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3:4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輕曉江湖
  4. 第一章:炎門,外門弟子

第一章:炎門,外門弟子

更新于:2018-03-17 09:51:23 字數:2527

  一個打扮滑稽的俊美少年,慢慢從山上走來。只見他身穿一身道袍,道袍后還背著一把劍。好似,古代人一樣。

  此情此景讓遜城想笑,但現狀讓他笑不出來。

  “這位小兄弟,請問這里是什么地方?”,那個俊美少年彬彬有禮的問道。韓平沒有回答他,他自顧自的抱著遜城向山下走。

  ”這個男孩可以讓我看一看嗎?”,那個少年突然說道。

  “這位先生,你是醫生嗎?”,韓平回頭看了看那個少年。

  “也算是吧!”,少年仍舊不溫不火的說,“請叫我的名字,邢凌子”。

  待韓平將遜城放在地上,邢凌子仔細檢查了一下遜城的傷勢。他為難的看了遜城一眼,仰起頭,口中喃喃著不知道說著什么。接著,他點了下頭。

  他將右手提起來,只見遜城身上顯現了一絲白光。韓平就看見遜城的傷口漸漸愈合,恢復如初。

  “這,這簡直是神跡啊!你、你是神仙”,韓平跪在地上,向一旁的邢凌子磕頭說道。

  說完,他又爬到了遜城的面前。“小城、小城,你沒事了”,韓平爬到了漸漸蘇醒的遜城身邊說道。

  “你哭什么啊!”,遜城用手抹掉了韓平的眼淚。

  待韓平說明一切事情的緣由后,遜城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邢凌子說道:“您真的是神仙“。

  邢凌子哭笑不得的說:“也所是吧!”。

  接著邢凌子對遜城說道:“我救你是有條件的”,他不等遜城說話,又說道:“根據《三七條令》,我們是不能在第七界使用任何法術的,或擊傷、或救治某人”。

  “什么第三界、第七界的,什么東西啊!”,韓平一丁點都聽不懂。

  邢凌子卻也不理他,自顧自說道:“但是,如果這個人本身就是第三界的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遜城臉上的表情極其夸張,他驚訝的說:“你要收我為徒”。邢凌子點了下頭又搖了下頭,“準確的說,是我師傅要收你。而之后,你就是我師弟”。

  遜城說道:“如果我不答應的話,你就會有違反條令的危險”,邢凌子點了點頭。

  遜城說:“那我答應了”。在他說完這句話后,邢凌子明顯松了口氣。

  “那么現在就走吧!”,邢凌子拉著遜城的手說道。

  “等、等等,現在就走,我可以再在這里待一段時間嗎?”,遜城結結巴巴的說,他想到了孤兒院、想到了——韓平。

  “不行,如今我已經……反正,現在必須走”,邢凌子說道。

  “能不能帶上”,遜城指著韓平說道。

  “不行,要是帶上他的話,更是錯上加錯,這樣吧!”邢凌子沉吟了一下,從身上拿出了一個玉狀物體遞給韓平,韓平接了過去,看了看。

  邢凌子笑著說道:“這東西你收好了”。說完就到一邊,讓韓平和遜城聊天。突然,他驚訝的說道:“怎么來怎么快”。

  他揮了揮衣袖,將韓平打暈后,就帶著遜城消失了。

  一個中年大漢慢慢從山上走了下來,“歷練還真是不好過啊!”,這時他看見了一個人趴在地上。“這是什么人?”,他疑惑的說。

  “算了,看看吧!天賦高的話,就收到門派里吧!至于天賦低的,自生自滅去吧!”,他摸了摸韓平的骨骼。

  “果然不錯,是個練外功的好手”,他扛起韓平,又向山上走去。

  這個大漢是炎門的外門弟子,除了不會炎門正宗修真功法外,其他的外功都已經學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大漢走了不久,張淺庭在現身在了此地。

  “咦!剛剛還發覺了仙界中人的氣息,怎么一轉眼就不見了”,張淺庭也懶得用神識查探一下。

  “算了,喝酒去吧!”,張淺庭擺了個造型,又消失不見了。

  可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正因為他那一懶。韓平已經被帶到了別的門派,開始了艱辛又帶點好運的修真旅途。

  “這是什么地方”,韓平用力睜開了眼睛。“小城呢?小城呢?他一定是被神仙帶走了”,韓平想到。

  這時,他看到了一個人,一個約十三歲的少年在對著他笑。

  “請問,這是什么地方?”,韓平問道。

  那個少年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韓平說:“你先換上這件衣服,和我一起來”。那個少年頓了頓,又說道:“你的疑問,一會見到大師兄時,他自然會回答你”。說完,那個小廝就出去了。

  韓平將目光轉移到了這件衣服上,衣服的款式很復古,是一件長袍。

  但是,衣服所使用的材料卻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難道,那個邢凌子也把我帶到仙界來了”,韓平愣了一下。

  說著,他從身上摸出了一件玉制物體。“這可是神仙給我的,一定要拿好了”,他想到。

  穿上衣服后,他走了出去。這件衣服穿在身上確實很舒服,韓平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這時,他看見了那個少年。少年沒有說話,只是示意韓平跟著自己。

  很快,在一座比較大的屋子里,韓平見到了很多人。其中,似乎坐在中間的中年大漢地位最高。

  韓平疑惑的說:“這是什么地方?是仙界嗎?”。

  那個中年大漢看起來很生氣,他笑罵道:“仙界,那可是我們修真者的最終目標啊!”。接著,他羨慕的說:“我們門主已經修煉到了渡劫期,聽說馬上就那個要飛升了”。

  接著,那個中年大漢向周圍人示意了一下,就向著門外走去了。

  接著,一個極其胖的年輕人走了過來,說道:“你好,我叫陳思水”。

  韓平也向他回禮了。陳思水繼續說:“你的疑問,現在我會替你解答”。他接著說:“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修真門派,這里是外門。”。

  “什么是修真啊!我聽不懂啊!”,韓平疑惑的問。

  “暈!修真就是你們所說的成仙。另外,那天大師兄——也就是剛才走出去的那個人——他下山歷練時,發現你暈倒了,就將你救了回來”。

  “那么,也就是說,那個邢凌子并不是仙人,而是一個修真者”,韓平想到,“這說明我還是有機會見到小城的”。

  “那現在,我……”,韓平說道。他的話被陳思水打斷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外門的一員了”。

  韓平問道:“那我可以下山嗎?”。

  陳思水說道:“下山,你想得太好了。除非你到達了元嬰期,不過我看你是沒有可能”。

  說著他一旁白發蒼蒼的老人,“他是我師兄,你知道他現在是什么階段嗎?我告訴你,他已經在距元嬰期一步之遙的——金丹期了近一百年了,還是沒有突破。”。

  接著他玩味的看了看韓平,“我們這些外門的人,在沒有高級修真功法的幫助下,一輩子都修煉不到那個可以長生的境界”。

  陳思水領著韓平觀察了下四周,將韓平帶到了一間屋子里。屋子中陳設簡單,僅有一張床,顯的屋子空曠無比。接著,他對韓平說:“從今天起,這里就是你的房子,你就在這里居住、修煉”。

  說完,他就扭頭向外走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