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2:10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后穿越之西拾東花
  4. (一)2011年的穿越比以往來的更早一些

(一)2011年的穿越比以往來的更早一些

更新于:2018-03-16 21:30:11 字數:4227

  正值六月時節,江州府城外的南湖里,上百畝的荷花競相開放,接天蓮葉,無窮碧波。風景煞是好看。

  湖岸邊游人繽紛,絡繹不絕。大都是江州城里的達人顯貴和士族官商們攜帶著親屬家眷,奴仆青衣前來南湖賞荷。

  就在眾多的綾羅傘蓋之中,有一個人卻顯得形單影只,孑然而獨立。

  只見這個人的年紀甚輕,身形雖有些削瘦卻也是挺拔俊朗,容貌雖然算不上英俊,卻也是眉清目秀,唇紅齒白,勉強算得上是一個才子俊彥。

  只是這人的穿著打扮有些奇怪,頭上無冠,露出了好似西域胡人一樣的短發。上身穿著極不符合當世禮制的對襟緊身短衫,領子還大翻著露出里面的白色襯衣來。下身又穿著好似北地游牧蠻人的裹腿馬褲,還是破著洞的。腳蹬一雙白蘭相間似履卻沒有厚底,似靴又沒有靴幫的古怪鞋子。

  這樣奇特的裝扮引得堤岸上的游客們紛紛為之側目,不少人對他指指點點。有些大戶人家的小姐丫鬟們更是將他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評頭論足一番。

  “我說小紅啊,這人穿的是今夏最新流行的時裝款式嗎?待會兒你去給我問問,是哪國的品牌,有沒有女款?”

  “哎呀我的小姐,什么最新流行款啊,你瞧他那衣服又臟又破的,一定是個穿不起衣服窮的要飯的乞丐啦。”

  “咦?我瞧這人相貌儒雅,儀態翩翩,怎么會是乞丐呢?小綠啊,你待會兒去打聽打聽,看看是哪家府上的公子?”

  “小姐,不是哪家的公子啦。也不是乞丐。一定是江州城里最新興起的行為藝術者們。”

  “什么?行為藝術者,好時髦的名字啊。他們是做什么的呀?”

  “他們呀,總是在人多的時候,穿著稀奇古怪的衣服,做出奇奇怪怪的舉動來。就像湖邊上的這個人一樣。還有的人哪,是不穿衣服的呢。”

  “啊,不穿衣服啊,一個男子光著·······那豈不是羞煞人了······”

  “小姐啦,不穿衣服的不是男人。是女人,而且都出了名,賺了大把大把的銀子呢,早先有個叫**的,后來有個閆鳳嬌,最近新出名的那個叫什么蘇······紫紫。”

  “啊······不穿衣服······給人家看······還出名賺銀子······”

  “是啊,這些行為藝術者們說是為藝術獻身,其實就想出名賺錢啦。不過靠脫衣服出名那也是女人。要是男人,脫了衣服也沒人看啊,只好亂穿了。這幾年出了點名的也就是一個犀利哥,湖邊這個人好像就在模仿他呢。”

  ······

  這些紛紛的議論,湖邊那人似乎并沒有聽到,此時的他正望著腳下的一池森森碧水,慨然嗟嘆:

  “想我李遲,作為時空穿越大軍中的幸運一員,來到了這個古代世界,空有滿腦子的科學現代知識,肩負著改變歷史的重要使命,現在竟然毫無用武之地。淪落成了被人指指點點的乞丐,真是可悲可嘆啊。”

  李遲,另一時空的地球人士也。八O末,九O初生人,從出生,上學到工作無甚艱辛,也沒啥成就,現在的生活也算是小康。本來應該按照既定人生路線,繼續做著房奴,車奴,孩奴,就此終了一生。卻沒想到幸運地抽中的時空旅行大獎,因遭遇車禍而穿越了。

  那是三天前的早上,李遲興沖沖的出門趕去機場看殲20試飛,沒想到過馬路時遇到一輛裝滿貨物的大貨車因為天冷路滑發生了側翻,恰好就把走在斑馬線上的李遲給拍在車廂底下,三十多噸的壓力把李遲的身體一瞬間壓扁了成一幅人體畫像。

  很快交警趕到,找了輛吊車把側翻貨車吊起,露出了被壓扁的李遲。可這時,恰好一陣風吹了過來,李遲就覺得自己像一張紙一樣輕飄飄地飛了起來,周圍的人都給嚇了一跳,紛紛上前來抓他。李遲也大驚失色,掙扎想要落下,卻偏偏越掙扎升的越高。就像被放起來的風箏一樣,慢慢飛上了高空。

  半空中忽地裂開了一條縫隙,一股吸引力從里面傳了出來,漂浮著的李遲一下就被吸入了那條縫隙之中,消失不見了。

  李遲感覺自己是鉆入了時空隧道之中。扁扁地身體彎彎曲曲地飛速前行著,而身邊有著無數的畫面流過,就像分格放映的電影膠片一樣。每一格畫面里都有著不同的影像,有的是魔龍飛舞,斗氣縱橫,顯然是奇幻魔法世界;有的是星海無涯,宇艦穿梭,顯然是未來科幻世界;還有飛劍法寶往來,金丹光芒大放,這是上古仙俠世界;也有無數看似地球現代社會的日常生活景象,這一定是平行世界。

  看來自己是要穿越了,李遲忽然明白了過來。心里一下就高興了起來。平日里生活平淡無奇,最向往的就是那些穿越者們逍遙自在的異界傳奇了。

  老天待自己不薄呀,竟然還給了自己挑選的機會。顯然,現在的李遲可以隨便進入哪一個世界。

  但是進入哪個世界好呢?這真是一個問題。

  奇幻魔法世界是歐洲大陸的舶來品,什么法師盜賊弓箭手的,職業選擇太束縛太教條了,沒有什么自由性;未來科幻世界呢,面對著遼闊的宇宙,巨大的星球,人類弱小的跟螞蟻似的,一次星戰就成千上萬的傷亡,風險太大;仙俠么,整天追求的是法力無窮長生不死,沒有一點做人的樂趣,自己才活了二十年,還要好好享受人生呢。至于平行世界,無非是經商發財,高官厚祿的前途,可還有民主法制來管著你呢,也沒用絕對的權力和財富······

  正如此糾結著,忽然眼前一閃,一幅幅長衣高冠,亭臺樓閣的景象閃現了出來。原來是古代世界,而且還是我中華地域。

  好!李遲禁不住在心底里叫了一聲。現代人去古代本身就有熟知歷史發展趨勢的先天優勢,在古代可以行商,做官,還可以種地打天下,可以說出路很多,都是前途無量。尤其還可以三妻四妾,勾勾搭搭,這對李遲有著絕對的吸引力。

  好,就是它了。

  李遲選好了去處,立即就把身子一扭,一頭扎進了身邊流過的無數古代景象中的其中一幅。扁扁的身體隨即也被彎彎曲曲地吸了進去。

  隨即就從另一個縫隙中鉆了出來,同進入時空隧道一樣,也是半空之中。隨著向地面的墜落,李遲感到身體開始充氣,就像無敵浩克一樣膨脹了起來。扁扁的胳膊腿兒慢慢開始充實變圓。

  離地還有一米多高的時候,身體還原完成。撲通一聲掉落在了地面。

  李遲爬了起來,活動活動筋骨,胳膊腿哪兒都完好無損,身體健康,精神振奮,也沒變成綠色的大塊頭。

  穿越成功了!耶!

  李遲興奮的向天空打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這里是個小山坡的坡底,地上長滿青草野花,看時節應該是春夏之交。正前方有一條寬闊筆直的大道,直通向視野盡頭那遙遠的城郭。

  李遲大踏步地向官道走去,開始了他的古代生活之旅。

  官道上人來車往,絡繹不絕,也有走累了停在路邊歇息了旅人。李遲十分熱情地走上前去,想打聽打聽這是歷史上的哪個朝代,此處是哪方地界。

  雖然李遲的口音與此地人不太相同,但語言上還算勉強能夠溝通,但是他穿著的這身奇裝異服,加上古怪的發型,令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都遠遠地躲著他。甚至有一批相貌粗豪,披甲帶刀,押著幾輛沉重大車的壯漢,見他走過來紛紛嗔目相向,緊張地都拔出了刀來。

  李遲什么也沒問到,心中好不郁悶,心想到底是不開化的古代封閉社會,怎地見到了外星人士竟然如此的不友好呢。

  李遲只好隨著人流來到在遠處望見的那座城池。尋思到了城里應該能遇到開明有見識的古代知識分子吧。沒想到,剛到城門口就吃了閉門羹:沒有官印憑條不準入城。

  李遲明白官印憑條相當于古代的身份證,這個李遲當然沒有。

  不過,作為一個熟讀網絡小說的穿越眾,李遲豈能被這些條條框框束縛了?他找了個機會混在了一群胡人驅趕的駝馬中進了城。

  進城之后看西洋景一樣的東游西逛了半天,路人也都如看西洋景一般地看他。雖然回應他的搭訕還是要躲躲閃閃,但沒有像城外那樣對他拒之千里了。李遲也果然問到一些情況。卻是讓他更加的郁悶。

  這個世界竟不是自己所了解的歷史,雖然地理,人物,國體,社會,經濟發展等都與中國古代某個時期十分的相似,卻又是似是而非。

  這時的中原已經分裂成了五六個國家,勢力都十分均衡,相互還能互通有無,并且已經和平共處了三百年了。這就極不符合李遲所深諳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鐵律。

  這樣的話,了解歷史趨勢的李遲一下就失去了大半的穿越優勢了。更糟糕的是,這個社會似乎還政治穩定,經濟發達,商業發展成熟,人民安居樂業,連城市綜合管理都很規范,街上時常見到穿統一制服,攜帶武器的古代城管——巡城差役們在抓小商小販。

  轉了大半天,李遲也沒有找到一絲看起來能大展身手,飛黃騰達的機會。

  已經餓的不行的他便開始尋思先找個吃飯睡覺的地方,可身上帶著的紙幣這里也不流通啊。那么想要謀生,還得先找個工作,然后再找相關部門辦個暫住證什么的,這是他看到古代城管想到的。

  可在這古代找工作也沒有經驗啊,也不知道哪里有人才市場。閑逛中無意走到一個集市,見不少人手拿著各種家什,頭上插個草標,站在那里等活,李遲靈機一動,也有模學樣地也找了根草棍插在領子上,站在了那里。

  一直站到了天黑,李遲都頭昏眼花了。也沒人過來雇他,連個搭理的人都沒有。

  李遲只好另找飯轍。來到集市里一家飯館,尋思跟老板商量一下,給人家干活刷碗洗碟子,能換頓飯吃就行啊。可還沒走進門口,就被跑堂的當乞丐給哄了出來,好在隨后又給他扔出了一個饅頭。

  晚上,李遲啃著冷饅頭在街角旮旯里窩了一宿。李遲思來想去,痛定思痛,知道了換身衣服的重要性。自己這身體現外星人士優越身份的衣服雖然很舍不得,但是如果不入鄉隨俗后的話,生存都成問題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李遲踅摸到了一個偏僻胡同的小院,看到了院子里晾衣桿上有幾件衣褲。尋思這衣褲的主人昨天勞碌了一天,晚上興許還加了班,也不知今天是不是古代的禮拜天,早上睡個懶覺不容易,就自覺地不打攪他了,自己悄悄地取走就是。

  可本來從沒有沒做過這樣的事,再加上幾乎餓了一天一夜,心虛腳軟,不小心驚動了院子主人養的大黃狗,衣服沒拿到,卻給狗追了出來,只穿著背心短褲的狗主人也緊隨其后,和大黃狗不鍥不舍地追著他連跑了兩條街道,追逐的隊伍又加入了早起遛彎的老漢和倒馬桶的大媽,后來竟還加入了兩個身穿黑色制服,腰跨佩刀的古代城管。

  好在李遲常年堅持跑步鍛煉,在體力不支的情況下,仍然保持高速連跑了五條街道,乘著城門剛開,十分狼狽地逃竄出了城。才算擺脫了被抓捕的命運。撲倒在城外草地上李遲一邊喘氣,一邊想,沒想到這古代城市的治安管理竟然用的也是群防群治,打防結合啊。

  接下來的兩天,李遲就在城外的鄉間四處流竄,實在餓極就到田野里的農家討水討飯,好心的農人也會施舍給他幾個饅頭。卻沒人敢收留他。

  李遲也怕被官府的差役抓到,在一個地方也不敢多待。這不,今天就竄到了城南,見南湖風景秀麗,游人如織,回想起自己這三天來的遭遇,心生無限感慨。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