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2:17:2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弒神者贊歌
  4. 1.追求死亡

1.追求死亡

更新于:2018-03-15 07:41:38 字數:2849

字體: 字號:
  “轟轟轟……”越野車停在了野外,發動機的聲音終于停息下來。姬啟跳下車,用簡單的掩蓋手法將越野車藏了起來。

  “這個就是曼西里鎮嗎……”經過一小段路程,姬啟終于看見了小鎮的大致景觀。

  就建筑風格看,大部分完好的部分彰顯出這里曾經的繁華,但是部分廢墟與漫天閃爍雷電的烏云,把無人的小鎮襯托著無比荒涼。

  荒涼的城鎮收留孤寂的旅客,因為只有彼此才能體會彼此的孤寂。

  輕輕撫摸腰間的修長利刃,背著箱子的少年撩了撩頭發,在空無一人的土地,沒有存在會去在意他的容顏,沒有存在會去在意他的聲音。

  他不用在意任何人,他,只屬于自己。

  屬于自己的人會寂寞,他們麻木的忍受,卻又無法不依賴。

  他,就這樣走進了這片近乎荒廢的地方。

  “咔!!!”從天降下的藍色雷霆擊潰了堅固的建筑,在這浩蕩的天威面前,石瓦不過是豆腐一樣松散的存在。

  “那便是神的威嚴,凡人是無法冒犯的吧……”少女的聲音在少年耳邊響起。

  他回過頭去,那是一位穿著白色漢服,媲美絲綢的黑色秀發編成三編豎了起來的少女。她的美麗沒有人可以超越,淡淡的威嚴與驕傲隱藏在那美麗的雙眸中。

  “你是誰?”姬啟順理成章的這樣問著,這個少女出現在本不該有人的小鎮,用漢語跟自己交談,似乎還知道些什么。

  “作為王的兒子,這樣渾渾噩噩,如同期待死亡的死刑犯一樣……你不覺得羞愧嗎?”少女用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這樣說著,這幅知曉一切的表情使少年的心中產生了厭惡。

  “你又知道什么?”姬啟把頭發撥了撥,使其可以遮蔽一部分面龐,雖然他的頭發并不可以做到,但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他面無表情,因為多余的表情只不過會讓這丑陋的外表多上一層被人厭惡的理由罷了。

  “期待死亡的人啊,你懷著解脫的宿命感,走入這里,卻并沒有可以活著走出去的欲望吧?一次次尋求死亡的極端方式執行任務,換來的卻僅僅是功勛積累到A得層次。不然以你的水平,S應該綽綽有余吧。”少女冷漠的掃了他一眼,充斥著蔑視,“本來尋求死亡的愚蠢之人,并不值得吾花費言語。但看在你父親那偉大的名號上,吾卻不想令這名號蒙上塵污,死在宿敵手上也過于丟臉了。”

  姬啟的心狠狠抽動了一下。

  雙親完好的人,是無法體會這種滋味的。

  父母的愛,是無法取代的;喪失他們的痛苦刻骨銘心,換來的只是麻木;夜深人靜的不眠之夜,刻意遺忘的悲傷便會流溢出來。

  人類的軟弱只會令他無力的靈魂痛苦的哀嚎。

  他不愿意傾訴,他只會埋在心底最深處的角落,一遍又一遍的自我折磨,如同宿命的枷鎖,無法掙脫。

  他有時也會去幻想,幻想自己的父母,他們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然而他們似乎不曾存在過這個世界,他們的一切都不過是他的幻想。

  然而他不曾放棄去思索他們的存在,因為自己決定了他們必然存在過。甚至他不是沒有想過這樣的:只能被遺忘啊,逝去的人不曾擁有被銘記的資格,也許自己也應該隨著這被遺忘的一起消逝——姬啟有時認為,自己是過去的亡靈,是不存在的存在留下的存在,既然如此,那么,時代的亡靈應該隨著時間死去,歸去是他最好的歸宿。

  但是,這些都是潛藏在內心最深處的,連自己都不太清楚的角落。

  這些記憶都埋藏在了角落,卻因為一句話而紛紛從不知道哪里跑了出來。

  眼前的女人,還說出了他的父親。

  他眼底爆發出激動的光芒,他一把抓向了少女的肩膀,卻被她舉重若輕的躲開了。

  “想知道?”少女冷冷一笑,“一個死人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姬啟很想反駁自己并不是死人,然而如他這樣活著,不過是行尸走肉而已。命運會為他這種人安排好歸宿,沒有活下去意志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真是,不留情面啊??”他面無表情的搖搖頭。

  “請告訴我……”姬啟懇求道,他從不求人,卻不吝惜這次破例,“哪怕只有一點點……”

  “吾不愿意與死人多費口舌,吾不想收回這句話。”少女轉身欲走,卻被再次叫住了。

  “那你應該知道這雷電的因果吧,請告訴我,不是為了一個死人,而是為了生者!”姬啟沙啞平淡的聲音依舊那么難聽,卻成功止住了少女的腳步。

  不管時代和國家,賦予神名字與神話的基本上都是人類。

  威脅人類,有時候又給予人類恩惠的強大的神。

  在原始的時代,他們是沒有名字的。

  人類只是漠然地在廣大的天空和大地下找到了神的姿態,害怕著神的憤怒所帶來的暴風雨、洪水,把危險地強大的野獸當作是神的化身一般來崇拜。

  可是,在漫長的歲月流逝中,人類給予了神名字,編出了神話給他們。

  比如說,大地的創造神伊露維塔。戰場之神赫拉克勒斯。豐饒之女神阿爾忒彌斯。

  比如說,斗爭與鍛冶之神奧貢(Ogoun)。同時身為粗暴的戰士之神與破壞之神的泰茲卡特里波卡。

  比如說,追逐著高天原(日本八百萬神明居住的地方)的流浪者須佐之男。擁有十化身的毗濕奴。

  有著像星星一樣多的神。

  全部都是誕生于人類之手的。

  這些可以說是,卑小的人類為了防止神的神威過于強大而產生的儀式。

  得到名字和神話的神,就不會做出超越這兩樣東西的事情。給予人類恩惠的時候,受到回報的時候,都會根據自己的職責來行動。

  所以,人才可以對神的威脅或者祝福作出準備。

  不過,如果有神作出超越他所得到的名字與神話所代表的意義的話。

  如果有神回到了有著更少神話制約的原始時期的話。

  這樣的神被稱作『不從之神』。

  他們與人類所編織出的神話背道而馳,在地上彷徨。在給予自己名字的人民的國家里彷徨的時候,就像沒有綠色的土地上的水在流逝一樣。

  總有一天,『不從之神』會給日后的人間帶來災害。

  如果太陽之神降臨了的話,那整個世界就會變得灼熱無比。

  如果海之神降臨了的話,那整個世界就會被浪濤吞噬沉沒在海底。

  如果冥府之神降臨了的話,那疫病就會蔓延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讓世界變成死之城。

  如果裁決之神降臨了的話,那住在這里的人就會受到各種不同的罪罰。

  只要超過了一些,就會給世界帶來這樣的影響,按照自己的喜好來創造自己的姿態的災禍之神——這就是『不從之神』。這種知識以某種方式,傳入了姬啟的腦海。

  “也就是說,這是不從之神的作為嗎……既然這樣,打倒不就可以了?”少年面露困惑之色。

  現在的人類已經不復弱小,甚至核彈這樣禁忌的武器也可以御使,曾經被認為是眾神居住的天空,也被人類穿過,邁向了星辰大海。

  但是少年這樣幼稚的想法,卻換來了少女不屑的嗤笑。

  “知道什么人才會對神明動武嗎?只有愚者與傻瓜!你認為個體的最高戰力是什么?一人就可以覆滅一個小型國家世界上只有七個的R級武偵?那種大騎士級別的存在在神明眼中只是個笑話而已。能掙脫神話枷鎖的往往是強力的神明,現代人的武器完全沒有用武之地,他們毀滅世界如同呼吸般愜意。”少女道出了無比絕望的事實,“對于人類來講,他們是比天災還要恐怖無數倍的存在,只能期待他們鬧夠了,回歸罷了。千百年大多數人這樣都是這樣過來的,現在如此,未來也許還是如此!”

  ————————————————————————————————————————————

  奉上第一章!求推薦收藏哦!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