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0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妖仙破
  4. 第三章 紅光

第三章 紅光

更新于:2018-03-16 18:55:11 字數:2551

  “不是還要考核嗎?萬一我沒通過怎么辦?”吳凡看著老獵人期待的目光,心里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忐忑,就像要去參加科舉的書生看著父母期待的目光,萬一沒選上,那他該是有多失望啊。

  “你一定能通過的!”老獵戶一臉肯定的看著吳凡“像你一樣大的孩子有幾個能在這種天氣獨自上山獵來一只豺獸?和那些孩子比你肯定是最棒的,爺爺相信你絕對能成為仙人!

  吳凡看著老獵人肯定的目光,也就不再說什么了,既然老獵人這么期待他成為仙人,那么不管多么嚴酷的考核他都將拼盡全力。

  老獵人剛才說的也不無道理,村子的孩子吳凡也見過不少,雖然鄉下的孩子也都比較健壯,但是面對像他這種從小跟著爺爺在山上和野獸打交道的孩子來說,就像野狼和綿羊的差距。

  他以前頭一回去小溝村的時候也遭到同齡孩童的嘲笑,說他是丑八怪,吳凡并不以為然,但是卻事后在沒有大人的情況下把他們教訓了一頓,雖然此事后來孩子們都告訴了大人,但是孩子們之間的吵鬧大人們也就教訓幾句就算了,都是孩子嘛。

  自此之后村子里的孩子們見到他再也不敢嘲笑他,吳凡也越發覺得相貌只是擺設,力量才是真理。

  此時藥也煎好了,吳凡喂老獵人吃完藥,又將老豺剝皮拆骨,煮了一鍋肉湯。

  肉湯并不美味,卻也暖和,身上的寒意似乎也去除了,但是吳凡的心情卻久久無法平靜。

  到了夜晚,老獵人早早睡去了,吳凡躺在床上看著屋頂,卻是難得的失眠了。

  吳凡從床上起來,坐靠在窗邊,微微的寒風從窗縫中吹在吳凡的臉上,讓他感到一絲平靜。看了一眼熟睡的爺爺,輕嘆一聲,吳凡將木牌從口袋里拿出來,就著月光就這么看著,眼睛盯著流云宗這三個字出神,還是感到一股忐忑在胸中流淌。從小吳凡就過著日復一日的打獵生活,除了面對野獸時的危機感,并沒有經歷過這種忐忑的心情,這種心情讓吳凡很是不舒服,沒有睡意。

  成為仙人?吳凡以前從沒有想過。因為太遙遠了,就像一個乞丐想著自己有一天能當上皇上一般,不是不能想,而是不切實際。

  吳凡就這么坐靠在窗前,放下手中的木牌,偏過頭想看看窗外的月光。

  忽然間,一道紅光透過窗子的縫隙,從屋外一閃而過。

  “什么東西?!”吳凡心里吃了一驚,剛才那道紅光一閃而逝,但是吳凡能確定自己應該沒看錯。

  將木牌放在胸前的衣內口袋中,吳凡抱著好奇心走出了屋子。屋外月光明亮,異常寂靜,本來冬天的雪夜本就如此,但經過剛才那道一閃而逝的紅光,吳凡忽然覺得有些安靜的可怕,似乎連風都停了!

  吳凡看向剛才紅光一閃而去的方向,那邊是一片松樹林,吳凡盯著那邊看了半響,沒有發現什么異常。難道是自己真的看錯了?吳凡躊躇間準備回屋,忽然間吳凡看到樹林深處亮起一點紅光,閃了幾下又不見了。

  “沒看錯!”吳凡吃了一驚,心中暗道那到底是什么?眼中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過了半響,吳凡終于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慢慢的朝松林走了過去。

  夜晚的松林異常的寂靜,只是時不時會有積雪從樹枝上滑落,發出唰唰的聲響,吳凡習慣性的用手摸了摸額頭上的疤痕,做出這種動作表示他現在十分的緊張。畢竟對于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來說,大晚上看到這種詭異的紅光不怕是不可能的,也是吳凡膽子比一般人都大才敢因為一時的好奇來尋這詭異的紅光。

  吳凡走到了松林的深處,四處張望,卻在沒有看到什么紅光,失望之余也松了一口氣。雖然沒發現什么,但好在也沒遇到什么危險,就準備原路返回。

  就在吳凡轉身準備往回走的時候,驟變突起,一道紅光從吳凡頭頂上方突然出現極速而下,將吳凡身下一片雪地映成了紅色。吳凡驚愕之間抬頭看去,這回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塊不規則的鐵片,被一團紅光包裹著。

  在吳凡驚愕的神情下,紅光包裹著鐵片瞬間來到吳凡面前,稍一停留就直接從吳凡的額頭處鉆了進去。吳凡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眼看著鐵片鉆進了自己的額頭,臉色蒼白,吳凡顫抖的伸手摸了摸額頭,沒有傷口...鐵片就像消失不見了一般。

  還沒來得及細想,吳凡臉色猛地一變,從他腦袋中突然傳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劇痛,同時一道陰沉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想不到運氣這么差,這附近居然如此荒涼,方圓幾里之內都沒看到幾個人類,好不容易看到這個小子體質不錯但是靈根卻是差的可憐,自從你出現我的運氣就沒好過,哼,等我恢復了修為定讓你魂飛魄散。現在就先拿這個小子的身體湊合著用吧。”

  聲音陰沉無比,自吳凡腦海中出現,吳凡能肯定他不是在和自己說話,但是此時吳凡已經沒有精神去思考他在和誰說話了,劇痛幾乎淹沒了他的意識,他只能雙手抱頭嘴里發出痛苦至極的嘶吼,猛地抬頭露出了一雙赤紅的眼睛,憑著一點本能突然向樹林深處狂奔而去,就像一頭人形的野獸。

  “咦?”

  吳凡腦海中那道陰沉的聲音發出一道輕疑,然后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小子的意志比常人堅韌很多啊,居然還能動..哼.就算能動也改變不了被我寄生的命運,至于你..桂月生,待我恢復之后就輪到你了,那么現在...妖體融合。”

  桂月生是誰吳凡沒空去思索,此時他已經跑到了松林的邊緣,一個斷崖處停下,就在這時,吳凡猛地跪在地上,雙手抱頭發出凄厲的慘叫。他的額頭突然發出一道紅光,仿佛有一把刀將他的額頭劃開了一條口子,那道傷口猛地一張,露出了一道猩紅的光芒。

  仔細一看,那并不是什么傷口,而是一只眼睛!在吳凡的額頭上長出了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猩紅無比,散發著冷漠的光芒,這種冷漠仿佛深入靈魂。

  吳凡全身猛地一震,一股難以形容的寒冷充斥了他的身體,在這寒冷襲來之時,他感覺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那不是想睡覺的模糊,而是將要被抹去的模糊。

  就在吳凡意識開始模糊的時候,他額頭上的那只豎眼卻越發的猩紅,而他本身的兩只眼睛從眼球內部開始居然開始慢慢變白,看上去仿佛失明,十分詭異。

  “唉,好奇心害死了我”吳凡意識越來越模糊,恍惚間看見眼前是處深不見底的懸崖,吳凡開始泛白的眼睛微微一凝,似拼盡最后一絲力氣,吳凡猛地朝懸崖下栽去。

  “既然都要死了,那個鉆進自己身體的東西也別想好過”這是吳凡栽下懸崖時最后的想法。從那陰沉的聲音自言自語中,他雖頭痛欲裂,但卻聽的清楚,他隱約猜到自己估計遇到了什么妖怪,如果以前他自然不會這么想,但是他剛知道這世界是真的有仙人的,那么有妖怪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還沒有好好的孝敬爺爺...”吳凡身處半空,身體極速下墜,眼睛一閉,在半空中暈了過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