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7-05 21:10:1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浪子郭嘉
  4. 第6章,再戲荀彧

第6章,再戲荀彧

更新于:2012-11-21 02:26:41 字數:2687

字體: 字號:
  “這也怪不得我,你們幾個,一個個都是出身望族,資材無數,我這叫劫富濟貧,是給你們行善積德的機會,不領情反而怪我,真是交友不慎啊。”郭嘉一本正經道。

  “好了,怎么說都是你有理,快說吧,你想急死了個誰是吧?”荀攸急道。

  “好吧,看在這松雞的份上,我就說了,敵方營帳眾多,可是卻結草扎營,山下駐扎,如今季節,天干物燥,極易燃火,再加上大風不止,一旦火攻,賊兵必敗。”歷史上了郭嘉不知是何人獻計用的火攻,既然自己穿越來了,那就理所應當的由自己說出來吧,反正潁川人才濟濟,早晚必有能人看出,這不,今兒荀彧就猜到了。

  “火攻?妙計,妙計,賊軍雖多,但是數萬人結草扎營,一旦火起,咱們再分兵掩殺,敵軍必敗,奉孝妙計,我等佩服。”

  眾人聽后,連連稱贊,雖說眾人當中,郭嘉年紀最少,但是這些才學之人,更加在乎的是誰有本領,強者為尊,年齡之別,眾人并不放在眼里。

  第二天一早,郭嘉正在夢中跟周公千金夢中廝殺,兩人渾身赤裸,戰意凌然,正殺得地動山搖,浪花四濺,猛然渾身一涼,一股寒意撲面而來,“咳咳……”渾身一涼,郭嘉連忙睜開睡眼,抬頭一看,頓時破口大罵“文若,你有病啊?大清早的掀人被褥,莫非你見我生得英俊風流,想意圖不軌?”

  床邊站著正是一臉暴怒,臉色不悅的荀彧,大清早竟然跑來掀自己被褥,莫非荀彧有龍陽之好,郭嘉連忙將被褥奪回,死死的護住赤裸嬌弱的‘男兒身’。

  “日上三竿了,你還不起床,昨日你既然已經有了良策,為何不告知與我,白白讓我軍損兵折將,又輸一陣,奉孝,你當真可惡。”荀彧氣道。

  “什么又輸一陣?莫非你沒有用火攻?”郭嘉疑惑道。

  “唉,可惜可惜啊,你說的是火攻,可我卻想的卻是偷襲,你我大相徑庭,南轅北轍,悔之晚矣,害我大軍又白白損失三千兵馬,若昨日你獻策火攻,焉有昨夜之敗。”荀彧垂頭喪氣,一臉懊喪,長嘆一聲,一屁股坐在榻上。

  “文若,你仔細道來,究竟怎么回事?我怎么越聽越糊涂?什么火攻?什么偷襲啊?”一大早這荀彧就氣沖沖的闖進了自己的‘閨房’,郭嘉至今云山霧罩,不明狀況。

  “我觀敵軍營帳,大多駐扎在山腳之下,昨日我向老將軍提議,讓他派兵帶一支精兵趁夜潛伏在高山蒿草之中,打算等大軍進攻之時,里應外合,奇襲賊兵,哪知黃巾亂賊,在蒿草之中,竟有很多兵卒酣睡,弄巧成拙,被賊軍發現我軍伏兵,波才率軍掩殺,三千兵馬,死傷殆盡啊,唉,可恨的郭奉孝,你當真該死啊。”荀彧咬牙切齒的瞪著郭嘉,強忍怒火,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啊?原來如此啊,這也不怪我啊,文若,你這是遷怒啊。不用火攻,你卻當夜偷襲,至于被人發現,我大概也猜到緣由了。”郭嘉沒好氣的白了荀彧一眼,暗罵對方無恥,這事,竟然怪到自己頭上,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啊,明顯就是遷怒。

  “是何緣由?我至今不明白,那些賊兵,為何放著營帳不住,竟然睡在蒿草之中。”荀彧被郭嘉這么一說,心情冷靜了許多,想想也是,事情的確不怪郭嘉,只是白白損失了三千兵馬,荀彧心中不忿罷了。

  “我猜他們兵卒太多,營帳不夠用,如今天氣轉暖,兵卒自然就躲到草叢里睡覺去了,怎么覺得很難理解吧?若是官兵,朝廷精銳,自然不會如此,可是,文若有件事你忘了,黃巾兵卒出身貧寒,被迫揭竿,這些窮苦百姓,吃苦耐勞是他們的強項,別說現在天色暖和,就算三九嚴寒,他們的忍耐力,照樣讓你吃驚。”想起后世的軍隊,穿著草鞋,爬雪山,過草地,吃觀音土,啃樹皮,這點苦根本不算什么,窮苦大眾的吃苦能力,絕對無人可比,何況他們又是被逼無奈的百姓,忍耐力自然無法想象。

  “原來如此,他們還真是可怕。”荀彧恍然大悟,心中震驚不已,此時此刻,聽了郭嘉的話語,荀彧對黃巾軍再無輕視之意。

  不一會功夫,鐘繇等人也來了,幾人聽到官兵大敗的消息,生怕郭嘉受到遷怒,急匆匆趕來,結果還是來晚一步,大伙都來了,郭嘉苦笑一聲,這回籠覺怕是難以如愿了。

  本來大伙提議讓郭嘉獻出火攻之計,畢竟這計策是郭嘉所出,郭嘉連忙搖頭拒絕,這種遭天譴的計策,自己還是不要當出頭鳥了,為了防止多造殺孽,郭嘉提議,對歸降繳械之人,一定要坦白處理,不可枉造殺孽。

  這個功勞無人敢搶,大伙紛紛謙讓,都說應該讓與郭嘉,郭嘉百般推辭,自己無權無勢無背景,典型是三無人員,還不如順手推舟,送他們一個人情。

  最后推脫再三,最后大家提議將功勞讓給荀彧,權當讓他將功補過,荀彧大為感動,拉著郭嘉的手臂,不住的道謝。

  郭嘉只説了一句,荀彧當即暴走,“這么大功勞,若是折算成錢財,可是不少,看在咱們兄弟情分上,給你打個五折,五百貫怎么樣?給多了,我可翻臉啊。”

  “郭浪子,合著你在這等著我呢,五百貫,你干脆去搶好了。”荀彧氣的滿臉漲紅,須發皆漲,眉頭皺成一道黑線,渾身氣的原地直跳恰恰舞。

  “你荀家財大氣粗,幾個小錢,你瞧瞧你,也不怕氣大傷身,寧愿氣壞了身子,也不愿出錢,當真摳門,算了,五百貫不給,不如四百貫。”

  “不給。”荀彧語氣絕然,不為所動。

  “三百貫”

  “太多”荀彧怒氣漸消,有些動容。

  “兩百貫”

  “還多。”見郭嘉不住降價,荀彧心中暗樂,氣也消了不少,他知道郭嘉如此都是為了讓家里日子好點,沒別的惡意。

  “一百貫。”

  “再少點。”荀彧嘆了口氣,心說,郭嘉再降點自己就答應得了。畢竟這么大功勞,幾十吊錢算什么。

  “五…百貫。”郭嘉剛說完五字,荀彧急忙點頭答應,可是聽完郭嘉后面的兩個字,荀彧撲通一聲,當場氣昏過去,荀彧還以為郭嘉會說五十貫錢呢?

  “呵呵,別在這裝死嚇人,想賴賬不成,快點給錢。”郭嘉奸計得逞的壞笑道。

  “奉孝啊奉孝,你太狡猾了。”鐘繇指著郭嘉,捧腹大笑。

  “古語有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錢,我不愛,也不厭,夠花就行,但是,目前小弟剛剛搬家,一窮二白,百廢待興,我不為自己張羅點,遲早餓死街頭,我可不像你們幾位,只能自食其力,啊,我一個人賺錢養家,容易嗎?”

  “行了,行了,別在這里哭窮了,容易嗎?你太容易了,動動嘴,五百貫就到手了,天下之大,只怕再無一人比得上你郭奉孝了,不行,回頭春香樓,你得請客。”陳群笑道。

  “好說,好說,到時候咱們也叫上文若,免得說我不仗義。”見荀彧醒來,郭嘉打趣道。

  “你狠,郭嘉,我跟你沒完。你就是強盜,比黃巾賊還要可惡,遲早我連本帶利討回來,春香樓是吧,到時候我非點上二十個姑娘,掏光你的錢袋。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荀彧惡狠狠的氣道。

  “好啊,別說二十個姑娘,就算你把潁川青樓姑娘都包了,我郭嘉也絕不含糊,但是,可有個前提,花錢不準浪費,你若是點了姑娘玩貓貓,光說不練,我可不認賬。”郭嘉盯著荀彧的下身,戲虐的笑道。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