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2:4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九頂山闕
  4. 第一章 沖虛

第一章 沖虛

更新于:2018-03-17 17:49:45 字數:3119

字體: 字號:
  孤崖,峭壁,絕江湖。

  時值煙花三月,微風陣陣。鬢間那遮不住的灰白色頭發預示著華鋒的生命即將枯竭。為這個百花齊放,爭紫斗艷的季節涂上了一絲絲凄涼。華鋒眼神透著死灰色,看不出任何表情,手中一把家傳庚天劍看上去卻流光閃動,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從他滅盡仇家之后,在此已枯坐三天。

  華鋒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從他突破到《因緣決》第六層時,江湖上再也難逢敵手,殺盡仇敵。因殺人太多,劍煞開始反噬其身體,甚至能感覺到身體中的生機正被逐漸蠶食。

  又是一夜過去了,華鋒起身,驚起了旁邊的鳥雀,他要去的最后一個地方,華家禁地,歷代家主祖墳所在。華鋒雖未習練上乘輕功,但心靜大起大落后,對江湖上的所謂絕學也就看的淡了。心境高了,任何武學威力都可發揮至極致。一路《飄云決》功法,到齊禁地,叢林中卻無一鳥飛離。

  華鋒自問一身劍法江湖難逢敵手,眼前的這位白衣女子卻讓他手中的庚天劍微微顫抖,似遇到了大敵一般。華家禁地豈容他人褻瀆,這些天來的殺戮,使得華鋒連話都不想問了。“庚天無鋒,大巧不工”華鋒一劍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最強劍招。

  劍雖無鋒,劍身卻有一層灰蒙蒙寒芒吞吐不定,似緩實急,轉瞬便刺至白衣女子胸前。華鋒身影一頓,下意識抬起頭,環顧四周,發現白衣女子在三尺開外正打量著他。

  見其手中庚天劍,隱含煞氣,輕“咦”一聲,問道:“你手中之劍從何而來?”

  華鋒未有應答,反問道:“你是何人?”言畢,又是一劍,改刺為劈。閃動中華鋒停下腳步,白衣女子能兩次躲開他的劍,讓華鋒不得不重視起來。

  “你這樣用劍倒是有趣,世俗果然別有一番趣味。”一邊說一邊撩起了額前長發,好似要將對面的男子看個透徹。

  華鋒單手持劍,劍柄不斷涌出絲絲灰氣,像是要和手連為一體。小臂不斷顫抖,手中之劍似要脫手而出。灰氣漸至雙眸,眸中的灰氣,更確切的說是死氣。劍煞又開始反噬他的身體,奪去他那僅存的理智。“啊!”華鋒長叫一聲,雙眼中閃動著嗜血的光芒,目光所至,白衣女子成了他唯一的攻擊目標。

  華鋒發狂般的揮舞著庚天劍,時而大開大合,時而刁鉆詭異。白衣女子飄飄而動,看似隨意,總能躲過華鋒的劍尖。暴走狀態下的華鋒那管這些,只是不停地揮劍,直到用盡最后一分力氣……

  浩蕩神州,門派林立。凡人者,不過百歲爾。所謂江湖只是一群低級練氣士,雖習得武藝,強身健體,亦活不過兩甲子之數。出于對死亡的恐懼,天下少數之人踏上了追尋長生之路。以此創出各種修行之法,更是千奇百怪,無所不容。時至今日,演化出佛、魔、巫、道天下四分之勢。

  沖虛觀便是一個小型道教門派,位于神州道教圣地浩天山脈一隅,門中上上下下不到三十人。掌教天舟子,乃一代奇人。將一代祖師所留《清濁決》修至上清境,沖虛觀歷代掌教,只有寥寥幾人修至上清境。更驚人的是,天舟子隱隱有了突破跡象,似要達到太清之境。

  華鋒緩緩睜開了眼,掙扎著想要做起來。渾身傳來的劇痛卻讓他差點再次昏厥過去。“咚”的一聲,又躺了回去。

  “吱——”的一聲,門開,緩步進來了一個個子稍矮,皮膚黝黑的年輕人。

  “你醒了,我叫周鶴”說完一臉嬉笑的湊到華鋒身前。“聽說你是世俗來的,告訴我,世俗好玩么?”名為周鶴的年輕人一臉期待的問道。

  “這是哪兒?”華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遇起身,又是一陣撕裂筋脈的疼痛傳來,掙扎了幾下,終究沒有坐起來。

  “你這人倒是無趣,連個話都不回,反倒問起我來了。”說著把將華鋒扶了起來,“待會兒師傅會過來問話,你可別亂說話。”轉身拿起旁邊圓形檀木桌上的庚天劍,“你的這把劍嗜血太多,還是少用為好。”周鶴說著搖了搖頭,好像不能理解,凡人的兵器怎會有如此重的血煞之氣,又放了下來。

  門外一陣瑣碎的腳步聲過后,三人步入房內。為首一中年人,給人一種極不協調的感覺。劍眉星目,不怒自威。整個人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劍,鋒利內斂,隱約間似要噴薄而出,直沖云霄。一身素衣,散向四方,又似欲與天地合一,給人一種不協調的美。右邊站著一白衣女子,確是華鋒那日在華家禁地所見之人。此女面若凝水,黑色長發如瀑布垂肩,一身寬松的白衣難以遮掩那令人有著犯罪沖動的身材。左邊站著一位體身若金剛形似猩猩的毛發男,寬實壯碩的身板像是能托起萬丈巨山。

  為首之人自是當代掌教天舟子,右邊白衣女子乃沖虛觀大長老上官千虹,一身修為,深淺難測。左邊金剛男則是年輕弟子中的翹楚人物白江。

  不待華鋒細細看來,天舟子問道:“你叫什么名字?”語氣平淡,卻有種讓人難以抗拒的感覺。

  華鋒本已對生活無望,剛剛運轉體內真氣時卻發現順通異常,無一絲煞氣,鬢間白發變黑,一切好像自己回到了英氣勃發的時候。再觀四周之人,竟無一能夠看透武功深淺,便知自己來到了一個超出自己認知的世界。本是將死之人,無牽無掛。既然上天又給了他一次機會,何不好好活下去。想到這里,艱難的露出一絲微笑,“晚輩華鋒,見過前輩。”

  “華鋒?”天舟子似想到了什么,接著道:“你可愿入我沖虛觀,修習仙法,祛生老病死,得長生?”

  華鋒一驚,修習仙法?得長生?此等機遇,百年難求,從小就聽說過歷史上有些練武奇才,一夜間莫名消失,想來多半與此有關。

  “華鋒愿意。”未及多想,華鋒答應下來。

  “如此甚好,千虹長老,此子是你帶回山門,就由你傳教如何?”天舟子淡淡道。

  “此子資質尚可,當然可以。”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百花失色,月避云間。

  “嗯,那明天我會在主殿宣布這件事,讓大家心里有個數。”天舟子說完轉身而出。

  上官千虹看向白江,“由你負責介紹本門戒律條規,另外對于新弟子的一些功法上的問題也都交由你管了,有問題嗎?”

  白江此刻一臉黑線,心里默念:“果然沒什么好事!”嘴上支支吾吾的說道:“沒,沒問題,師傅。”

  上官千虹見狀,嘴角微微上鉤,道:“真是我的乖徒兒。”說完也離去了。只剩下白江,華鋒,周鶴。

  白江雙眼微瞇,不知道在想什么,周鶴則躡手躡腳向門口移動,好像做賊心虛一般。當他的一只腳踏出門框之際,白江似意識到了什么,猛地轉頭,正看到周鶴的貓樣。周鶴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撒腿狂奔而出,聲音由近至遠,“教華鋒的事就有勞大師兄了,我去看看今天的早飯好了沒……”

  此時此刻,一輪夕陽懸掛山頭,叢林間不時傳來鳥叫聲,偶爾夾雜著烏鴉的交響樂。“真是個混蛋家伙。”白江回頭看了一眼華鋒,“哎。又是我攤上這事,還讓不讓人活了。”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里,白江向華鋒講述了門派的歷史,戒律條規,最后扔了一個冊子給華鋒,道:“具體細節里面都有描述,回頭好好記住,兩日后,我來看看你記得怎么樣了。”

  “多謝大師兄,華鋒知道了。”華鋒拿起小冊子,對白江抱拳說道。

  “修道之人講究追尋自我的超脫,本是逆天而行,用不著這么拘謹。”白江語氣忽然一邊,一副神棍的樣子。

  華鋒不禁覺得好笑,加上他那身上黑黑的毛發,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只猴子在說教一般。白江好像也發現了這點,訕訕收起那副表情,拿出一顆藥丸遞到華鋒面前。

  “這顆回元丹,對你身體恢復有點效果,服下它。有什么事叫我,在你左邊的第三個房屋便是我的住處了。”白江說完大步走出。

  一間密室內,方圓不過十尺,燈火忽明忽滅,映襯出一個忽隱忽現的身影。密室不大,一身黑炮下,眉頭緊鎖,看著眼前的一把劍。黑袍人屈指一彈,劍身發出陣陣嗚鳴,黑色氣絲環繞劍身,似遇到大敵一般,久久不肯散去。黑袍人見狀,雙眼一亮,嘀咕到,“難道是這樣?”

  注:

  1、

  庚天劍:材為庚金,劍長三尺九寸,重三斤十三兩。乃華家前人得一斷斧,地火融之所鑄。

  2、

  《清濁決》:分七濁境與三清境,人生有三魂七魄。七濁修魄,三清修魂。清濁合,則化太極,演混沌。七濁皆為命濁境,三清分為: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