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7:3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世紀圣魂
  4. 第一章 命運的開始

第一章 命運的開始

更新于:2018-03-18 15:55:21 字數:3138

  PS:看《世紀圣魂》背后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概括:

  這是個廣闊的大陸,名“創魂”傳說被上古大能用神禁術封印的大陸,極少數人知曉,只是記得今年是創魂歷1580年。(說明:10歲整測試天賦值1到11級,測試時會覺醒本命圣魂,然后就是等級境界,命勁_命脈_命體_凝氣_凝丹_涅槃_旋丹_粹段_化海_化虛_兆圣_兆神_造物主_創世神,這些都是大階段,小階段分為,上期、中期、后期。)

  “小子,說你呢!看什么看,沒錢趕緊滾蛋!別擋著老子做生意”此人身材高大,臉上有一條明顯的刀疤,黑眸,眉目間流露出一絲不耐。此人名劉勇以殺小型魔獸,野怪為業。而在他對面的是一個不到10歲的兒童,身材消瘦,面容清秀,臉上帶了點嬰兒紅,身上很臟,衣服也是縫縫補補的。他眉頭緊鄒咬著牙仿佛在做很大決定似的“叔叔,我媽媽病了,幾天沒吃東西了,求求您給我點吃的,你讓我干什么都可以!”男孩說話間帶著點抽泣面容誠懇,很容易博得同情但劉勇明顯不買賬“你個小不點能干嘛?能幫我去狩獵?滾吧!”男孩聽了這話頓時感覺丟了靈魂,因為這家店已經是最后一家,他含著淚但依然堅強的回過頭準備回家,就在這時一個柔美的聲音在他不遠處的馬車里傳出“草兒,給他點白魂幣吧”“是,小姐”(魂幣就是這個大陸統一的貨幣,10個白魂幣,相當于一個黃魂幣,10個黃魂幣相當于一個紫魂幣,10個紫魂幣相當于一個金魂幣。)名叫草兒的姑娘從一個修滿花紋極為漂亮的隨身袋中抓了一小把白魂幣出來遞給男孩也沒數,男孩激動的說“謝謝姐姐!”“沒事,你母親看病要緊。”話音剛落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喲,這不是歐陽家的千金雪夕小姐么,怎么?又在給乞丐施恩呢?,我聽說歐陽家前幾天因為去云靈森林探險去了不少‘精英’弟子活著出來的沒幾個,損失不少呢真是太遺憾了,本想拜訪慰問但是歐陽家好像不大歡迎啊”他說話時還故意咬重了精英二字“你怎么說話的呢,我們小姐家的事還輪不到你羅茂來操心!沒事少在小姐身邊轉悠”草兒眉頭緊鄒看著一個拿著扇子,一身華麗的武服,精細的短劍掛在左腰,旁邊還有幾個大漢當保鏢,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子弟。“,主人沒說話你個丫頭叫喚什么呀,難不成歐陽家的人都軟弱成要下人撐腰了,哈哈哈哈。”聽見那羅茂的諷刺,草兒氣不打一處來,剛想還嘴只聽見柔美的聲音再次響起,好笑的是聲音主人根本不理譏笑的羅茂,微笑的看著馬車前的男孩“你叫什么名字?”男孩厭惡的看了羅茂一眼后轉身回答到“我叫吳雨龍,姐姐叫我雨龍就行。”羅茂見自己被晾在一旁也沒有在意,一臉玩味的看著歐陽雪夕所在的馬車。歐陽雪夕想了想說道“雨龍你愿不愿意學魂術?”“學魂術?!”吳雨龍驚訝的脫口而出,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因為家里太窮,連一把劣質的武器,和廉價的五行丹都買不起。他自嘲的笑了笑,本不該出現在他這個年齡段的表情浮現在歐陽雪夕面前。“我家太窮根本供不起我去宗門覺醒圣魂的費用,爸爸就是因為想讓我覺醒圣魂出人頭地,而去森林里狩獵,結果一去不復返,養家的擔子全部壓在媽媽身上...”說到這里吳雨龍已經是泣不成聲。聽到這里歐陽雪夕面容一顫,看向吳雨龍萎靡的眼神不禁升起同情心說道“你拿著這個去青云宗,相信青云宗會幫你的”說罷歐陽雪夕玉手一翻只見一道精細的紫色玉牌出現在她手上。上面赫然刻著青云二字,一直在旁邊看戲的羅茂終于忍不住了,他驚訝的道“你居然有青云宗的招生令!”

  “小姐,這不好吧,我們家族這幾年也就分到這一個,您怎么可以轉交給外人呢”草兒嘟著嘴問到

  “我前些天突破了命脈后期,完全有把握考核過關,這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歐陽雪夕擺了擺手,見主子心意已決就沒在上前過問。

  吳雨龍當然知道青云宗令牌是什么東西。看著歐陽雪夕心里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姐姐百感交集,暗暗記下這份恩情,同時他也知道這是改變他一身道路的開始!雨龍沒有優柔寡斷,拿著還有余香的青雨宗招生令,深深的看了美麗而又不可侵犯的歐陽雪夕一眼。待得馬車緩緩離開后,猥瑣的聲音出現在他旁邊響起。

  “雨龍小兄弟,這青云宗招生令能不能賣給兄弟我?我高價買你的,你媽媽的病我也包了怎么樣?”此人正是羅茂。而吳雨龍折是一臉鄙夷的望著他。“剛剛不知道誰說我乞丐的現在又成兄弟了,你這身份變化夠大的啊。”羅茂聽后臉色微沉說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有本事出城我絕對不和你廢話,我買你的是給你面子!”

  “你別說了,不賣就是不賣。”雨龍用冰冷的語氣直接回絕。

  而羅茂面子也掛不住了“好!有種永遠別出城,我們走!”撂下一句恨話轉頭就走。凡是青云城的人都知道城里是禁止打斗的,不然會被驅逐,永遠不歡迎。這個不大的城依附于青云宗分部,別看是個分部其實力壓制大家族不在話下,而青云宗總部在中央帝都圣城,更是有十多個分部,這等恐怖的勢力可想而知,這也是為什么羅茂不敢在城里大打出手的主要原因。

  吳雨龍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直奔醫師館。還沒進門就聞到一股藥香味撲面而來。“你怎么又來了,我不是說了不能賒賬嗎。”門衛不耐的說道,但是吳雨龍絲毫不看他的臉色,淡淡的說了一句“我有錢買。”說罷掏出歐陽雪夕給的一把白魂幣,而后順利的買了幾副治咳嗽還有補氣血的藥興奮的跑回家。

  當他回到家看到那熟悉而又慈祥的母親時眼睛不經再次濕潤“媽,我把藥買回來了現在就幫您泡。”

  “你哪來的錢,不會去干壞事了吧?”虛弱而充滿關愛的聲音回蕩在吳雨龍耳邊久久不能平靜,勉強的擠出微笑“孩兒今天遇到了一個好心人,是她出錢買的藥”母親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龍兒你要永遠記住人家對你的恩情,滴水之恩,涌泉相報,記住了嗎...咳咳”說了這話本來臉色就不好的母親更是雪上加霜,竟然咳出一口血,吳雨龍臉色一僵“媽!我記住了,您別說話趕緊躺下”......

  第二天早上起床,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幫母親泡藥!過了幾分鐘吳雨龍聞著藥香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端起盛好藥湯的碗“媽,藥好了,趁熱喝吧。”

  小跑著推開母親房門,進去的一瞬間,淡淡的血腥味刺激著吳雨龍幼小的鼻梁。“這是什么味道?”仿佛他突然想到了,手一抖,藥撒了一地他顧不上了,飛似的跑到床邊,看著嘴角衣襟全是血的母親,雨龍以淚洗面,無力的跪倒在地,仿佛過了很久,無神的眼睛再次放光就在那一瞬間他好像絕定了什么,毅然決然的站了起來,他看著母親心中響起以前的教誨堅強,男孩子遇到什么事都要堅強,人只能靠自己,只要有信念與堅強才能更好的活下去。小時候的記憶已經成了奢望,他默默走到取暖用的火炕旁取出還在燃燒的木塊,回過身便點著了被褥,眼淚不爭氣的滾落......走出幾百米后回頭看向燃起熊熊大火的房屋,“媽,您在天之靈看著吧,無論多艱辛多困難我都會堅強的活下去”說罷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

  “聽說再過兩天就是青云宗對外開啟覺醒殿的日子,你準備好了為你家娃破產了嗎,哈哈哈哈”

  “今年令牌只發了兩個,不知道誰那么好運。”

  “你以為有令牌就一定能進宗門?天賦不過三級還不是要回家種田當一輩子平民”

  聽著還有兩天青云宗覺醒殿開啟的消息,吳雨龍絲毫不急。此時正悠閑的躺在街道地上,配合身上全身都是補丁的衣服與乞丐無二。突然一個青澀而又緊張的聲音響起“你..你好,請問青云宗怎么走”聲音傳向吳雨龍,他睜開眼睛,沒想到他這幅模樣還有人會找他問路。抬起頭看到的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雖然還沒有發育完全,但已經可以依稀看出玲瓏有致身材,一雙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吳雨龍。

  我是作者,剛剛開始寫小說肚子里墨水不多,字數也不大穩定別太介意,如果什么地方寫狗血了別噴口水,多多包涵。求點擊,求推薦,收藏什么的更好!讀者的支持將是我最大的動力!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