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2:0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涯碑
  4. 第二章 守城

第二章 守城

更新于:2018-03-17 17:07:35 字數:2639

  歐春初站穩之后內心一驚,臉上更加生氣“雜種,你居然敢反抗?”邊說邊走又要上去打這個小偷。

  歐春末伸手拉住了他,說“別去,他這個狀態有點奇怪,有點像..............”

  最后卻沒有說下去,原因是聽到了一些聲音。

  “嗚....嗚...”的號角聲突然響起,城里的氣氛一瞬間就緊張起來。可以看到各家各戶的大人都在安排自家小孩:在家呆著,千萬別出去,等到爹娘回來。隨即便飛快的向著城門奔去,其中還能看到許多青年敏捷的身影。

  歐春末望著行動起來的人,臉色嚴肅的說“海獸又要攻城了,別管他了,先去抵御海獸吧”

  “便宜這個狗雜種了,我們走”歐春初就這樣和歐春末兩人走了,跟著那些大人一起往城門去集合去了。

  小偷的憤怒還是不能平靜,有一種獸性在催動他的身體,他狠狠的克制自己。

  這種情況自從他娘給他喝了一碗紅藥以后,少說也出現過十多次了,每次他特別憤怒的時候,這種感覺總是伺機而動,想趁機侵蝕他的身體和大腦。

  “你們兩個雜碎,我發誓也會讓你們受和我一樣的待遇”小偷壓制住自己的怒氣后說,隨后彎腰撿起被拍掉的那個饅頭轉就走了。

  此時城墻外圍,有一望無際的大海,海灘連綿斜長也一樣看不到盡頭。而城墻順著海灘筆直的伸到一直到望不到邊的海灘那頭,城墻每百米有一個方形臺,可納百人,之間有三米寬的走道,來往行走的人們,續續不斷。

  其實可以說,這種城墻包圍了整個離光大陸,也就是說離光大陸其實是被大海而圍。眾人只知道離光大陸廣闊富饒,而大海之大,他們卻是望而卻步。所以至今也沒有人知道除了這片大陸還有沒有其實的大陸,更不知道大海有多大。

  此時海灘鋪滿了厚厚的積雪,積雪入海幾米后,便在也進不去,紛紛變成海水的一部分。

  大海驟時平起風波,卷起大浪,向著這一段城墻呼嘯而來,而大浪之后隨之而來的是種種長相奇特身體巨大的海怪。

  它們前撲后擁,爭先恐后的一個踏著一個越出海面向沙灘涌來,好像是在表演水上舞蹈一般美麗,驚艷。

  面對海獸的這種情況,守城的人也不甘示弱。他們全都從三米高的城墻上跳到沙灘上,有的人用手一碰海水,海水便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向外結冰,以此來阻止海獸前進。

  有的則用手一揮,海水卷起了更大的海浪迎頭蓋臉的打向海獸。有的則在這冰天雪地里吐出炎炎烈火來焚燒海面露頭的海怪。

  海怪卻不畏生死,它們踏著死去的同伴的尸體就那樣凌空飛越到沙灘上來,“嗡”一聲低沉的落地聲,雪沙飛濺。海怪落地后不過片刻時間便被眾人合力絞殺,可即便是這樣,這些海怪仍數之不盡的從大海里洶涌而來。

  一場大戰就這樣開始了,狹長的海岸線上,沒幾下就有海獸腦漿迸裂,被打斷手腳,甚至是一拳打穿肚子的,有些海獸就眼睜睜的被沙子給陷下去而不能自拔,還有一些則被華麗的一刀兩斷,而且還有兩頭相互打起來的,如此景象數不勝數,若那段位置人手缺少或犧牲,立刻就會有人加入到這永無止境的戰斗中來。

  長時間的戰斗下來,人類這邊有的被海怪的尖角穿胸刺死的,有的被咬斷手腳的,有的被海怪活活壓死的。可戰斗中的人卻沒有時間去感懷傷悲,他們目光冷冽的瞄一眼,隨即便又義無返顧的與海怪生死決戰。

  血水雪水開始混淆,甚至連海水也變成血紅,一邊有熱氣一邊沒熱氣,但是兩邊都有英勇戰斗的人。

  戰斗已不知過了多久,他們已經忘卻,即使他們記住,一段時間以后又將被洗刷。所以他們干脆選擇記不住,因為這將一直到他們死亡,那一刻才會終止。殘忍的清數著自己的末日,這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的折磨。

  戰斗結束以后,如山如海的海怪的尸體堆在沙灘上,血就這樣遍地成河把雪化成血,再流進大海,把大海數十米的海域都染成一片紅色,這現狀令所有人慘不忍睹,耳不忍聞。

  不過還好人類的傷亡連海獸的十分之一都沒有,每一次海獸大舉進攻,它們都會全軍覆沒,然而大海之大無人知曉,海怪更是多不勝數,不計其數,怎么殺都殺不完。只知道它們的戰斗似乎就是全軍覆沒或整體獲勝,成功的將人類凌辱在巨爪之下才肯罷休。

  海怪的尸體被一車一車運回城內儲存起來,因為這些都是豐富的食物,還有些很多海怪的骨骼還可以制作武器,飾品,海怪五顏六色的外皮還可以制作衣服,總之一身是寶的海怪人們是舍不得丟棄的。

  小偷撿起饅頭,低頭踽踽獨行,他背影孤獨,趿拉著白雪,完全不顧冰冷。他一邊嚼著饅頭,一邊叨叨不絕,是在想念或是在咒罵。他襤褸的衣服,撕下一片很長的布條掛拖著積雪他卻混然不知。

  他從小受盡冷眼、饑餓、孤獨、欺辱,但每次他都不知不覺的不屈不撓。他性格怪僻,喜歡吃饅頭,喜歡偷食物,但卻從不動窮人一針一線,就例如現在,大人們都出去唯獨小孩在家,他也沒有動過這樣的念頭。

  他內心渴望朋友,卻不會主動去交朋友,他內心善良,卻胡做非為,他經常挨餓,卻不肯接受別人的施舍。他做事顛倒是非,不分黑白。

  來到一個陰冷的小木棚前,小偷低頭跨步而進。里面空無一物,即不像別的乞丐一樣什么破爛都撿,堆得到處臭薰薰的。或者可以說他全身衣服像乞丐,其本質卻是個只偷饅頭的小偷。他從不儲存食物,因為餓了就偷。

  他悵然坐地,眼角漸漸擠出淚水,口里說“娘你放心,我一定會活下去,即使是像狗一樣活著”“娘你知道嗎?我吃了這幾個饅頭至少七八天都不會餓了”“娘我好想你和爹”

  嘴里叨叨不絕,讓人看了又不免一陣心酸。

  他吃饅頭時,感到口干舌燥,便直接伸手一抓一把雪,放到嘴里便嚼起來,也不喝水。他躺下就睡也不需要什么棉被,若有下雨,他就直接在雨中洗澡,此外從不主動洗澡。他每天總會花一點時間去練習爹娘教他的字,因此他到是認得不少字。

  他無所世事就會坐在棚前觀看人來人往,他很多時候其實是在思考。他并不注意這些生活之類的事,只有吃飽活下去才有將來,他并不喜歡享受榮華,認為這是一種由盛轉衰的開始,他明白若可以活下去即使受點委屈也無可厚非,這些都是他思考而來。以后他還將會思考,也正是因為他這種思考的習慣會把他推向人類的巔峰。

  驟時外面熱鬧起來了,有成車成車的海獸尸體被運到城內,這個情況他十八年來至少看過不下數百次,早就習以為常,當然運尸車會出現的一些情況他都熟記于心,比如車輪會被壓爛,是因為太重的原因,而那些人卻只想著換車輪,在尸體內發現好東西也會立即被藏起來,尸體因困綁不緊而常常掉落在地,這是最多的。

  運尸體的車走后,在街遙遠的對面有一大群人簇擁著一個滿腦肥腸的胖大叔,向木棚走來。

  看胖大叔滿面春風,混身錦衣金飾,步伐魁梧有力,貪心的接受旁人的獻媚和恭維,就知道他是個愛慕虛榮的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