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1:33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北歐之歌
  4. 2荒地上的棕熊

2荒地上的棕熊

更新于:2018-03-16 16:34:41 字數:2305

字體: 字號:
  塞西莉亞順著圖勒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隱約看到一團東西正在黑森林的茂密植被當中緩慢地向這片開荒地移動過來。

  塞西莉亞示意圖勒以及另一名更加健壯的侍衛克努特讓平民都先停下活計,在空曠地里先集中,自己則繼續觀察那團東西。

  當平民們都集中過來以后,那團東西也已經差不多完全走出黑森林,再失去了植被的顏色保護下,塞西莉亞看清楚那是一頭棕熊。畢竟春雨過去后,氣溫已經回暖,沉睡的動物也陸續醒過來。塞西莉亞找的這片開荒地恰好是卑爾根跟群山之間,山腳下一條溪河沖積而成的一小塊肥沃土地,保不準棕熊是沿河覓食時,聽到這邊的動作,才過來吧。

  棕熊似乎也對這么一大群人抱有有警戒心,在森林與人群之間的地帶上不停地徘徊,但似乎由于饑餓的影響,也漸漸失去了耐心,開始不停向人群發出咆哮,似乎示意人群遠離它的居住地。

  但塞西莉亞并沒有打算讓一頭棕熊影響這次開荒計劃,畢竟這是關乎接近四千人溫飽問題的計劃。在無法終止的情況下,也不能對這頭棕熊置之不理,否則可能在以后會造成人員傷亡,哪怕沒人丟性命,這片土地上的作物也必定會被棕熊所損毀。

  但塞西莉亞環顧了四周,現在持有鐵器的也就塞西莉亞,兩名侍衛,以及少數拿著伐木斧的中年漢子,光靠這些人,最多就是有可能順利趕走棕熊,但最大的可能還是喪失了數人的性命,才能順利制服棕熊。

  當塞西莉亞正在思考的時候,棕熊已經無法忍耐饑餓,開始邊注視著人群的動向,邊向放有農作物種子的布袋走過去。已經沒有時間繼續思考了,塞西莉亞只能先進行指揮,讓女性都幫忙把剛才砍伐下來的樹枝都點火燃燒,至少確保當前所有人都人手一根或者兩根可以當臨時火把。而未成年的小伙子們則先冒著被襲擊的風險下,先繞棕熊,布置干燥的雜草跟樹枝在棕熊來的方向,斷棕熊的后路。圖勒以及克努特則帶著中年漢子們組成一個密集的陣型,不停呼喝著緩慢接近農作物布袋,避免棕熊先一步偷食。

  棕熊總算被塞西莉亞的指揮導致行動又一次遲疑下來,雖然阻擋的時間不長,很快又因為饑餓的原因,繼續邁向侍衛們所在的方向。但這段時間已經足夠讓塞西莉亞他們制造出少量的火把,塞西莉亞率先雙手各拿兩把火把跑向圖勒以及克努特他們所在的位置。再讓農家女們把火把交給在遠處的小伙子們,大聲地指揮眾人形成密集的三面包圍圈。

  鐵器不一定能讓野獸感到畏懼,但火則相反,幾乎所有的生命都對火有天生的畏懼感。哪怕人們已經離棕熊在數米的距離內了,但棕熊感受到火帶來的灼熱,天生的恐懼感此刻壓制了原有的饑餓感,棕熊開始感覺畏懼,開始向原路返回。

  但塞西莉亞不敢讓棕熊有逃離的機會,大聲指揮眾人繼續保持三面包圍的行動,把棕熊逼進預先設好的干燥植被堆里頭,然后示意持有兩把火把的人都把左手的火把拋向棕熊所在的位置。

  精心挑選的干燥植被,近乎瞬間被點燃,烈火很快開始從數面一起包圍著棕熊,棕熊身上的毛發也開始產生了一個個火苗。但棕熊現在變得更加危險,開始四處亂竄。塞西莉亞讓所有沒鐵器,只有火把的人們后退,自己主動帶著侍衛以及數名中年漢子圍繞著火堆不停劈,盡量嘗試劈中火堆當中的棕熊,哪怕無法造成傷害也盡量把棕熊繼續趕回火堆當中。健壯的克努特由于手持長斧的關系,成功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劈中了棕熊的后腿,把棕熊的速度減慢下來。原本已經可以撲出火堆的棕熊,在一聲慘叫后,渾身冒著火的情況下,一拐一拐地嘗試走包圍,由于拐了一只腳,利爪此時也需要協助行走導致無法使用,但尖牙仍然是足以把人帶進冥界的利器。因此眾人都不敢大意,仍然繼續在棕熊無法反擊的位置進行一次一次的攻擊。

  圖勒看到自己的小伙伴率先立功,此刻卻忍耐不住了,冒失地舉起長斧,嘗試在棕熊面前當頭劈下,卻遇上棕熊的垂死掙扎,猛地向前撲去,直接把圖勒壓在身下。幸好圖勒手上的長斧捉得夠牢,并沒有脫手,用長斧死死抵住棕熊的臉,才讓棕熊暫時無法咬下。塞西莉亞現在手足無措,原本以為已經計劃好的戰術能成功,卻臨時出了這樣的岔子,雖然圖勒暫時能抵住棕熊,但無法知道圖勒能堅持多久,特別是棕熊身上的火焰已經開始有蔓延到圖勒身上的跡象。自己雖然可以一劍從棕熊頭部刺下,但也擔心會刺中圖勒。

  克努特反倒很果斷,似乎擁有也他的塊頭一樣的智慧,把斧頭反過來,用斧頭背面直接往棕熊頭部猛地敲下去,一下直接讓棕熊動作頓了下來,然后再回身補第二下,棕熊終于停止一切動作,轟然倒下,完全壓著圖勒。

  這時候塞西莉亞總算清醒過來,馬上棄劍上前嘗試把棕熊推翻,并呼喝周邊的中年漢子上面協助。畢竟塞西莉亞今天穿得比其它人要厚實得多,她暫時不擔心火勢會蔓延到自己身上,直接雙手托著冒火的爪部,用力地抬起,勉強抬出一個足夠讓其余人拉出圖勒的空間。總算在圖勒身上只冒著煙的時候,把圖勒順利救出。

  開荒的第一天就已經遇上這種問題,哪怕順利解決,也已經直接正午時分。由于棕熊已經被大火烤過,毛皮已經無法使用,塞西莉亞示意克努特把熊頭砍下來,作為克努特自己的紀念品,然后讓眾人把棕熊分作午飯的額外加餐。雖然棕熊在熬過冬天以后已經很瘦削,也就勉強足夠這次參與開荒的接近千人每人一口肉或者內臟,但也已經讓眾人齊聲感謝,更有個別精干的小伙子,在去溪河取水的時候,順手帶了幾尾魚回來,幫大鍋里頭添加了少許的魚香。

  午飯過后,塞西莉亞讓眾人趁機歇息一會,而自己則繼續規劃開荒地的情況,由于出現過這次棕熊危機,開荒地除了原本要考慮搭建少量的茅屋外,還需要準備一定的圍欄以及陷阱,用于避免再有野獸的光顧,而且既然此處有棕熊出沒,證明此地的野生食物必定很充足,塞西莉亞計劃讓部分即將夠年齡的小伙子們在這處靠打獵來呆到下次南下為止,既可以獲得穩定的食物來源,也可以增強他們的技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