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5-29 15:11:57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后穿越之西拾東花
  4. (五)“昨天你在二小姐的書房都干了什么?

(五)“昨天你在二小姐的書房都干了什么?

更新于:2011-01-28 20:33:02 字數:4570

字體: 字號:
  “快點,快點,起床啦,要遲到了。”

  糟了,上班打卡遲到了要扣工資的。

  李遲在迷迷糊糊中驚醒,一個激靈坐了起來。習慣性地伸手去抓床頭的鬧鐘······

  嗯?沒抓著。

  這才發現自己坐在一個大通鋪的床上,身上蓋著夾被。而低矮的屋子里還有三個人正各自忙著刷牙洗漱疊被褥。

  唉,已經穿越了誒。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了。

  李遲反應了過來。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意識漸漸地清醒起來。

  咦?不對呀,昨晚自己好像沒躺在床上,而是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啊?怎么現在······

  也許是小虎好心把自己扶在床上的吧。李遲又想。

  可自己怎么就趴在桌子上了呢?收拾書房也不至于累成那樣啊,放下湯盆就睡。

  一想到湯,李遲忽然想起了海公公每天留給韋小寶而自己從來不喝的那碗,湯。再聯想到自己獨自吃晚飯的時候,那三個新同事都圍著他看,臉上還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心中一驚,蒙汗藥?!

  一定是了。他們三個合伙兒把蒙汗藥下在了湯里,把自己迷倒。

  可抬頭再看看屋子里正忙碌著的三個人,個個一丁點的異樣都沒有。心中不禁又懷疑起自己的猜測來。

  這三個人為什么要迷倒自己呢?就是讓自己好好的睡上一覺?再說看他們仨也不像是一伙兒的啊?

  “遲兄,趕緊起床吧,再不起,一會兒晚了,鄭婆婆可是要罰的。”正在洗臉的白小虎見李遲坐在床上發愣,又催促道。

  李遲含含糊糊地答應了一聲,放下了胡思亂想,也忙起身洗漱。這時,他對這三人都不信任了。

  洗漱完畢,四人又到堂屋里跟大伙一起吃了粥餅,再匆匆忙忙的趕去后園。

  趕到后園明堂的時候,似乎時候尚早,鄭婆婆還沒有駕到。

  只見廳堂里是一屋子的鶯鶯燕燕,有十幾個丫鬟仆婦在那里嘰嘰喳喳地說著閑話。見到了四人進來。呼啦一下,就散了開來。

  “哎呀,寅哥哥。昨天你作的荷花詩好棒啊,今天一定要再做幾首給我們聽啊。”幾個一臉崇拜模樣的文青MM圍住了濕人白淫。白淫拱手應答從容應對。

  “玉堂哥哥,昨天你表演的玉堂春好帥好瀟灑啊,待會兒還要給我們表演玉堂夏,玉堂秋和玉堂冬吧。”幾個貌似戲迷的花癡MM圍住了嘔像小白臉白玉堂,白玉堂洋洋自得好不得意。

  “小虎弟弟呀,夫人吩咐養在幾只大缸里的那些鯉魚,都要搬到花園里去曬曬太陽。咱們都知道小虎弟弟是天生神力,還得麻煩你今天幫我們搬哦。”幾個明顯過了文青花癡年齡的少婦模樣的女子則圍著白小虎。小虎憨憨笑著一一應答下來。

  唯獨沒有人搭理李遲。不僅沒人搭理,那些圍著其他三人說話的MM不時地回頭偷偷看他,還在暗暗地互相嘀咕著什么貌似良善,什么又奸又殺的話。

  李遲心中苦笑,一定是昨天嚇唬夏荷的話給傳了出來,以至于在這些女人中有了惡名。

  正熱鬧著,只聽一聲咳嗽,王嫂扶著鄭婆婆從里間走了出來。大廳里一下子就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出聲,而是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迅速排成了隊列。

  李遲見眾人站立的隊伍,橫排豎列,整整齊齊的,簡直比檢閱的隊伍都齊,眾人也是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紋絲不動。想來也不是一兩天練就的功夫啦。

  可卻是,卻可是,似乎并沒有自己的位置啊?

  李遲靈機一動,就自動自覺地站在了隊伍的最前面。

  見王嫂扶著老妖婆子坐在了椅子上。李遲立即躬身作揖,大聲說道:“弟弟給姐姐請安啦。瞧姐姐今天氣色紅潤,皮膚水嫩,花容月貌,人比花嬌,竟好像比昨天又年輕了些似的,我猜姐姐您一定是用了外國皇家秘制的美容化妝神品了吧?不知是羊胎素還是肉毒桿菌?”

  見他一張嘴就胡說八道,廳中站立的眾人不禁面面而覷,這個白遲可真夠白癡的,說話夸張的,誰聽了也不像是好話呀,老妖婆昨天給他糊弄了一回兒,今天一定不會再放過他了。那白玉堂禁不住都要笑出來了。

  那鄭婆婆本來沉著臉聽著,可一聽到羊胎素和肉毒桿菌,心中卻是一動,那雅芳齋的掌柜賣給她回春膏的時候,也說過里面加了這兩樣東西,說還是從海外進口的呢。

  “唉,這樣下去,弟弟可真有些擔心了。”只聽李遲又接著說道,并作憂心忡忡狀。鄭婆婆禁不住接著問了句,“你擔心什么?”

  “再過些日子,弟弟豈不是得叫您妹妹了啊。”

  排隊站立的眾人一聽,立即就想發笑,可又都不敢,強行忍住,各個都憋的滿臉通紅,好不尷尬。

  那鄭婆婆本來面沉似水,聽李遲這么一說倒撲哧一下笑出了聲來。手一擺:“好啦,好啦。什么弟弟妹妹的,也沒個大小。”語氣中倒是喜意多過了嗔意。又向站著隊列的眾人說道:

  “大家都有什么要稟報的,一并講來吧。”

  幾個后園衛生教育文化等部門的主管領導便將昨天的工作一一匯報了一下,然后聽鄭婆婆再一一指出工作中的不足和需要改進之處,接著安排了今天的具體工作日程。最后鄭婆婆又勉勵大家說······

  一切安排妥當,早晨的工作例會就行將結束。

  眾人明顯松了口氣,正準備各自散了。

  卻聽鄭婆婆又說道:“白遲啊,你說說吧,昨天在二小姐的書房都干了什么?”

  李遲心中一凜,難道那夏荷把狀告到鄭婆婆這兒來了?

  接著,便小心翼翼地將昨天去了書房二小姐如何的刁難,自己如何的機智應對,而書房又是如何的亂七八糟,自己收拾書房到天黑也沒人搭理的事都說了一遍,卻自動隱瞞了要對夏荷及二小姐奸殺的威脅話語。

  “嗯,你做的對,二小姐這段日子跟老爺鬧了些矛盾,所以愛發發脾氣什么的。但小姐就是小姐,做下人的要體諒,要擔待。要為主子盡忠。白遲啊,這點你做的就很好,昨天你一來,我就看你是個忠誠良善之人,又夠聰明,就派你到小姐身邊去,果然沒有看錯。你在二小姐身邊還要繼續盡忠職守,好好給我看著點啊,別讓什么邪賊奸佞之徒趁空欺負蒙騙了小姐。有什么事及時向我匯報。”

  鄭婆婆看似跟李遲說著,眼睛卻是梭巡著眾人。

  “是,姐姐,我一定好好給您看著。”李遲松了口氣,口中應著,心中畫魂,什么邪賊奸佞之徒?這是什么意思?

  鄭婆婆端起一只茶碗,喝了口茶,又輕描淡寫的說到:“另外,我聽夏荷說,你要對她先奸后殺?”

  突然說出這樣一句話,把一眾人都嚇了一跳。

  李遲更是嚇了一大跳,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這個小丫頭到底還是將我給告了,

  “馮姐姐呀,這個么,只是我跟夏荷開的一個玩笑,那夏荷受二小姐的吩咐刁難于我,想要趕我走,我為了完成姐姐您交給我的任務,只好嚇唬嚇唬她了。”

  “嗯。”鄭婆婆不置可否,端著茶碗,也不放下,目光緊緊地盯著李遲的眼睛,

  “那你怎么連二小姐也想給奸殺了啊?還什么殺完了再奸,奸完了再殺?”

  這話讓一眾人心驚肉跳,卻又是想樂,這個白癡也太有創意了,居然殺完還奸,奸完了還能再殺?

  李遲頓時臉色發白,接著又是發紅,紅紅白白的變化了好幾次,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一個小小的小廝怎么敢對高高在上二小姐說這等大逆不道的話呢。絕對不敢的,二小姐就像畫中的神仙一樣的人物啊,我對二小姐只有滔滔的尊敬仰慕之情,絕沒有半點褻瀆的想法······”

  “白遲啊,看你也挺聰明伶俐的,這種大逆不道的話,我想你也是不會說的。還有那個夏荷啊,我就能做主,你要是有意,只要你好好干,我跟老爺說說,絕對虧待不了你的。”

  “啊。”驚魂稍定地李遲又吃了一驚,沒想到鄭婆婆會是這樣的說法,沒有一點責怪的意思,還這么明顯的拉攏自己,竟然把夏荷都能舍得出來,急忙順勢作揖表態道:

  “那就謝謝姐姐啦,我一定會好好干,不辜負您和老爺的信任,認真學習業務知識,努力掌握專業技能,做一名忠于白府,忠于姐姐,為老爺夫人小姐們服好務,干好活的新一代好小廝,為建設和諧白府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呵呵,說的好。”鄭婆婆很是高興,轉頭對廳中眾人說:“大家都應該向新來的白遲學習,學習他認真對待工作,甘愿奉獻犧牲的精神。”又對王嫂說道:

  “明天就給白遲加薪。”

  這話說得讓廳中眾人剛才在心里已經把李遲鄙夷一百次了,現在卻是對他既羨又妒起來。

  李遲哼著大不了重頭再來的曲子,來到了二小姐的繡樓,扣了扣門扉,也沒人出來應答。就自己走了進去,來到書房繼續收拾起來。

  等已經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教書先生來了,雖然沒有了滿身的酒氣,卻還是一副窮酸猥瑣模樣,見到李遲又熱切的上前搭話。

  好在二小姐隨即也下了樓來,后面跟著小夏荷。二小姐依然臉若冰霜,見李遲在書房里,怔了一怔,接著就對李遲不理不睬了。小夏荷只看了一眼李遲,滿臉的驚訝后,就開始躲在二小姐的身后,離李遲遠遠地,連目光都不敢瞧過來了。

  小夏荷不敢看他,但李遲偏偏直直地看向過去,還借著擦抹桌案,故意走到夏荷的身邊去,迎著她的目光瞧,臉上更是帶著邪邪的笑容。

  瞧的小夏荷眼神像頭小鹿,一跳一跳地東躲西藏著,臉色更是通紅。李遲心中大樂。看你還敢告我的狀。

  開始上課,徐茂公繼續搖頭晃腦的讀書,二小姐則心不在焉地聽著,也不好好坐在書案后面,一會兒走到書桌邊擺弄一下盆栽,一會兒來到了窗子邊瞧瞧池塘的風景。

  又信步閑逛到了書架旁,伸手從碼的整齊的書架上抽出本書來,翻了兩頁就順手一扔,扔在了地上。接著又抽出本書來,看看封面就皺了皺眉頭,嗖地又扔了出去。這樣隨抽隨扔,不一會兒就扔的滿屋滿地都是書籍了。

  李遲一下子就傻了眼。

  昨個兒一下午連帶今個兒一早晨都白干了。心里知道這是看到在鄭婆婆那告狀不好使而給自己故意找麻煩。可自己又沒法不讓她扔。心里不禁恨得牙根直癢癢。

  課畢,沒有找到機會和李遲說話的徐茂公依然是用戀戀不舍的眼神望了李遲一會兒才磨磨蹭蹭地走了。

  二小姐則云淡風輕地吩咐了一句,把書房收拾好啊。轉身走去,

  夏荷見李遲要遭罪挨累,心情好了點,膽子也大了,臨走的時候居然敢向李遲瞪了一眼,還做了個鬼臉。

  咦?這個小丫頭片子······

  氣得李遲直翻白眼。

  中午和王嫂等一群鶯燕還有那三個同事一起在明堂吃的午飯。因為沒有鄭婆婆在場,熱鬧的聚餐又上演了淫兄,白玉堂和小虎無比的受歡迎和李遲無比的受冷落的重復戲碼。

  下午,李遲重復著昨天的工作。等到了晚上,天還沒黑,李遲就早早收工,趕回了宿舍。

  可是迎接他的依然是桌上的菜湯饅頭和三張意味深長的笑臉。

  晚飯不像他想的那樣和住在整個院子里的同僚下人一起吃,而是他們四人同吃。而且除了李遲,他們三人今天又已經都吃過了。

  “今天回來的早啊,是不是餓了?那就快吃吧。”那位淫兄笑呵呵地跟他說,一臉的關懷,可李遲總覺得他的眼神中別有一番意味深長。

  “白遲啊,還是伺候二小姐的事要緊,以后你不用著急回來的,我們肯定會給你留飯的。”白玉堂陰陽怪氣地說,臨了還不忘了加一句,“快吃吧,啊。”

  “遲兄啊,快吃吧,待會湯該涼了。”白小虎也憨憨地沖李遲笑著說,李遲卻覺得這笑容里好像透著許多的奸詐。

  湯······

  李遲瞅著桌子的那盆菜湯。

  這湯是絕對不能喝的!

  可也不能餓著肚子啊?

  在三人圍觀的殷切目光下,李遲猶猶豫豫地端起了菜湯的盆,眼睛看著那三人,淺淺地嘗了一口。

  “今天的湯太咸了。”說完,抓起一只空碗,跑到外間屋,到水缸里舀了一碗水回來。放在了桌子上。就著清水,吃起了饅頭來。

  看著三人面面相覷,臉上都是失望的神情,心中不禁得意。還想用湯蒙倒老子,老子不上當啦。

  可是,吃著,吃著,眼前又開始模糊了起來,今天的困意來的似乎更早了一些。兩個饅頭還沒有吃完,就一頭趴到了桌子上,睡了過去。意識里最后的一個清醒的念頭是:靠,蒙汗藥是下在饅頭里的。


每位熱愛閱讀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們為您準備了更多精彩小說,多種閱讀模式,無廣告,送書券

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51云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