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3:47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路遇江湖
  4. 第四章 戰雁門(上)

第四章 戰雁門(上)

更新于:2018-03-16 21:04:53 字數:2114

字體: 字號:
  就在大家都認為火鳳凰道場犯傻腦子壞掉了。而雁門關外,阮曉瑩已經解開面部擋風紗巾,只見她柳眉月目,兩旁白嫩臉頰緋紅一片,杏核樣小嘴彎彎翹起,似是微笑似是憂愁,

  再配上妙齡少女般婀娜身段,可謂盈盈不可多姿,俏麗勝似傾城。

  “好美!?”

  僅有兩個字,卻已經說盡大家無限感懷。

  “是呀,確實很美,”

  九米九高雁門關阻擋在前,無盡荒涼沙漠呼嘯在后,一位傾國佳人,怯生生獨立在兩者之間,前無可進,后無可退,昂面愁思關內。諒城頭之人是蓋世英雄也會心生憐意。

  更何況場外已經炸開了鍋,護花粉們紛紛吆喝起來討伐青城道場,就連酒吧內酒友們也是紛紛表示青城道場不是爺們,貪生怕死不敢正面決戰,鄙視他們。

  聶凡站在城墻上微微皺起眉頭,未戰先怯,在氣勢上他們已經是輸了,其實按照他本人意愿是要出城迎戰,哪怕知道會輸也要打出自己的信心來,這樣接下來的聯賽才有的打。可是現在這個團隊,已經沒人會聽自己的。新的老板,新的制度,一切都是新的,作為一名27賽季出道的老人,他很懷念當年隊友,盡管那時他只是一名替補,但也無法抹去他是創造輝煌勝利的一份子,擊敗當年擁有魔女阮紅顏,無崖子任歡,劍俠吳青的兩連冠武林盟主秋月宗道場,那是何等的榮耀。長聲嘆息,聶凡心中已經有了謀劃,看來冬季轉會期,也該為自己找一個好下家了。

  伴隨著美麗俏臉帶來的騷動,觀眾們更加期待阮曉瑩是要做什么。

  “咣當”一座無底大鐘橫在沙土上底部朝向城門,待阮曉瑩湊近,并且張開粉嫩小嘴。大家這才明白,原來這無底大鐘是個擴音器,想到這,眾人腦海中蹦出一個武學名稱,天魔大法魅惑之音,還沒等觀眾懷疑她是否能駕馭得了此功法,一段銀鈴般少女吟笑已經透過屏幕擴散到場內場外每一個角落。

  吳青聽到這段吟笑聲,既點頭又搖頭,喃喃道,

  “以阮曉瑩十七歲的年齡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經很了不起了,可惜借著大鐘之威也無法達到她的標準,想要就此破城難呀。”

  聶凡也聽到了吟笑聲,那種屬于少女嬌弱入骨,著實讓他那顆經過大賽萬般錘煉的心臟也開始砰砰砰跳個不停。但就憑這點道行想要破城可沒那么容易。

  阮曉瑩見城墻上青城道場六人毫無所動,也知道憑借他天魔大法三層功力加上大鐘也還是不夠,哼哼,那就讓我來點更狠的,想到這,便向旁邊同伴揮揮手。

  遠處董天嬌立馬擺開架勢,大喝一聲,

  “悲絲白發,三千丈,”

  只見她烏黑秀發迅速變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直插城墻六七米處,背后那名隊友輕踏而上,眨眼間連續空中兩次折返轉身,已經越過城頭,雙手向前交叉,粉白色指甲變得幽暗黑墨,瘋長半米多長。

  “進攻了,進攻了,白發為階,梯云縱代步,九陰白骨抓攻擊,典型的火鳳凰打法,其它道場想學也學不來,當然如果女同志夠多的話,也可以試一試,”

  段鴻鵬大聲叫喊著,作為一名出色的解說員,善于抓住每一個亮點是他的必修功課,當然調動氣氛也必不可少。

  隨著右路發起進攻,左路也開始行動,竹青玄背靠城墻,以一種詭異的爬行姿勢,把自己送離地面六七米處,雙手松開,竟然背部貼在墻面停頓在半空中。龍芯玉也沒閑著,踏地而起,空中一折身而上,再折身時,已經被竹青玄托腳甩過城頭,半空中的她衣衫飄蕩,似是漫步云端,在日光的照射下周身環繞一道光圈,劍光一閃,道道光芒四射,更是讓人看不清她的虛實。

  這一連串的攻擊讓蕭宇驚嘆不已,先是竹青玄運用明玉功使自己吸在城墻上,后又借助移花接木,借力用力,把龍芯玉甩入高空,而龍芯玉利用太陽光芒使出慈航劍典虛實劍招折射日光,虛虛實實即保護了自己,又能快速攻擊敵人。真是漂亮的配合,甚至比董天嬌的右路還要出色。

  此時不只有蕭宇在感嘆,其它人也被這華麗的攻擊弄花了眼,看懂的觀眾,心中在感嘆高手就是高手,時間把握,武功運用分毫不差。沒看懂的觀眾也在感嘆,這等競技類聯賽可比看大片爽多了。

  觀眾們本以為這登上城墻就算開殺了,誰知道,剛才被大家當做配樂的吟笑聲忽然變味,超負荷的啼哭聲,轟然在眾人腦海中炸響。酒吧內懸掛在中央的顯示器發出警報提示,

  “主人請降低音量,我好難受,主人請降低音量,我好難受,”

  結果提示了數遍也無人回應,大家都被那段哭泣聲震暈了神魂。蕭宇愣愣的倚靠酒桶,耳邊環繞著似是悲傷,似是欣喜,又或是無奈的少女啼哭聲,每一次哽咽就像鐵錘狠狠敲擊著自己的心靈。腦海中段段回憶若隱若現,參加A市訓練基地時母親的反對。打上青年聯賽時父親的欣慰。不愿服輸違背隊長意愿,獨自拼殺到最后一刻,被開除基地取消職業資格時母親躲在屋內為自己暗自流淚。為了將來有個出路,家里托關系送自己上大學時,父親的無聲交代和母親說不完的小事。

  往事再次浮現,他忍不住問自己,難道我錯了嗎?江湖競技我到底還在堅持什么?混沌的大腦翻來覆去,沒想到最終畫面卻定格在了一位少女站在黃黑沙土上,面朝向比自己高大數倍的城墻,似是在笑似是在哭,歡笑悲傷之間好像還夾雜著什么,冥冥中他感覺到那個夾雜的東西就是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哇~~~哦~~~~~~~~~~~~~~~~~~~~~~~~~~~~~~~~~~我聽見了什么?那是什么?阮紅顏?不是,是阮曉瑩,天魔大法,這是天魔大法的魅惑之音,她做到了,她做到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