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2: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逆磐
  4. 引子 危機浮現(三)

引子 危機浮現(三)

更新于:2018-03-16 10:19:20 字數:2764

字體: 字號:
  天已經完全黑了,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徜徉在這寂靜的黑夜中。天空中一點一點的星光不斷閃爍著,照耀在這一片寧靜的土地上。整片無垠的卡洛森大陸悄悄陷入了沉睡……

  在這遼闊大陸東北海岸的一角,是連綿不斷郁郁蔥蔥的森林海洋,而風族的族群所在地,便是這濃郁林海的盡頭——荒蕪海岸這個面朝著無盡之海的鮮有人煙的地方。

  此時的風族族群營地中,早已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每個穿著絢麗耀眼服飾的人站在富麗堂皇的大殿中,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和著優雅的樂隊奏曲,彼此之間互相跳躍著美妙的舞蹈。

  此時的大殿深處,有一個身著青褐色長袍的老者,斑白的長發,蒼老的面容。他微瞇著雙眼,站在窗前,雙手合十,望著窗外天空上的繁星,若隱若現的雙瞳中仿佛有著些許焦慮。

  沉靜了片刻,他緩緩轉過身,問著佇立在自己身旁的身形矯健的侍從:“風智和苓兒還未回來么?”

  這個被提問的侍從屈著身子,低下頭,恭敬地回答道:“是的,族長。”

  聞言,這位老者臉上的擔憂又多了幾分。隨即,又望了望那漫天的星辰,緩緩說道:“這幾天我夜觀天象星宿,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股潛在的兇兆。但卻感應不出那兇兆具體是什么。先前我已讓苓兒去紅楓林上催促正在修煉的風智回來,推算著時間,現在他們兩人應該已經回來了才對……莫不是……”

  “族長你放心吧,這風族的地域邊界有我們風族最好的護衛隊把守著,他們每個都是經過風族內部嚴格的選拔出來的,守衛非常森嚴,而且風智是我們風族百年以來修煉天賦最好,能力最突出的年輕一輩,憑他的本事,不會有什么危險的。”一旁的侍從信心滿滿地說道。

  “或許吧。現在的風智,年齡還只是十六歲,但已經將我風族的各種法術融會貫通,可以說是風族史上最有天賦的天才,但他始終年齡只有十六歲,對外面世界的閱歷還太淺。所以,對他,我仍是放心不下啊。”風族族長眼眸中閃著些許光芒。

  …….

  夜空下,紅楓林深處的一片平地上,赫然佇立著一個幾米高的巨型冰塊,探眼望去,冰塊中有兩個人,便是風智和苓兒!

  風智緊緊握住拳頭,眼神堅定地看著眼前的冰層壁。他的目光中,不斷地透露出一股氣息,那就是自信!

  聽到風智的話,苓兒有些欣喜地問道:“風智哥哥,你想出辦法出去了么?”

  “呵呵,那是自然。”:風智一臉輕松地說道。

  “太好了!哥哥真厲害!我就知道你能行的,我一直都相信你可以……”風智的答案讓苓兒有些喜不自禁,靈動的雙眸中竟開始泛起淚光起來,甚至忘記了身體強烈的寒冷。

  風智沒有顯得很興奮,平靜地說道:“苓兒,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記住,保持心靜是戰斗的重要原則。現在,我來告訴你接下來該怎么做。”

  風智凝重的話,讓苓兒立馬收緊了激動的心情,呼吸也變得均勻起來。她睜著閃爍的雙眸,仔細地聽起來。

  “時間不多,不能再一一跟你解釋了。現在,你盡力將我們頭頂上方的這面冰壁打出像我之前那個術的效果。記住,一旦我們出去了你就立即向風族營地的方向跑去,不容遲疑。”風智鄭重地說道。

  苓兒點了點頭,雖然一臉的疑惑,但也沒有多問。

  “好的,現在開始!”風智一聲令下,等候在一旁的苓兒便迅速開始舉起雙手,置于頭上,集中精神于她將要施放的法術。深藍色的法術光暈在她的雙手間蠕動,不時產生幾道閃光。幾秒后,手中的法力飛彈便已成形。苓兒賣力地用雙手掌控著手中的飛彈,幾顆豆大的香汗悄悄順著她白皙的額頭滴下。旋即,她輕喝一聲:“凝雪飛彈!”

  “嗖!”手中的一支比之前她所施放的還要大的飛彈從雙手間迅速飛出,向兩人上方的冰層壁射去。

  “轟!”一聲巨響,那面冰層壁在瞬間便破開了一個碩大的窟窿,足以與之前風智所轟出的相媲美。但是,飛彈也沒有將冰層壁打穿,放眼望去,窟窿中仍然是陰冷的冰層。而冰層壁,也在意料之中的迅速恢復。

  苓兒喘著粗氣,面色已有些蒼白,顯然之前的法術消耗了她過多的法力。看到冰層壁被轟擊之后的效果,她眼神略微閃過一絲失望,似乎她之前心里期盼的是這冰層壁能被她竭盡全力施放的法術打穿似的。但這結果也是她意料之中的,所以也并未有所哀怨。

  風智在苓兒施術之后,立即從手中射出一道火球,但火球并沒有朝著苓兒剛才轟出的窟窿射去,而是飛向了距離窟窿較遠的上方冰壁的一處。

  “轟隆!”火球剛接觸冰壁,瞬間便將冰壁打穿!

  此時的苓兒早已是目瞪口呆,源源不斷的疑惑在她腦海中閃現。

  “快,出去!”風智在一旁迅速喊道。

  苓兒被風智這么一喝,立即回過神,旋即腳下用力,一蹬腿,身子便從極寒液體的籠罩中脫離,向上方的洞口跳去。

  風智也沒有怠慢,身形一閃,緊接著苓兒之后沖了出去。

  苓兒沖出洞口后,又一次看到了熟悉的楓林以及斑斕的星空,霎時感到一陣釋然。也許是被那個法術禁錮了太久的緣故吧,此時她不禁感嘆道:原來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美好。

  感嘆歸感嘆,她也沒忘記風智所交代的話,一出洞口她便向風族的營地奮力跑去。

  遠處的黑衣人看到兩人的逃出,已是十分驚異。現在望著苓兒逃離的背影,立即腳下一踩,飛奔著向苓兒的方向沖了上去。

  風智看到此狀,雙手迅速結印,瞬間,便閃到了黑衣人的身前,攔住了黑衣人的去路。

  黑衣人停住腳步,驚愕地道:“原來是風族的獨創技法,瞬時閃光!”

  “看來你對我風族的了解十分透徹啊,竟然連風族的族傳秘技都知道。”風智表情略感驚異地道說道。他轉過頭,望了望苓兒已經走遠的身影,心中一顆石頭這才落了下來。回過頭,他抓了抓雙拳,眼神冰冷地注視著黑衣人。

  “竟然敢以這種眼神注視我,膽識倒是不小啊!”黑衣人嘲諷道。

  風智沒有說話,目光緊緊鎖住面前的敵人。

  “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從我這禁錮之術中全身而退的。要知道,之前死在我手下的亡魂大多數都是被我這個術打垮的。”

  “你這個垃圾術的弱點已經被我看穿。”風智一臉冰冷的說著,而腳步也不斷地在黑衣人周圍移動。

  “怎么可能!這可是我研究了十多年才開發出的法術,你這連源生體都沒有修煉到的臭小子也來跟我叫囂!”聽到風智這一嘲弄的回答,黑衣人有些惱怒,一雙眼睛中散發出更加詭異的綠光。

  “呵呵,風智冷笑著,目光輕蔑地望著黑衣人,似乎為這個黑衣人的反應感到滿意。隨后,他收起笑容,說道:“乍看之下,你這個術的確很棘手。你這冰層空間的厚度十分驚人,而且冰層壁還具有重新再生的能力。不過,我卻在攻擊冰層壁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這也多虧了我的另一個同伴。

  在我第一次攻擊冰層壁的時候,正如你能夠預見到的,冰層壁雖然被擊出了一個窟窿,但是,當我的那個同伴攻擊冰層壁時,并沒有擊出比我所擊出的更大的洞,而是兩個只有手掌大小的窟窿。但恰恰就是這兩個小窟窿,而不是一個大窟窿,讓我找到了破解此術的辦法。”

  風智頓了頓,眼神堅定而有力,斬釘截鐵地說道:“因為這兩個被我的同伴因無心之失而擊出的窟窿,不是同時愈合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