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5:1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夢陰邪
  4. 第二章 短發的溫柔

第二章 短發的溫柔

更新于:2018-03-16 20:11:42 字數:2719

字體: 字號:
  “總之,別糟踐自己的青春。”

  下面一片安靜,有的覺得老師說的道理,暗暗攥緊拳頭。當然,也有的不以為然,認為老師扯得太遠了,“青春”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不去想,也不想去想。

  除此之外,剩下來的都在盯著Miss李白襯衫隆起的部分流出一嘴哈喇子而想入非非。

  此時,女老師不知道學生們什么想法。顯然已經口干舌燥,不想多說了。

  “薛諾雪!”

  年輕女老師翻了翻筆記本。叫了一個名字,一個女生站了起來。

  年輕女老師李珊掃了一眼那女生,那女生盤著個公主頭,高挑的個子,有點像那種目空一切的三好學生外加班花的感覺。很有公主范兒。

  女老師朝著她點了點頭。而后自己低著頭寫著自己的東西。

  “你幫同學們分下座位。”

  嘴上說了一句,就專心自己的事了。

  “嗯。”

  那女生應了一聲,就站起來,大氣地走上講臺。

  “各位同學,出來到走廊排個隊。按個兒由矮到高。”

  女老師看著公主范兒女生有板有眼,面容舒展一下,低著頭寫著自己的東西,顯然很是滿意上一任老師推薦的班長。

  “矮個兒上前。”

  秦天正在走神,只聽公主范兒女生像個小領導一般指揮著。

  “中間三組從前到后坐。邊上兩組留給視力等其他特殊情況的同學,坐好后再根據情況調動。”

  不得不說,的確像個老牌班干部。

  這是個文科班,男生不多。按照排座位規則,一米八三的秦天是最高的,如秦天所料的坐在最后一排。

  班級里人數是單數,所以最后秦天孤零零一個人坐在最后一張座位上。

  “報告!”

  就在十三班里排座位排得熱火朝天而接近尾聲的時候,秦天看到門口出現一張熟悉的臉,正是朝自己笑的殷俊臉。

  女老師抬起頭,看見門口嬉皮笑臉的殷俊,卻低下頭仿若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晾著他,讓他干等著。這是老師,特別是年輕女老師的一貫伎倆。

  那些不良男學生是她們最為反感的類型。殷俊這種第一天報名就遲到,嬉皮笑臉,沒個正形。顯然已經被劃為不良男學生的陣營。

  “老師,我是新來的轉校生。”殷俊見老師半天不出聲,也不看他,有些耐不住性子。

  “嗯。”女老師翻開筆記本,果然是有個叫殷俊的轉校生。

  “同學們靜一靜,我們班新來了一個轉校生,我們歡迎新同學進入我們的大家庭。”女老師說完,下面自然掌聲一片,“來,跟同學們自我介紹一下吧。”女老師對門外的殷俊說道。

  殷俊很騷包的走上講臺,“大家好,我叫殷俊。”

  “哇,果然好殷俊哦。”一個花癡女生說道。

  “哈哈。”下面一片哄笑

  她說話的時候,正好掌聲停了,全班人都聽到了。這女生叫蘇敏,性格很是活潑。盡管平時就是這性格,但當這么多人,還是很尷尬。

  女老師瞪了她一眼,她便低下頭,一副可憐樣子。

  “這么巧,我叫威猛。”第一排一個看起來很頑皮的小個子男生仿佛對殷俊這么受女孩子歡迎很是不滿,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了句。

  無巧不成書,這一次又是沒逃過耳尖的十三班全體的耳朵。

  交際時,朋友之間拿別人姓名和生理缺陷開玩笑都是大忌。朋友之間尚且忌諱,更別說陌生人了。

  殷俊聽了那頑皮小個子話,惡狠狠地盯他看了一眼。

  小個子看殷俊這家伙不是善茬,心里其實有些悔恨自己嘴賤。但表面上不肯弱了面子,對殷俊惡狠狠地目光,不以為然的看了他一眼。

  女老師并不知道他們的心理活動。

  “薛諾雪。也幫他安排下座位吧。”

  女老師很和善的對著公主范兒女生說了句。

  “好。”公主范兒女生還是應了一聲。

  女老師見她應了一聲,便又低下頭忙著自己的事情。

  “這位美女,不用安排了,我坐在這里就行了。”

  殷俊說著就一屁股坐在了秦天旁邊的空座位上,坐定后還很騷包的甩了一下劉海。

  “你不能坐在這里。”公主范兒女生聽見殷俊的話,很機械的回答道。

  “我勒個擦……為什么啊?”殷俊有些莫名奇妙。

  “因為……”

  不只是殷俊,秦天也在等著公主范兒女生的下文。

  公主范兒女生看著倆人盯著她看,不自覺地臉紅了一下。

  “因為……這是我的座位。”

  說完后又是一副大義凜然,道:“老師叫我負責安排座位,我當然要給自己留個座位了。”

  “哦……”殷俊的聲音拖得老長,好像一道困惑已久的數學題終于被攻克了。

  “可是美女班委,我坐哪呢?”

  “你就坐在那吧。”

  話說邊上兩組留給特殊情況的座位還空出一張前排靠窗戶的座位。

  殷俊壓根就不是愛學習的料,前排對他來說無疑猶如桎梏一般。他心里想著的是坐在后排,這樣多自由自在。況且又有最好的哥們,而且他就是因為秦天在這里才到這里來的。

  殷父原以為分到秦天他們班是想好好學習,也樂得讓兒子沾沾秦天的斯文氣。要是知道他兒子此刻的想法,估計得氣得半死。

  “美女班委,你看你坐在那行不行,我就這了。”

  “不行。”公主范兒女生斷然拒絕。

  “我勒個擦……為什么啊?”

  “因為……老師是叫我負責的,必須聽我的。”

  公主范兒很合時宜的撇過頭,掩飾住泛紅的臉蛋兒,恢復正常后又回過頭。

  而此時秦天見分個座位這么麻煩,頓時很頭疼。

  “諾雪,我想坐在后排。”

  此時一個短發女生走了過來,在公主范兒女生耳邊低語了幾句。

  “我就在這了吧。”

  說著就把書包往秦天旁邊的抽屜里塞。

  “同學,讓一下。”

  殷俊下意識地讓了一下,結果短發女就在這空檔兒坐定了。

  公主范兒女生看著坐定的短發女生,眼中閃出一絲復雜之色。

  “那我到底坐哪啊?”殷俊頓時有些抓狂,本來想著來到新學校泡妞、當個老大什么的。結果分個座位分的蛋疼。

  “那你們倆坐著吧。我們倆坐那去。”秦天拉著殷俊就往前排那張空桌走。其實秦天也不喜歡坐前排,但是無奈答應過殷父要好好監督殷俊。

  可能是怕公主范兒女生又拿出老師叫她負責之類的話來,當下解釋道:“他是我朋友,他爸請我監督他學習。”

  公主范兒女生還沒開口,短發女就先開口道:“監督學習這種事,交是班長的職責哎。”

  說完又沖殷俊眨了眨眼睛,“是吧?”

  殷俊愣了一下之后,眼睛里閃過一絲喜色。

  “是。是。原來是班長啊。失敬失敬。”

  殷俊看了看公主范兒女生,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冷酷,盤著的公主頭更是把她的優雅大方一展無余,殷俊一拍腦門,這分明是個美女。

  “是什么呀?”秦天習慣性地捏了捏他的后頸,“你爸要我看著你點。”

  殷俊看了看秦天,看了半天憋出一句令秦天有扇他的沖動的話。

  “你是誰?”

  “我靠!”

  ……

  秦天氣鼓鼓地看著殷俊屁顛屁顛地走到前排,雙手平疊在課桌上,一副乖寶寶模樣。

  公主范兒女生看了一眼短發女,再沒多話,也走向前排。

  秦天覺得能看到殷俊興奮的心臟急速跳動。

  結果公主范兒女生從殷俊身邊走過看都沒看他,直接坐在了韓筱璐原本的那張座位。

  秦天看著孤零零坐在前排的殷俊那張苦瓜臉,頓時很解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