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4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豬老三傳奇
  4. 第二章 內部辯論

第二章 內部辯論

更新于:2018-03-18 10:12:51 字數:2188

  一早,王重喜在豬欄里挑了幾個品相不太好的10頭豬仔,放在兩個筐里,用扁擔挑著,趁著初晨的微茫前往劉家官莊大集。

  這10頭豬仔里就包括黑豬,雖然黑豬長得很丑,而且就長相來說還可能帶來晦氣,但王重喜卻一點也舍不得賣。畢竟就體重的漲勢來說,黑豬一出生就把其他的兄弟姐妹拋在了后頭,黑豬僅出生一天體重就達到了近6公斤,而其他的豬仔卻連6斤不到。這對于王重喜來說顯然是一支績優股,將來肯定是穩賺不賠的。但是出于鄉親們的閑言碎語,王重喜還是下定決心要將黑豬賣掉。

  王重喜將兩筐豬仔的脖子上都掛上了一個小牌,上面用阿拉伯數字編了號,黑豬脖子上掛的是“3“,故豬老三由此得名。

  太陽慢慢升起,空氣中也彌漫著清新的花香,王重喜要越過2個山頭才能到達劉家官莊。這次出門不僅意味著豬兄們即將分別,也意味著王重喜要發一筆橫財。

  這是豬老三及其兄弟們第一次出門,看著筐外復雜的環境,豬老三感嘆不已。感嘆什么?不是感嘆大自然的環境多么多么美好,嘆的是吃不到豬娘的奶,嘆的是沒有了溫馨舒適的豬窩。

  在顛簸的路上,筐里的豬仔著實是無聊至極。豬兄們想了幾個話題展開討論,兩個筐的豬仔被分成了兩派,分別就“豬老三為何長得那么胖”展開討論。當然豬老三是作為中立派參加的本次辯論會。

  正方觀點:豬老三上輩子是餓死的,所以這輩子是玉皇大帝補償他。

  反方觀點:豬老三上輩子是撐死的,所以這輩子是玉皇大帝成就他。

  由豬老大宣布辯論會開始。

  正方:三兄上輩子由于吃不上飯,一生受到了饑餓的困擾,含淚而死。而玉皇大帝體恤民情,明察秋毫,將黑豬再世與豬間,發誓讓其一生肥肥胖胖。

  反方:我不這么認為。我認為三兄并不是上輩子吃不上飯,也不會受到饑餓的困擾,在黨的英明領導之下怎么會吃不上飯?大家也看到了,主人(王重喜)宅院里滿地的玉米棒吃都吃不完,給咱豬娘吃的都是五谷雜糧,在這種社會環境中會吃不上飯?假設三兄上輩子吃不上飯,也說明三兄豬品不好,素質不高,那玉皇大帝會體恤這類豬嗎?所以我方認為三兄上輩子是撐死的。

  正方:撐死的?“七宗罪”里列出了七種罪行,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暴食及色欲,其中就包含有暴食。如果是撐死的,那肯定是因為暴食,而暴食是被列為一種罪的,玉皇大帝難道不會懲罰它反而成就他?

  反方:對不起正方兄弟,“七宗罪”是天主教的,與我玉皇大帝沒有任何干戈。

  正方:此舉說不通,宗教是無界限的。

  反方:宗教沒有界限?那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的教義都是相同的嗎?那為何西亞地區還會存在因宗教問題而產生的地區沖突?為何還會存在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等不同信仰的派別?

  豬老大及時中止了此番辯論,“由于言論涉及到宗教問題和地區沖突,與我豬界無半點關系,故此番略過,辯論會繼續,由正方開始發言。”

  正反:我方堅持三兄上輩子是餓死的。就算是撐死的,也是因為餓大了才暴飲暴食才撐死的。

  反方:那正方是同意我方觀點嘍?餓大了暴飲暴食也屬于撐死的。

  正方:暴飲暴食而撐死是因為餓,餓是一個過程,撐死只是一個終結罷了。

  反方:正方發言太籠統沒有說服性。

  正方:咋沒有說服性?

  反方:就是沒有。

  正方:有。

  反方:沒有。

  正方:……

  筐里唧唧歪歪的聲音著實讓王重喜感到厭煩。筐里不時發出“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的叫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餓了,還是因為顛簸的累了。王重喜感到異常納悶,但是一想稍后幾個豬仔就會在大集上就出售了,王重喜也沒有在意。

  豬仔終于停止了辯論,紛紛朝筐外望去。只見人潮涌到,熙熙攘攘。

  豬老三在其豬兄進行辯論的時候睡了一大覺,至于他們談論的什么,老三無從得知。醒來之后,便發覺主人腳步停止了,并將兩個筐發在街旁,像是要辦個珍惜動物展覽一樣。

  有的豬仔面朝天空仰天長嘆,大概是在嘆這人擠人的場面;有的豬仔楞直了脖子盯著來往的人群,偏偏只有豬老三像個沒事人似的又睡了一個回籠覺,嘴里還biabia地嚼著唾沫。

  “賣豬仔樓,剛出生的豬仔,大家快來看哦!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白豬黑豬都是好豬;看看不要錢,抱走很省錢!”王重喜不斷地對著大街喊。

  當然幾個豬仔肯定聽不懂主人在喊些什么。

  不一會,一堆人群就擠了過了。

  “這豬不錯!”一個老太太指著豬老大說道。

  “那必須的,這豬可是我的壓軸好豬,要的話5塊錢你拿走。”

  “這么貴?那這個呢?”老太太又指著豬老二說道。

  “這個可是我的心肝小豬,喜歡的話也是5塊錢。”

  “不是吧?那這個呢?”老太太又指著豬老三問道。

  “這個…這個…看您天庭飽滿地閣方圓,肯定是我的寶貝小黑豬最佳領養人,這樣吧,2塊錢就賣。”

  “算了吧,這么丑的豬還2塊,2毛我都不要。”

  “瞅您這話說的,這么肥的豬論斤賣也不僅值這個錢啊…”

  “算了吧,您這豬模樣太晦氣…”說罷,老太太就離開了。

  王重喜一聽這話就不高興了,破口罵道,“晦氣個毛,看你那模樣更晦氣。”

  大集人潮達到了高峰,民眾達到了采購高潮,各攤主都扯破了嗓子喊,聲音震得豬老三的耳膜左右晃動,豬老三憤怒了。

  “讓不讓豬睡覺了???”“這些人是有病吧?”“不知道老子神經衰弱啊?”“吃飽了撐的啊?出來逛個屁街啊?”豬老三掙扎地喊道。

  當然人是聽不懂它說什么的,只是看到一頭小黑豬板著豬臉,撅著狗嘴,翹著鹿耳朵,瞪直了大眼對著大街嗷嗷叫,隨即豬老三成為了集市的焦點。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