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5-29 16:03:04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后穿越之西拾東花
  4. (六)太后大酒樓
字體: 字號:
  李遲激靈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咦?怎么沒人叫我?

  溫熱的陽光透過窗欞,照在了他睡眼惺忪的臉上。

  屋子里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

  糟了,要遲到了。

  一定是昨天自己出了風頭,三個同事看自己不順眼,今天故意不叫醒自己。李遲慌忙爬了起來,穿上衣服。也不顧的洗漱,就要奔出門去。卻一眼瞥見桌上盛著粥的盆子下壓著一張紙條。

  李遲抽出來一看,上面雋永輕靈的字體寫著:遲弟,今日老爺夫人帶小姐們到定軍山娘娘廟進香,故給我等放假一天。我與玉堂、小虎三人出去游玩,早飯給你留了,你自己吃吧。兄寅于即日。

  哎呀,原來是放假了啊。還以為要遲到了呢。昨天也沒人告訴我。

  李遲心情放松了下來,看著桌子上的粥餅,昨晚就沒吃飽的他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

  一想大清早的,他們又都不在,不應該再下蒙汗藥了吧。就大著膽子吃了起來。果然接連喝了三碗粥,吃了兩張餅也沒有迷糊的感覺。

  吃飽喝足,精神煥發。李遲正琢磨著如何安排今天這個難得的古代假期。

  忽聽院子里有個滄桑嘶啞的聲音在招呼,“李遲老弟,李遲老弟,你在嗎?”

  隨著話聲,那個窮酸秀才徐茂公仰著一張笑臉走進了屋內。

  今天似乎認真收拾了一下,應該洗過臉了,也沒喝酒,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只是滿臉的笑容在他那張苦臉上甚至比哭都還難看。李遲一見他就不禁皺起了眉頭。勉強拱手作揖:“啊,是茂公兄。”

  “哈哈,李遲兄弟果然在這里。今天放假,不知李遲兄弟打算作何消遣啊?”徐茂公興奮說道,“不如到我那里一起喝喝酒,談談心如何?”

  李遲頓時頭大。

  “啊,茂公兄,我初來江州,這幾天一直忙著工作,也還一直沒去逛逛江州城,今天天氣大好,我正準備逛街順便購物去也。”

  “哦。”徐茂公略略有些失望,卻又說道:“那我就與李遲兄弟一起去逛吧,找個酒樓喝酒也是可以的,唉,就是恐怕要多花一些銀子了。”臉上又浮現出一種肉痛的表情。

  “啊,不用了,多謝茂公兄美意,咱們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再聊啊······”李遲說著,轉身出了屋,飛也似的逃出了院落。后面還傳來那茂公兄的急叫,

  “哎,李遲兄弟,不要這么急著走嘛。你說下次,下次是什么時候哇······”

  李遲頭也不回一直往前院奔去,憑著依稀的記憶,竟然沒走什么彎路,一直跑到了莊院的前大門。因為今天老爺夫人小姐都不在家的緣故,一路奔來下人也沒見著幾個。大門口倒是還站著倆家丁,腆胸疊肚,趾高氣揚的。正是李遲來的那天守門的兩人。

  李遲不禁猶豫了一下,也不知道像他這個剛來的小廝身份允不允許出莊。但不出莊子,又怕給那窮酸秀才給逮到去喝酸酒。

  正猶豫著,那天領著他到張管事那里去的那個家丁眼尖,一眼就瞥見了他。噌噌幾步就竄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李遲的胳膊,把個李遲給嚇了一跳,心道:難道后園小廝連前院也不允許來嗎?

  “你怎么才出來呀?”只聽那個家丁一臉埋怨地說道。

  抬頭見李遲驚愕的表情,就忙又換了一副笑臉,“呵呵,小哥,今天放假,打算出去逛街是不?”

  李遲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的點了點頭。

  “哈哈。”家丁甚為高興,“那就走吧,別戳在這兒了?大家伙兒都等著哪。”竟然攙扶著李遲向莊門走去,當然還是偏門。

  什么大家伙都等著,難道逛街去江州城還是集體項目,還有班車不成?李遲滿心疑惑地隨著來到了門口。

  踏出偏門一看,門前廣場上別說馬車,連個驢車的影子都沒有,只在廣場對面的樹蔭里,影影綽綽的蹲著幾伙人,看到他們出來,都在壓低了聲音喊:出來了,出來了。

  正納悶間。只見還站在門口的另一個家丁看他被拉了出來,立即轉回身去,面對廣場,雙腳叉開,四平八穩地一站,左手叉腰,右手向前一舉,伸出了一個指頭。

  樹蔭里幾伙人中的一伙兒有人站起身來,舉起了一只手臂。那家丁看了看。沒有動作,面色沉穩,不露絲毫表情。

  果然,馬上就從另一伙人中站起一個人來,也舉起了一只手臂。那家丁立即把手指向了他那伙兒的方向,向前伸出的手指又增加了一個,變成二。

  隨即,又有一伙人叢中站出一個人來,也舉起了一只手臂。家丁的手臂隨之轉向,手指數增加變成三。

  緊接著,第四伙人叢中又有人站起,這次竟是一下子舉起了兩只手臂。

  那報數的家丁臉色終于發生變化,露出了些喜色,立即將手臂轉向,右手手指增加到五個。

  這下場面陷入了僵持,半天也沒有人動作。那家丁舉起的五個手指晃了一晃,見還沒有動作,又晃了一晃。

  這時,樹蔭下有一伙兒人,總人數只有兩個。竟一下子全站了起來,還一起舉起了四只手臂。

  那家丁大喜,右手立即指向了那兩人,張開五指也隨即捏攏,變成了數字九的手勢。這下再也沒有人競爭了。那家丁接連晃了兩晃,也沒有人動作。最后一晃,一錘定音。

  還抓著李遲胳膊的家丁哈哈哈哈都樂出了聲來。

  只見取得最后勝利的那兩人不慌不忙地從樹蔭里走了出來,施施然的來到了莊子門前。

  立即引起了還留在樹蔭下的那些人的紛紛議論:“哎呀,是鄭公子。”“可不是嘛,鄭公子竟然親自出馬了。”“怪不得出手就是好大的手筆呀。”

  那兩個家丁見到走來的兩人也是一愣,表情變得不自然起來。那個做主持的家丁訕訕說道:“鄭公子,沒想到,沒想到您親自來啦。”

  李遲看向那個鄭公子,只見他頭戴綸巾,腰纏玉帶,著一身明黃色繡飛龍錦袍,手搖折扇。二十五六年紀,人長得也是眉若朗星,面似冠玉。一副英俊風流才子的俊俏模樣。

  只見他略一拱手,渾不在意的說道:“閑著無事就來瞧瞧。”又拿眼神示意后面的跟隨,一個身子精悍,眼神銳利,身上穿著奴仆衣服,腰間卻掛著一把劍的中年漢子。

  那中年漢子走上前來,從懷中掏出了一大錠銀子來。遞給了那說話的家丁。家丁接過,在手里掂了掂,面色有些為難,吶吶說道:

  “這個,十兩,多了。”

  鄭公子揮揮手,“不用找了。”然后轉頭看向一旁傻站著的李遲,“這位兄弟,可以跟我走了吧。”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今天總共一天的時間哪。”抓著李遲胳膊的家丁急忙放開了他。滿臉堆笑地向鄭公子說道。

  這時的李遲也看出來這是兩個家丁把他的一天假期給拍賣出去了。可是,讓他納悶的是,這些人花了這老多些錢來拍他,這是為什么呢?

  家丁看他還傻愣著,就在后面推了他一把,

  “兄弟,快走吧。還愣著干啥呀。哎呀,跟著鄭公子你就吃香的喝辣的去吧,保證你逍遙快活,兄弟我都羨慕死啦。快走吧。哈哈哈哈。”

  “呵呵,小兄弟,你不用擔心,聽說小兄弟初來江州不久,我今天就略盡地主之誼,領著你逛逛咱這江州城吧。”

  李遲迷迷糊糊地答應了一聲,跟著鄭公子兩人向廣場一側走去。見那里有座駟馬套轅,雕花掛彩的寬大馬車,心想這就是古代的高級轎車了。

  鄭公子邀請李遲坐進了馬車。而那中年跟班則一躍坐上了駕轅的位置,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根鞭子,啪地一聲甩出了個哨響,馬車得得得得地向江州府城行去。

  李遲見那個面容冷峻的跟班上車的姿勢優美利落,便隔著車簾仔細地觀察了一下,更覺得他揮鞭的動作簡潔直接,身子坐在車架上穩如磐石,心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武林中人?

  鄭公子則見李遲一個白府小廝被邀請同乘馬車而毫無惶恐,反倒顯得心安理得,還在仔細觀察他的跟隨。心中也覺得這個小廝恐怕不簡單。

  卻也沒有說些什么,只是隨口給李遲說些馬車路過的道旁風景。李遲來到這個世界倒是頭一回沒有什么壓力的看風景,只覺得目不暇給,心曠神怡。禁不住開口吟道,“真是草長鶯飛六月天······呃,江州城外好風景啊。”

  那鄭公子聽了,眼中異彩連閃,開口贊道:“小兄弟好文采啊。”李遲頓時滿面羞色。

  不一刻,馬車行到了江州城門,竟是根本沒人檢查,毫無阻礙的進了城。李遲明白,這鄭公子肯定也是特權階層,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在城里走馬觀花的繞了一大圈兒,鄭公子又給李遲介紹了一些江州的名勝古跡。其實,這些李遲第一天進城的時候基本都已看過。

  見天已近午,馬車來到了位于江州市中心的一座五層高樓前。李遲和鄭公子下了馬車,仰頭一看,只見樓上高懸著一個碩大的金字招牌,上書:太后大酒樓。

  咦?李遲又看到貌似熟悉的事物。驚噫了一聲。心中不禁奇怪,這個酒樓竟然起了個太后的名字,難道在這古代不怕犯忌嗎?

  鄭公子見李遲驚噫于酒樓的招牌名稱,在一旁解釋說道:“呵呵,聽說小兄弟初來唐國,可知我唐國有一美冠天下的美人?”李遲搖頭,“不知。”

  “我國前皇于前年得疾而歿,英年早逝,如今的皇上年僅五歲,國家大事則由他的母后主持。太后姓周,也就是聞名天下的小周后。當今太后不僅風華絕代,美冠天下,而且聰明睿智,施政有方,最是體恤愛民,深得民心。我等小民為了深表愛戴,會把太后之名用在恢弘偉大的建筑上,就像這座酒樓起名太后一樣,都是為了對她老人家表示敬仰。”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這個小周后,似乎確實是歷史上很有名的美人,不過好像是個亡國的美人吧。李遲也記不大清楚,再說,現在這個古代跟李遲所知道的歷史完全不一樣。只聽那個鄭公子又補充說道:

  “這個酒樓是鄙家的一點小小產業,所以,請李遲兄弟不要客氣啦。”

  啊,果然是個富二代。李遲心里鄙夷著。跟著鄭公子進了樓,那個跟隨安排好馬車也隨著二人走進樓來。

  那鄭公子一出現,什么跑堂的掌柜的賣酒的就都忙不迭跑過來招呼,點頭哈腰。鄭公子揮手讓他們去忙,自己帶著李遲直上五樓。在一個明亮的雅間坐定。簡單吩咐了一下。時令果蔬,美酒佳肴就流水一般的端了上來。

  隨后又有兩個二十五六歲的妙齡女子走進了雅間,身穿著一模一樣的錦冠鳳冕,華麗袍服,容貌也是一樣的水靈俊俏。也沒干別的,就是分別站在鄭公子和李遲的身后,用那糯糯軟語,婉轉鶯啼,報個菜名,講解一下菜肴的材料做法和如何品嘗其中的妙處。等酒上來之后,又給鄭公子與李遲將酒杯斟滿。

  李遲看著這兩個女子,想起上得樓來的時候,見到不少同樣裝扮的女子,穿梭于其他雅間賓客之間。仔細一想,恍然大悟,什么酒樓起太后之名,那是抒發民眾敬仰之情啊。純粹是利用天下人貪慕小周后地位美色的心理,搞了這些個假太后來做飯托。看到這個酒樓的熱鬧景象,看來這個創意還是滿受歡迎的。

  還是古代的生意人精明啊。李遲禁不住感慨。

  看著滿滿一桌子的美食。又有美太后在殷勤侍候,李遲已經是口水直流了。跟鄭公子客套了幾句,就開動起來。


每位熱愛閱讀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們為您準備了更多精彩小說,多種閱讀模式,無廣告,送書券

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51云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