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9: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世黑瞳
  4. 第二章:我知道為什么他戴面具

第二章:我知道為什么他戴面具

更新于:2018-03-14 14:46:00 字數:4276

字體: 字號:
  “嘻嘻,科瑞恩,你快點啊!我爸爸給我買了把漂亮的騎士劍,我希望你能看到它,那可是我的第一把劍。將來我注定是要做女騎士的人呢。”落日鎮的街道上,一個小女孩一邊跑著一邊回頭對另一個小男孩喊道。

  “我知道了,不過我也有自己的武器。”科瑞恩對著小女孩晃了晃自己的魔法杖,眼神里充滿了驕傲。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點。”扎著羊尾小辮的女孩不耐煩的說道,“這句話你都快說好幾遍了。”

  夕陽西下,人們結束了辛苦了一天的工作,伴隨著夕陽的余輝紛紛向自己的家里走去。在路邊打鬧的孩子們精力永遠是那么旺盛,樂此不疲的玩著屬于自己的游戲。

  路邊玩耍的戴維發現了走過來的科瑞恩和瑪利亞,充滿羨慕地說道:“你們看他們的騎士劍和法杖,好漂亮啊!要是我能有一把那樣漂亮的騎士劍就好了。”小戴維看了看自己手中木頭做的騎士劍,又看了看瑪麗手中拿著的那把鑲嵌著寶石的騎士劍。

  “戴維別做夢了,你有一個子爵的爸爸嗎?你有一個富商的爸爸嗎?他們有,而你沒有。”看著正憧憬子幻想中的戴維,克萊門特拍了拍戴維的腦袋。

  科瑞恩顯然聽到了戴維說的話,高興地牽著瑪利亞的手來到孩子們中間。

  “哇。。。好漂亮的魔法杖。”玩耍的孩子們在看到科瑞恩和瑪利亞手中的武器后興奮地說。

  “騎士劍是我最喜歡的類型哎,可惜我爸爸不給我買,他說那很貴。”

  羨慕聲贊嘆聲在科瑞恩和瑪利亞身邊此起彼伏,科瑞恩顯然很喜歡這種感覺,總是有意無意的露出自己的魔法杖讓眾人觀看。“怎么樣?漂亮吧!我爸爸可是花了500金幣從摩爾商店買的呢。”

  “我可以摸摸嗎?”戴維小聲的說著,眼神里充滿了渴望。

  “切,弄壞了我的魔法杖,你能賠的起嗎?”科瑞恩滿臉的不削于顧,眼神里總是充滿輕視。

  “小氣鬼。”戴維很失望,不滿的說。

  “小子,你說誰小氣鬼,信不信我揍你。”說著科瑞恩揚起自己的拳頭就想要揍眼前的這個小鬼。

  克萊門特慌忙擋在科瑞恩的面前,不緊不慢地說:“科瑞恩,難道你想讓他的哥哥來找你嗎?”提起戴維的哥哥,科瑞恩放下了自己的拳頭。雖然自己的父親是個子爵,他也不想惹那個人。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科瑞恩只好辯解道:“算了,我從來不欺負小孩子的。”

  “哼,你是怕了我哥了吧!”

  “臭小子,有種你再說一句,就是你哥來了,我也不怕。”

  “是嗎?戴維我們走。”突然帶著一副奇怪面具的人出現在一群孩子的面前,這個人看起來不高,卻有著一股獨特的氣質。面具男在喊過戴維之后,便不理會眾人朝一個方向走去。戴維看著快要消失的哥哥,朝著科瑞恩吐了吐舌頭,慌忙追了過去。

  哼。科瑞恩此時肺都快要氣炸了,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個身影,心里卻非常嫉妒。

  張揚來到落日鎮有8個年頭了,從小父母就告誡自己,不要讓任何一個人看到自己的那雙眼睛,哪怕是自己的親弟弟。開始張揚還不明白,后來他明白了,也漸漸地習慣了,哪怕別人的流言蜚語他也不在乎,他只想平平安安的度過余生。

  瑪利亞由于不經常住在家里,經常跟隨父親住在另一個城市,所以對戴維的哥哥整天帶著個面具很是不解。

  “科瑞恩,你知道戴維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嗎?他為什么整天蒙著個面具。他難道不難受嗎?”

  “他叫雷恩,誰知道他為什么整天帶著個面具,或許他是個丑八怪也說不定。”科瑞恩帶著惡心的口吻說。

  “你怎么不說他很優秀呢,5歲就已經擁有接近魔法學徒的魔力,而且他還是個魔武雙修。”克萊門特看不慣科瑞恩在背后說別人壞話,對瑪利亞提示道。

  “科瑞恩,是這樣嗎?”瑪利亞瞪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看著科瑞恩。

  “我們不說他,好嗎?走,跟我回我家吃好東西吧,我爸爸特意為我們買了金雞肉呢。”科瑞恩不想再提雷恩,于是就想到了轉移話題。

  “嗯,好吧。”雖然瑪利亞嘴上說著,但是心里卻是對雷恩充滿了好奇。

  “爸爸,媽媽。你們回來了嗎?”戴維陪著自己的哥哥回到家,對著屋子里面喊道。

  此時愛麗絲正圍著圍裙在廚房里面做飯,聽到兒子戴維的聲音非常高興。“是戴維嗎?你哥哥回來沒有?”

  “是的,而且哥哥還嚇跑了那個小氣鬼。”戴維一提起自己的哥哥,滿臉的驕傲,忙走到廚房里。

  正在修理家具的維克看著自己的兒子雷恩,內心一陣的愧疚。“雷恩,你又到后山里面修煉魔法了嗎?”

  兒子的優秀讓維克很驕傲,而且自己的兒子非常懂事。不知道從何時起,雷恩總會從落日鎮后面的山林里打些獵物回來,剛開始的時候自己和愛莉絲還驚奇了好一陣子,后來也就慢慢習慣了,而自己對待雷恩的態度也漸漸開始了轉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也會征求雷恩的意見。

  “嗯,你們工作都還好吧。”雷恩對于自己異世的父母,充滿了感恩,是他們讓自己再一次享受這美好的生活。

  “嗯,還好。雷恩啊,魔法師資質檢測在有幾天就要開始了,就在落日鎮的光明圣殿中,我相信你一定回去的很好的成績的,加油!”

  看著父親的鼓勵,雷恩倍感鼓舞。“嗯。”為了實現自己父母的愿望,自己也不會泄氣的。

  “孩子們,吃飯了。”此時愛麗絲輕輕擦過額頭上的汗水,對著雷恩和戴維喊道。

  “媽媽,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一提起哥哥的名字,科瑞恩真的就嚇跑了,你要相信我?”戴維對母親的敷衍很在意,又說了一遍。

  “呵呵,我知道了。小戴維,快吃飯吧!吃晚飯要早點睡覺哦!”

  夜里很靜,落日鎮在春風的悄悄吹拂下,煥發著勃勃的生機,萬物復蘇的季節里,一切是那么美好。愛麗絲一家在美好的夜晚里睡得很香甜。或許雷恩將會就這樣在這個小鎮里度過快樂的余生吧。

  “瑪利亞,你為什么要去看那個丑八怪,他根本就沒什么好看的。”對于瑪利亞大清早起來將自己叫起來竟然是偷窺那個該死的小子,科瑞恩很生氣,默默地在心底將雷恩詛咒了一萬遍。

  “噓!小聲點,不要讓他發現了,我只是好奇而已,我想看看他的真實面目。”瑪利亞和科瑞恩躡手躡腳的跟在雷恩的后面,小心翼翼跟蹤著。

  雷恩的真面目,聽到這里科瑞恩也很好奇。曾經自己也悄悄跟蹤過他,科瑞恩耐性有限,在不到3個小時的跟蹤過程中便徹底放棄了。“那個家伙會不會揭開面具呢?

  雷恩先是在樹林里冥想了一個上午,下午接著修煉起來武技,其實也并不是什么武技,只是在鍛煉身體而已。俯臥撐,負重跑在做完一系列鍛煉之后,渾身出了一頭大汗,和往常一樣收拾收拾行裝向一條小河走去。

  “瑪利亞,走吧!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我們都在這里窩一天了,那小子說不定就要回家了,我看還是放棄我們的計劃吧。”科瑞恩的耐性隨著時光的流逝早已經見底了,雖然是春天,呆在樹林里貓著腰的感覺并不好受。

  “科瑞恩再等等。”瑪利亞顯然還不死心。

  雷恩鍛煉了一天,渾身上下很難受,和往常一樣,他準備在樹林里的河邊洗把臉,只是不知道今天為什么,心里總是感覺到怪怪的。算了,想那么多干嗎?誰會在這樹林里面。或許是經常在這里鍛煉,熟悉的地形讓雷恩放松了警惕。

  慢慢的太陽就要落山了,樹林中靜悄悄的。

  雷恩立起自己的袖子,慢慢的摘下了自己面具,每天帶著這個面具好難受。哇!洗臉的感覺真好。

  “哇,瑪利亞,你怎么會知道他要在這里洗臉的?”剛才瑪利亞讓自己在這里守著,還很不解。

  “這還不簡單,昨天他叫戴維的時候,頭發還是濕濕的,而他又不是從他家里面出來,而從井里取水更不可能,一個小孩子連水井上的轱轆都夠不著,所以我想唯一的水源就只能是后山樹林里的那條小河。”驕傲的神色抑制不住的出現在瑪利亞的臉上。

  “科瑞恩,別說話了。他的面具就要解開了。”瑪利亞小聲說道。頓時兩雙好奇的眼神向河邊望去。

  一定是長的奇丑無比,科瑞恩內心邪惡的想到。

  突然,科瑞恩和瑪利亞都呆住了。他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黑色的眼瞳。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眼球,科瑞恩在自己的內心狂喊道,差點就發出聲音。直到雷恩走后科瑞恩還沒有反應過來。

  “瑪利亞,我們要告訴別人嗎?“科瑞恩內心像是發現新大陸了一樣,癢癢的。

  “科瑞恩,還是不要了,雷恩不想讓別人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們還是不要告訴別人的好。走吧,科瑞恩。”

  “哦。”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早晨,落日鎮此時熱鬧極了,家家戶戶都不約而同的來到了光明圣殿。今天就是魔法師之鑒定會,一個人的夢想將從這里起航。

  魔法師協會規定,凡年滿8周歲就可以做資質鑒定,資質好的將會接受好的學校的邀請,到那里面上學,未來會有更好的出路;而資質不好的將會在一些師資力量并不怎么好的學校上學,比如落日鎮的坎布爾學校。

  在光明主教啰嗦的宣讀聲中,資質鑒定會正式開始了,落日鎮的村民們高興的鼓起掌來。

  “克萊門特!”主持測試的光明圣殿工作人員念了一個名字,然后被念到名字的克萊門特就走了上去。皮爾斯主教先是讓克萊門特雙手放在一塊奇怪的寶石上面,然后開始自己的冥想,漸漸地寶石上面發出一道火紅色的光芒。

  克萊門特高興壞了,他通過了,他知道凡是達到紅色級別無不都上了好的學校。看臺下面的父母也為他感到驕傲,抱起克萊門特就狠狠地親了一口。

  資質鑒定仍在繼續,不時有人歡喜有人憂,科瑞特也鑒定出來了成績,竟然比所有落日鎮的人都高,達到了橙色級別,如果說紅色是優秀的話,那么橙色就是天才了。

  看到這個結果,皮斯爾主教笑呵呵的對著科瑞恩的父親柯偉迪說:“恭喜柯偉迪子爵大人,您有一個好兒子。我會像魯溫大主教推薦您的兒子進光明神殿的。”

  柯偉迪此時已是滿面紅光,能搭上光明圣殿這條船,那可是前世修來的福氣啊!“皮爾斯主教,您客氣了。”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柯偉迪子爵抑制不住自己的高興。

  “雷恩。”聽到念到自己的名字,雷恩慢慢的走上了測試臺。給了自己父母一個放心的眼神開始了自己的測試。

  皮爾斯這邊剛恭喜完柯偉迪子爵,卻聽見底下傳來一陣歡呼聲,不由的好奇,一看之下長大了嘴巴。眼神里充滿了激動,竟然是綠色,那可是千年不遇的天才啊,要知道曾經的傳奇光明神皇也才是青色的。按照魔法資質的分級,從低到高分別是,赤橙黃綠青藍紫。這孩子是誰,一定要讓他投靠在光明圣殿的懷抱中。皮爾斯激動地想到。

  想到這里,皮爾斯不由的眼神向雷恩望去。

  糟了,沒想到我只用了一半的冥想力,卻達到了綠色。雷恩曾見到過別人的測試級別,不由的想到自己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皮爾斯此時滿臉笑容的問著雷恩,雙手不忘握著雷恩的雙手,生怕雷恩跑了似的。“雷恩。”雷恩也有點傻眼了,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這孩子不錯,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帶著個面具啊?“你為什么帶著個面具啊?”皮爾斯話剛問出口就后悔了,怎么能這樣問呢,人家戴面具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是為什么?”科瑞恩大聲地喊道,聲音傳出之后,整個會場靜悄悄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