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5:5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異能棋牌社
  4. 第一章 雨夜

第一章 雨夜

更新于:2018-03-17 08:06:04 字數:2145

字體: 字號:
  “啪!”一道閃電照亮了大雨的夜空。

  教學樓上一處處透著亮光的窗口看上去像一座座孤島。

  “砰”。

  教室門被猛地推開,一個滿臉驚慌的學生沖了進來。

  來不及回頭確認一眼,他便直接關上了還因著慣性張開的教室門,再一次發出了“砰”的重響。

  教室里的學生們則紛紛向他投來異樣的目光。

  闖進來的學生這才有功夫打量整間教室:沒有課桌和講臺,取而代之的是兩列八臺排得整整齊齊的全自動麻將桌。

  麻將桌?這兒、這兒根本不是教室!

  他倒吸了口涼氣,后退了幾步,緊靠著墻壁,一臉震驚地死死盯住正坐在麻將桌前的四人。

  “你們是誰?”

  他的聲音因為太過尖厲而顫抖起來,當然也可能是由于封閉的教室中所反射的回聲干擾而產生的錯覺。

  “喂,小子你也太囂張了吧。擅自闖進屋里,還質問主人是誰。”一個,嗯,一個男人出言譏諷道。

  之所以稱呼為“男人”,是因為除了能確定是男人以外,再也沒法從他身上提煉出其他任何特征了:體型適中,年齡在18到35歲之間,身份在流浪漢到大富豪之間,衣服上沒什么特別的圖案,身上也沒有任何掛飾。這大概就是傳說中最適合當特務的那種類型了。

  不過聽到對方的譏諷,學生反倒是稍稍松了口氣:看來應該不是什么冤魂厲鬼了。他放平語氣,先道了個歉,然后問道:“請問這里是哪?”

  那人翻了個白眼,“你腦子壞掉了?就被鬼追了五分鐘,都不知道在哪兒了?”

  學生大驚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這時坐在那人旁邊的美少年開口道:“好了,別閑聊了。做正事吧。”說著他指了指門頂的玻璃窗,一張慘白的死人臉映在其上,還笑了笑。

  學生仰起頭看過去,驚叫一聲,一把跳開:“它、它不怕光?”

  沒有人理他。

  美少年過去拉開門,只見死人臉緩緩從空中降下來,臉上保持著僵硬的微笑:“你好。”

  “你會說話!”美少年也被嚇了一跳。

  本來坐在麻將桌邊的三人這時一呼啦地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地吵道:“會說話誒!”“來,給爺笑一個!”“你也是靠振動聲帶發聲的嗎?”

  死人臉被這熱情嚇得后退了一步,臉上僵硬的笑容卻半點沒有改變:“你們也好啊。”

  三人還想繼續往前湊,但美少年伸手攔住了他們,緩緩向后退了兩步,盡量和對方保持著安全距離。他開口介紹道:“產生靈智的惡鬼,在地獄中也是厲害角色。”

  他的聲音緊繃得沒有一點彈性,平直的語調竟透出聲歇力竭的味道來。

  死人臉僵硬的笑容顯得更加滲人起來,它拱手道:“過獎過獎。那個,沒有什么事兒的話,咱就不多叨擾了。”說罷轉身就往黑暗中飄去。

  美少年見狀,前跨一步,大喝道:“站住!”

  死人臉帶著陰森的笑容轉過頭,聲音變得縹緲起來:“不知還有什么事?”

  美少年這才反應過來,一時無言以對,只能斜瞟向剛才譏諷學生的那個男人,暗示他快找個借口。

  男人呵呵一笑,越眾而出,拱手說道:“大人剛剛上來,想必疲乏得很,要不先在我們這兒歇歇?”

  死人臉臉上的笑容終于消失了,表情徹底轉為了陰沉:“再累我殺你們幾個小輩也不是問題。”

  男人尷尬地笑笑,偏過頭看向美少年。

  美少年咬咬嘴唇,硬撐著說道:“我等拼命,有八成把握能拖到家中大人來。”

  死人臉平靜地說道:“但你們都會死。”

  兩人就這樣對視著,氣氛緊張得一點火星就會爆炸一樣。

  男人趕緊出來打圓場道:“所以還有第二個方案。我們打一局麻將,贏了你走,輸了留下,如何?”

  死人臉面無表情。

  男人繼續說道:“這是我們最大的讓步了。若不答應,唯有一戰!”

  死人臉仍然毫無反應,男人也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幾秒后,死人臉緩緩開口道:“對天發誓。”

  美少年和男人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死人臉再次重復道:“對天發誓,我就答應。”

  男人正要開口,美少年卻直接拒絕道:“不行。”

  男人一臉不可置信地看向美少年。

  美少年嘆了口氣,愧疚地對男人說道:“對不起。”

  溫度開始以可感的速度開始下降,似有似無的哀嚎聲在周圍飄蕩起來。死人臉的聲音愈發模糊,“你們到底誰說了算?”

  男人一只手按住美少年肩膀,目光從他身上挪開,看向另外兩人:“聽我的!”

  美少年大怒道:“齊如!”

  名為齊如的男人的目光絲毫沒有動搖,有力而堅毅。

  另外兩人——眼鏡男和馬尾少女點了點頭。

  齊如迅速轉過頭看向死人臉,笑瞇瞇地說道:“對天發誓:我們打一局麻將,你若贏了便隨意離開,我們絕不阻攔。”

  美少年還想說什么,但馬尾少女扯了扯他手臂,他轉過頭看了看兩人,終究還是安靜了下來。

  齊如對死人臉說道:“該你了。”

  死人臉也不拖沓,“對天發誓:若麻將輸了,我在這兒坐等你們長輩來。”

  齊如臉上笑容更甚,躬身伸手道:“請。”

  于是四人紛紛坐定,美少年站在一邊旁觀。

  “輸贏怎么算?”死人臉開口問道。

  死人臉陣營只有一個“人”,而齊如陣營卻有三個,如果以第一為贏來要求死人臉明顯是不公平的。

  齊如笑了笑,對坐在上家的死人臉說道:“就我們倆單挑,”他指了指眼鏡男和馬尾少女,“他倆算湊搭子的。”

  眼鏡男和馬尾少女這時也沉不住氣了,都震驚地看向齊如;美少年則緊繃著臉,看不出有什么變化。但齊如只是笑笑,聲音少有地充滿了令人信服的力量,“相信我!”

  兩三秒鐘之后,眼鏡和馬尾點了點頭。

  死人臉見四人商量好了,冷淡地說道:“開始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