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6: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誓問長生
  4. 第二章 啟靈

第二章 啟靈

更新于:2018-03-16 18:27:09 字數:3445

字體: 字號:
  隨著臨近部落,祭半道的眼前,那些原本微弱的燈火漸漸清晰,已然可以看到小河邊被一圈巨石墻包圍的部落。

  整個部落范圍不大,僅僅只居住了數百人,但在祭半道眼中,這里卻是他的全部。

  隨著越走越近,陣陣熱鬧的歡呼聲從部落里傳了出來,祭半道會心地一笑,猜想應該是打獵的戰士從山里歸來了,而且還收獲不小。

  遠遠地,他已能看見幾個身材極為魁梧的大漢,正站在石墻上來來回回地不斷巡視。

  看到遠處跑來的祭半道,這幾個大漢紛紛笑了起來。

  “半道,回來啦。”

  “是又去搶雷靈花了吧,收獲怎么樣?”

  “虎叔好!石頭叔好!今天收獲還不錯。”祭半道對門口的兩個大漢微微一笑,隨后便向部落內的那片空地快速跑去。

  空地上早已點燃了一堆堆的篝火,篝火上面正架著一只只烤得金黃的兇獸,旁邊還有一壇一壇的自釀土酒。

  族人們正三三兩兩圍著篝火喝酒吃肉,甚至還有年輕女孩跳起了原始的舞蹈。

  當祭半道好不容易擠進人群之后,便看見依舊穿著粗麻大袍的阿公正坐在空地中心最大的一堆篝火旁,幾名身著獸皮衣衫的老人正陪著阿公說話,時不時點點頭,神色極為恭敬。

  看到走來的祭半道,阿公臉上露出笑容,點了點頭,示意他坐在旁邊,又繼續和那幾個老人交談起來。

  幾個老人也同樣看到了祭半道,頓時紛紛點頭微笑。

  祭半道也不去管他們說什么,來到阿公身邊,將背后的背簍放下,便動手消滅起了眼前的烤肉。

  “族老,阿風說他們在山里邊好像看到了烈焰虎王的蹤影,呃……只是隔得太遠,看不大真切。”一位老人開口說道,中間還打了一個酒嗝。

  “不錯,我剛剛也問過了,不僅是烈焰虎王,金翼雕王好像也來了。”

  “這群小崽子,跑咱們這地界來,想干啥?獵食啊?”

  “我看不像只是來獵食的……”

  “你是說獸潮?不會吧,往年獸潮可都是走的背面大荒城那邊,這次怎么會突然往咱們這邊來?要知道咱們……”

  “怕就怕不只是獸潮那么簡單啊……”

  幾位老人正在討論最近山里的動靜,都有些擔憂可能會出現什么變故,影響到部落。

  “族老,要不聯系一下大荒軍吧?”說話的這位乃是這群人當中唯一一位中年人,正是祭村現任族長祭宗。其身材極為魁梧,全身肌肉高高隆起,好似充滿了驚人的爆發力。

  其眉心處,三團火焰形狀的紅色印記份外惹眼,除此之外,還有一團印記也若隱若現,但始終無法凝固下來,看上去極為怪異。

  祭半道知道,那是族印,每個祭族人先天就有,但是只有將傳承功法修煉到第一重之后才會出現。此后,每提升一重境界,眉心處便會多出一個族印。

  族長眉心處的三個族印清晰地表明他已將傳承功法修煉到了第三重境界,如果那團若隱若現的印記也能夠凝固下來的話,立馬便會晉入第四重。

  但是讓祭半道不解的是,阿公以及周圍幾位老人的眉心處卻沒有絲毫印記,但他從不懷疑這幾位老人的強大,因為有一次進山,祭半道親眼所見一只已然開了靈智的強大荒獸被阿公一招瞬殺。

  祭半道暗自猜測,傳承功法修煉到一定境界之后,那些族印便可以隱去。

  “不可!”季宗的話剛剛說完,一位老人便立即反駁道,其神色激動,甚至連手中的酒碗掉落在篝火里面,爆發出一團巨大的火苗,都猶未察覺,只是頗為急切地說道:“族長別忘了,咱們這幾個部落這么多年來,為什么能夠在這大荒一直生存下去,還代代繁衍。”

  “大荒里面那位,可不會允許咱們倒向神朝那邊。”又一位老人起身附和道。

  “可大家也別忘了,咱們始終是人類,大荒里面那位又何曾對咱們放心過?若是真的放心,這些獸王跑來干什么?總不會是來撒泡尿就走吧!”有支持族長的老人也站起身來爭辯道。

  “我支持聯系大荒軍!”正當幾位老人爭論不休的時候,一道低沉的嗓音插了進來。

  祭半道轉頭看去,只見戰士頭領祭風正大步走來,其眉心處三個族印熠熠生輝。滿臉殺氣騰騰不說,手中還提著一頭似老虎一般的巨大荒獸,只是那頭荒獸渾然不動,顯是早已死去多時。

  周圍族人見到,便主動為其讓開了道路。

  “我剛剛本是準備進山去摸摸情況,誰知正好遇上這頭烈焰虎王手下的獸將在咱們圈定的范圍內出現,本想抓來審訊,哪知它卻拼死抵抗,只好順手將它宰了。”祭風丟下獸將尸體,朝眾位老人拱拱手,隨手從祭半道手中奪過一塊烤肉,邊吃邊說道。

  “看來,這里面確實大有問題!”阿公見眾人還要再吵,便揮了揮手阻止道。

  其他人見阿公發話,便立即停下,靜靜聆聽。

  “阿宗,我記得大荒軍招人是十年一次吧?如今還有多久?”

  “稟族老,還有兩年。”族長季宗見阿公問話,便立即答道。

  “既如此,阿宗,明日你便聯系大荒軍,就說這一次的招人,咱們部落也參加。”季宗點頭應是。

  隨后,阿公摸了摸祭半道的頭,繼續說道:“半道他們這批孩子還有七日便要啟靈了。”

  “阿風,你明日帶人再進山一趟,既然那位這次派了這么多獸王、獸將出來,咱們總得回敬點顏色給他看看,把它們全部都弄回來,作為這次孩子們啟靈的祭品吧。”

  “順便,我也再進去見見那位,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其余人就在家好好準備一下這次啟靈之事,千萬不能耽擱了。”

  阿公吩咐完眾人,便起身離開了這里,向遠處走去。

  所有人見阿公要走,便立即躬身相送。

  祭半道連忙提起背簍跟在阿公身后,一同離開,朝遠處走去。

  一路上老人都未說話,只是默默地走著,不知在想著什么,待回到家之后,老人盤膝坐在獸皮畫卷下面,看了跟著的祭半道一眼,微笑著問道:“今日還算順利嗎?”

  祭半道感受著老人話語中的關心,立即從背簍里取出所有雷靈花,遞給老人。

  “以你的靈活,那條雷蟒應當還傷不了你,只是大荒應該有大事要發生,以后還是別去了。”

  “這次的品質不錯,一會兒修煉之時你直接吞服一朵即可。”老人將雷靈花打量一番又還給了他。

  祭半道點點頭,接過雷靈花重新放進了背簍,這些年,因為身體的原因,他吃下了很多寶藥,這雷靈花也不在少數。

  不過更多的時候都是熬制成藥液,然后浸泡在其中修煉。只是最近情況有些惡化,才不得不在浸泡藥液的同時,還要吞服其他寶藥。

  “還有七日,就是你們這一代啟靈的時候,于你而言,這是一個機會,徹底解決你身體問題的機會。”老人看著他,緩緩說道。

  “阿公是說那股啟靈之力?”祭半道有些疑惑不解。

  “不錯,你需記著,在啟靈之時,堅持得越久越好,盡可能多地去吸收那種力量。不僅僅是解決當下的問題,于你以后而言,也有諸多好處。”老人摸著他的頭,神色慈祥。

  “可是那股力量不是不能被吸收嗎?”祭半道不解地道。

  “我們當然不能吸收,不過對你體內的那東西來說,應當不是什么問題。”老人頗有些期待的說道。

  “這幾天就別出去了,好好調理一下,七日后跟他們一起去啟靈。”老人說完,便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祭半道收拾好背簍,帶著雷靈花默默的離開,朝旁邊自己的屋子走去。

  祭族之人,一生會進行兩次如同祭天一般的傳承儀式,這便是啟靈,一次在三歲,一次在八歲。

  啟靈儀式需要動用部落的傳承祖器,那是一座大約十丈左右的黑色祭壇,乃是自遠古時期傳承而來,甚至還要更為久遠。

  其壇壁上繪有諸多圖騰,有先古之民,有上古異獸,還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除此之外,在祭壇的石階以及頂部石臺上還遍布著一些似文字一般的奇怪符號,那叫符文。

  阿公告訴過他,遠古時期的祭族不僅人口眾多,且人人可戰,即便是尋常族人隨手間都能翻江倒海、摘星拿月,其統治疆土橫跨億萬里之遙,強大無比。乃是世上最為強大的幾個種族之一,而其強大的根本便來源于這些蘊含大道規則的符文。因此,祭族還有一個稱呼叫做符族。

  只是不知多少個紀元過去,隨著天地翻覆,歲月變遷,整個祭族也衰弱下來,到了如今更是只剩下了部落里這幾百人,連傳承祖器的神力都日漸消散,其器靈也不知是消失還是沉睡了,早已不復當初威能。

  可即使如此,整個祭族還是靠著這座祖器在這大陸最為兇險的大荒里世代繁衍了下來,無論是人還是獸都不敢輕犯,便可見其強大。

  想到那些符文,祭半道便有了些期待,因為三歲啟靈乃是傳承功法,而八歲啟靈則是傳承符文。

  但這兩者也并非人人都可得,啟靈之時那件祖器會首先檢測血脈,其次檢測天賦。若無血脈,則會當場被祖器所斬,淪為祭品。若空有血脈,并無天賦,則同樣不得傳承。

  然而祭半道卻是個例外,因為其并無祭族血脈,但依然得到了功法傳承,族人們萬分不解,但阿公卻始終閉口不言,也就無人知曉到底為何。

  “傳承功法,我已獲得……這傳承符文……還有那啟靈之力……我還能得到么……即便得到,又能解決么……”祭半道默默的走著,有些發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