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9: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之殺戮天下
  4. 第三章 格雷斯特的預言

第三章 格雷斯特的預言

更新于:2018-03-15 17:43:13 字數:3442

字體: 字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七年就過去了。秦剛望著窗外不斷飄落的雪花心中感慨萬千,秦剛前世是南方人一輩子沒見過下雪,現在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七年了,不知道家里面怎么樣?今生是會不去了,只能默默的祝愿家中父母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希望下輩子能報答二老的樣育之恩把。

  命運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原本普通的小老百姓莫名其妙的投胎到了另一個世界而且還成了公國的繼承人,從此秦剛變成了凱撒世子。這個世界的貴族爵位等級共分為王爵、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勛爵七級,其中每級又分三等,其中王爵是貴族最高爵位沒有等級之分,勛爵是最低等的貴族不需要分等級。另外伯爵以上貴族可以賜封騎士,騎士算是準貴族,各大帝國皇帝算是皇爵,有權賜封包括王爵在內的所有貴族。國家也分為帝國、王國、公國三個等級。帝國是國家的最高形式,帝王可以在國家內分封王國和公國,王國的國王是王爵公國的國王是公爵,王國和公國名義上歸屬帝國統治實際上屬于君主自治,除必要的歲貢外帝國遇到帝國入侵時有義務出兵保護帝國。

  秦剛也就是凱撒的父親就是多倫帝國賜封的大公,公國的領土就是多倫帝國西北這塊近四萬平方公里的“荒蕪之地”,比之前世的臺灣島還大上不少。這個世界帝王的子女統稱皇子、公主,帝國的儲君則是皇太子;國王的子女則稱為王子、公主,王國的儲君叫太子;公國大公的女兒也叫公主,但兒子只能稱作公子,公國的繼承人則是世子。凱撒剛滿百歲就被他的父親凱特大公定為公國下一任繼承人公國世子,這些年來公國大臣多有異議說公子尚未成年就成為世子這不符合規定,但這么多年來凱撒依舊頂著世子的帽子。

  凱撒聽說自己出生時曾引發天象,血色的紅云籠罩了整個固侖城,父親曾就此事去詢問了隱居公國的預言大師格雷斯特,不久大師去世凱撒也成為了世子。凱撒知道這件事和自己被封為世子似乎有某種關聯,但是凱撒也曾問過大公府內的下人,沒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這些下人都是凱撒出生后不久被招進來的。預言大師死了,下人們換了,父母更是三緘其口,難道這里還真有什么秘密不成?

  凱撒覺得這事情有點詭異,當時出生時候的情況他記得清清楚楚,連自己這個轉世重生的當事人都不清楚的事怎么父親就那么肯定呢?世子的人選可不是隨便就能亂封的。往小了說公國世子完全由大公決定,但為了以示正統大公會派出使節將世子人選上報帝國由帝國賜封,這一來一去怎么也要兩三個月,也就是自己剛出生父親去見那個什么大師那幾天公國派出了使節。往大了說世子是公國的繼承人公國將來的統治者,世子的人選關乎到國家的興衰和近百萬國民的福祉,以父親的為人在這件事上不可能如此馬虎,他哪來的信心?難道是那個什么大師?

  這世界上真有可以看透命運的人嗎?這些年來凱撒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看透命運就是窺視未來,未來就是還沒發生,沒發生的事情就是不存在的,既然不存在有怎么看到到呢?不過這個世界連神都可能存在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凱撒發現用上輩子的知識來解釋這個世界的事物有些地方根本解釋不通,畢竟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凱撒三歲母親就開始叫他冥想,剛開始他還是興趣高漲的,傳說中的魔法對靈魂從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的凱撒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說起魔法師這個世界人們的第一印象就是博學、睿智、強大而神秘,對于凱撒來說魔法師是一個枯燥的職業。用凱撒的話來說魔法師是一群沒有信仰追求真理的瘋子,他們就像是瘋狂的科學家通過各種復雜的、奇怪的、詭異的、殘忍的試驗來尋找和了解這個世界上各種神秘的事物,為了進行各種研究每個魔法師都必須學會各種深奧的或偏僻的知識。凱撒向往魔法師們強大的武力,但是魔法師的強大時建立在長時間的積累和對魔法的研究上面,通常魔法師一天要保持八個小時的冥想時間,一些勤奮的或是單純追求力量的魔法師則用冥想來替代睡眠一天冥想十幾個小時。凱撒從三歲起每天六點起床然后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賴上兩個小時,這就是他每天的冥想時間。在母親艾琳眼中兒子凱撒無疑是最天才的,幾乎所有的知識只要教上一遍他就會了而且有事還會提出一些自己也沒想過的問題,艾琳知道這個孩子很不勤奮,每天冥想時間不到兩個小時,即使如此他的魔力增長速度比之所謂的天才還要快上不少,凱撒七歲魔力就達到了三級魔法師的水平身體強壯的就像是十一二歲的孩子。有時艾琳在想是不是把孩子送到帝國學院去進修,也許將來他會成為圣域魔法師也說不定。

  凱特大公對兒子凱撒的問題也很頭疼,這孩子的天賦實在是太好了,留在公國怕是會影響孩子將來的成就,送到帝國學院的話這么小的孩子又不會照顧自己加上天賦好的讓人嫉妒難保不會有人背地里下黑手。想起格雷斯特大師的預言凱特就更加不放心把孩子送到帝國去了。固侖城發生的天象讓凱特總是有種不踏實的感覺,特別是大公府上空那個血色的漩渦和那個穿過建筑飛進產房血球這是在是太詭異了,凱特當時正值青年又是四級武士不可能老眼昏花或是出現了幻覺,畢竟那天的異象整個固侖城都都看到了。就是在凱撒出生當天晚上凱特去拜訪了隱居在城中的預言大師格雷斯特,格雷斯特是人類之中僅有的三大預言師之一據說他的修為已經超越了圣級。記得當時的情景是:

  “大師請問今天城中的天象是?”

  “我已經等你半天了。”

  “大師知道原因了嗎?”

  “跟我來吧。”大師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就帶他進了一間陰暗的屋子,屋子里空蕩蕩的四周點著幾根蠟燭,地上熒熒的流光閃動,像是個巨大的魔法陣。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么來固侖城嗎?”凱特確實很想知道這個問題,預言師在帝國的重要曾程度不下于一個隨時可以毀滅數十萬軍代的圣域魔法師,格雷斯特作為三大預言師之一據說已經邁入了神域,這樣的任務隨便到那個帝國都會得到僅次于帝王的地位,這樣的人物又為什么會到固侖這個小地方呢?

  “很多人都以為我已經踏入了神域。”大師笑容有些詭異的說到。

  “難道有什么不對嗎?”凱特也覺得大師也許真的跨入了神域。

  “其實我來這里就是為了等待一個人。”大師沒有回答凱特的話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到“一個可以幫助我真正踏入神域的人”說著大師按動了機關,上面的屋頂緩緩移開,點點星光灑落,一時間凱特覺得這星光有些刺眼。

  “幾十年前我就達到了圣域巔峰,之后幾十年我一直在大陸上游歷尋找突破的契機。幾年前我來到了這里,我有預感這里將會誕生一個影響我命運的人物,就在今天我終于等到了!”說著大師啟動了魔法陣,無數的星光從天上被“拉”了下來,魔法陣開始轉動,無數的玄奧符文在陣中流動著。凱特看到大師雙眼的瞳孔好像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空白,此時格雷斯特正游蕩在時間的長河里,無數血色的畫面在眼前閃現。城市、荒野、森林、戰場,畫面的主角都是同一個男人,一個長的跟凱特十分相像的男人。格雷斯特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凱特剛剛出生的兒子,這個孩子似乎天生與殺戮相伴人類、魔獸、矮人、精靈、獸人、所有的種族都是他的殺戮對象。格雷斯特很奇怪這孩子跟自己的命運好像沒有什么關系,時間越往后他看到的畫面越少,在殺戮中還夾雜著百姓安居樂業的畫面,他看到那男人坐上了帝王的寶座無數臣民在下面歡呼歌頌著。突然間格雷斯特的眼前變成一片紅色,兩行血水劃過臉頰,臉色瞬間變得灰敗。

  “大師,大師,您沒事吧?”凱特看到大師的情況有點不好的感覺。格雷斯特揮揮手打斷凱特的追問,腦海里努力回放著最后看到的畫面,白光、帝王、劍、白色的羽毛還有黃金般的血——天使!格雷斯特有些難以置信的想到。以他圣域巔峰預言師的修為就是同為圣域的人物他也能看到對方一生的命運軌跡,而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孩他居然只能看他的到前半生,這樣的結果不是那個小孩的后半生跨入了神域就是有更加強大的外力介入。

  “凱特,等我死了拿著我的戒指去找安東尼奧大法師,就說我推薦你的這個孩子做他的學生。記者是這個孩子,他的成就將是你無法想象的。”說完凱特就看到大師好像停止了生息,一陣夜風吹過化成一縷塵埃。叮當!一枚墨黑色的戒指掉落在地上。

  預言就是窺視未來,在漫長的時間長河里尋找命運的軌跡,當預言師所窺視的時間超過了自身承受的極限或者窺視過程中遭遇強大的外力或不可預知的變故預言師就會受到預言的反噬。預言師一生預言的次數過多窺視未來的時間過長死后就將受到時間的懲罰,追回經歷過的時間,通常受到時間懲罰的預言師死后跟格雷斯特一樣,都是身死魂滅化為飛灰。

  凱特驚駭莫名的撿起墨黑色的戒指,心里是驚濤駭浪五味陳雜,一個傳說中的圣域就死在自己眼前好像還是因為預言自己剛出生的孩子,凱特也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該悲傷,心里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