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4: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修神引
  4. 第二章 四八年前

第二章 四八年前

更新于:2018-03-18 09:46:25 字數:3233

字體: 字號:
  四十八年前。大陸一片祥瑞之氣。古分九州,八大勢力屹立數百年。世俗豪俠除暴安良,修真義士扶危救困,冀州多出慷慨義士,雍州亦有悲歌游俠,揚州之地多為富庶,荊州多為異域術士,禹州多為闡道之人,兗州多是求佛之士,青州以彯悍民風,蜀州以商賈之氣,涼州則貫通西域。九州之外便是那四大極地,東海,西域,北原,南疆。東海多島嶼礁石,西域多大漠沙塵,北原多草場林莽,南疆多毒蟲瘴獸。這皆是凡人所不能及,修真之人也需謹慎出行之地,如不慎便尸身異地。以此一個風起云涌的時代出現在廣袤的九州大地。世俗人皆以五谷過活,修真者都靠靈氣修習。以真元力打通經絡,天地靈氣貫穿身體,化靈魂為實體,達到不生不滅的至圣境界是修真者畢生所要追求的境界。而傳說中的修神踏破虛空之境消失于九州已有千年,至今留下的遺址成為爭相尋覓的地方。各大修真門派所在之地皆為天靈地寶的所在,靈氣濃郁,靈寶眾多,是千余年來聚集九州大陸修真者的寶地,千年香火,傳承不休。或靈脈驟斷,修真界必起軒然。千年前一場大戰,形成五宗三門的局面傳承延續至今,未見衰弱之勢。各個小門派或依附于大的門派,或遠走極地,在窮山惡水間以圖東山再起。燕麓山下,初夏的驕陽似火,綠色的草皮覆蓋了整個山巒。山下的一個小村落,稀稀疏疏幾戶人家,其中最大的一戶人家,草舍外一個中年婦女正催促一瘦弱少年,“楚兒,你都十六歲了,也該去九州大陸闖蕩一番了,你父親的名號在九州上也是了不起的北原神俠,富家無窮兒,你既然是我江氏二十代孫,就不要辱沒歷代豪俠的江氏家族。這是你父親臨終前寫給孤山小天門祁旭師兄的信,你到達之后他必會收留你的。”“是,母親。那我走了。”少年剛欲轉身離去,他母親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道,“等等,看看你父親的這桿鐵戟你能否舞動。”說罷,少年母親轉身走向草舍,片刻后背負一桿鐵戟走出,邊走邊說,“看來我還年輕,這鐵戟我年輕時隨你父親在江湖上行走也曾耍過幾次,如今我還能耍的動啊,楚兒,來看看這鐵戟如何?”說罷,從身后抽出鐵戟,雙手握住打了幾個圈,向前一刺,身體不由自主的前傾,走了好幾步才將將停下,“哎,真的老了,耍不動了!楚兒你試試!”鐵戟向前一遞,交到江楚手上,可是江楚用力一拖,鐵戟在地上劃出一道溝痕,又一甩,交到雙手,向前一抖翻身一刺,頭上已然冒出點點汗滴,“母親,不行,太重了,我使的太累,我還是把咱家那桿花槍拿著吧,要不鐵劍也可以,這個實在使用不動,或許等我在長大些就可以運用自如了。”“是啊,你父親這個年紀的時候估計也耍不動,是我太心急了,想早早的讓你繼承你父親的衣缽,看來是為時過早啊,好吧,我去把那桿花槍拿出來。”江楚母親拿過鐵戟又回到草舍,拿一桿花槍出來,扔給了江楚。江楚接過花槍,一反手背在背上。“母親,那我走了,你多保重,我闖出一番事業就回來。”“楚兒,記得闖蕩在外,不要辱沒了你父親的名聲,義字當頭,俠字靠先。你去吧。”江楚提了一下背在肩上的包袱,轉身向著燕麓山南邊那無盡的九州大地走去,每走幾步就回頭望望母親所在的地方,母親還在草舍門外站立。直至小小村落消逝在遙遠的眼際,再也尋不見。燕麓山如此之大,向東向西綿延千里,向南便是冀州的廣袤土地,不似一個小小村落一般,隨便一個城池都有高聳的城墻,嚴密的防衛和熙熙攘攘的人群。這一天,江楚終于到達了一個城池,土城墻不是很高,那城門處高懸匾額,上書南城兩個字。下面幾個兵丁正挨個檢查入城百姓,江楚湊向前去,排著隊伍的最后。看那兵丁一副欲困還止的狀態,心中暗道,看來這里久沒有盜匪,這例行檢查也變成了例行公事,只要交上幾個錢財,便能順利通關。果不其然,千面的那幾個百姓每人幾個銅板便順利進了城。江楚也不是第一次進城,以前也經常跟著父親賣些山貨,買些日用品。那時這些兵丁見了父親還尊稱一句神俠前輩。不多時,輪到江楚檢查,他還是極其不情愿的拿出三個銅板正欲上交,那個略微老些的兵丁仔細打量著江楚,“這位小哥可是北原神俠江前輩的后人?江北天是我的父親,這位大叔認識我父親?”“原來是恩人之后啊,恩人現在身體如何,是否還在各地行走啊?”“我父親亡故已有四年了。”“恩人怎么?哎,好人竟也如此。小恩人叫什么名字?”“不要這么叫我,我又無恩與你,我叫江楚。”“哦!”說罷,這個兵丁對著另一個兵丁說道,“張乙啊,你自己檢查吧,不要出叉子,我要陪小恩人去。小恩人,”老兵丁轉過身來,一拉江楚的手,“跟我來吧,我要好好款待我的小恩人,本來想恩人再次到南城時好好接待一番,沒想到恩人如此大的本事卻英年早逝。”江楚只得被拉著七葷八素,“慢點慢點,我都快跟不上了,大叔家離城門不遠吧?”“哦,我心急了,我家離城門有一里多地,不遠的。”說話間,還真的就到了一處民宅前面,到了,快進來吧!走進去了四周一望,一個不大的院落收拾的整整齊齊,幾株爬山虎肆意的生長。“家里的,快點收拾收拾,小恩人來了!不要怠慢了。”“老不死的,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不怕克扣工資啊!”一個中年婦女急匆匆從屋門出來,腰間還系著藍色圍裙。對著老兵丁吆喝,“那個恩人我咋不記得了呢?”“北原神俠你不記得了!這個就是小神俠,還不趕緊去準備些酒菜。”“原來是恩人之后啊,我趕緊去準備了。”說罷去了廚房。老兵丁也立刻拉著江楚走了上去,然后跟進室內,分賓主落座。江楚疑問道,“老哥,你是怎么認出我父親是江北天的?”“哦,這個話說起來也該有個十四年了,那一年你還是個剛剛會跑的孩子。那時我還是護城軍的一個小兵,那一年的夏天,燕麓山的山洪爆發,整個南城陷入一片汪洋啊。”“我怎么沒有聽我父親和母親說起過啊?”“恩人做過的事情太多了,哪能每件事都說呢,而且你們燕神村可是又神祀保佑的,無論什么災難都能躲過,地震,山洪,天火,兵荒,等等沒有經歷過一次,。聽你父親說是有一座什么八荒四極陣,我也說不清楚。怎么繞到你們村子了,那一年,你父親游歷四方正好要回家看看,路過南城,正好山洪剛剛過去,滿目荒涼。你父親便在南城給患瘟疫的百姓治病,那時正在我家。就聽到山賊來了,你父親挺身而出,一人力敵五十多個山賊不落下風,那幾十個山賊沒有落下好處,逃之夭夭。三個月后,你父親說要離去回家,我們也只好相送,那一晚山賊又來了,把一半的人家都洗劫一空。正在我家門口,我那個婆娘堵在門口,那臉上一道刀疤的山賊便一刀劈過來,我以為婆娘就此這樣了,沒想到你父親即使趕到,救了全城的百姓。只可惜你父親被那個山賊頭打成重傷,在我家修養了半年才傷愈,后來你母親領著你把你父親接了回去。那那個山賊頭怎么樣了,我要是學成本領就找他替父親出口惡氣。”“不用了,那個山賊頭領那個時候被你父親打死了,好像聽說是你父親的什么師兄。不太清楚。”“哦,老哥,我算是明白了,我父親在你這里住了半年,所以才對我這么熟悉。”“是啊,小恩人,不過小恩人這么小出來歷練可是太危險了,江湖險惡啊!我不是出來歷練的,我準備去孤山小天門學藝。哦,也對,你父親和母親都是小天門的弟子。據你父親說,他當年可是同輩中的佼佼者,只因得罪了大師兄被責罰出去歷練,錯過了七年一次的橫天門選拔大會,我也不知道你父親和那個大師兄有什么矛盾,你父親也不說,只是后來那個大師兄也后悔了,前來給你父親賠罪,你父親也就原諒了他。后來你父親在九州大陸上也就闖下北原神俠的威名。你父親如今如何是如何故去的,我也沒有聽說。”江楚聽到如此,眼圈微紅,“我父親在我十二歲的時候故去了!”老兵丁微微搖頭,“真是世事難料啊!”江楚堅毅的表情掛在臉上,“我要找到害我父親的真正兇手,我要讓我強大起來。”“恩人是被人害死的?他的仇敵可是太多了,好多的山賊盜匪他都殺過,這要查起來真是太難了。”“難不怕,只是現在的我實力不夠。”老兵丁一點頭,“是啊,孤山我去過,那一次是替恩人送一封信,見證了修真門派的恢宏氣勢,不過小天門只是個小門派,那五宗三門是何等的氣勢我是如何也不敢想象的啊,只有你們這些年輕人才有機會啊。”突然聽到街道上一陣騷亂,一聲大叫,“山賊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