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8:0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炎龍之魔
  4. 第一章 噩夢之夜(三)

第一章 噩夢之夜(三)

更新于:2018-03-16 21:27:55 字數:1999

字體: 字號:
  放學后,唐雅琪自己一個人回家,她要去碧麗公園,那個與父母最后一次見面的地方。

  她坐在曾經一家四口坐過的石椅上,對著天空說道,“爸媽,我熬了一整天了,我已經努力的告訴自己,我要快樂,爸媽在天之靈才能安心。但我卻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傷痛和對你們的懷念,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們啊--”說到這里,她的眼淚忍不住鉆了出來。

  “你們走了,澤天變了,事實上,變化最大的還是我自己,我只是努力隱藏自己而已,作為姐姐我得做好榜樣,得堅強,得勇敢。可是……”唐雅琪哭著哭著,終于哭光了淚水,每次她心理承受不了的時候都會來這里釋放內心的痛苦,每次哭過都會好受一段時間。

  正在她擦完眼淚正要離開的時候,不知從哪飛來一只烏鴉,停在唐雅琪前面,定睛一看,發現和早上那只烏鴉一模一樣,血紅色眼睛發出暗淡的光芒。

  同樣的,它與唐雅琪對視著。

  不知為什么,僅僅只是一只烏鴉,卻令唐雅琪感到恐懼,不僅僅是因為烏鴉的外表令她恐懼,更多的是烏鴉散發出來無形的恐怖氣息,令她發自內心地感到害怕。

  她驚恐地轉身,想要離開,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不知從何而來的霧氣包圍了。

  她攥緊拳頭,挺起胸膛,一口氣沖出了霧氣,終于沖出了霧氣,卻摔倒在了地上。

  “你還好吧?”一個男子說道。

  唐雅琪看向聲音的來源,看見說話的正是龍浩天,驚恐的表情瞬間淡了幾分。

  “哦,沒事!”唐雅琪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在這?”

  “我家就在這附近,我在這逛逛。”龍浩天伸手去扶唐雅琪,“就看到你摔倒了。”

  唐雅琪看了一眼扶起自己的龍浩天,“謝謝。”

  龍浩天收回自己的手,露出善意的微笑,“你沒事吧?”

  唐雅琪看著龍浩天一臉關切的樣子,“沒事,就是剛剛飛來一只怪鳥嚇到我了,還有那霧氣。”唐雅琪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塵,“我很糗吧,呵呵。”

  “對了,我叫龍浩天。”

  “我叫唐雅琪。”

  “嗯,我們一起上過報讀了歷史課……”

  唐雅琪搶著補充著,語氣中還帶著興奮,“還有地理課!”說完,不好意思的底下了臉紅的面頰。

  “是啊!”

  唐雅琪抬頭時被龍浩天的手吸引了,“哇,很漂亮的戒指,怎么從沒見過這種材質啊!”作為美女,最渴望的自然是首飾,對首飾也有一定了解,可龍浩天的戒指卻非常奇怪。

  “祖傳的,有個特別的名字,叫魔戒。”龍浩天有些謹慎地用余光看向周圍,“很詭異的吧?”

  “嗯,真是特別啊!”

  龍浩天似乎不太愿意聊戒指,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是不是摔傷了。”

  唐雅琪發現自己的左腳有些發疼,趕忙卷起褲腳,才發現自己的腳流血了。

  看到這一幕,龍浩天趕忙回頭不讓自己看見她腳上的鮮血,“你該回去了。”

  唐雅琪用女孩子特有的語氣道,“你能送下我嗎?”

  龍浩天心跳得特別快,但不是因為感情,而是因為驚慌。

  “不,趕緊走吧!”

  唐雅琪遺憾地看向自己受傷的左腳,等她抬頭時,發現龍浩天已經離開了。

  如果剛剛唐雅琪看見龍浩天的面龐的話,就會發現龍浩天臉上青筋凸起,眼圈變得格外的黑。

  離開后的龍浩天好不容易才讓自己靜下心來,遙望著天空,心中暗想,自己差點就傷害她,盡管我封印住了魔性,卻無法抗拒自己對她的渴望。

  ……

  這天放學,唐澤天沒回家,而是跟幾個朋友來到了酒吧。

  “來杯青島。”唐澤天對服務員說道。

  邱逸凡走了過來,“我問你,你沒有把我妹妹怎么樣吧?”

  唐澤天收斂了幾分邋遢的樣子,正經道,“逸凡,我和依凡本來就是青梅竹馬呀。”

  “你這混蛋!”邱逸凡很用力的推了一下唐澤天的肩膀。

  “怎么了?”唐澤天疑惑地問道,“上學期看你還好好的。”

  邱逸凡瞪了唐澤天一眼,一臉不爽地離開了。

  唐澤天也沒追問,走向桌球臺旁的邱依凡,“依凡,你還好吧。”

  “很好,不過希望你能不要再來找我。”邱依凡眼含歉意地道,“對不起,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唐澤天看著楚楚可憐的邱依凡,“我知道,是我太邋遢了,不過希望你能給我機會。可以嗎?”

  “可是……”

  “不會是你和秦玄軍已經。”唐澤天急切地問道

  “不,他只是把我當妹妹,當然不可能……”邱依凡不好意思說下去。

  “不可能像我們一樣上過床吧?”唐澤天興奮地說道。

  “你閉嘴,想讓全世界都知道啊!”邱依凡怒氣中帶著一些羞澀。

  “好,不說。”唐澤天正經道,“那要怎樣你才肯回到我身邊?”

  “做為男人,你需要自己領悟,還要我告訴你怎么做一個負責任的男人,你就不是真男人了。”說完,邱依凡轉身離開。

  留下了一臉疑惑的唐澤天自言自語道,“什么意思?”

  酒吧的另一邊,正坐著陳佳允和一個女生。

  “怎么樣,怎么樣。查到沒?”陳佳允急切地問那女生。

  “嗯,你說的那帥哥叫龍浩天,和他叔叔住在京朋別院。父母早亡,從小就和其他親屬住一起。他是天秤座,按星座推算,他應該喜歡紅色。”

  “嗯,沒了?”陳佳允問道。

  “允兒,我可是花了兩節課才查到這么多資料的耶!”

  陳佳允一臉失落地看向吧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