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3:1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星圖之入夢者
  4. 第五章 解靈

第五章 解靈

更新于:2018-03-17 19:25:01 字數:5289

字體: 字號:
  “糟了,什么糟了?”林月河害怕的問道。

  “來了個禍害。”星癡一伸手,飛出去的長劍就飛了回來被他握在了手中,只是那楊過已經不見蹤影了,使得林月河帶著哭腔的問道:“你殺了他,你將他殺死了。”

  “小妹妹,這話可不能亂講嗎,再說了,我是那種隨便殺人的人嗎?更何況你們是入夢者,一個甲子(60年)才出了你們三個,供起來還不夠怎么可能殺你們呢?只是跟那小子開個玩笑而已。”星癡嘴角抽搐了一下指著前方天空中出現的一個黑點說道:“那禍害來了。”

  順著星癡所指的方向看去,衛凡就看到了一艘船,一艘很大的木船,就跟飛機一樣在天空中快速的向這邊飛來。

  “船…船會飛?”很愚蠢的問話,因為這樣的一副畫面就很真實的出現在衛凡的面前,至少他還會問。而一邊的林月河已經呆住了。

  “很奇怪嗎?”星癡反問道。隨后想到了什么,接著說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奇怪的,見多了你就習慣了,而且我仙劍閣的龍行舟可比這云若寺的無為舟大多了,而且看起來都要比他們的好看多了,因為那上面除了和尚還是和尚。而且這上面還有一個娘娘腔的和尚,對了,那家伙跟你們一樣,也是個入夢者。”

  “善情和尚,不想讓我砍死你,你在說話之前最好先想想。”星癡還沒看到人就一頭黑線的說道。

  “星癡師叔,咱們都有些時日未見了,你怎么一見面就這般的說呢?真是讓師侄我寒心啊!”當木船停在空中之后,從船首處走出一個面目清秀的年輕和尚,只是那如血般妖艷的紅唇加上那細細的尖銳聲音說得衛凡跟林月河不停地打著哆嗦,雞皮疙瘩造成的。

  “星癡大叔,你還是將這家伙砍了吧!”衛凡越是看那個和尚越是覺得不舒服。

  “哈哈!體會到了吧!不過,很可惜,這家伙很受云若寺住持看中,他有著頂級的守護法寶,我砍不死他。”星癡不好意思的笑道。

  “放開我,你這個人妖。”處在善情和尚腋下的楊過不停的捶打著,想要擺脫他。

  “你我相遇就是佛緣,既然是佛緣那么你就要跟著我回云若寺,所以你就不要想著掙扎或者逃跑了。”善情和尚帶著楊過來到平臺之上接著說道:“星癡師叔,佛與這入夢者有緣,就麻煩你先為他解靈吧!不過,我覺得佛與他們兩個也有緣,要不一起解了?”

  “你個禿驢,我不是告訴你不要叫我師叔的嗎?難道你真的想要我砍死你?”星癡很是氣憤,這手中長劍已經泛起了一絲青光,可看到善情和尚泛出更加強烈的金芒就收起了一絲的火氣,接著說道:“你要一個也就算了居然想要三個。不過,這也不是你說了算的,他們要去那里是他們的自由,這可由不得你。”

  “那好,我去仙劍閣,我去仙劍閣。”剛站穩的楊過立馬吼道。

  “這位小施主,你的話可真是讓我寒心啊!好歹我剛剛還救了你一命好不好!你真的不愿意跟我皈依佛門?”善情和尚瞇著眼問道。

  “不…不愿意,我不要當和尚。”楊過看著善情和尚的樣子害怕道。

  “哦!是嗎?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尖叫去吧!”善情和尚微笑的一揮手,楊過就飛了出去,果然尖叫去了。

  “星癡師叔,一起聊聊。”善情和尚全身金光陡然間的強烈了起來,一個光罩就將星癡給籠罩其中,將他給封困在了里面,而在這光罩之上懸浮著一頂金缽。

  “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獲得這件法寶。”星癡并未出現一絲緊張的樣子,而是將手中的長劍拋了出去并喊道:“衛凡,去救他。”

  “是。”在長劍飛向平臺邊沿的時候,衛凡一個前沖,也跟著跳了下去,而那飛出的長劍在空中一轉就出現在了他的腳邊,猶如滑雪板一樣的快速向楊過沖去。

  “收起來吧!既然看到了你想看到的,還要這般干什么?”星癡說道。

  “看來你也猜出來了。”善情和尚伸手將那金缽收回到了衣袖間,接著說道:“師傅說此次三人皆為仙劍閣弟子,皆有大作為,所以我就不強求了。還有就是這次的引靈臺的最大贏家就是你們仙劍閣了,既然這樣你是不是奉獻一點好酒,十年前發生的事,我可是被師傅抓去面壁近十年了,酒肉的味道都忘了。”

  “你不是和尚嗎?怎么可以吃肉?”林月河看到兩位仙人都不急的樣子,加上從他們的話語間似乎是在試探衛凡,也就放下心來,只是聽到那善情和尚要喝酒,她忍不住的插嘴道。

  “呵呵!這位女施主,你可曾聽說過‘酒肉穿腸過,佛主心中留’這句話,我現在就是在為你解釋這句話的意思。”善情和尚雙手合十的說道。

  “其實,只要不被人看見就行了。”善情和尚來到林月河的耳邊輕輕說道。

  就在林月河還想說些什么的時候,衛凡就帶著楊過飛了過來,而后雙雙摔在地上,而衛凡更是癱倒在地的樣子。

  “衛凡,你沒事吧?”林月河關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餓。”衛凡順了口氣后擺手說道。

  “呵呵!”林月河笑了起來。

  小屋前的三條腿木桌邊。

  “師叔,我真的很懷疑你這幾年來是怎么過來的?”善情和尚看著眼前碗中一團漿糊的東西問道。

  “禿驢,你再叫我師叔,我可是真的會砍你的”星癡冷冷的說道。

  “其實我一直很奇怪,你為什么一直叫他師叔?”林月河對著善情和尚問道。

  “因為我當初來這里的時候剛好碰到他來接人,本來我也就是跟著他走的,誰知道他卻跟當時守陣的師兄喝酒,走的時候就將我給忘了,所以我才當了和尚。”善情緩緩到來。

  “既然這樣,那為什么你叫他師叔會那么的生氣?”林月河問道。

  “這個你得問師...星施主了。”本來是叫出來的,可是看到星癡一臉寒霜的樣子,估摸著真的會被砍就臨時改變了。

  “哼!”星癡明顯不想在這稱呼上糾結了,直接不談。

  “好香啊!”因為實在是咽不下星癡所做的事物的衛凡就親自上陣用那不多的材料做了一頓不算豐盛的食物。

  “你們多吃點,盡可能的多吃。”星癡說道。

  “為什么?”衛凡問道。

  “因為等會解靈會消耗身體很多的熱量,要不然你就會因為承受不了解靈所帶來的消耗而餓死,這就跟你御劍飛行之后會感覺到自己很虛弱無力一樣。”善情和尚對衛凡刻意為他準備的素食很滿意。

  聽到善情和尚這么一說,衛凡立馬狂吃了起來,而看到他這個樣子,就連長大后勵志要成為淑女的林月河也吃了起來,不過那樣子與衛凡楊過比起來還是顯得斯文一些。

  “請問一下,我怎么會御劍飛行的呢?”衛凡問道。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先前只是測試一下而已。”善情說道

  “測試,什么測試?”衛凡問道。

  “呵呵!在我云若寺中有著一面上古遺留下來的天然玉璧,在玉璧上偶爾會出現一些未來發生的畫面。所以,我師父就那上面看到了你們三個,要不然我也不會直接來這里而不是去引靈臺了。至于這測試...佛曰:不可說,不可說。”善情和尚雙手合十,得道高僧的樣子說道。

  衛凡看到這里是一陣的牙癢癢,接著問道:“那你們說說這解靈是什么意思?”

  “這九星天門陣是上古就遺留下來的法陣,在那里面存在的是混沌之力,若是沒有夢引蝶的保護,不管是誰進入到那里面都會被攪碎。不過,也很少有人能夠在沒有夢引蝶的指引很少有人能夠到那里面去的。”善情將剩下不多的食物吃完之后接著說道:“因為有夢引蝶的守護,所以入夢者就安全的出了九星天門,可是也因為這個夢引蝶的緣故讓入夢者無法開啟修仙之道,如果不解除附著在身上的夢引蝶,那就是廢物一個。不過,讓我很意外的是,你居然在未知的情況下已經成為了二段境,這到是讓我很好奇。”

  “是嗎?其實我也很好奇,可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衛凡也是很疑惑的說道。

  “沒事,等解靈了之后,你就會知道一些的,因為我感覺到你的身上似乎存在著某種封印。”善情看了一眼邊上突然間停頓下來的星癡,而后伸手想要去觸碰衛凡,可在臨近衛凡眉頭一寸處停了下來,嘆了一口氣,說道:“算了,還是按照師傅預言的那樣順其自然吧!”

  “大叔,你也看出了我身上有封印是嗎?”衛凡因為善情和尚帶來的怪異感覺而涌現出很大的壓力,不由的向星癡問道。

  “有。不過,也沒有什么大事,因為你身上存在的是一個守護封印,為的就是保護你。”星癡說道。不過,當看到善情和尚的一個隱晦的眼神之后就沒有繼續談論下去,而是催促般的說道:“快點吃,多吃點,給我們的時間不是很多了。”

  “好。”既然人家不愿意說,衛凡也就沒有繼續深究下去的意思了。可是,一邊的楊過低聲道:“這兩個家伙肯定在對你隱瞞著什么?說不定就有什么不軌的企圖存在,特別是那個人妖和尚。”

  “呵呵!我的耳朵可是很靈的。”善情和尚的聲音突然間的出現在楊過的耳邊,將他嚇得差點尿褲子了。

  吃過之后稍稍休息了一下的幾人就在星癡的帶領下來到九星天門陣前,而這就是解靈的地方。

  “你們在這里等一下。”星癡將幾人攔在石柱之外,獨自一人前往到法陣中心,手指微動,做了幾個手勢之后一指天空。隨后在星癡的身上就出現了一團青芒,在手指向天的時候,就有一道細小的光柱直沖天際。浮云一蕩,然后就露出了一個破洞一般的缺口來,仿佛將天空給捅破了一樣,透過這個破洞,衛凡他們能夠從那里看到地球之外的星辰。

  青芒陡然間的光芒大作,而后幾道流光紛紛融入到那青芒中,隨之那青芒就暗淡了下來,直到消失,最后出現在星癡手中的是一根刻畫著九枚星辰的拐杖。拐杖的頂端流轉著幾道熒光,很是美麗。

  “星靈之杖,專門用來解封用的,而這個也只有守護法陣的人才可以召喚出來。”善情和尚說道。

  “好了,林月河優先。”星癡走出九星天門陣后對著身邊完全被其手中的星靈之杖所吸引的林月河說:“你進入之后站在中心處的圓圈中就行了。”

  “哦!好的。”林月河看上去有些害怕,但是在衛凡鼓勵的眼神下緩緩的走進了法陣中心處。

  看到林月河站好之后,星癡伸出手中的星靈之杖一指,一道光芒從法杖中飛出,而后直接打在了那破開的虛空。短暫的寂靜之后,一道光柱落下,直接將林月河給罩在了其中。

  緊接著,九根石柱立馬升騰起光柱與那中心處的一根成呼應之勢,但是很快就轉向中心的那跟光柱,最后連接成了一片,一副游走著九個甲士的陣圖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九個甲士的出現,處在光罩中的林月河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身體徐徐升起,同時在她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只蝴蝶的刻圖。當林月河停在九道光柱的交接處時,那蝴蝶就飛了出來,沿著林月河的身體飛了一圈之后就進入到了她來時的那根‘天心門’石柱當中。

  蝴蝶的融入,光柱驟然間的消失,處在空中的林月河依舊雙眼微閉的緩緩飄下,被及時進入的善情和尚給抱在了懷中,而后其他的人都聽到林月河如同夢囈般的呼喚:“衛凡,衛凡.....”

  “我在這里。”衛凡伸手將林月河的手握住,這才讓林月河陷入到了沉睡當中。

  “沒事的,她只是很虛弱,需要多睡一下而已。好了,楊過,你來。”星癡說道。

  “嗯!”楊過點了點頭,但是看他身體不斷顫抖的樣子,看出他很是緊張,在衛凡要離開的時候,一把抓住衛凡的手說道:“記得告訴我呼喚的是誰的名字。”

  “嗯!”衛凡點了點頭。

  就跟林月河的一樣,當楊過升到光柱交接點的時候,從他的肩膀中飛出一只發光的蝴蝶,可在他的頭頂還出現了一柄若隱若現的血劍,隨著蝴蝶融入到石柱當中,落下的楊過就被善情給抱住了。

  善情和尚與星癡對視了一眼之后就抱著楊過離開了法陣。

  “大叔,為什么楊過的頭頂會出現一柄血劍?”衛凡在進入前問道。

  “九星天門中的九道門,分別代表著四吉,也就是四善。三兇,也就是三惡,一次吉,還有一中平。我想你應該知道楊過進來的是那道門的吧!而出現的那個血劍就代表著他的心非善,盡管看上去不惡,可是這善惡一念間,誰又說的準呢?好了,我能說的只有這么多了,你還是進去吧!”星癡眉頭微皺道。

  衛凡沉默的點了點頭,而后就步入到了法陣當中,在光柱落下的時候他感覺到猶如醍醐灌頂一般,隨著光芒的落下的同時,更多的是一些他不曾記得的記憶,或者說不該屬于他的記憶。

  他看到了媽媽藍玉燕死的時候所發生的事,天空烏云大作,出現了一道紅光,而在紅光的身后有著一個流轉著九色光芒的圓圖,跟這九星天門陣圖很相似,相繼的落入到了衛凡出生的那個醫院當中。隨后衛凡的出生,他就擁有有著一雙血瞳和一個出現在心臟位置的圓形胎記。

  他看到了第一次生日時衛神眸看自己的厭惡眼神,原本想要抱抱的,換來的卻是衛神眸想要扔掉他的沖動。

  他看到了后媽唐靈素嫁入家中是如何的關心自己的,生病時沒日沒夜的守護在身邊,睡前的歌謠。

  他看到了衛靈出生之后唐靈素為了尋找時常出走的他而病倒在床的畫面。

  他看到了莫問在升仙林中為了幫他煉化那所謂的神元而蒼老的面容,而他身上所存在的二段境也就是這么來的。

  所有的記憶像是匯聚在了一起,而后又在其中破碎,眼前出現的只是一個看不清面容的人和一個劍型虛影。

  法陣中,衛凡的身體處在光柱交接點的時候,隨著那只蝴蝶的飛出,在他的身上又相繼的出現了兩樣東西,一個刻著‘九’字的圓圖跟一柄血劍,與楊過顯露出的如出一轍,只是他的血劍要比楊過的顯得更加的血紅一些。

  “青銅劍魂與九星圖共存,而且看上去還是那么的平和,這得需要多大的犧牲啊!我佛慈悲!阿彌陀佛!”善情和尚雙手合適輕頌道,這一刻的他看上去才算是個和尚,而且還是一個得道高僧的樣子。

  “媽媽!”衛凡暈倒前的一聲輕語讓兩個人身子不由的一頓。

  將手中法杖拋入了空中,星癡就抱著衛凡站在九星天門中,看著遠方逐漸升起的太陽,感慨道:“這或許就是他的命運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