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8: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逆天圣氣
  4. 第三章 冒險救人

第三章 冒險救人

更新于:2018-03-17 08:36:10 字數:2823

  夜晚,楚南和小貝靠在一顆大樹下休息,快要睡著的時候聽見了有人在說話,“韓雪,你不要在跑了,還是乖乖的和我們回去。如果你是被我們帶回去的你應該知道你會受到怎么的折磨,”楚南好奇心大漲,瞧瞧的爬過去藏在草叢里抬起頭看了過去。他看見四個黑衣人在追一個女子,那個女子看樣子已經受傷很重了。當看清那個女子時,楚南眼里閃爍著讓人看不明白的神色身體微微的顫抖,忽然那個女子向那四個黑衣人發起了進攻,單手一揮大量的玄氣呼嘯而來,她雙掌好像托起天地朝著那些人的方向轟去,那幾個黑衣人急忙運動玄氣抵擋,只有那個帶頭的沒有被轟飛,其余幾人全部倒飛出去,當她發動完進攻時直直的躺了下去,這時楚南忽然沖出去抱起那個女子轉身狂奔,當那黑衣人的帶頭人站穩身體時發現目標不見了很是憤怒,“韓雪一定是被人救走了,那個人境界一定很低不然不會這么快就跑的,我們分頭找,如果誰發現目標就發信號通知大家。”說完朝著一個方向快速掠去。楚南不知道抱著那個女跑了多久,感覺自己快沒勁的時候停了下來。坐在地上,楚南看著這個女子的面容有點發顫。因為這個女子和他的母親實在是太像了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來是兩個人,這也是為什么楚南冒著生命危險救她的原因,現在楚南已經很累了,他現在有只是初級氣者一級,如果這時那黑衣人追來他一點辦法已沒有了,就在這時忽然楚南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在身后傳來,轉身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他的身后,眼里很是輕蔑的說道“你一個小小的低級氣者竟然差點壞了老子們的大事,”話落就一拳轟了過來,楚南只是初練了氣的小小氣者,怎么是那個人的對手,看著懷里的這張臉龐他毫不猶豫的把她放下站起身來準備用胸膛抵擋那黑衣人的攻擊,那黑衣人看見后嘴角冷笑,就當要攻擊到楚南時,手臂忽然感覺被拉扯了一下就飛了出去,定情一看原來是那個女子醒來把他在那黑衣人的攻擊下拽開,隨后單掌快速轟去,那黑衣人知道就算這個女人受傷了也不是對手,急忙身體速退開躲開這次攻擊,馬上發信給他的伙伴,這女子拽著楚南飛快的跑,那個黑衣人在后面緊緊的追,當跑了有一會的時候發現前面出現了一面斷壁。楚南和那個女子都很沮喪,楚南好像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要死了,然后死死的盯著這個這女子問道“你認識韓依倩嗎?,那女子看著楚南道“她是我姐姐,不知道你是?楚南已經猜到這個女子和自己母親一定有關系,但是聽到自己的母親是這個女子的姐姐是還是很震驚!說道“他是我的母親,”這個時候那女子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難怪他一個氣者會舍身救我原來是看我和姐姐長得太像了。知道我們一定有關系。她看著楚南激動道“你是姐姐的孩子嗎,你怎么會在這里,?說完心里想到現在的處境心里更是難受,姐姐現在都不知道會怎么樣,我竟然把他唯一的孩子帶上絕路。這時那些黑衣人看見信號也隨路追了過來,當那四個人看見楚南他們跑到懸崖邊上時也不著急了,嘲笑般的對著韓雪說道“你怎么不跑了,竟然敢劫我們黃家的東西,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把你抓回去,家主大人一定會重賞我的,就因為你是韓家直系子弟,說不定會給我輪武學,”你還是乖乖的和我們走吧,免得受皮肉之苦?韓雪很平靜的說道“就算死你們也別想抓到我,”說完用玄氣包裹著楚南把他扔下這個深不見底的懸崖下面。心里默念著希望你會沒事吧,但是她也知道這種情況下沒事的希望幾乎很小,小貝這個時候發瘋一樣也沖下了懸崖。事情發生的很快,見到楚南下去以后,她冷冷的說道“縱然自己死了也要拉你們幾個墊背,”話落運起全身最后的玄氣,天空這時黃光暴起,那帶頭的黑衣人眼里閃出慌忙的神色喊道,“這是輪武學大家快退,”說完急忙在懷里掏出一個小圓球類的法寶,大量玄氣包裹起來他的身體,在她一掌攻擊下直接倒退數丈,鮮血在嘴里噴灑出來,但是沒有和他的伙伴一樣灰飛煙滅,穩定站了起來,炫耀般地的舉起那個圓球嘲笑道,“雖然這是一個殘破的防御天玄器但是,你的輪武學還不足以覆滅我,”說完運起玄氣朝這邊飛快的沖來,就在他馬上沖過來的時候,一個青衣男子出現在他的身后冷冷的道“楊家的雜碎,竟然敢對我們黃家的人出手,真是不知道死活”說完,手指朝著那個黑衣人輕輕一點。那個黑衣人險些掉到懸崖下面,當黑衣人站穩后看見來人的面貌時露出了驚恐之色,動身就準備逃跑,青衣人嘴角冷笑伸手一揮那黑衣人好像沒有絲毫抗拒般的倒在了地上,”“說是誰告送你,我們在西域的,好像你們楊家沒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查到我們來西域”那黑衣人明顯抱著必死的心情站起身就準備向韓雪發起攻擊,因為他離韓雪太近了,后者身上本來就有傷,在加上拼盡全身力氣發動一次輪武學,基本沒有抵抗之力了,青衣人急忙快速朝著韓雪飛去,就這時黑衣人馬上收起攻擊借助青衣人救韓雪的時候飛快的跑了。青衣人準備追去的時候聽到韓雪微弱的聲音說道,“大哥,不要去追了,二姐,二姐的孩子-----,韓雪還沒說完就昏迷過去了。青衣男子一聽身體劇烈一顫沖過來抱起那女子。二妹的孩子怎么了,心里很是震撼,抱著這個女子向這片森林外面沖了出去。很快跑到了城里,急忙抱著韓雪到了落腳地,大聲喊道“鐵長老快來看看韓雪,”一個消瘦年過半百的老人出現在房間里,看著韓雪說道沒應該什么大事,就是武學反吞,說完有給她吃了一枚藥丸”“誒,不應該啊,在她發動輪武學的的時候就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啊,那么重傷的情況下怎么會施展那種武學,”消瘦的鐵長老好像在自言自語道。很快吃完藥以后的韓雪就逐漸醒了,這時房間里只有那個青衣人,看見韓雪醒了急忙過去問道,“沒事吧,怎么傷成那樣,還有你昏迷之前說依倩的孩子,怎么回事,”這個時候明顯感覺青衣人有點激動,“是二姐的孩子,我看見二姐的孩子了”,她隨后就把當時發生的一切和這個青衣人從頭到尾說完”你是說二妹的孩子叫楚南,他掉下了那面懸崖嗎?”青衣人在聽到楚南掉在懸崖下面心情明顯跌倒了谷底,那個懸崖被人們稱之為斷命崖,有多深沒人說的清楚,只知道沒有任何一個人掉到下面能活著出來的。韓雪也知道這個斷命崖,哭喪著說是我害死了楚南,我以后該怎么面對姐姐,臉上的眼淚不停的滑落,青衣男子安慰道“這個也不能怪你,唉,你受了這么重的傷還是多多休息吧,也未必掉到斷命崖下面就沒有活命的機會”。韓雪忽然想到了什么,盯著青衣人說道“你是說、、、,青衣人制止了她在說下去,抬頭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楚南的身體被韓雪包裹著玄氣推下懸崖以后,落在了一個湖泊里邊,很幸運沒有發生什么事。隨后小貝也掉了進來,看見小貝和他一起下來心里特別的感動,雙手努力的向岸邊劃去,上岸以后楚南心里特別的不好受,躺在地上,知道自己小姨為了救自己現在很可能已經死了,心里想著這一切發生的事情,從父親被帶走到母親離開再到遇見小姨被追殺現在生死不明。只有十八歲的楚南精神幾乎快崩潰了,為什么,都是為什么,為什么我不能生活在父母身邊,為什么讓我們受盡這么多痛苦,老天你難道這么狠心嗎?楚南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單手指天,怒吼道“我楚南一定要破了你這天,我要逆天而行。站在天之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