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8:2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降紗殿
  4. 第一話 暮色下的低語

第一話 暮色下的低語

更新于:2018-03-17 11:26:44 字數:3156

  滴答滴答··水滴從洞壁上有節奏的滴落,他就快到達這次考古遺跡的最中心。

  “還在怕什么?向前吧......”一個好像被水揉碎的聲音忽然飄向他。

  他停下小心踱步的雙腳,放低燈桶,····這個聲音清澈空曠,好像從未有過,劃過的不是他的耳朵,而是心里,有一種捉不到的飄渺感。

  他懷疑自己聽錯了,這個世界怎么會有如此的聲音,又不是電影里。于是心想:“那只是心里給自己加油的安慰,在這種低壓的環境下呆了這么久,一定有些幻覺了。”給自己舒心后,他再次向這個地下洞穴深探下去······

  來到這里已經半年了,穿過塔克拉瑪干沙漠之門后,來到了這里,在避風沙時偶然的發現一塊石碑上用古老的語種刻著這樣的一首詩:

  在那么一個靜謐的天空下,

  海似的藍解釋了你眼淚的清澈,

  在一朵浮云浮過你的眼簾那一瞬,

  你看清了世界上最懵懂的眼神.

  那輕似羽的陽光絲毫不滲進你的心底,

  回歸你豐翼上金燦顏色,只在那一剎間

  淚水永無止盡的流進微笑的嘴角里,

  你用指尖拂去她靈魂上落定的塵埃.

  輕吻著她額上不變的誓言`……

  .一切..都在復蘇,也將毀滅,

  只在最后一刻的相擁彼此用最真摯的愛記住了彼方的輪廓,

  只為烙上海枯石爛的標識,好讓來生別走錯了路找錯了人,

  別去后悔那一世忘記烙印的記憶那是只在命運之輪中磨去了它原有的艷麗

  被放在接近月亮的塔里,

  只借著微亮的星光繼續編制著新的故事,

  把已過去的塵封在永遠里,

  愚者.有魔術師的天分,在這場戰殤里縱火起舞,……..然后慢慢消亡..留下火中飛舞的螢蛾獨自守望……………

  只有盤古那支古老的樂隊仍然奏響著死亡….

  .并且在最后一個音符后在續一個美麗的篇章

  經過翻譯后,他深深的被這碑上的詩句迷住了,好像喝下了一口清泉,他決定追尋下去,找到這口清泉的源頭。

  但,或許這并不是偶然。

  洞里已經逐漸開闊,看來馬上就要到達了,這半載的辛苦沒有白費,今夜,他已經安奈不住激動的心情獨自悄悄前往窺探了。

  走出洞口,這里是一片開闊地,有很多骨骸,和棍棒似的東西,他放下手里的燈桶拿出工具在地上摸摸索索,一副專業姿態,“或許是一個····祭祀?”

  正當自己到處觀察的時候,他發現一個問題,就是這里的骨骸都是被致命傷所殺害。“都是些什么人呢···”他提起燈桶向前走去,原來這里是一個外方內圓的地方中間有一大塊圓形的突起地形。中間好像還有什么圖案··于是他俯身準備看·········

  “哇啊!!!!!!骨·····骨~~~人!”突然一個大叫的聲音劃破了洞里的寧靜,也把正全神貫注的他嚇了一跳。本能的拿起手邊的一個刻刀超聲音仍了過去

  “是我!!>~<;///‘那人趕緊抱頭蹲下大喊到···那把刻刀正中他頭的上方。

  “怎么是你啊!你跑來干嘛?!”他沒好氣的看這個瘦小的男人。

  “你還說!你大半夜的不睡覺跑來這里干嘛!不是明天才探看的么,你想斂財啊!!嚇死我了··你這人··干嘛仍刀啊··還好我閃的快[email protected]%&amp;*&amp;!%*&amp;%¥#%#%¥&amp;;*!*(”他無奈的走過來聽著這個瘦小的男人嘮叨。

  這個人叫葉褩,是他的“碎骨”,他們一起畢業,在這里又重逢,因為他個子小,總受欺負,大學時,他就總幫助葉褩。對葉褩來說他是唯一不嘲笑他的人,對自己很重要。有的時候他甚至懷疑葉褩是追著來到考古隊的······這個世界上,哪有這么多的偶然啊。

  “停,你剛才喊的什么?”他不耐煩的打斷葉褩的嘮叨,好像聽他喊了什么。

  “哦,我說······‘骨人啊!‘”葉褩又模仿了一遍自己剛才受驚的樣子。著實可笑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轉過頭,又向那個圓形高地走去邊走邊說:“這當然是古人···你見的少啊!難道還會是你家的親戚····。”

  “銎,別這樣啊··我本來是想喊骨頭,又看到是人骨所以···就····就失口了么。”對,葉褩就是膽小···他是金石科系的··對這些他總是適應不過來。

  他拍拍屁股上的土朝穆銎走去,他從來都叫他銎,可穆銎不讓,因為聽起來就像葉褩在喊“窮···”很煩。但在他自己看來這是親密的稱呼。時間長了,穆銎就沒再制止了。他也很少和別人說話,在別人眼里是個蹩腳的家伙,但葉褩知道他其實很溫柔。

  他還有個妹妹叫穆傾,長的很漂亮不過聽他說,他和妹妹沒有血緣關系,可他覺得他們長的很像,是穆銎騙他的,因為他總是在暗暗的保護她,但是當面一副好像不熟悉的樣子。

  葉褩覺得,銎心里一定受過跟自己一樣的委屈,所以,以后粉身碎骨也要保護他,····明知道其實不太可能。呵呵,因為自己只會闖禍每次都是銎保護他。

  “銎·······這里的人,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么?”葉褩走向一個角落的尸骨旁,它樣子奇怪,手里好像舉著什么東西。

  “不知道,應該是祭祀···”穆銎這回沒有時間看他,正在全身心的掃出地下花紋的樣式,看起來是個很大的圖騰。

  “不過,我勸你最好別亂動,因為··”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好像拔劍的聲音。他緩緩的回頭,看見葉褩手里舉著劍面朝著自己。忽然腦袋恍惚的疼了一下,恍惚中似乎看見葉褩在哭。

  “你干嘛啊!都叫你別亂動,這里機關很多,一不小心你有可能也成為‘骨人’了!”穆銎扶了一下腦袋。振作了一下,上去奪下葉褩的劍并大聲呵斥。

  “我···我只是看到有金屬的東西在人的身體里,就拔出來看看··看他的姿勢很奇怪好像舉著什么東西似的··”葉褩一臉無辜和無錯的揮舞著雙手跟穆銎說。

  也對。他是金石系的狂熱份子,別看他的膽子小,但是碰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就會無視周圍的一切,他的眼睛就和烏鴉一樣,一點發光反光的東西都逃不過。

  穆銎拿著劍仔細端詳了一下,是一把短劍,上面的花紋特殊,應該不是用來防衛的......那么是用來干嘛的呢?

  “這里,這里有個口。”葉褩本來還張牙舞爪的扒開墻壁上的灰塵,但是看到銎的表情立刻向后挪了一小步,把手縮在胸前指向墻壁上一個類似錐形的敞口上。

  他又嘆了口氣,又看了看那具白骨,突然想到什么,快速上前去將短劍緩緩的插進敞口·····一點點,一寸寸。就快要插進去的時候,突然葉褩抓住了銎的手。

  “干嘛?你怕?”穆銎的汗珠流下來滴在葉褩的手上。

  “你,你真的要嗎?我總覺得不太好···啊!”就在葉褩猶豫的時候,穆銎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就把劍插了進去。

  “插進去···插進···去”是的,又是那個聲音,穆銎這次沒有聽錯,不是幻覺。但聽起來一點也不害怕,卻無端的心里翻起一股炙熱感,就那樣照做了···

  接下來一震鴉雀無聲。

  環顧了一下,似乎沒有什么動靜,穆銎小聲問葉褩:“你有聽到誰說話嗎?”

  “啊!!!”葉褩聽到穆銎說的以后立刻抱住穆銎的胳膊整個人也貼了上去,帶著哭腔說:“不要嚇我,我什么都沒聽到啊······”

  穆銎皺了皺眉,再次懷疑只是低壓的幻覺。但是那么真切。

  “我也沒聽到。”他費力推開葉褩說道,是想讓他安心。

  葉褩翻了個白眼放心下來,向前走了兩步,看了看那柄插進去的劍,又轉過身看著銎的背影,故作大義的說:“那你嚇我?!我跟你說,你還就別瞧不起人,待會天亮了,大家都來了,我才大顯身手呢!······”說著說著,胳膊習慣性的慢慢向劍柄依過去。

  穆銎完全沒有聽他的嘮叨,只是覺得奇怪,只覺哪里不對。忽然又聽見那個飄渺的聲音說:“升起吧......”穆銎猛的想到什么,連忙轉過身看著正要靠向劍柄的葉褩喊道:“別壓!

  ”

  可是來不急了,葉褩被突然轉身喊叫的穆銎嚇了一跳,胳膊就這么自然又沉穩的壓了上去····

  之后會發生什么呢,葉褩又闖了什么禍么,到底穆銎想到了什么,和那白骨又有關系么,到底在洞中低語的是幻覺還是人呢?第二回中,也許會有答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