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1:1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十杵
  4. 第二章 周瑤兒的拜訪

第二章 周瑤兒的拜訪

更新于:2018-03-17 13:25:08 字數:3309

  古有十方,分為十杵,每杵十神,可破天地。

  向天賜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想著這句話。

  向天賜一下子就驚醒了。向天賜趕緊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身體還是熱的,我還沒有死,向天賜心中不由的一陣激動,很快這份激動便被仇恨壓制了下來,范虎,老天既然不讓我死,那你就死定了。向天賜經歷了一次生死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的幼稚,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千萬不要想著復仇。到最后也只是個笑話而已。

  向天賜緩了緩平復了一下心情,看了看周圍的情況,自己正躺在一個柴房里,有人把我帶回來了,會是誰呢。

  向天賜起身走了出去,看見這個柴房居然在假山里面,順著山體的縫隙可以看到外面的亭臺樓閣。

  好美,這么美的地方,向天賜還是第一次看見,他不由的多走了幾步。

  花園很大,向天賜走了很久也沒有走過重復的路。

  當向天賜走到一處蓮花池的時候,他聽見了前面有嬉笑的聲音。

  向天賜緊覺了起來,放慢了腳步,慢慢循聲靠近。

  聲音越來越近,向天賜看見前面亭臺里的兩個人,那不是田夢嗎,田夢旁邊還有個小丫頭。原來是田夢救了自己。向天賜嘆了一口氣。

  “誰。”田夢突然開口,嚇了向天賜一跳。

  向天賜趕緊想跑,可是當他回頭的時候,他后面已經被田府的人堵住了。

  這時候田夢牽著小丫頭也過來了。

  “姐姐,你帶回來的小乞丐活了。”小丫頭甜甜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

  “穎兒,不能這樣說話。”田夢跟小丫頭說了說然后看著向天賜“能夠醒過來真是奇跡。”

  向天賜看著眼前的人,可惡居然這么多人知道我還沒有死,范虎知道了一定會來殺了我的,不行我得想個辦法,對了周瑤兒不是說中招后會心智全失嗎。那我就來演個傻子。

  向天賜做出了自己認為最傻的表情,同時配合性的流著口水。

  田夢看著搖了搖頭說到“看來雖然是保住了性命,可是心智全失了,穎兒我們走吧。”

  “等一下姐姐。”小丫頭甩開了田夢的手,跑到了向天賜面前,左看看右看看。

  向天賜一直只是傻傻的笑著。

  “我叫田思穎,以后你就在這陪我玩吧。”田思穎的小手伸在了向天賜的面前。

  向天賜還只是傻傻的在笑。

  “姐姐。”田思穎回頭看著田夢。

  “穎兒,回來吧。”田夢向田思穎招了招手。

  田思穎看了看田夢又看了看向天賜“福伯,以后就讓他待在后院陪穎兒吧,還有幫他找身干凈的衣服。”

  “好的,大小姐。”旁邊的老人應聲到。

  “穎兒走吧。”田夢和田穎兒漸漸的消失在視野中。

  “阿來,阿壯,帶他去洗澡。”老者看著流著口水的向天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就走了。

  熱水擦拭著向天賜的身體,向天賜還是第一次被人伺候著洗澡,雖然有點尷尬是兩個男人在幫他,阿來,阿壯幫向天賜穿好衣服帶到柴房就走了,走前向天賜看見阿來他們眼神中的憐憫,充分的證明了自己的裝傻是成功。

  等周圍沒有了聲音,向天賜坐了起來,洗澡時他偶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改變,那時候不好確認,現在沒有人打擾,可以來看看了。

  向天賜閉上了眼睛,感受著,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體內有一道黃光,黃光。向天賜帶著疑問又探了探。

  這黃光,這黃光不是范虎射進我體內的嗎。

  為什么范虎的黃光會寄存在自己的體內,就在這時,柴房的門突然打開,向天賜立刻睜開了眼睛。

  “田夢。”向天賜看著推門進來的田夢不由的驚呼到。

  “你果然聰敏,向公子。”田夢徑直向向天賜走來。

  “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向天賜有點警惕的看著田夢,這個田夢跟白天見的田夢不一樣。

  “你不是田夢。”向天賜警惕性的往后面退了退。

  “我怎么會不是田夢。”田夢嬉笑著往向天賜靠近。

  “你是周瑤兒。”向天賜眼睛一直盯著。

  田夢眉頭一皺,慢慢的幻化成周瑤兒的樣子然后開口道“你怎么會知道我不是田夢。”

  “果然是你周瑤兒,你為什么變成田夢的樣子過來。”向天賜稍微放松了點,周瑤兒對自己應該沒有惡意。

  “你很沒有意思耶,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周瑤兒一下子跳到了剛才向天賜坐的地方,晃著她雪白的小腿。左看看右瞧瞧。

  “你身上的味道。”向天賜看著周瑤兒暴露在外面的小腿,雖然馬上就要轉春了,但是天氣還是冷。

  “我身上的味道。”周瑤兒說完還猛的嗅了嗅。“沒有味道呀。”

  “就是那種很淡的熏香味。”向天賜把本來堆好的柴堆踢亂。

  “熏香味。”周瑤兒想了想,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精致的荷包。

  “就是這個味道。”向天賜淡淡的說了一句。

  “色狼變態。”周瑤兒站了起來,準備出去。

  “等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向天賜一下子就堵住了柴房的門口。

  向天賜發現自己的速度好像變快了好多。

  “你要攔我。”周瑤兒眨著她的大眼睛,手指圈著頭發,慢慢的踱著小碎步,不時的還看看向天賜。

  “你還不讓開呀,你要用你入定期的修為擋住定魂期的我嗎。”周瑤兒突然向前一步,湊到了向天賜的耳邊。

  淡淡的熱氣吹在了向天賜的耳垂上,向天賜的臉憋的通紅。

  “我說我有入定期的修為?”

  “嗯。”周瑤兒點了點然后很詫異的問到“你自己不知道?”

  向天賜搖了搖頭。

  “那就奇怪了,其實我今天晚上來就是來確認一下你的修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知道自己修為的人呢。”周瑤兒弱有所思的樣子,然后有說到“你試著把你的精力集中在你的手上。”

  “什么叫精力。”向天賜并不知道什么叫精力。

  “精力,精力,精力就是,我也不知道,你怎么這么笨呢。”周瑤兒也不知道怎么描述精力,好像在她修煉的時候精力就自然的感覺到了。

  “像這樣嗎。”周瑤兒還在想事情的時候,向天賜突然問到。向天賜想會不會是自己體內的黃光呢,試著驅動看看,果然黃光懂了。

  “這不是范家的黃虎標嗎,你怎么會是定魂期。”周瑤兒很驚訝的用手捂著小嘴。

  “定魂期嗎。”向天賜看著自己指尖的黃光。然后又把黃光收回了體內。

  “不對,你還是入定期的修為,可你怎么能使用定魂期的精神力。”周瑤兒打量著向天賜,就像看怪物一樣。“好神奇呀,這件事可不能讓范虎知道。”

  “田夢是不是也知道我在裝傻。”向天賜想了想如果田夢知道的話真的把臉給直接丟沒了。

  “田姐姐應該不知道,你的演技挺好的,要不是我閑著無聊探了下你的精氣,我也不會發現。”

  “那范虎如果試探我的精氣會不會發現。”向天賜緊張了,他發現自己把問題想簡單了,向天賜面容越來越難看。如果范虎知道他肯定會把自己抹除掉的。向天賜可不覺得田家會為了自己得罪范家。怎么辦,突然向天賜想到了周瑤兒剛才變成田夢的樣子,對呀,可以讓周瑤兒把自己變成別的樣子呀。

  “周瑤兒,你可以幫我變個樣子嗎。”

  “能,但你要變樣子干嘛。”

  “變個樣子范虎就不認識我了。”向天賜聽到能心中還是一陣激動的。

  “沒用的,我幫你幻化的樣子是騙不了范虎的,他的精神力還是可以識破的,除非。”

  “除非什么。”向天賜趕緊追問到。

  “除非我爹肯出手。”向天賜聽了嘆了一口氣,從周瑤兒爹阻止周瑤兒插手范虎的事便可知道周瑤兒的爹是不可能出手幫忙的。

  向天賜沮喪的坐在了地上,可惡,本以為的生路現在又被堵上了。向天賜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周瑤兒看著坐在地上的向天賜嘴角帶著微笑從袋子里掏出了一個白瓶子扔給了向天賜。

  “這是什么。”向天賜看著懷里的白瓶子。

  “喪心丹。給你準備的。”周瑤兒的嘴角掛著一種讓向天賜不能琢磨的笑。

  “喪心丹,聽起來就不是什么好東西。”說著向天賜打開了瓶口看著瓶子里躺著那顆粉色圓潤的藥丸。這么好看的藥丸為什么會有這么難聽的名字。

  “你居然說這不是好東西。”說著周瑤兒撅著嘴把向天賜手中的瓶子搶了過來。

  “這可是我周家獨門秘藥,吃完后雖然會心脈全斷,心智喪尸,但后面你會慢慢的恢復心智的,從而使心智更加堅韌,我們周家歷代家主都會服用的。”周瑤兒晃了晃手中的瓶子。

  “吃了這個就能瞞過范虎嗎。”向天賜拿過周瑤兒的瓶子把里面的丹藥一口吞了下去。

  “你就這樣吃下去了。”周瑤兒沒有想到向天賜居然如此果斷的吃下了藥丸。

  “嗯,不然呢。”向天賜點了點頭。

  “你就不怕我騙你,里面是毒藥。”

  “我又沒有什么值得你騙的,與其被范虎殺了,還不如被你毒死呢。”向天賜很相信周瑤兒,這個世界周瑤兒比自己懂的太多,與其自作聰明還不如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不靠譜的周瑤兒。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