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3:3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高達之和平
  4. 第一章 虛偽的和平

第一章 虛偽的和平

更新于:2018-03-16 16:20:46 字數:3527

字體: 字號:
  和平,是大部分普通人所向往的,但并不是每一個人對和平都有著強烈的渴望。對于地球軍高層和PLANT最高評議會某些高層來說和平是抑制他們**的絆腳石。一場針對PLANT的調整者和地球的自然人的陰謀,在利欲熏心的某些人的推動下和當權者的默許下慢慢的展開了。

  而作為目標的PLANT所屬的“尤尼烏斯7”殖民衛星內的居民,尚不知曉即將降臨的毀滅性災難,依舊如往年一般為這一年一度的國際**節悉心準備著。

  C.E.70年,**節。**節是地球人的習俗,身為調整者的PLANT人也不例外的承認了全人類公認的**節。相比于其他地方的平和、浪漫。“尤尼烏斯7”則變成了人間地獄。

  “尤尼烏斯7”的外壁慢慢地脫離、崩裂、仿佛毫不情愿的女子被強行的扯掉的衣物般,絲絲縷縷的漂流在太空中,慢慢的以破碎的大陸為中心形成了人工的“碎石帶”。而內部如同地獄般的景象則**裸的展現在每一個人的眼前。

  PLANT,希格爾.克萊因身為最高評議會議長,接到緊急通知后第一個出現在了他應該在的位置上,隨后到來的是帕特里克.薩拉議員。位高權重的兩個人相視一笑,靜靜地等候著其他議員的到來。很快所有的議員都到齊了,在議長希格爾.克萊因的示意下,這場決定調整者未來的會議正式開始了。

  首先發言的是激進派的帕特里克.薩拉。健壯的身軀直直的挺立著,一張仿佛亙古不變的臉上,少有的顯露出一種名曰憤怒的表情。

  “因為前不久的糧食危機和隨之而來的經濟震蕩,最高評議會決定建立屬于PLANT自己的經濟圈,以求自給自足。卻受到了自然人的強烈抗議,當初我們調整者在自然人的逼迫下已經離開了地球,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才建造了PLANT,如今那些殘忍的自然人就連我們生存的權利都準備剝奪了么?”

  身為激進派的領袖人物,帕特里克有著高超的語言技巧和敏銳的政治嗅覺,一開口就從民族大義上將和平派的退路堵死了。

  “就在幾個小時前,自然人居然喪心病狂的對我們PLANT最重要的農業衛星“尤尼烏斯7”投擲了核彈,殘忍的殺害了居住在上面的20多萬手無寸鐵的PLANT居民。自然人的行為已經將PLANT逼上了絕路,為了生存,我們必須反抗。”

  說到最后,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身為議長的和平派領袖,希格爾聽到如此激進,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戰爭宣言的發言,并沒有做如往常一樣的反駁。

  戰爭,曾經是他最討厭的名詞,但妻子的死亡讓希格爾在這次的最高評議會上保持了沉默,希格爾的沉默讓激進派在這次的政治交鋒中穩占上風。這一次的會議效率高的出奇,會議結束后,PLANT政府開始征兵,大量的“憤青”和“受害者”紛紛報名加入了ZAFT軍,此刻的PLANT人在帕特里克等人的帶領下萬眾一心,發動了對自然人的反擊。

  C.E.70年“血色**節”的悲劇使PLANT和地球日益緊張的關系,正式演變成了武裝沖突。誰都沒有懷疑地球軍會以遠超PLANT數倍的數量輕而易舉的獲得戰爭的勝利。但是,實際的情況卻與各方的預測完全不同,軍力薄弱的PLANT出人意料的將地球除中立國之外的各國聯軍擊敗。地球聯軍只能靠著遠超ZAFT軍的數量和軍備資源勉強堅持。

  11個月過去了,戰局依舊處于膠著狀態:ZAFT軍數量嚴重不足,地球聯軍則是技術和身體素質落后。短時間取得勝利的代價使得帕特里克也不敢輕易的孤注一擲。

  自從進入了宇宙時代后,人為地制造了大量的殖民衛星和農業衛星,根據不同的用途和所屬劃分成了6個部分,分別為:L1、月球、地球、L3、L4、L5。

  L3中立國奧布的殖民衛星海利歐波利斯內。將近一年的戰爭并沒有對這座殖民衛星內的居民產生任何的影響,這是身為中立國公民所享受的權利。

  “吉良,怎么還在看新聞啊?你難道不知道,新聞上放的都是“加工出來的影視作品”么?再說這里是中立國,戰爭怎么可能會降臨到我們頭上。”

  吉良.大和目光沒有絲毫的轉移,依舊看著網上的新聞,露出了陽光的微笑。

  “卡西斯,你還是那么的毒舌,被加工過不假,但它也是真實的。多了解一下外面的戰況也是有必要的。”

  名叫卡西斯的少年看著吉良露出了帶著一絲邪意的微笑說道:“吉良,我看你是在關注你小時候的基友吧?我記得他應該叫阿斯蘭.薩拉,對吧!”

  正在看新聞的吉良隨手關閉了電腦,雙手枕在后頸看著人工制造的天空悠悠的說道:“開什么玩笑,阿斯蘭你又不是不認識,再說他曾經答應過我們不會參軍的。”說著便陷入了回憶中,回憶著當初三個人的約定。

  “吉良、卡西斯你們不跟我一起去PLANT么?”臨行前阿斯蘭.薩拉,看著面前兩個好友問道。

  卡西斯一只手插在褲子口袋,另一只手隨意的擺了擺:“算了吧,我又不是你們調整者,我還是隨便找個中立國避難去好了。你們只要別忘了還有我這個朋友就好了。”

  “我還是陪著卡西斯到中立國去吧。”吉良沉默了半天終于開口說了一句話。

  “PLANT和地球之間不會真的開戰的。”阿斯蘭辯解道。

  “到時候吉良和卡西斯也會來PLANT吧。”阿斯蘭充滿期待的接著問。

  “到時候我會帶著吉良去找你的。”卡西斯用力地拍著瘦弱的胸脯說道。

  聽到了卡西斯的保證,吉良跟著點了點頭。阿斯蘭笑了笑,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離別禮物:兩只黃綠相間的機器鳥,除了顏色分布相反之外一模一樣。陷入回憶中的吉良被突然站在他面前的卡西斯驚醒。

  “啊!”

  “吉良,你原來在這呢?加藤教授到處找你呢。”一個咖啡色頭發的男生和一個女生親密的并行著,聽到吉良的驚叫聲之后走過來說道。

  “又找我?”吉良將一只手放在額頭上一副頭疼的表情,痛苦的說道。

  “加藤教授說假如看到你,就立刻拉過去,怎么,又要被拉過去當苦力了?”旁邊的女生笑著問道。

  吉良有氣無力的站起來將電腦放到身邊的書包里,邊收拾發著牢騷:“真是的,又來找我,昨天的東西還沒做完呢。”

  卡西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這就叫做能者多勞,不然怎么沒人來找我幫忙呢?”

  一眾人嘻嘻哈哈的來到了全自動導航車車站,車站內已經有人在那里了,正在和同伴聊天的粉紅色頭發的女生看到嬉鬧的四個人,打了個招呼:“嗨,米莉亞利亞。”

  “嗨!”米莉亞利亞禮貌的回應道。

  這時旁邊的一個女生突然說道:“米莉亞利亞,你知道么?”

  滿頭霧水的米莉亞利亞的八卦之心被這個女生徹底的勾了起來,好奇的問道:“什么?”

  “她收到塞依.阿蓋爾的求愛信了。”這幾個關系要好的同學就這么在車站內肆意的耍鬧起來。

  “咳!咳!”眾人隨即被這突如其來的咳嗽聲所吸引。只見以一個戴著墨鏡的短發女人為首的三個人站在這些學生的身后。看見這些學生停止了喧鬧之后,才開口問道:“如果你們不坐的話,能不能讓我們先。”

  學生們立刻尷尬的給三人讓路。等三人離去后,惱羞成怒的粉紅色頭發女生:“哼!不理你們了,我先走了!”說完便坐上了空著的自動導航車上,輸入了地址后飛速的離去。留下了莫名其妙的幾人。

  “芙蕾.阿露斯塔可是收到了他的信嘍。你可要加油了,吉良!”說完便拖著身邊的女朋友米莉亞利亞坐上了下一臺空車。

  留下了一臉郁悶的吉良和笑的肚子疼的卡西斯。

  已經在車上的戴著墨鏡黑色短發的女子感嘆道:“這里真是和平啊,不愧是中立國,那樣的年齡已經有些人上前線了。”

  海利歐波利斯外停留著兩艘被牢牢盯住的扎夫特艦上,正在醞釀著一場顛覆整場戰役的計劃。旗艦上一個戴著銀白色遮住上半張臉的男子,看著戰艦外的海利歐波利斯,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副艦長有些擔心的詢問道:“克魯澤隊長。這次行動是不是有些魯莽了?是不是應該先請示一下最高評議會?”

  “來不及了,等請示完了,他們的交易都已經完成了。我們必須趁著他們什么都不知道,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才能搶到那幾臺情報里被稱作“G”型號的超級機動戰士。”

  在海利歐波利斯守軍不知情的情況下,扎夫特軍正在進行著秘密地潛入。而此時的卡西斯、吉良等人則在扎夫特秘密潛入部隊的目標:海利歐波利斯曙光社工廠,加藤教授的研究室內。

  卡西斯在吉良的帶領下進入了這個授權開放的機密研究室,來到了加藤教授的辦公室等候著加藤教授的出現。不經意間,卡西斯和吉良注意到了一個非常特殊的人,穿著厚厚的長衣外套,帶著可以遮住上半張臉的帽子,整個人古里古怪的。

  就在這時整個研究室突然傳來不絕于耳的爆炸聲,隨之而來的是陣陣劇烈的搖晃。不明所以的眾人在聽到下一刻機器的警報后,爭前恐后的向著離研究室最近的避難所狂奔而去。

  整個研究室亂作一團,吉良在隨著眾人避難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個非常奇怪的人反而朝著爆炸聲傳來的方向跑去,也不由自主的跟了過去。

  被人群擠散從頭到尾都沒看到吉良的卡西斯,又一次回到了研究室。看到了吉良和那個怪人在通道的另一頭,連忙跑了過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