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8: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逐鹿之龍騰天下
  4. 夫子問

夫子問

更新于:2018-03-16 21:01:43 字數:3110

字體: 字號:
  陽光順著院子外的樹影打在兩個孩子的身上,小葉云和小萊茵在院子里玩耍著,小孩子的天性和童真在陽光的陪襯下更顯的光亮。沒有經歷過世俗,沒有經歷過種族之間的仇恨,沒有經歷過人與人之間的狡黠和爾虞我詐,純潔的像是天邊的白云。夫子站在臺階上看著兩個孩子,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葉夫人從屋里出來叫兩個孩子吃飯,見夫子站在臺階上帶著微微的笑意,眼神注視著兩個孩子,葉夫人順著夫子的眼光也看著兩個孩子,并肩站在夫子的傍邊。看著葉云在院子和小萊茵玩兒的開心,想著葉云從小便沒有見過父親,雖然小葉云很懂事從來沒有問起過父親的事兒,但平時總是一個人爬在窗臺上看著別人的父親帶著自己的孩子在街上玩兒,想來葉夫人也覺得不是滋味。如今來了個玩伴,也終于在小葉云的身上看到了那種由心而發的快樂,而且玩伴還是漂亮的小姑娘,葉夫人越想越覺得舒心。便連叫兩個孩子吃飯的事兒都忘了,看著兩個孩子的笑容也癡了。夫子回過頭見葉夫人站在傍邊。便開**到“葉夫人?”“葉夫人”,一連叫了兩聲葉夫人方才回過神來,略帶愧疚的說“葉云這孩子從小便沒見過父親,長這么大也沒見他笑的這么開心,小時候別人都嫌棄他是個沒爹的孩子,更是連個玩伴都沒有,如今有了小萊茵這個玩伴也才見過他如此的開心,想來我這個母親也是不稱職,一時想的多,有點出神了,先生莫怪”夫子點點了頭略帶神秘的問到“葉夫人之談吐以及對葉云的教導,不難看出夫人出自書香門第。只是不知葉云的父親現在何處呢?想來葉云的父親也該是人中龍鳳類的人物吧”說完夫子看向天邊,順著夫子的目光正是五里鎮的南方。葉夫人的神色有些驚疑不定隨即又很快鎮定下來,只是覺得這位老先生越發的高深莫測輕身的嘆了口“葉云的父親很早的時候便去了關外,他父親會些武學,聽人說魔域中奇珍異寶便說著葉云快要出生去搏一搏前程,在不濟也弄也寶貝回來換些錢財。當時五里鎮好些會功夫的都一并去了,只是一去便再也沒有回來”,“原來如此,老夫唐突了提起了夫人的傷心事”夫子面色并沒有什么波動,仿佛料到了葉夫人會如此說。葉夫人見夫子如此說答到“都過去十年了,也沒什么了”說罷,腦海中卻還是想起了那個威武的身影,十年前他是那么的英俊瀟灑,不是現在可還好,隨著目光投向了遙遠的南方,仿佛在哪里有著她心里的那個人。夫子把葉夫人的臉色看在眼中蔚然嘆了口氣想起了十年前魔域的事兒,人族,精靈族,魔族三族齊聚,當時江湖傳言上古第一神劍——墨龍劍將在魔域,三族一場爭斗最后卻練神劍的影子都沒有瞧見。人族魔族精靈族。最終也只是白跑一趟而已。“該吃飯了,我這一感嘆都忘了叫先生和萊茵吃飯,來來來,吃飯吧”葉夫人回過神來叫著夫子和兩個孩子吃飯。“呵呵,好啊,葉夫人做的飯菜真是好吃,不說還好,這一說還有些餓了。萊茵,葉云,吃飯了,吃完飯老頭子就開始教你本事”夫子說道。一頓飯菜清香可口,萊茵更是吃的滿嘴是油,還是大聲叫著好吃。葉云看著萊茵吃的狼吞虎咽不由的笑到“我媽媽做的飯菜當然是最好吃,就連隔壁開飯館的王姨做的飯菜都沒我媽媽做的好吃”葉云很是驕傲。萊茵瞥了他一眼沒空說話,只顧這吃著。夫子和葉夫人笑著看著兩個孩子斗嘴,一頓飯吃的歡聲笑語。

  日頭西落,房子里點起了燭火。夫子坐在首位,葉夫人坐在一旁。夫子望著葉云問到:“如今之天下,分有幾族,所居何地?你可知道?”“知道,如今天下分三大族,分別是人族,魔族,精靈族,其間還有獸人族,龍族,妖族等等一些小族。其中人族居與中原之地占盡大陸上最美麗富饒的地方”葉云聲音洪亮一點都怯場。夫子點了點頭很是滿意,隨即有問道“天下門派,多如牛毛。無數各族門人行走天下,各路門派,各路學派你知道多少?”葉云略微想想了一下答到“天下門派數不勝數,所以我知道的可能不及十分之一。先說我人族,我人族最大的學派非儒家莫屬,門生遍天下,而且在各國都設有學堂,使得無論貧富皆能有學,不分弟子天賦一律有教無類。也正是因為如此儒家才成為人族乃至天下第一大學派。其次便當說墨家,傳言墨家弟子擅長機關術,且武藝高強,主張兼愛非攻與儒家天下大同的理念有相似之處。墨家儒家并稱天下兩大顯學。再者便是兵家,人族紛亂,五國各據一方,還有魔族虎視眈眈,所以兵家的人數僅僅次與墨儒兩家,兵家之人善謀略,知兵事,武藝極高且多為群傷武藝,適合戰場殺敵。再往下還有陰陽家,鬼谷家,法家,各有千秋;再說精靈族,我知道的只有一個司命司,不知道算不算一家學派,精靈族很少與各族交流,所以對精靈族了解最少;魔族,魔族最大的門派便是戰門,巫門,長生殿。戰門人數最多,門中皆是好戰之人與我人族兵家類似,巫門善巫術,傳言巫門之人能殺人與無形,救人與黃泉,最為詭異,門下弟子也是最少,但個個都是萬里無一的天才。長生殿,是魔族最為神秘的門派,傳說與魔族信仰的神靈有關,門下弟子很少外出,但每出一個都是橫掃魔族各派同齡人物的奇材。我知道的就這么多了”葉云有點怯怯,天下門派何其多,各派所長各不一樣,他能知道這么也是難得了。夫子略微點了點頭,他也知道天下門派眾多,各有千秋,各有所長,數不盡數。一個十歲的小孩能把人族各派的特點說的如此詳細也是難得。心上更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萊茵在傍邊看著,見葉云對答如流,對各門各派如數家珍。心下也是暗暗吃驚,與他,因為萊茵隨是魔族公主可對天下門派的了解也沒有葉云的多,實在是很難想象在這個五里鎮葉云是如何學到這么多。卻不知道葉云從小對各門各派都很感興趣,平時五里鎮的酒館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酒醉之下紛紛說起自己的事兒,其間最多的就是關于各門各派的事兒。所以葉云了解的比較多。夫子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葉云,就你來看,這天下各派有何缺點或者說有什么問題?”夫子問完葉云先是一愣,萊茵也是很吃驚,他是知道夫子身份的,夫子乃是儒家的領袖,天下儒生的老師,其身份地位,其武學之高超,其學識之淵博放眼天下絕對是最頂尖的人物,現在居然詢問一個十歲孩子天下門派有個問題,語氣之中也能聽出夫子對這個問題也是沒有答案的。葉云這次想了很久,夫子也沒打擾他,萊茵也沒有說話。許久葉云抬起頭,目光中蘊含的睿智。“天下門派無不屹立許久,我只是有點自己的看法,也不知正確與否。先說儒家,儒家門生弟子最多,有教無類。門下弟子浩然正氣為人正直,但太過拘于禮教顯得有些迂腐,且儒家弟子雖多,但大多武藝不精。剛正有余,靈活不足。學識有余,武藝不精。大致如此”說完葉云抬頭看了看夫子,見夫子一臉沉思繼續說到“墨家,兼愛非攻的主旨也是很好,天下兼愛,各族不攻。但墨家弟子很少出世,且現如今各族紛亂的困局中,墨家之所想斷然難以實現。再者兵家。如今天下紛亂,兵家最適合這個亂世。但也正是因為此,兵家弟子過分注意殺伐,卻不知道如何治理,只有死沒有生不符合大道之理,若是和儒家相互結合倒是一件好事。再者法家,以法治國,人人以法辦事自然最好不過,但法制最終還是人治,人依舊是主體,所以法家的理論是好,但到了人手里,如何做到人人能按法辦事應該是如今法家需要解決的問題”葉云濤濤不決,越說越放的開,歷數了各家之不足。天色漸漸明亮,葉云和夫子你問我答你答我問。萊茵早早就睡著了,葉夫人也靠著扶手睡了,油燈都快燃盡了。夫子一邊聽一邊想,越聽越覺得葉云不凡,雖然不是都是對但一個一個十歲大的孩子能說出這么多,無疑是難得的,不,應該是天縱奇才。葉云說完,夫子開口道“依你看,各門各派應該如何去做呢?”葉云不假思索“放棄門派之見,相互交流融合,放棄種族之見,共成一家。不分門派,不分種族,天下大同。”葉云聲音震隆發憒,直入云霄。天上的朝陽陡然明亮。迷霧散盡。夫子聽完,呆呆的,許久未說話。腦海里翻江倒海之想著“不分門派,不分種族,天下大同”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