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6:2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地心歷險之深海文明
  4. 遇鬼一

遇鬼一

更新于:2018-03-15 20:11:30 字數:1126

字體: 字號:
  天還沒亮,我就已經把孩子的飯做好了。

  我蒸了半鍋米飯,炒了一盤芹菜土豆絲,做了碗柿子雞蛋湯,考慮到給孩子補鈣,湯里又特意多放了一些海米和紫菜。

  我把盛著飯菜的鍋放在還有一些余碳的爐子上熱著,想到孩子一會起床,能吃上熱乎的飯菜去上學,心里感到一些慰藉

  我把鬧鐘的鬧鈴從兩點四十撥到六點半,把玲聲設定了三遍,又順便看了一下表:三點十分,我知道該上班了,卻又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妻子睡的床鋪,空空的,很象我空落落的心,不禁又是一陣蒼涼…..

  我這才想起,昨天從礦上下班回來的時候,妻子就沒在家,只是習慣性地留下了一張便條:“我去打麻將了,告訴你一聲。”……

  怕上班遲到,我不敢再多想什么,急忙披好衣服,又回過頭來給孩子蓋好被,端詳了一下兒子那睡得香甜的小臉,仿佛看到了一抹旭日正冉冉升起,心里方有了一些暖意,身上也突然平添了一些勁頭,這才推車出門……

  礦區的凌晨,天空很少能看見星星,空氣中彌漫著的是永遠散不盡的一些煙霧。

  我使勁地蹬著那臺伴我好多年、破舊不堪的自行車,山響顛簸引來一路狗叫,有幾條狗追著我咬,仿佛在呵斥我驚擾了它們的好夢,我猛蹬了幾下,然后把腳放在車梁上,正好是下坡,車子一路狂奔,很快就出了村莊,它們追不上我,只能在后狂吠像在不住地痛罵……

  走了三里多路,前方依山傍水的是一片別墅區,其中一幢的頂樓亮著燈,我看清了那是我們礦老板王彪的私宅,我特意走近,終于聽到了稀里嘩啦的打牌聲,心里塌實了許多,知道妻子沒有和我撒謊,仿佛她在干著的是一件正經的事。

  這樣的經歷,以前經常有過,當然也偶爾有黑燈的時候,如此的情況下我事后問妻子,她的回答總是那么從容且無懈可擊:“哦,我在賣肉的張老板家玩呢”

  當然,張老板家和我上班的路是南轅北轍,又很遠是在縣里,她也知道我不會誤工去和她較勁,那樣我豈不是自找麻煩,自討苦吃。

  我似乎是滿意地重又上了大路,向礦區趕去,心情仿佛比來時好受多了,一時沒心似地竟然哼起了歌曲,腳下生風車子飛快,不知不覺又騎了三四里路。

  突然,我聽到了一陣嚎啕哭聲,循聲望去才知是到了那片傳說鬧鬼的墓地路段,哭聲是墓地深處的那條路徑上傳來的,再往更深的稍遠處看是那個叫小李莊的村落,亮著幾戶燈,很象一個哭泣的眸子晶瑩著的星點淚花……

  天還在黑著。我不敢再多看,因為我隱隱約約地看到,在那條墓地的路上飛快地“飄”來了一個全身白色披頭散發的身影--啊,鬼!

  我兩腿僵直,頭皮發麻,頭發汗毛直立,一個趔趄幾乎摔倒,魂魄好象飛了,身體似乎不是自己的,但還是感覺到是在拼命地蹬著車子……

  跑出一段路,感覺哭聲一直在后面,斗膽回頭看一下,我的媽呀!嚇死我了:那個渾身白色披頭散發號啕著的“鬼”,正在拼命地追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