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5-29 16:30:49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趙尋
  4. 第一章 美嬌娘

第一章 美嬌娘

更新于:2017-08-01 11:35:17 字數:3351

字體: 字號:
  一、美嬌娘

  夜空中,一輪明月,皎潔月光照在趙雷的臉上,這讓他依稀回到了自己的那個年代。

  三天前,也是在這樣一個月色怡人的晚上,趙雷執行了幫會龍頭布置的特別任務,就是讓趙雷去殺一個脫離本幫的叛徒。

  趙雷記得幫會龍頭特意交代他要做到“殺一儆百”效果。于是便在那叛徒家中安裝了在社會難以得到C4炸藥(這是趙雷從自己特殊渠道得到的)。可就是這C4在使用的時候出現了故障,炸彈在趙雷還未退出叛徒家就自動引爆了。聽到C4爆炸的那一刻,趙雷心中狠狠咒罵了發明各種炸藥的各種王八蛋:為什么不印使用說明書。趙雷的結果可想而知。

  等趙雷再次醒來的時候是三天之前,在這三天里,他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附近沒有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只有無盡的樹木;沒有了灰暗的天空,只有湛藍的天空;再也沒有穿比基尼上路的美女了,只有穿著古裝的婦女。

  趙雷醒來時躺在林中的草地上。后來迷迷糊糊中他離開那片樹林,在林子附近有一個小村落,這樣破敗的小村落讓趙雷仿佛回到自己曾經生活的鄉村,不過村子的人看到他仿佛是看到怪物一樣躲避他。而村落中人的打扮讓趙雷仿佛覺得自己是在一部影視拍攝基地,村里人都穿著古裝,而且趙雷和村民相互之間說話都聽得有點似懂非懂,猜不出是哪個地方的方言。

  趙雷覺得形勢詭異,只是在村里討了一碗水喝便匆忙離去。而這個村落中的村民見他離去仿佛送走了瘟神一樣松了一口氣。

  離開那座村落之后,趙雷以為是誰在和他開玩笑,也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多做停留,只想再找到人問個清楚。可是三天里,除了成片的樹林,趙雷再未看到村落。仿佛也只有不停的奔跑行走,這樣才能擺脫心中的恐懼。幸得趙雷以前接受過特殊的訓練,所以在林中渴了便在山中尋處清泉,餓了便摘樹上野果。趙雷小的時候是生活在鄉村之中,如此雖然跑的很累,他也不會覺得很苦。可心頭時常被困擾,自己到底在哪里,為什么走了三天還沒有看到人煙。而自己在三天前林邊村落里遇到的是誰,可再想退到那片村落,卻怎么也尋不到道路。

  不知不覺,趙雷已經奔到了第三天的夜里,走的累了便尋摸一座大石上休息。看著天空中的那輪明月,趙雷真的很想念自己很久未見,生活在鄉村中的父母。自己因為混社會的,不知哪天會從邊上跳出一個要自己命的仇家,怎么敢把父母帶在身邊擔驚受怕。卻沒想到自己這次來到的這是什么鬼地方,不知是否以后會再見到他們。

  迷迷糊糊,將睡且醒之中,趙雷仿佛聽到了呼叫之聲,聽聲音想是有女子在呼喊救命。也是那種似懂非懂的方言,趙雷趕緊往有聲音的地方奔去。

  趙雷估計呼救之聲是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小山谷中。奔到近處,小山谷中的篝火確定了他的想法。趙雷爬到涯邊偷偷伸出頭,山谷并不很高,大概三到四米的樣子。山谷下,只看到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正被反綁在篝火旁。由于距離不近,趙雷無法看到那女子的表情,不過從陣陣呼喊聲中可以猜到她很害怕。在篝火的另一邊是兩個男人,因為他們正面對著篝火,趙雷看到那兩個男人臉上淫賤的笑容幾欲作嘔。

  只聽到那兩個男人嘰里咕嚕的說了一通,夜里有風在耳邊呼呼作響,趙雷也沒聽清,即便聽清了也聽得不懂,不過估計也是下半身那點事。趙雷不反對男人有些時候用下半身思考,可是這必須得建立在女方自愿的基礎上。但是如果強行而違反女方意愿的話,那這男人就是怎么死都不為過了。

  若換做以前的趙雷,立刻就會沖下去直接閹了這兩個賤男。可這三天里的奔波讓趙雷感到很勞累,無法將自己的身體調試到最佳的狀態,而且之前遇到的和眼前人的打扮都讓趙雷覺得自己好像是穿越了一樣,他不知道這里人是否也像自己以前遇到的一樣。所以,趙雷在需要等,等一個合適的機會。

  那兩個賤男嘰里咕嚕完了,便向那赤身女子走去,那女子仿佛知道自己無法幸免,叫的更加凄慘。可叫聲也刺激了那兩個賤男的獸性,只見那倆個男人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三兩步便到了那女子旁邊。兩雙大手摸到了那女子的Ru房上,然后一順而下,直逼那女子的下身。

  趙雷等的就是這個時候,此時那兩個賤男心神全在那女子身上,對周邊的危險覺察度是最小的。趁著那二人大懲雙手之快時,趙雷迅速爬到那二人頭頂的正上方,一縮身形,聽到下面在兩個賤男淫笑聲中那女子叫聲更加凄涼,估計自己沒被發覺。便右手摸了身邊拳頭大的石頭,便以雷霆之勢跳了下去。

  趙雷藏身之處距谷底大概有三到四米,手中之石伴著下落之勢朝其中一人當頭砸去,趙雷只覺得仿佛石頭都砸的陷入頭骨之中。血肉之軀如何經受得,只聽那人悶哼一聲,一個跟頭倒了下去。另一人突然見趙雷從半空中跳將下來,心中大駭,趕緊從那赤身女人縮手想要起身。趙雷怎容他起身,飛起一腳,正中那人下顎。趙雷腳上穿的是以前的那種鐵頭皮鞋,當時只聽得“嘎巴”一聲,估計那人下顎骨全都碎了。趙雷趕將上去,舉起手中石頭照頭上狂砸一通,生怕他突然起來。

  趙雷從石上跳下來之后這幾下每一下都是用盡全力,只怕遇到的這兩個人體格強悍,如果不能一招致命,以自己本身虛弱的體能,雖然自己以前是幫會殺手,一下對付兩個亡命之徒估計很難有勝算。

  一陣狂砸之后,確定已經那倆人對自己不會有危險時,“撲通”一聲趙雷一屁股坐到地上。剛才那幾下讓自己原本就不多的體能耗費過度,趕緊得坐下來好好休息恢復。轉過頭瞧那赤裸女子,剛才發生的估計嚇著她了,見她臉上充滿了驚懼之色。

  趙雷朝她笑了一下,又休息了一會,覺得自己勉強可以站起來。那女子好像覺得他不像壞人,臉色已經恢復很多。趙雷見那女子還赤裸著身體,附近也不見那女子的衣物。便勉力起身剝了其中一個賤男的外套扔過去給她示意讓她披好。那女子支支吾吾,卻不動彈。

  趙雷想起那女子被反手綁了,便上前說道:“你轉過身去,我幫你解了繩子。”如此靠的近了,趙雷才發現那女子樣貌秀麗,額前長發從中間分開各拉向耳邊與兩鬢相交,編成的兩條辮子已有些散亂,可絲毫不影響美麗的面容。

  “美女啊,美女,身材還那么好”趙雷心中暗贊,“這兩賤男還真會挑。”那女子水靈靈的眼睛瞄見項少龍目定囗呆看著她,嚇了一跳。

  趙雷見那女子沒聽懂,便指了下她身后雙手。那女子估計也覺得趙雷沒有惡意,否則只怕已經撲將上來,自己如何能夠幸免,便轉過身去,腰身微微彎下。這么一來,那女子整個臀部都展現在趙雷面前,趙雷不禁咽了下口水。趙雷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女人,可是這么溫婉聽話的女子在現代都市當中這的是見不到了。

  伸手去解那女子手上繩索,肌膚相親別有一番銷魂。那女子披上外套之后,卻怎么也不敢抬頭看趙雷。趙雷心中微樂,說道:“姑娘,你怎么到這里來的啊?”趙雷越來越覺得自己穿越了,說話不禁加了一點從電視上學的古人之間的稱呼。

  那女子一呆,抬頭一瞧卻看到趙雷灼人的目光落到她胸脯處,俏臉一紅,卻也不再低頭。口中嘰里咕嚕的說了幾句,趙雷只覺得似是那個地方的方言。現在靜下心來,十之五六是能聽明白的。

  趙雷心中有底了,便問道:“我叫趙雷,你叫什么名字啊?”

  趙雷連說了兩遍,那女子才聽懂,說道:“以前我的丈夫都叫我桑樹葉。”趙雷聽懂之后哈哈大笑:“桑樹葉,哈哈哈,桑。。”突然一愣,“你的丈夫?”心中暗想,她也不過是十五六歲的樣子,怎么都有丈夫了。其實趙雷并不知道,古人的壽命短暫,而且一國的人口數量直接決定這個國家是否強盛,所以古代政府都是鼓勵女子早婚的。

  桑樹葉說道:“是啊。”仿佛這讓給她想到了什么難過的事情,眼圈一紅。

  趙雷最怕女人哭了,況且還是這樣的小美女。他趕忙說道:“桑樹葉太難聽了,我給你取個名字吧?你這么漂亮,就叫。。。就叫美嬌娘吧。”趙雷拽文是最不行的,要不是見桑樹葉要哭,怎么也不會想到什么起名字,現在只好瞎湊一個名字了。

  “美嬌娘?這名字好聽。”桑樹葉聽到有人夸她漂亮漸漸高興起來。“不過我以前的丈夫都被強征去當兵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嗚。。。嗚。。。”估計是想到自己今晚的經歷,有些哽咽。

  趙雷心道:“怎么剛好一點又哭了啊?到底只是個小孩子啊。”于是便坐到美嬌娘身邊,哄她道:“姑娘,不哭。以后怎么還會有人欺負你,我就幫你教訓他。”邊說邊伸手在她后背微拍。

  美嬌娘聽他如此說話,再想想自己差點被人侮辱,怎也忍不住了。頭靠在趙雷肩頭哭了起來。趙雷一邊勸慰一邊暗想:“這是什么年代啊,美女倒是挺開放的,如果都是這樣的話即便回不了現代也不會發悶了。”


每位熱愛閱讀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們為您準備了更多精彩小說,多種閱讀模式,無廣告,送書券

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51云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