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0:4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欲行魔
  4. 第一章 千峰城 三叔

第一章 千峰城 三叔

更新于:2018-03-16 12:21:16 字數:2251

  河途村,翠竹林。

  “呼哧…呼哧……”秦羅能夠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他奮力的往前爬著,他記得再往前爬幾十丈遠,就是自己熟悉的小村,小村里的張獵戶連老虎都獵殺過,一定能幫自己趕跑背后那個恐怖的妖怪!一邊在心里安慰自己,一邊憋著吃奶的勁,一刻也不敢停的往前爬著。

  該死!后面那個家伙越來越近了!沙沙的竹葉聲中,秦羅甚至已經能夠隱約聽到背后“咯吱咯吱”磨牙的聲音!秦羅扭頭一看,不禁亡魂大冒,背后那個黑乎乎的家伙嘴角粘液掛的老長。在這樣的黑夜里,配合上風吹竹葉的聲音,秦羅感覺渾身上下一陣雞皮疙瘩。背后那個慢慢爬著的家伙,是的,很慢,但是秦羅發現自己爬的竟然還要慢三分,照這樣的速度,秦羅鐵定會成為背后妖怪的夜宵!聽到竹葉聲中磨牙的聲音,秦羅仿佛看到妖怪撲倒自己,一塊塊從自己身上撕扯著血肉,把自己的骨頭嚼碎!再嚼碎……

  “啊…………”

  “小羅,你醒了。”旁邊的三叔遞過來一張溫熱的毛巾,“又做那個夢了?”

  秦羅苦澀的點點頭,空洞的眼眶里漸漸恢復了神采。八年了,八年未變的一個夢,恐懼已經成為了麻木,但每一次在夢中都是那么真實。

  八年前自己做了這個夢,醒來之后就看到三叔那張并不太熟悉的臉。三叔不是親三叔,三叔本名謝山,瘟疫發生半年前因仇家追殺,被秦羅的父親所救,在秦羅家養傷直到瘟疫前一月方才離去。三叔告訴他,村子發了瘟疫,全村人都死了,正好回來探親的三叔是在床上發現睡熟的他,除他之外,全村再無一個活人,全部睡死在床上。他足足睡了七天才醒來,若不是他還有呼吸,三叔又放倒了兩個想要把他偷走燒掉的鎮民,烏啼鎮的人也不會容他們叔侄倆停留在鎮外破廟。但在秦羅醒后第二天三叔進鎮子買米的時候,鎮里最樂善好施的古員外帶著一大群鎮民無聲跪在了三叔面前,送瘟神。于是三叔背著自己,來到了千峰城。

  其實三叔不知道的是,令秦羅感到害怕的不是那個夢,而是他每次驚醒后一回想,夢里黑影那張臉總有幾分熟悉,岳先生。岳先生是瘟疫前一年住到翠竹林的落魄書生,翠竹林的名字就是岳先生取的,他說只有一個翠字能形容竹林的美。他飽讀詩書,經常教村子里的小孩讀書認字,還經常幫村民治治小病,平時臉上總是帶著和藹的笑容,讓人平添幾分親切。秦羅早已經習慣了那個夢,恐懼要么讓人崩潰,要么讓人開始學著堅強。讓秦羅痛苦的是,他不信那是一場瘟疫,雖然他相信三叔。他也不愿意相信岳先生就是害了全村的妖怪,那個溫文爾雅的岳先生,那個喝醉酒后邊流眼淚邊戲說想教自己學神仙的法術的岳先生,怎么可能是害了全村的妖怪?只可惜這樣好的岳先生也死在了瘟疫里,三叔說看到岳先生的尸體被官府趕去的衙役燒掉。秦羅不愿意相信岳先生是妖怪,但他直覺的認為,岳先生一定和那場恐怖的瘟疫有關。

  只可惜自己身單力薄,無法查清楚當年的真相,不過他相信村里的人不會白死的,因為他知道村里還有個比他更有本事的人——劉瑩妹妹。在瘟疫前一個月,她可是跟著一個神仙姐姐走了的。秦羅相信,她一定能學會神仙法術,找到當年瘟疫的真相。想起劉瑩,秦羅心里更加苦澀,誰能想到,當年那個跟自己一起玩泥巴的小屁孩,居然就要成為高高在上的仙子了。還記得十年前過家家時,小丫頭和自己約定說等到十八歲的時候,就在村口過家家的老槐樹下,真正的嫁給自己。可惜村子突遭橫禍,就剩下他們兩個……

  “小羅,三叔今晚有重要事情不陪你吃飯了。”三叔拿過秦羅手里開始泛涼的毛巾,似乎知道得不到回應,便欲轉身離去。

  “好。”秦羅淡淡的回應卻讓走到門口的三叔身子一僵。旋即哈哈大笑著離去。只是這笑聲,悲喜交加。

  三叔現在是城中金風幫的一個頭目,因為人豪爽,不喜名利,又是這些年跟著幫主一起打天下的老人,算是幫派的中堅力量,千峰城形形色色的人都賣點面子,用三叔的話說就是“你三叔大小也是個人物”。當然這和千峰城地處偏遠有關。雖然秦羅很少出門,也很少和三叔說話,但八年來也從三叔近乎自言自語的交談中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三叔從小就是孤兒,后面跟著幫主建立了金風幫,掌控了千峰城的藥材市場。千峰城是千峰山脈附近最大的城,處于千峰山脈和帝都平原接壤處。作為千峰山脈和帝都平原來往必經之地,絕大部分千峰山脈的出產都可以在這里找到,而藥材是大山里最主要的出產之一。金風幫雖然成立不過十年,但被擠出市場的勢力硬是奇怪的未有分毫異動,硬生生看著金風幫的金風堂成為千峰城最大的藥材商。

  秦羅不喜說話,整天坐在院子里發呆,間或有三叔在旁邊絮絮叨叨的說些什么。秦羅不知道,親人全都死光的自己,村中大仇幫不上忙的自己,還能做什么?如果沒有三叔,讓鎮民一把火燒了自己多好。秦羅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自己太沒用,雖然三叔是個很厲害的練家子,千峰城第一高手可是遠近聞名的。

  “三哥,你真的決定了?”說話的是金風幫的幫主金武。若是金風幫的幫眾聽到此話,定是驚得下巴都會掉在地上,誰不知道金武金老大面善心黑,多少對頭都是在他微微一笑中灰飛煙滅,就這樣一位老大,居然把幫里的一位高級打手叫做“三哥”?

  “我不想他成為和我們一樣的人。”謝山淡淡的道。

  “當年的事情,你知道的,我們插手就是死。”金武略帶無奈。

  “但他們全村都是因我而死。我只想給他一個更好的選擇。”

  “好吧,名額我會留給他,你的話我也會帶給長老。但成與不成,還得看這孩子自己。”

  “謝謝幫主,屬下告退。”謝山轉身欲走。

  “三師兄,你就不能最后叫我一聲師弟?”金武顫顫的道。

  “你知道的,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過選擇。”謝山的腳步略微停頓,旋即快步離去,留下一臉木然的金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