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5-29 15:40:16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浪子郭嘉
  4. 第1章,重生郭嘉

第1章,重生郭嘉

更新于:2017-12-30 09:04:10 字數:2909

字體: 字號:
  陰森恐怖,寒氣逼人的閻羅殿里,燈火通明,火把熊熊,大殿內一張方桌旁,四個兇神惡煞般的人聚集在一起,熱火朝天的議論著什么。四個人,分別的閻羅,判官,黑白無常。

  “你們說,古往今來,哪個朝代豪杰輩出,謀士云集?”居中一張虎皮靠椅之上,方面獠牙的閻羅道。

  “這還用說,自然是三國,三國英雄輩出,豪杰蓋世,武圣關羽、溫侯呂布、燕人張飛、霸王孫策,常山趙云,一個個流芳百世,英勇無雙,謀臣更是星光璀璨,耀眼奪目,臥龍孔明、毒士賈詡、鬼才郭嘉、江東周瑜、鳳雛龐統……他們運籌帷幄,智謀過人,比之豪杰英雄也毫不遜色。”坐于閻羅下首的判官贊不絕口的說道。

  “是啊,說起三國謀臣,雖過去千年,世人仍念念不忘,稱贊不已,不過可惜的是,鬼才郭嘉英年早逝,不然,三國謀臣之爭,絕對值得期待,究竟是武侯諸葛過人,還是鬼才郭嘉更勝一籌?更或者是其它謀臣力壓群雄,謀冠天下。可惜郭嘉行為不檢,放蕩不羈,嗜酒貪杯,流連歡場,才落得這般英年早逝,若是身子能矯健一些,壯實一些,這三國謀臣斗智斗法,必定更加精彩。”黑無常一臉嘆息的說道。

  “現在不是流行穿越嗎?咱們地府之中,有這么多魂魄冤魂,不如在其中挑選一位,讓他回到三國,重生到郭嘉身上,各位以為如何?”白無常在四人之中,思想最是前衛,想到穿越之事,頓時滿臉興奮。

  “這樣不太好吧,現代人回到過去,就不是‘原汁原味’了,豈不成了古今斗法了嗎?”閻羅搖頭道。

  “這有何不可,現代人體質強壯,魂魄健碩,回到三國,才不致鬼才早逝,何況郭嘉魂魄已散,想讓本人重生,幾成妄想。閻羅掌管天下生死,穿越之事,對您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毛毛雨而已,咱們閑著無聊,正好一睹三國謀臣風采,豈不妙哉。”白無常見閻羅搖頭,急忙送上香噴噴的馬屁,大肆奉承起來。

  “呵呵,也好,權當圖個樂子吧,我看昨兒新來的那個叫郭峰的大學生就不錯,有一定文化底蘊,喜歡玩三國游戲,性格嗎?勉勉強強跟郭嘉挨得上邊,喝酒把妹,無一不好,就他了。”就這樣,一道白光閃過,郭峰神不知鬼不覺的重生到了三國。

  “這是哪里,怎么這么頭疼?”郭峰悠悠醒來,抬眼一望,頓時一驚,地府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破落了?只見自己正躺在床榻之上,周圍光線昏暗,屋舍簡陋,幾張古樸老舊的幾案小櫥散亂的擺放在墻角,床頭堆放著許多竹簡書籍,旁邊趴著一個十多歲的小童,小童長發束帶,身穿長袍,身材清瘦,面色憔悴。這是哪里?怎么竟有古人的打扮,莫非是在拍戲,可是自己不是明明死了嗎?

  郭峰記得清清楚楚,自己回校的時候被汽車撞飛,之后就一無所知了,渾身上下只有透骨的冰冷,應該是死了才對。伸手摸摸自己身體,身體溫熱,并無冰冷之意,這是怎么回事?這里不是閻王殿,又是何處?

  郭峰身子一動,旁邊的小童頓時驚醒,“先生,你醒了,你這一病,可嚇壞奉愚了。”

  奉愚?這名字怎么怪怪的,郭峰覺得頭暈腦脹,想要起身,身子一陣酸痛,小童急忙扶住郭峰,擔心道“先生,你大病初愈,需要好好休養,有何事,盡管吩咐奉愚便是。”

  “這里是哪里?我又是誰?”郭峰問道,不搞清楚狀況,實在難受。

  “啊…先生,你這是怎么了?難不成得了失魂癥了不成?這里是潁川陽翟啊,是你的家啊。”奉愚驚訝道。

  潁川陽翟,這名字有點耳熟,不對,好像在游戲中見過,好像是三國才有的地名,三國?一想到三國,郭峰連忙抓住小童的胳膊問道“我大病了一場,頭疼的厲害,有些事情記不得了,你快告訴我,今年是哪一年?”

  小童奉愚這才點了點頭,眼中疑色退去,“原來如此,先生,今年是中平元年。”小童回道。

  “中平元年,那不就是公元184黃巾起義的時候嗎?真的是三國?難不成自己穿越了?”

  郭峰心中翻江倒海,吃驚非小,穿越這種事情,郭峰倒也看過,不過都是在網路小說里見到,可是那些都是作者無聊天馬行空,胡亂想出來的事情,這種玄幻離奇的事情,竟然真的有,而且還被自己遇上。

  幸好看過小說,心里不太排斥這東西,不然郭峰非得當場瘋掉不可。

  “童兒,我再問你,我又是誰?”郭峰說著,兩眼緊緊的注視著奉愚,一臉的急切之情。

  “先生,看來你這失魂癥真的不輕,怎么連自己都不記得了,要不我再請郎中幫你診治一番。”奉愚表情有些害怕,說完轉身就要出去。

  “童兒,站住,我并無大礙,只是剛剛醒轉,頭暈腦脹,有些記不得了,不必驚慌,再說這失魂癥,也并非郎中可以醫治得了。你快快說與我聽,不要擔心,我好的很。”雖然只是剛剛見面,但是對于童兒的真情流露,擔心之情,郭峰還是很欣慰。

  “回先生話,先生名諱乃是上郭下嘉字奉孝,童兒這表字,還是蒙先生恩賜,先生不記得了嗎?”奉愚恭敬回道。

  郭嘉,郭峰剛剛平復的心情,再起波瀾,鬼才郭嘉,那個運籌帷幄,智謀近乎鬼妖般的天才,自己竟然重生成了郭嘉,老天爺還真是看的起自己,自己這點墨水,還不辱沒了郭嘉的盛名,罷了罷了,掐指一算,郭嘉今年才十四歲,還有時間‘充電’,蒼天啊,大地啊,郭嘉可不是好穿越的,我只能說盡力而為了,反正既來之,則安之,反正自己死過一回了,大不了一個雷再把自己劈回去。

  一連休息數日,郭峰身子總算康復,憑借腦海中模糊的記憶,還有跟童兒的問話,郭嘉得知,自己是一個破落的士族子弟,確切來說,是個孤兒,族中郭家乃是潁川望族,自己是郭家的旁支后人,也算是家道中落,只有這個童兒奉愚跟自己相依為命。住的地方只有三間草房,錢財無多,欠下的賬目倒是不少,聽童兒回話,自己單單買酒吃喝,就欠了街坊上百文錢。

  郭峰聽后,心中大樂,這點跟自己倒是很像,男人嗎?喝酒有何不可,只是這身子骨,著實太弱,相貌嗎?清秀俊朗,儀表不凡,郭峰很滿意,都說女人愛美,男人又何嘗不是?若是生成歪瓜裂棗那樣,估計沒有超強的心理素質,出門都難。

  為了閱讀方便,今后改名郭嘉。

  郭嘉現在年幼,沒有上學讀書,不過古今書籍,倒是讀了不少,不然家中也不會有那么多書簡了。

  當地文風盛行,書院聞名,尤其是潁川書院,更是個中翹楚,只是這書院門檻甚高,沒有相當的才學,雄厚的經濟保證,一般子弟,根本難以進門。

  這一日,郭嘉穿戴整齊,打算去街上逛逛,“奉愚,家中可還有資材?”

  不管怎么樣?男人出門,兜里沒錢,底氣不足啊。

  “先生,就只剩下一吊錢了,這些是留著買米買菜的…”小童從衣柜中拿出僅剩的一吊錢,一臉愁苦的說道,沒等話說完,童兒就覺得手中一輕,抬頭再瞧,那吊錢已經被郭家揣進了懷里。

  “放心好了,錢財如糞土,有了就花,沒了再賺,車到山前必有路,你不必擔心。好好看家,我去去就回。”生怕童兒唐僧般的喋喋不休,郭嘉說完,轉身就走。

  “先生…你不能啊,你每次都這般戲弄奉愚,這錢可是咱們主仆二人的活命錢啊…”郭嘉剛溜出院門,身后就傳來童兒凄厲悲涼的喊叫,接著一道瘦弱的身影就追了出來。

  郭嘉急忙加快腳步,閃身躲進一個胡同,等童兒跑過去,郭嘉才從胡同鉆出,郭家心中暗暗自責,怎么搞的自己跟黃世仁似的,看來得盡快想點辦法,找個賺錢的途徑。

  “郭公子,又出來逛街啊,小店新進了幾壇陳年杜康佳釀,味道醇厚,入口留香,要不要沽上幾壇,嘗嘗味道?”一個酒家的伙計見到郭嘉,頓時兩眼放光,仿佛看到獵物一般,興奮不已。


每位熱愛閱讀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們為您準備了更多精彩小說,多種閱讀模式,無廣告,送書券

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51云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