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3: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赤神沙
  4. 第一章 祭祀

第一章 祭祀

更新于:2018-03-16 19:09:49 字數:3531

  銀色的閃電劃破了蒼穹,雷聲滾動,狂風大作,帶來了淡淡的咸腥味,烏云開始密布天空。

  這里是一片湖泊,四周被山環繞,湖邊建造著一座亭臺,有珠簾懸掛其上,散發著瑩瑩綠光,那珠簾在狂風中竟是紋絲不動。

  “少爺,該走了,要下雨了。”亭臺中一個身著黑衣的中年男子恭聲說道。在他身前是一個藍衣青年負手而立,背對著他。

  “不急,莫叔,再等等。”青年說道,凝視著湖面方向,他伸出手撥開珠簾,風吹了進來,衣袍獵獵作響。

  “少爺,你的身體......”中年男子急切說道,話剛說到一半被青年揮手止住。

  “無妨....咳咳。”青年說道,隨后輕微的咳嗽聲從口中傳出。

  “哎!”中年男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隨后站在后面靜靜的等待,不在多語,因為他知道,少爺若是承受不住的話一定會放下珠簾的。

  風很大、很急,天色昏暗,蒼穹早已被烏云所覆蓋。

  刺啦一聲閃電劃過蒼穹,銀光瞬間照亮了天地,青年約莫二十歲模樣,一身藍色衣衫,他的臉色很蒼白,生得俊俏,劍眉橫立,身體站得筆直,只是撥開珠簾的手在輕微顫抖。

  波!

  一道點水之聲傳來,一個白色身影突然出現在水面上并且踏著水面飛速向著亭臺靠攏。

  “嗯?”中年男子循聲望去,眼中有精芒閃過,守護少爺是他的職責,當看清來人后又回過頭來,安靜的站在青年身后。

  白衣人速度極快,最后一腳點在水面上躍進了亭臺中,前后只不過用了兩個呼吸的時間。

  這是一個女子,身材婀娜,帶著蓑笠,看不清真容。

  青年放下珠簾,轉過頭去看著她,微笑道:“好久不見,看來你又精進了。”

  “東西呢?”白衣女子看著青年說道,似乎沒聽見青年的話語般,她的聲音清冷,但卻很好聽。

  而此刻,中年男子眼觀鼻鼻觀心,連呼吸聲都沒有發出,靜到了一種境界,如果不抬頭看過去,似乎根本沒有這個人一般。

  “咳咳,”又是兩聲咳嗽聲從青年口中傳出,他接著說道:“你還是沒變,老樣子,冷冰冰的。”

  沉默,亭臺之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青年沒有在說話,看著白衣女子,隱隱間可以看到那蓑笠下明亮的眸子。

  “拿去吧。”青年翻手取出一個錦囊,丟給了白衣女子,不在多關注。

  “恩,我先走了。”白衣女子道,轉身再次踏著水面遠去。

  “莫叔,回家吧。”青年轉身對著中年男子說道。

  “好。”中年男子說道道,語氣竟是有些激動,率先離開亭臺,在外面吹了一聲口哨。

  唳!

  一聲禽鳴從天際傳來,一只渾身布滿青色鱗片的巨鷹飛至,鷹爪漆黑如鐵散發著森然寒芒,這是青鱗鷹,乃是一只被馴服的兇惡妖獸。

  “走吧。”青年走出亭臺,率先躍上青鱗鷹那寬闊的背部,中年男子急忙跟上。

  巨鷹展翅飛起,中年男子撐起了一個土黃色光罩將青年籠罩在內,迅疾的風被阻擋在外,不能靠近。

  山巒起伏,此地乃是群山匯聚之地,在群山深處,是一片寬廣的平地,建造了許許多多的屋宇。

  平地中心位置,一個由石塊鋪就而成的巨型廣場上,一只渾身長滿青色鱗片的巨鷹飛落而下,兩道身影從巨鷹背部一躍而出。

  此刻,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正獨身站立在那里,看著巨鷹背上躍下的青年說道:“衍兒回來了。”他目光慈祥,帶著淡淡的喜悅。

  衍是青年的名,姓氏為齊,喚作齊衍。

  “爹!”齊衍對著那魁梧男子喊道,聲音中帶著欣喜,他爹叫做齊昊。

  “很好,出去一趟沒有缺胳膊斷腿,一年了,你娘若是知曉一定會很開心的。”齊昊說道,然后伸手輕輕拍了拍齊衍的肩膀。

  “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兒子。”齊衍說道,小小的給他老爹拍了一個馬屁,他也只有在自己的親人面前話才會多上一些。

  “你小子,呵呵。”齊昊扯了扯嘴角,眼角露出笑容,他也只有在齊衍滿前才會笑。

  爹在笑,齊衍心中幽幽嘆了一口氣,隨后他開口說道:“爹,這一路還是多虧了莫叔守護,不然這一路奔波我可受不了”。

  齊昊點點頭,隨后有看向齊衍身后那個中年男子道:“漠北,這次多謝你一路照顧衍兒了。”

  “族長嚴重了。”中年男子說道,漠北是他的名字,齊衍喚作莫叔。

  “破‘封’計劃可是準備好了?”齊昊突然正色問道。

  “一切準備妥當,今夜可以祭祀了。”齊衍說道,他此次外出就是為這件事奔走,已經歷時一年了。

  “好。”

  入夜,明月懸掛高空,天上的烏云早已散去,雨并未落下。

  此刻,廣場之上人影傳動,中心處點起了一簇簇篝火,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在廣場上密密麻麻的聚集著十數萬人,這是整個齊家的真正血脈所在。

  此刻,一個老嫗正在篝火圈內跳著奇怪的舞蹈,她手持枯木法杖,身著麻布衣衫,頭上頂著一塊不知名的妖獸頭骨。

  祭祀是一種風俗,一般行大事前都要進行祭祀祈福,向上蒼祈求平安。

  “黃祭祀最是受人尊敬,在族中所有祭祀中威望最高。”周圍的人在議論。

  突然,老嫗停止跳舞,古老的祭祀音從她的口中發出,一股神秘的氣息開始從天穹降臨籠罩向著廣場籠罩而去。

  “這股氣息是.......黃祭祀溝通了天意,哈哈,離開這封禁之地指日可待。”齊衍旁邊一個中年男子說道,他背負這一把青銅大刀,張大了嘴巴在笑,可是聲音卻很小。

  不能打擾祭祀!

  “呵呵,二叔,這封禁之地一定可以離開的。”齊衍說道,那中年男子是他二叔齊峰,在族中的地位僅次于他老爹,而且齊峰對齊衍也很是喜愛。

  “好好好,這次還真是多虧了你啊,衍兒。”齊峰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他真的很開心。

  “二弟,你別夸他,再夸這小子都要飛上天了。”齊昊說道,臉上同樣帶著笑意。

  封禁之地是這一片世界的名字,乃是一方被封印起來的天地,這里靈氣稀薄,極度不適合修煉,而且長年累月下來還滋生了許多強大的妖獸,布滿重重危機,當初齊家也是歷經血戰足足誅殺了一千頭妖獸才能安家在此,因為群山之中靈氣濃郁一些。

  “終于可以離開了。”有人歡呼,感受到那種越來越濃郁的神秘氣息,露出歡顏。

  “是啊,我們等待這一刻多久了?是二十年,足足二十年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眼中閃這淚花說道,此刻他笑得很開心。

  此起彼伏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不過都很小聲,怕影響到了祭祀。

  祭祀溝通了天意,那么就意味著成功的機會會增加到八成!八成對于這里的人而言就是一個幾乎是注入了一記強心劑,這是新生的希望。

  老嫗還在跳舞,口里呢喃依舊這古老的祭祀語言,突然她停止了舞蹈,雙腿跪在地上,她抬頭仰望蒼穹并且雙手緩緩展開,一種更為古老的語言從她口中發出。

  “傳令下去,上祭品!”齊昊轉身對著他后面的人說道。

  “是!”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一頭又一頭猙獰而又巨大的妖獸被抬了過來,這些都是祭品,是提前獵殺好的。

  其中有長著長牙渾身血紅的老虎狀妖獸,有渾身長著堅硬外殼的犀牛狀妖獸,還有長著翅膀的蛇,渾身全是眼睛的“球”,等等,其中更有一條長著龍角的蛇,那是一頭蛟,是一種極其強大的妖獸,此刻竟然也被獵殺了。

  齊衍在看妖獸,眼中并沒有露出詫異之色,已然司空見慣了。

  而廣場上所有的人都在看妖獸,當然黃祭祀除外,沒有一人看向天穹,因為此刻若是看天,則會被視為不敬,會受到上天的懲罰。

  轟轟轟!

  一頭頭妖獸被放置在篝火圍成的圓圈內,放置在了老嫗前面,突然老嫗開始扭動身體,伴隨著古老的語言左右搖曳。

  “拜。”

  這一聲不是齊昊說的,而是從黃祭祀口中傳出,咚咚咚,雙膝著地的聲音響起,廣場上十數萬人一齊跪在地上朝著篝火的方向和老嫗一起拜了三拜,他們很虔誠。

  這是祭祀的最后一步。

  嗡!

  一聲顫音在空氣中傳開,那股神秘的氣息在廣場上蕩漾最后消散,而那些妖獸此刻只剩下的白骨。

  “祭祀成功了。”

  “成功了。”

  “我們終于可以出去了。”......

  廣場上一道道歡呼聲響起,十數萬人在歡笑,包括齊昊和齊峰都在此列,在歡笑,那是從心底發出的語言;他們被困在這里二十年了!

  齊衍沒有笑,他微微瞇著雙眼看向還跪在在篝火圈中的老嫗,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

  突然,老嫗跪著的身體緩緩向后倒去,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而她的額頭上此刻正有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汩汩鮮血從其中流淌而出。

  黃祭祀竟然是死了!

  “怎么會這樣,祭祀明明成功了。”只有出在篝火周圍的人發現了此刻的異狀,而其他人還在歡呼。

  “哈哈哈哈!”

  突然,猖狂的笑聲從天穹上面傳來,如陰霾一樣籠罩在整個廣場之上。

  刺啦!

  一道紅色的閃電過蒼穹,顯得異常妖異。

  喀嚓!

  一道清脆的聲音在天穹上響起,天——竟然開始出現裂痕,一道道裂痕密密麻麻的不斷延伸,如蜘蛛網一般,看得人頭皮發麻。

  整個廣場都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