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4: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臨界圣魂
  4. 第二章:神秘的大軍師

第二章:神秘的大軍師

更新于:2018-03-17 12:35:37 字數:3620

字體: 字號:
  夜晚慢慢的來臨,皎潔的月光撒滿在王城的后山,到處都能聽見王城里那些小昆蟲嗤嗤的鳴啼聲,花草的芬香彌漫在微涼的空氣中,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把所有的景物盡收集中,眼睛所能接觸到的一草一木,綠葉紅花,都不象在天里那樣的現實了,它們都有著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樣都隱藏了它的魅力,都擁有著不為人知秘密,使人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散發在王城里面的每一個角落。

  王城后山的暗道口數十名身穿戰甲,腰配銅劍的士兵一臉嚴肅的守在暗道兩旁一言不發。隨著夜色漸漸降臨,暗道口漸漸地開始熱鬧了起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緩緩地向暗道走來。只見一個將軍帶著大約有二三十人的士兵團引領著王城中的老人、婦女、與孩童趕了過來。看著那些婦女們趕著那群還稍顯稚嫩的孩子,老人邁著顫顫巍巍的步伐相繼進入了暗道。

  外面的士兵則是觀察著這群匆忙的過客,防止有漏網之魚。果然不出意料,兩個身穿略顯破舊,帶有帽子的黑色長袍,背上扛著包袱刻意的將頭埋得很低,腳步顯得異常急促,還不時的用手將黑袍帽子的邊沿向下拉,使帽子的邊沿幾乎已經蓋過了眼睛。在夜色朦朦朧朧下很難清楚的看清他們的面龐。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臉上那些皺紋應該也有五六十歲。

  但是即便是如此的裝扮還是沒能逃過小將軍孔嚴的眼睛。正當兩個黑衣老者準備邁入暗道時孔嚴朝他們喊道:“那兩個黑衣老者請留步,我有話要問你們。”聽見孔嚴的喊話兩名老者沒有回頭,只是相互的看了彼此一眼。從對方的眼中他們似乎得到了一個共識,那就是不要回頭,努力向暗道的入口擠進去。于是乎他們沒有理會孔嚴,繼續的向暗道走去。可是他們剛邁向幾步卻被暗道口兩旁的士兵給狠狠地拽了出來一把抓住了他們。

  “你們這兩個老頭沒聽見我的話嗎?把頭抬起來,我到想看看你兩個到底是誰居然敢這么大膽。”孔嚴看著眼前這兩個黑袍老者狠狠地說。

  隨著兩人的頭緩緩地抬起兩張熟悉的面孔映著月色呈現在孔嚴的面前。“這不是葛佬和孟央兩位大人嗎,你們這是。”孔嚴一臉鄙視的對眼前這兩位王朝一品策士說“你們兩個老匹夫大將軍果然料事如神,就猜到你們會玩這一手,陛下在大殿之上親自下的命令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孔嚴再次質疑道。

  聽了孔嚴的話,孟央怒火中燒掀下黑袍的帽子一臉怒火的沖孔嚴咆哮道:“孔嚴小兒別拿陛下來壓我們,我們堂堂三朝元老是你這個區區三品小武官指手畫腳的嗎。少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就目前的形式來看留下來無非是等死而已。我說孔嚴小兒別這么認真,你還是逃命去吧,何必在這里等死呢。自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得了。葛佬我們別管他,量他也不敢對我們怎樣”。

  說完孟央剛一轉身準備再次踏入暗道入口時。突然一陣鮮血從喉嚨里慢慢上涌,孟央的嘴角以掛滿了口中的鮮血。就在孟央轉身的瞬間孔嚴腰間的利劍直接從孟央的后背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孔嚴收回利劍,孟央轟然倒地沒有任何掙扎。一旁的葛佬見到如此場景心里頓時一顫,心涼透了半截,臉上的神情顯得驚恐萬分。頓時兩腿一軟跪在地上央求起孔嚴來,孔嚴見此不但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反而更加地憤惱,沒有理會葛旭轉身準備離去。

  葛旭見孔嚴如此行為此內心盛喜,以為孔嚴放他一條生路,內心如若重生。反而看著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孟央頓時感到憐憫心中想著:“孟央我看你就不應作一位策士,怎么如同那些武將一樣做事不經過大腦。現在都是什么時刻了都還擺出官威。大丈夫能屈能伸,區區一跪幾句軟語我不是躲過此劫了嗎。”這時的葛佬還沒有從剛才僥幸重生的心情中緩過來時,沒有走兩步的孔嚴將手中的長劍直接向后一扔,直中葛佬的胸膛。“你……你……”。

  葛旭露出痛苦的表情嘴角顫顫巍巍似乎想表達著什么。只是這突入其來的一劍使他從剛才看著孟央尸體得意的心境頓時化為一片烏有。甚至他還沒有從跪著的姿勢站起來就與孟央一樣命喪黃泉。孔嚴頭也沒有會的徑直走去,臉上再一次地對這些文人策士的不削。

  此時川流不息的老人婦女與孩子不斷的從王城中涌向暗道。兩個倒在血泊中的孟央與葛旭,根本沒有引起那些匆忙趕路的行人注意,他們都井井有條的通入密道。他們知道必須在天亮以前撤離完畢,完畢后暗道將會被永久的封死,以免被敵人發現。

  夜此時更加深了,天上的月亮視乎要比剛才更大更亮了,月光照耀在過往的行人臉上顯得格外清晰。一種不舍與留戀映刻在他們臉上,每個人的眼角還夾雜著那一絲絲晶瑩的淚花。估計誰也無法讀懂他們此時內心深處。

  天漸漸地亮了,老人、婦女與兒童也已全部安全撤離了。孔嚴帶領著暗道口的士兵們則向王城大殿的位置緩緩地離去。

  王城神殿外,寬廣的平整的地面現已是人潮涌動,戰馬啼蹄。神殿內的后花園中,龍魂伊身穿戰甲肩披戰袍腰佩寶劍,頭頂戰盔如一位威武的將軍一般,與昨日在大殿上判若兩人。

  只見他蹲下身子雙手托著吟楓的肩膀眼中泛著稍許的淚光對吟楓說道:“孩子,以后父皇不在身邊了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你還小以后的路還很長,你是我們帝國唯一的希望,父親希望你能堅強的活下去。”說完只見他從腰間拿出一樣東西。那是一塊用繩子貫穿,圓形的玉器。上面繪制有龍形圖案,玉器顯得白質通透。除了上面龍紋圖案栩栩如生,其他便與普通的玉器似乎也沒有很大的區別。龍魂伊將這塊玉戴在吟楓的頸上,圓形玉器垂落在他的胸前。

  “孩子你還記得我們圣靈王朝的圣地龍池嗎?”龍魂伊對吟楓說到。

  “知道,我記得還在我六七歲的時候父皇經常給我提起。還帶我去看過,現在我也還記得它的位置,只是那里除了一堵崖壁似乎什么都沒有,根本就沒有看見什么水池”吟楓疑惑的回答道。

  “龍池禁地千百年以來便是一個謎的存在,除了王朝的君王或者是繼任者。沒有人有資格前往那懸壁半步,這是祖上傳下來的的規矩。只是我們所見到的是龍池的外面,根本沒有進人龍池。祖訊還曾傳下來,就算是君王也不能隨便進人龍池禁地,除非出現有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能進入,一旦進入龍池的人必定能化險為夷。而你胸前的這一塊玉器名叫圣龍玉。看似普通卻是王城的至寶王城禁地龍池的鑰匙,有了它你就能進人龍池。進去之后自己要見機行事,畢竟龍池里面誰也沒有進去過。孩子塊去吧”龍魂伊眼中充滿不舍的對吟楓說。因為他不想讓吟楓走暗道冒險,一旦被敵人發現那小命就沒有了。而龍池卻不一樣,既然先祖的遺訊擺在那里,龍池一定如遺訊所言,必將逢兇化吉助吟楓逃離這一難。

  “我們一起走吧父親,你現在出去……”此時的吟楓眼中的淚水如清泉般往外翻滾。

  龍魂伊見后微笑的對吟楓說道:“我是王朝之首,我如果都離去了怎能對得起死去的國民。這樣的話豈不是讓通天與逆傷的人恥笑,孩子你以后要學會擔當,自己的責任應當勇于承擔。只要帝國還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會與圣靈王朝共存亡。快去吧,記住好好地照顧自己,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

  說完龍魂伊站了起來頭也沒回徑直的想大殿外離去。吟楓看著父親轉身遠去的背影,淚水再次如泉涌般止也止不住的往外流。他知道父親這一轉身永遠也不可能再回頭了,永遠。他擦了察臉上的淚水心中堅定地說“父親我答應你一定要好好堅強的活下去。”于是轉身向禁地方向離去。

  此時的王城大殿外士兵們與王城剩下的人組成了好幾個大的方正,整整齊齊的排列著。在龍魂伊地率領下紛紛向王城外駛去。隨著他們的離去偌大的王城頓時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空城。原本熱鬧繁華的街道現已變成人去屋空一片寂靜。一座擁有上千年歷史的王朝就如同這原本繁華的街道一般靜靜的沉寂下去,漸漸地消失在人們的腦海中。

  朝陽緩緩升起,那清晨奪目的第一縷光輝撒向整個科倫比亞大陸。照耀著大陸上無數的王朝。而在這,圣靈王朝估計也是最后一次的沐浴著朝陽的霞光。因為隨著龍魂伊地倒下圣靈王朝從此在科倫比亞永遠的消失不復存在。面對敵人的銅墻鐵壁強大的攻勢,王城的隊伍最終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敗下陣來,龍魂伊不愿受辱自刎戰場,圣靈王朝徹底瓦解。

  而對方陣中一位坐在戰馬上的人很小聲的碎言碎語說:“君葉,你永遠不會想到你的王朝會栽在我的手上吧,就如當初你對我那樣。等待了上千年今天時機終于到了,也是該回去的時候了,我要拿回那曾經屬于我的東西。是時候告別了這螻蟻一般的世界”。一個身著黑色大披風,披風上的帽子把他的頭整個籠罩著,臉上帶著一副詭異的面具。黑色的大披風將他的整個身體都裹住了,甚至看不見他的腳,顯得十分恐怖與神秘。

  話音剛落一陣風朝他們這邊吹了過來。在眾目睽睽之下那黑衣人的披風與面具被吹在了地上。眾人見此都定住了,只見黑衣人坐的馬背上已經是空空如也。坐在另一匹馬上的將士驚呼:“神人啊!大軍師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這個將士口中的黑衣人正是逆傷王朝和通天王朝聯軍的大軍師,一個連他們兩大帝王都不曾親眼目睹真容的人物。此次聯軍滅掉圣靈王朝的事件也是他一手安排的,在所有人眼里他就是個誰都不敢得罪的神秘人物,他的憑空消失更讓逆傷與通天的部隊的人更加堅定此人是個神仙般的人物。

  大軍師的突然消失使得他更加地神秘,誰也不知道他從哪里來,口中的所說的回去到底回去哪里也無從知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