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2:4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圣德里曼編年史
  4. 我有特殊的朗誦技巧

我有特殊的朗誦技巧

更新于:2018-03-18 11:21:34 字數:3699

字體: 字號:
圣德里曼編年史目錄
共1章
  圣德里曼,這個大陸上的歷史源于人類,卻并非只有人類。

  也許,我們應該從圣德里曼的神話開始講起。

  萬能的神將人類遺棄在了這片荒涼的大陸上,在人類認識到自身的惡之前都無法再回到神的身邊,人平安的度過了在這片大陸的第一天,用自己的智慧創造了矮人,用自己的善良創造了精靈,用自己的謙卑創造了翼人,可是,第二天就用自己的欲望創造出了獸人,第三天用嫉妒創造了巨人,用憤怒創造了角人,用貪婪創造了亡靈,也許,還要繼續創造下去···

  然后,人類用自己所有的惡,塑造了這片大陸上的制度。

  這就是人類,這就是惡,這就是被神所遺棄的,圣德里曼。

  圣德里曼4153年冬

  我有特殊的朗誦技巧

  大力經常驕傲的站在村里最高的那塊大石磨上,用它那絕對是公鴨嗓的噪音和一些奇怪的詞語叫全村人起床,他從不會主動停下他的朗誦,直到那頭打都打不動的失去雙耳的老公驢感覺到了那震撼心靈的聲音轉動起了那沉重的磨盤,大力才會停止他的朗誦。

  聽說每一個獸人靈魂深處都有一種烙印,烙下了他們祖先的榮耀與輝煌,坎格里村的所有村民都一致認為只有傳說中來自神的七責之一靈魂尖嘯才能同大力那特殊的朗誦技巧相提并論,也許是我說的不夠清楚,大力,大力血蹄,是一位黑暗守序的牛頭人。

  大力來自圣德里曼歷4137年冬,村口的王師傅突然抱回來一個牛頭人,那個牛頭人就是大力,那是還是個小伙子的王師傅看著大力那一點都不討喜的臉,突然覺得自己該收養他。十六年足夠改變很多東西,王師傅當年喜歡的那個女生等成了寡婦,王師傅等成了一個老頭,而大力,變成了一個活著就是為了考驗物種學家神經的牛頭人。說起牛頭人,不應該是那種三句話不離胸肌和大角,永遠都不知道囤積食物,一到冬天就半裸著在山上飛奔著找樹皮和草籽的夯貨么,誰見過種土豆,穿棉衣,三句話不離大力出奇跡的牛頭人。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坎格里村迎來了入冬的第一場雪,也迎來了這個冬天第一次清閑的,沒有牛頭人的朗誦的早晨。大力今早剛出門的時候就被自家屋檐的雪打了個正著,牛頭人仿佛感受到了世界的惡意,整個牛爆發出了超牛一樣的速度縮回了床上。

  大力的房間異常的簡單,除了一張床和一個火爐之外全是土豆,大力對于土豆的熱愛甚至超過了他的胸肌,如果非要說為什么,大力覺得管飽,便宜。王師傅每一次回憶大力小時候,總會說大力這孩子從小膽子就小,下雪和打雷的時候總愛往雞洞里拱。每當這個時候大力總會癟癟嘴,這又是那個老不修編出的謊言,如果能從這個老不修嘴里聽到一句,哪怕是一句完整的實話,大力就去試他說的那種冰天雪地裸體翻滾前滾三百六后翻一百八倒立獻膝蓋的治療怕冷的方法,騙牛頭人去吧。

  大力這樣想著又啃了一口土豆,嗯,還是剛烤出來的好吃。大力想了想又給自己找了個借口多拿了幾個土豆放進了火堆里,一邊拿還一邊數著,兩千三百六十二個,摸了摸王師傅給他剪的西瓜頭大力又吃了一個,兩千三百六十一個了。

  大力不停的吃著土豆,這已經是他今天早晨吃的第二十個了,大力覺得李寡婦說的對,早晨吃三分飽,中午吃四分飽,晚上吃三分飽加起來不就是十分飽了么!大力又重新計算了自己土豆的個數,大力為了數清自己的土豆很費力的學了點數學所以大力每天都數一遍自己的土豆以紀念自己死去的腦細胞。在學數學之前大力甚至覺得自己的腦子里應該有兩個漂亮的大角而不是什么腦細胞。說起來今早的那只公雞怎么還沒叫啊,這樣想著大力站起了身,他只看到了一片強光。

  坎格里是個小村莊,這里的風景還算得上優美,氣候也只能算四季分明,哦,他盛產土豆,但這都不是讓他成為戰略要地的理由,真正導致他遭受炮火襲擊的原因還要歸結在地形上,坎格里所屬的平原是唯一可以攻進這個兩面環山一面臨海的國家的辦法。這是一個人口不過三十萬的小國家,而此次前來攻打它的是一個老牌強國,光是軍隊就有六十七萬,含不避諱的說,欣克里——這個小國甚至無法抵御對方的一次全軍沖擊。而神圣德里克斯帝國攻打欣克里的原因···幾乎所有人都清楚是為了欣克里的那些礦產。但是神圣德里克斯帝國咬定這場戰爭是為了給帝國皇儲,那個智障七皇子挽回顏面——前不久,欣克里的公主剛剛婉拒了那個白癡的求婚,這只不過是一個借口,逼急了,神圣德里克斯可以用昨天欣克里給神圣德里克斯市場上提供的一個爛土豆作為他們丑陋的侵略面目的面具。

  大力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身處欣克里勇士團和騎士團的軍營里了。和全村的小孩子連著幾桶土豆一起運了過來。牛頭人只是靜坐在軍營的空地上不和任何人說話,也許這是牛頭人的自我欺騙,可這又有什么用呢?戰場上,沒人會在乎一個牛頭人的想法。

  現在欣克里騎士團的總大將的帳篷里所有人大氣不敢出,總將希利克里夫面對自己面前的沙盤憤怒的摔了指揮棒。事實上,這是一個不能再等的機會,敵方的先鋒部隊沖的太靠前

  而遠遠的將自己家的大部隊甩在了身后,但是即使是敵人的先鋒部隊也是有著兩倍于我方全部軍隊的兵力,以少勝多最主要的不是計謀,不是地形,而是氣勢。希利克里夫要制造這個氣勢,人為的提高他,所需要的,就是絕頂的勇士。他需要一個人,一個可以將軍旗插在整個村莊最高點,那個磨盤上的人。但同時那個人必死無疑。

  事實上在戰爭中雙方的主帥都在承擔壓力,只要這個人在統領全局,那么他也承擔著這場戰爭中所有人的性命。神圣德里克斯先鋒部隊的統帥阿爾法并不是一個會承擔責任的人,他年輕有朝氣也魯莽,不聽勸說,不然他也不會讓自己的部隊過于遠離自己的大部隊。在阿爾法看來,這場戰爭毫無懸念,光是自己這個不怎么重要的先頭部隊就比對方的總軍隊人數多出一倍。神圣德里克斯會贏得勝利,可是到時功勞只能由該死的總大將收走,那時就真的沒自己什么事了。要激怒他們,要讓他們失去理智。是的,一支憤怒的軍隊固然可怕但卻不足為懼。只要自己稍稍周旋一二,等到大部隊一來,對方就將死無葬身之地。這戰功可不小了,而且沒有拂了總大將的面子,那老頭也會多夸我兩句,到時借機上位,可就容易多了。

  阿爾法這樣想著叫人帶上了一名被俘的村民。

  隨意屠殺無辜村民,這種無腦表現肯定又會讓對方對我的評價降低不少,他越是輕敵,我就越有可乘之機。

  大力剛剛數完自己的土豆,只剩一百五十二個了,大力不大的牛眼睛里幾乎要擠出淚來,吃不到東西是什么感覺大力可不想體驗第二次了。大力垂頭喪氣的走出自己的帳篷,正好看見軍隊在分發伙食,因為今天多了近二十個小孩,軍隊的伙房也就多做了些伙食,但是這群剛剛離開了父母的小孩是一口也吃不下,大力就包了圓,于是整個軍營就響起了牛頭人豬一樣的吃飯聲。

  大力所吃的就是單純的米飯,也沒有菜,但是顯然對于牛頭人來說已經足夠了。突然一道強光閃過天際使得牛頭人放下了已經被他舔的精光的飯盆。遠處一個大力熟悉無比的身影像是升旗一樣的升了起來,那道身影背著光,大力用盡全力也只能看見一個像往常一樣的笑,那笑容大力不止一次說過,那是猥瑣的笑,但現在不知為什么充滿了苦澀,不甘。大力只覺得一道目光注視著自己,是那個身影,是王師傅。大力只覺得有什么要發生了,他站起了身,全身的肌肉不斷的抖動,熱,好熱,大力用力的撕下了自己的上衣牛頭人發達的肌肉就那么裸露在寒冬里迎著陽光散發著熱氣。又一根旗桿,又一根旗桿,無數的旗桿,不斷的戳向那個背著光的身影。牛頭人只覺得腦子中有根弦就那么斷了,他愣在原地,不斷的重復著一個詞,不斷的重復著,有個人到死都想聽的那個詞,那個無價的詞。

  幾乎是宣告死亡倒計時的號令不知何時會下達,泰爾格雷極力的想抑制住雙手的顫抖和眼眶的淚水,他想起了那座在欣克里廣場正中央的脊梁雕像,據說那是在喚醒戰爭中第一名沖出戰壕的士兵,他的名字永遠的活在全體人族的心中,列奧·拿達里奧。但是聽英雄故事和自己成為英雄的感覺完全不同,即使再想死的人也會有對死亡的恐懼,何況是他,希利克里夫的兒子泰爾格雷。他還有太多美好未曾體驗。他甚至沒聽見號令。

  父親流著淚的怒吼打斷了他的思緒,他抓起了戰旗——那其實更像矛,沒有旗幟,長達七米本來他可以穩穩的抓住。但他的手卻在顫抖,他幾乎要抓不住這旗子了。

  希利克里夫手中的戰刀已經被他擰成了束,他的手也因此形成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如果他不是主將,他多想代替他的兒子,可是那時欣克里就真完了,泰爾格雷想守護的一切也就完了。

  兩滴眼淚就那樣落在了地上。那是泰爾格雷留在這世上唯一的念想。他發出了嘶吼,他開始了沖鋒,他要守護欣克里,即使要他舍棄生命。他左腳離地的那一瞬間腦子空了,他突然想起了童年,父親,母親,他。那么美好,卻已經漸漸遠離了,隨著他的腳步一起。

  吼!···吼!···吼!···

  連續不斷的怒吼和粗重的喘息聲突然傳遍了整個山谷,雙目血紅的牛頭人側著肩發起了沖鋒!他幾乎是一瞬間就奪下了戰旗,并開始了更快的沖鋒!他全身赤紅,在山谷中跑出了一道殘影。他的目標,是他最愛的村莊,最熟悉的磨盤。

  那是他最愛的山村,父親,母親還有村民!可是這些都要消失了,連同鮮血一起,這怎能不叫人憤怒!他就那樣跳了上去,將串殺無數敵人的戰旗插在了磨盤上,向著他父親的方向,發出了他的最后一聲怒吼!

  無數戰矛穿過了他的身體。

字體: 字號:
圣德里曼編年史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