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5-29 15:00:32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陳朝
  4. 第一章 魂歸何處

第一章 魂歸何處

更新于:2017-07-06 16:38:16 字數:3229

字體: 字號:
  青山黑水,水草豐滿,無數牛羊牲口奔馳在無邊的草原之上。

  劉載躺在一處小山坡上,身下是柔順的青草,聽著不遠處牲口奔跑所發出的聲響,臉上露出輕松的微笑,雙眼望著蔚藍的天空,腦中想著這段時間所發生的奇異之事。

  一個月前,就讀二流大學法律系的劉裁,因為天氣煩熱獨自去河中游泳,不料雙腿抽筋憋氣昏死,本以為難逃一死,卻沒有想到醒來后卻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劉載起身走下山坡,在一處小水洼處蹲下,望著水中清秀嫩白,長相普通的面孔,這段時間雖然已經看過無數次,但每次看到還是感覺那么的陌生。

  劉載用力揉著細嫩的臉龐,想要把它變回原來自己的摸樣,可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繼承這具身體的同時,也繼承了身體內的記憶,只不過這些記憶卻讓劉裁萬分的陌生與驚訝。

  前世的劉裁是個孤兒,這個世界的劉載也叫做趙思言三年前父親過世,如今也是成了孤兒,十年前,趙思言的父親因為殺人之罪,為逃避官府追查帶著年僅七歲的趙思言來到了漠北草原,結識了當地小部落首領耶律倫,并定居下來,這一住便是十年,三年前趙思言的父親上山采藥,這一去便在也沒有回來。

  此時的中原王朝名為陳朝,自太宗皇帝陳叔寶統一天下,到如今已是傳國一百三十余年的時間,國家繁榮勝達,人民安樂,但是自三年前老皇帝死去,新皇登基還沒有一個月便被太后趙美人趕下皇位,皇位輪替,短短一年的時間,已經有二位皇帝相續被廢黜,大權被太后趙美人撈撈把握,天下各地王室子弟紛紛起兵討伐,中原局面已成混亂之勢。

  這些消息都是以前的趙思言從中原來的商人那里打聽到的,而且從趙思言的記憶中,劉載得知這個世界的歷史與自己前世的歷史是一樣的,只是到了陳朝陳叔寶這里,卻是發生了改變,劉載雖然只是一名二流大學的大學生,但對于中國的歷史還是知道一些的,陳朝不過傳國數十年,是個短命的王朝,那個什么太宗陳叔寶在前世的書本上被寫為昏庸無能,好色無用的代名詞,怎么現在倒成了一代明君?

  趙思言腦海中很多關于中原的認識都是從中原來的商人那里打聽到的,最開始劉載認為以前的趙思言是被那些商人忽悠了,但是找了數十人詢問所得到的答案一樣之后,劉載苦笑良久,終于知道自己回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但是身處的朝代卻是與前世所寫的歷史所不一樣了。

  “思言,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我到處找你。”

  身后突然有人說話,劉載沒有轉身,光聽聲音便知道說話的人是誰,自從繼承了趙思言的身體與記憶后,劉載很多時候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原來的自己還是現在的趙思言,或許是兩者的結合體。

  轉過身來,眼前是一名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年輕人,膚色黑黝,體型猛壯,六尺的身高,下身穿著中原的綢條褲子,上身卻是斜披著半張獸皮,大半個胸口露在外面。

  趙思言笑道:“有些悶氣,出來散散心。”趙思言從小身體便不好,經常生病,一個月前淋了一場雨,對普通人無傷大雅,但趙思言為此卻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年輕人拍了拍趙思言的肩膀,嘆氣道:“思言,你千萬不要怪篤雅,那天她睡著了,沒有聽見你的叫聲,并不是故意不出來見你。”

  趙思言苦笑,一個月前的那場大病,與那名叫做篤雅的女人不無關系,眼前的這名青年名叫耶律博,是耶律部落首領耶律倫的四子,耶律氏是一個只有千余人的小部落,依附于草原八大部落之一的迭剌部,由于耶律倫勇猛善戰,其下面四個兒子也都是猛將之流,所以被迭剌部首領看重,分得一片水草豐滿的草原作為棲息地,近年來耶律部落的實力有所提升,而耶律篤雅則是耶律倫最小也是的女兒,自小和趙思言定親,只不過在草原長大的女子向來是鐘愛那種孔武有力,身體威武的男人,對于趙思言這種常年生病,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男人自是看不中,一個月前約趙思言到她的住處談話,去了后,任趙思言怎么喊叫耶律篤雅都是不回聲,想起以往耶律篤雅對自己的冷漠,趙思言心中悲傷,加上當時正在下著大雨,一時怒急攻心,吐血昏死了過去,而那個時候正是劉載剛剛失水死去,于是穿越時空,靈魂附體便這樣發生了。

  “耶律博,我趙思言是那種小氣的人?那件事情我早忘記了,就你還記得。”

  趙思言用力打了耶律博一拳,他沒事一樣的站在那里,自己卻是痛的只裂牙。

  耶律博用手繞了繞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我多嘴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

  見趙思言生氣的拿雙眼瞪著自己,耶律博連忙嘿嘿傻笑道:“男子漢不能小心眼這是你教我的,可不是我說的。”

  趙思言一臉的苦笑,有心打他兩拳出出氣,想到痛的還是自己,于是只好作罷。趙思言出生中原,自小受到的教育也是中原文化,所以自從十歲那年隨父親來到這里之后,大多時間不是養病便是獨自一人看書,很少與其他人接觸,沒有什么朋友,但是和大大咧咧的耶律博卻是交上了朋友,認識這么多年,兩人的感情一直非常要好。

  耶律博這時好像想起什么,跳著腳怪叫道:“和你說話把正事都忘記了,今天是部落騎射比武的日子,父親讓我叫上你一起去,我們快走吧,耽誤了時間,父親又要拿鞭子抽我了。”

  耶律博說完,拉著趙思言走下山坡,兩人同騎一匹馬朝著部落疾奔而去。

  草原寬廣,想找個地方擺上道具搞個什么節目那是在簡單不過的事情,耶律博與趙思言縱馬趕到騎射比武的地方之時,騎射比武已經開始,四周未滿了人,有誰射中了遠處的靶子,大家都是高聲叫好,場面非常熱鬧。

  騎射比武是除了祭天之外各部落每年最大的節日,因為每年這個時候,各部落凡是年滿十三歲的男子都會出場試試身手,但凡能在騎著馬的同時十箭具中十五丈外的靶子,便可以證明自己已經成年,可以隨著大人們一同外出活動了。

  草原部落的生活條件遠不能和中原相比,因為不種糧食,只靠著牧畜為生,所以食物有限,各部落之間時常發生戰爭,要想生存下去,便只有靠搶他人之物為己用,所以每個家庭的男性,越早成年,便能越早減輕家中的負擔,而且一旦打敗別的部落搶得物品,除了上交五成給首領外,剩余的一半都是自己所得,所以就養成了草原男性爭搶好斗的性格,這也是為生活所逼。

  耶律倫坐在椅子上一臉笑容的看著場上青年的表演,不時的點點頭,這些孩子都是他看著長大的,每個人的名字他都能叫的出來。

  椅子這個東西在中原基本上已經普通化,但是在草原上,卻是屬于奢侈品,只有貴族階層的人物才能享用的起。

  “首領!”

  趙思言走到耶律倫跟前,右手彎在胸口處,規規矩矩的躬身行了一禮。

  耶律博則是沒有那么多的規矩,鬼叫道:“阿爹,怎么也不等我們來就開始比武了,早知道這樣就不趕這么急了。”

  耶律倫瞪了兒子一眼,然后朝趙思言笑著點了點頭,關心道:“思言,身體怎么樣了?”

  趙思言笑著說道:“多謝首領關心,剛才出去散了散步,覺得好多了。”

  耶律倫點頭笑道:“年輕人是要到外面多走動,這樣對身體也有好處,你的病就是整天讀書悶出來的,等身體養好了,學著騎馬,我來教你。”

  趙思言打趣道:“這樣就太好了,跟著首領學騎馬,以后就不用總是和耶律博同騎一匹馬了,他整個人就坐不住,騎在馬上也要左右搖晃,每次與他坐在馬背上,我都怕被他晃下馬去。”

  耶律倫哈哈大笑,又有一些驚訝的看著趙思言,以前的趙思言少言沉悶,自從這次大病了一場,性格卻是開朗了很多。

  “當心摔死你。”

  站在一旁的耶律篤雅不屑的看了趙思言一眼,小聲咒罵道。

  耶律篤雅長的很漂亮,不像中原女子那般白嫩嬌小,而是身材苗條,比趙思言還要高一些,由于經常在外活動,所以膚色比較黝黑,頭發被理成一條條小辮子順在腦后,頭上有些裝扮飾物,大多是中原物品。

  耶律篤雅的聲音雖然很小,但離的近,三人都是聽見了,耶律博一臉苦笑,心性更值的他此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只好無語的仰頭望天,好像天上有美女正在朝他招手,一時間竟看的出神了。

  趙思言仿佛沒聽見一般,只是笑呵呵的看著場上一名十四五歲的青年縱馬騎射。

  耶律倫皺了皺眉頭,嚴厲的看了耶律篤雅一眼,然后拉著趙思言上前兩步,指著場中的青年指指點點,指出此人有哪些不足,趙思言不時出言回上兩句,說的還煞有其事,讓的耶律倫驚訝不已。


每位熱愛閱讀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們為您準備了更多精彩小說,多種閱讀模式,無廣告,送書券

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51云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