到電話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隨后就放在了枕頭下面根本沒打算接,可是電話卻在一直響個不停,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拿起電話還是接通了,對面傳來一個很清脆的女聲。

  “喂,你有一個朋友需要你的救援,快來救救他吧。”

  “嗯?我的一個朋友?你不是打錯電話了吧。”

  “沒有啊,你叫南宮沫對吧,”

  “是的,你是誰,誰叫你給我打的電話?”

  “哦,是......“對了,你叫啥?”

  聽著她們的對話男子很是無語心里一直在想,“面前這女的真的不是來搞笑的?”但聽到面前這位女子問自己名字的時候還是立馬反應了過來。“......夢筱楓”

  女子立馬對著電話說道;“他說他叫夢筱楓”

  聽到夢筱楓三個字南宮沫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很是急忙的問道。“他在那,快告訴我他在那。”而這位神秘的女子卻是不慌不忙慢悠悠的說出了位置。于是南宮沫立馬掛了電話打通了夢珂兒、夜梁、龍浩、等人的電話說有急事到XX地點集合。

  沒一會人就已經到齊。

  “怎么了,這么晚了還叫我們?是出什么事了么?”到了集合的地點夜梁第一個開口說話了,這時南宮沫突然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但還是慢慢的說了出來。眾人聽了過后也都陷入了沉思,這會不會是一個騙局呢?但大家最終還是決定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夢筱楓那么還是不要錯過的好。于是他們按著電話里所說的位置去了。

  夢筱楓,靜靜的閉著眼睛背靠著大樹。而那位神秘女子卻是站著背靠在樹上抬著頭看著天空中的細雨。

  “夢筱楓”;這個小姐,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嗎?

  “女子”;什么?你叫我小姐?你才是小姐。

  “夢筱楓”;額額,對不起啊,美女美女,你叫什么,交個朋友吧,我的名字你已經知道,告訴我一下你的名字好嗎?

  “女子”;哼,不告訴你,你叫我倩倩就好了,至于交朋友么,若是以后有緣在見面的花,那么在交這個朋友吧。

  “夢筱楓”;額額,好吧,謝謝你倩倩。

  “倩倩”;謝我干嘛,要不是我師傅叫我來救你,我才不來呢。

  突然倩倩感覺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了急忙解釋道;“我什么也沒說啊,你就當什么也沒聽見,師傅不讓我說的,你也就什么都別問了。”夢筱楓無奈的嘆息一聲搖搖頭什么也沒問什么也沒說,兩人似乎很有默契一樣的安靜,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不知過了多久夜梁、夢珂兒、龍浩、南宮沫終于趕到了位置過后一眼看見了坐在地上背靠大樹的夢筱楓,夢珂兒像是瘋了一樣的跑了過去。“哥,哥,為什么,為什么這么久都不回去,你是不是不要珂兒了。”夢珂兒哭著跑進了她哥哥的懷里。夢筱楓很是無奈,但還是忍著自己身上傷口撕裂的疼痛用自己無力的雙手緩緩抬起,溺愛的摸著夢珂兒那在黑夜中并不怎么明顯的橙色頭發,夢珂兒再一次哭成了淚人,而南宮沫卻在邊上默默的流淚,卻并不上前只是站在眾人的身后。

  “夢筱楓”;好了,好了,我這不還沒死么,哥哥也沒有不要你,乖了,不哭了。

  “夜梁”;走吧回家,我背你回去。

  “龍浩”;走吧回家,傷養好了,我們好好喝一回。

  “南宮沫”;是啊,我們回家吧。

  “夢珂兒”緩緩抬起頭,看向站在邊上的女子,兩眼哭泣著對倩倩說到;“謝謝你,幫我照顧我哥哥,也謝謝你急時通知我們,給我留一個聯系方式吧,日后必定好好謝你。”

  倩倩淡淡的說道;不用了,你們帶他回去吧,日后有緣必會相見,再見!。

  倩倩轉過身向深林外面走去,夜梁、夢珂兒、龍浩、南宮沫他們站起身對著倩倩離去的方向說了一句謝謝,然后夜梁背著夢筱楓快步的走出了森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