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7-05 20:42:1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浪子郭嘉
  4. 第5章,憊懶浪子

第5章,憊懶浪子

更新于:2012-11-20 20:30:45 字數:2579

字體: 字號:
  “公則,小弟不是說了嗎?寒室簡陋,你去房間找找,若有像樣的茶杯,我豈能藏私不用,諸公都是文若好友,你我是同族兄弟,本以為你會心懷若谷,胸襟大度,體會小弟苦衷,難不成讓各位好友,用此杯碗不成?”瞪了一眼門口的童兒,郭嘉故作生氣的喝問郭圖道。

  “這…”郭圖有苦難言,郭嘉說的明白,自己跟他是同宗兄弟,自然應該同氣連枝,再說郭嘉又稱頌自己心胸大度,若是一味計較,一來是承認嫌棄郭嘉窮苦,二來是表明自己看不起同族兄弟,三來嗎?顯得自己太小家子氣。

  只是為何這破碗,郭嘉不用?

  郭圖心中暗恨,表面上卻連忙搖頭“是我考慮不周,賢弟莫怪。”說著,郭圖端起破碗,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生怕割傷嘴唇,劃破舌頭。

  “幾位此行,究竟為何,就算黃巾入城,郭某身單力薄,也有心無力啊。”喝了幾口茶,郭嘉連忙問道。

  荀彧嘆了口氣,咬牙道“奉孝有所不知?潁川乃是我幾大家族的根基所在,賊兵入城,對我幾大家族財產大肆搜刮劫掠,甚至房屋樓舍,都難以幸免,被賊人放火燒之,黃巾賊,實在可恨。”

  這不是明擺著呢嗎?擱在后世,你們幾大家族,就是地主老財,黃巾軍又不傻,不搶你們搶誰?當然這話,郭嘉只是心中忖度,并沒有說出來。

  “這…小弟實在無能為力啊,黃巾勢大,幾萬人攻城,你我身單力寡,手下無兵無將,如何抵擋啊,何況皇甫將軍都沒能取勝,咱們縱使去了,也是以卵擊石,有去無回啊。”郭嘉嘆道。

  找自己去玩命,還是算了吧,如今之計,保命要緊,何況他們幾大家族,能人輩出,豈能沒有料到黃巾破城的事,大量錢財,肯定早早轉移別處了。

  “我們幾大家族,受點損失倒也罷了,只是這黃巾賊,著實可恨,搜刮錢財,放火不說,竟然一夜之間,將城中百姓,無論貧富,屠殺數千人,依此逼迫朝廷退兵,奉孝,我們幾個已經下定決心,打算去長社助戰,今日來此,就是問問你的主意,不知賢弟可愿隨我等前往長社?”

  原來如此,說句不好聽的話,這荀彧今日是來拉‘皮條’當說客的。

  郭嘉想也不想,連忙點頭答應,黃巾軍既然屠殺百姓,郭嘉覺得自己不能坐視不管了,再說,這陽翟也不安全,說不定哪一天波才就要打過來,不如跟在他們身旁,至少有朝廷精銳保護,安全問題不用愁。

  “太好了,奉孝機智過人,才學不凡,有你相助,必定如虎添翼,你先收拾行囊,回頭我派馬車來接你。”荀彧大喜,連忙稱贊,囑咐一番搬家的細節,荀彧等人連忙告辭。

  “童兒,你去把這塊玉佩當了,換了錢財,將我所欠街坊們的酒錢都還上吧,咱們馬上就要搬家了,人走債清,走的清凈。”郭嘉掏出玉佩,丟給奉愚,吩咐道。

  “童兒這就去辦。”奉愚答應一聲,揣起玉佩急匆匆出了院門。

  ……巍峨高聳的長社城墻之上,郭嘉等人登高遠望,望著遠處蜿蜒數里的黃巾營帳,漫天的肅殺之氣,讓郭嘉心中備感壓抑,呼吸不暢,以前兵馬交鋒,戰場廝殺,不是在書本上看到,就是在電視上見到,第一次身臨其境,親身感受,簡直天壤之別。

  數以千計的營帳,遠遠望去,就像一個大蒸籠里的數不盡的饅頭似的,綿延數里,將長社古城圍在當中,數不清的黃巾軍,頭裹黃巾,身穿布袍,不時的來往穿梭,巡邏警戒。

  雖然他們穿著普通,裝備簡單,大多穿著布衣,沒有甲葉護身,甚至手中的兵刃,只是簡單笨拙的鋤頭棍棒,但是,他們斗志高昂,喊殺震天,散亂的軍紀,雜亂的布局,郭嘉并沒有看到,這波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排兵布陣,的確有過人之處。

  轉身回頭,再看城墻上那些盔明甲亮,刀槍耀眼的大漢精銳,一個個面露懼色,斗志渙散,有的三三兩兩的靠在墻頭,抽煙的,聊天的,甚至還有跑到城垛下解開褲腰大白天種蘑菇的。

  郭嘉不屑的看了一眼這些兵卒,心中暗罵,朝廷精銳,吃著皇糧,這般不堪,吃敗仗活該。

  “皇甫將軍,這城中尚有多少兵卒?”郭嘉沖身旁的老將皇甫嵩道。

  皇甫嵩瞟了一眼郭嘉,冷笑道“你是何人?”

  荀彧急忙道“這是我的好友,潁川郭嘉,頗有機智,失禮之處,將軍勿怪。”瞪了一眼郭嘉,卻見郭嘉直接回了自己一個后腦勺,對自己的提醒無視。

  荀彧心中苦笑道“奉孝啊,奉孝啊,你讀書甚多,為何這禮節二字,卻如此糊涂呢?對自己人也就算了,見了將軍,竟然也如此無禮。”

  “本帥用兵,還輪不到乳臭味干的小娃娃指指點點,你們退在一旁,且看本帥如何破敵討賊?”皇甫嵩瞅了郭嘉一眼,冷笑道。

  “將軍虎威,敵人聞風喪膽,奉孝預祝將軍,旗開得勝,大敗逆賊。”郭嘉連忙奉承道。

  “唉…”荀彧長嘆一聲,連忙將郭嘉拉到一旁。

  “奉孝,你這是何意?咱們是來助戰破敵的,可不是來斗氣的。”荀彧責備道。

  “為兵者,軍紀渙散,士氣低落,為將者,狂妄自大,倚老賣老,此戰必敗。”郭嘉冷笑道。

  “奉孝,你有何妙策?”荀彧嘆了口氣,笑問道。

  “文若你莫要謙虛,你之才華,勝嘉百倍,何必問計于我?既然你心中已有良策,何不依計而行。”郭嘉拍了拍荀彧肩頭,轉身下了城墻。

  從剛才開始,荀彧就一直在觀察敵營營帳布置,荀彧之才,三國無人不知,自己還是一個小屁孩,郭嘉可沒自大到無敵的境界。

  望著郭嘉悠閑遠去的背影,荀彧贊道“奉孝才學,果然不凡,竟然看出我有良策,小小年紀,就如此機智,難得難得。”

  郭嘉回到城中,喊上鐘繇幾人去酒樓吃酒,鐘繇詫異道“奉孝,大敵當前,你我這般流連酒肆,不太妥當吧?”

  郭嘉擺手笑道“元常此言詫異,文若已有破敵之策,不久便會捷報送來,咱們提前擺酒祝賀,有何不可?走吧,在此愁眉不展,作甚,就算愁到死,賊兵也不能自行退去。”

  果然,郭嘉、鐘繇、荀攸三人正在酒樓吃酒,下人跑來稟報,皇甫將軍率軍迎敵,大敗而歸,死傷二千多兵卒,戰將折損三員。”

  “奉孝,莫非這就是你所說的捷報?”荀攸冷笑道。

  “這松雞松軟酥脆,香醇可口,味道真是不錯,伙計,再給我來一盤。”郭嘉不緊不慢的吃著松雞,等伙計下去準備時,這才笑道“皇甫將軍若是領軍打仗,最后必定乖乖卷鋪蓋回家。幸好潁川有你們幾位大賢坐鎮,波才大軍,遲早必敗,剛才我與文若在城墻上觀察敵營,見他們營帳雖然整齊有序,布置合理,但是他們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足以潰敗的致命錯誤。”

  “什么錯誤?”幾人頓時站起身來,豎起耳朵,緊緊注視著郭嘉。

  “先說好,今兒誰請客?我可沒帶錢?”郭嘉笑道。

  “你…文若說的一點不假,你就是一無賴,就是一憊懶浪子,得,今兒算我倒霉。”鐘繇狠狠的瞪了一眼郭嘉,咬牙道。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