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6: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眸中界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7 15:35:44 字數:3151

字體: 字號:
  谷谷村,一個傳承久遠的古老村落,位于森羅之林靠海的南部,村內有著不少強大的修煉者,他們共同在村內組建了一個機構,名為天谷居,天谷居掌握著谷谷村的命脈,一直守護著谷谷村,如今的掌權人是具有頗高聲望的木辰老村長,在他的帶領下,谷谷村日漸強盛,漸漸從森羅之林近百村落中脫穎而出,成了森羅之林三大守護者之一,讓谷谷村仿佛看見了昔日的輝煌。谷谷村身為森羅之林強大的守護者之一,除了守護森羅之林不被外來者侵入之外,還會接受修煉界的任務,來換取財力以及寶貴的資源。

  天谷居的議事房內,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坐于首座之上,雖是年過近百,眼中卻不見一絲渾濁,明亮的雙眼之中蘊含著睿智之色。房間內,兩旁各自坐落著幾道人影,此時一位中年人站起身來,對著老者抱拳道:“木老,接到手下密報,玄天村與落山村近來交往甚密,怕是這次南北奪塔之爭,他們會暗中串通...”

  首座之上,木老閉著雙眼,將雙手緩緩放于袖中。

  “木老,仲宇此言并非沒有依據,聚元古塔從十六年前開始,我村與玄天村占據其一,輪流使用,另一座被落山村獨自占據,這些年,我村日漸強盛,將與玄天村持平,一直以來我村與玄天村爭斗不休,而這次奪塔之爭,怕會是一根導火索,玄天村一旦借助落山村的力量,我們奪塔將會非常危險...”另外一邊,又一位名為肖寒的中年男子說道。

  房間內,又陷入一片沉寂之中,仲長老與其他眾人皆是不語。據他們調來的情報,玄天村的大長老羅偉之孫羅炎,是玄天村百年一遇的奇才,普通人七歲才能感應天地元氣,而他三歲便是開始吸納元氣,煅元盤,被村內著重培養,七歲時,已是初窺地之鏡,隨后他又被其爺爺送至落山村,進軍更高的武道,為了這次奪塔之爭,羅炎已是被喚回了玄天村。而至于落山村的情報,卻是知道的很少,雖然知之甚少,但沒有人懷疑他們的實力,畢竟,落山村獨自占據聚元古塔十六年。

  木老緩緩睜開了雙眼,看著有些焦急的眾人,而后徐徐說道:“嗯,此事是有些棘手,若是失去聚元古塔,谷谷村將會遠遠落后于其他兩村,這些年所付出的努力將會覆之一空,要想復興,這聚元古塔不能缺少啊。”

  “對了,木老,您也不必過于擔憂,昨日我收到家子仲云來信,家子與肖長老之子肖龍如今已是聞風趕回來,奪得一塔,不會是問題。”仲宇看了看房間內的眾人,感覺氣氛有些壓抑,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言語之間倒是有些自豪。

  “什么,龍兒也回來了,這小子,竟然都不通告我。”一旁的肖寒聞言,有些微怒,自己的兒子回來竟然不告訴老子一聲,太不像話了。

  聽到這話,屋內壓抑的氣氛頓時舒緩了許多,不少人都點著頭,紛紛議論開來。

  “嗯...嗯...這兩小子,從小天資出類拔萃,在村內年輕一輩可是首屈一指啊,不過,這兩小子皆是心高氣傲,一直爭斗不休,聽說在外面接任務時都搶著做,年輕人啊,哈哈...”一老者捂著胡須不住的點頭,對于那兩個后起之秀,他是很了解的,不論是天資還是悟性,他都是贊不絕口。

  “是啊,聽說肖龍九歲便是習得五階武學,那可是玄級頂峰的武學,在某些方面,甚至超過地級初層的武學...”

  “嘿,那仲云也不得了,十五歲便是進入天谷居的執法團接受任務,如今在外磨礪兩年,怕是他的進步不會亞于肖龍啊...”

  “有這二人,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村內年輕高手,占一塔絕對沒有問題。”

  首座之上,木老聞言,微皺的眉頭舒展了些,對于這二人,他也是有些滿意。

  不知不覺中,時間匆匆流逝,一日又近黃昏。

  “呼...”

  議事房外,木老看著眾人紛紛離開,雙手負于身后,長長地噓了一口氣,將心中的那份擔子暫時放下,此時木老看上去不像是平日里威嚴的村長,而是一個普通的老頭,看著谷谷村漸漸踏上復興之路,木老心中卻是涌起一股淡淡的悲傷。

  “你還沒有看到谷谷村的復興,卻把這沉重的擔子留給為師,哎,你這家伙,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老人雙眼漸漸有著淚光涌動,心中想起了曾經的愛徒,淡淡的悲傷卻是怎么也化不開。

  夕日黃昏,薄薄的云霞漸漸收斂了光芒,一位佝僂的老人在道路上緩緩地行走,形影孤單,給暮色平添了一絲蒼涼。

  當木老快要路過一個小茅屋時,遠遠的,一個少年筆直的站在茅屋之上,在夕日的黃昏下,靜靜的看著老人。

  “呵呵,發現了我嗎,去看看他吧,或許此事,這小家伙會有些興趣...”看著少年的身影,木辰老人似乎看到了某人曾經的模樣,低低的喃喃聲透著老人的慈祥。

  .......

  一陣風襲來,一望無際的森羅之林變成了綠色海洋。不知是幾時天,厚厚的樹葉遮住了陽光,林間一片沉寂與陰暗。

  忽然,一道破風聲在林間響起,一道穿著長衫的少年凌空一個翻滾,悄然的落于樹枝之上。少年看上去約莫十四五歲,身著灰白長衫,略有些凌亂的頭發隨意束著,看上去很是普通的模樣。少年腰間橫著一把匕首,背負一根的鐵杵,鐵杵尖端是森冷的突刺,閃著刺人的光芒,鐵杵握手處纏著一圈圈白色的布條。少年的視線仿佛能夠透過前方的密林,靜靜的注視著前方的動靜。

  森羅之林南部一塊空地上,一座高大的古塔立于眾林之間,古塔高約二十丈,通體暗黑,渾身布滿了歲月的痕跡,彌漫著滄桑的氣息,原本沉寂千年的古塔,卻是在三百年前,被一位神秘人打破了古塔在歲月中的沉寂。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自從神秘人消失之后,一座古塔也隨之銷聲匿跡,而另外兩座像是被什么力量強行分隔開,并各自被四條粗大的鐵索自塔尖深扎于地,從此南北各自坐落著一座古塔。

  時到今日,森羅之林的人們也只知道古塔有七層,下面四層有著凝聚天地元力的作用,因此在森羅之林被稱作聚元古塔。

  有人說,那位神秘人是乾坤大陸下來的絕世高手,發現了此處的古塔,便在此處專研古塔,尋求更高的突破,還有人說,神秘人是乾坤大陸躲避追殺的修煉者,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了聚元古塔,也有人說,神秘人是乾坤大陸神魔壇的人,在此守護古塔...

  而此時,這里卻是失去了原本的安靜,在古塔頂端至塔底,錯落著數十道人影,他們衣衫統一,唯有著塔頂為首兩人身著一黑一白,別具風格。不過這些人衣衫均是有些破損,甚至實力不濟者,皆是一副狼狽模樣。

  白衣男子面目清秀,嘴角總是掛著淺淺的微笑,眉宇之間倒是透著一絲灑脫,男子遙望著遠處的森林,不知心里想著什么,只不過眼神之中時而掠過冷芒。而黑衣男子則是表情冷漠,一副俊俏的臉龐卻是沾著少許血跡,看著遠處森林中某些陰暗的角落,卻是絲毫不避諱眼中冰冷的殺意。

  “仲云,我們要等的人好像到了啊...”白衣男子似是感應到了什么,漸漸收斂了笑容,突然看向森林的某一處角落,眼中冰冷之色一閃而過,而與此同時,名為仲云的黑衣男子也是看向那個方向,隨后漸漸松開一直纏著白色繃帶的右手...

  而在聚元古塔下方的空地上,卻是倒著不少人影。此時在森林之中,不難發現有著不少人影正漸漸靠攏著古塔,準備著下一次的襲擊。

  不過,那些黑影看到古塔上方那兩位青年高手的動作后,似是發現了什么,皆是是頓住了身形,搖頭望著古塔上方。

  古塔之上,仲云二人一身衣衫無風自動,強大的元力波動自他們體內洶涌而出。

  “這是...”

  “肖龍他們,不是才地鏡五重嗎?”

  “好強大的元力波動,可這...”

  “不,不,剛才他們絕對隱藏了實力,這股波動,怕是達到天境三元了...”

  “嘶...”

  那些人影感受到周圍強大的波動,皆是目露震驚之色,驚駭的望著古塔之上那兩道消瘦的身影。壓抑,絕對的壓抑,滿場鴉雀無聲,天境三元,地鏡七重之后的另一片領域,這份實力,怕是只有三大守護村的長老有這實力...

  在一處到聚元古塔有些距離的地方,樹枝微微的顫動,似是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三道黑影陡然憑空出現。

  “呵呵,那兩個小子感應到我了啊,看來,谷谷村也不盡出廢物啊,居然守塔一天了,有趣,不過,從現在開始,這塔,歸我羅某人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